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废柴宫女惹欢宠
废柴宫女惹欢宠

废柴宫女惹欢宠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10-14 16:42:23

《废柴宫女惹欢宠》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太怪了,有些不安在跳动着,我听到了前院有吵闹的声音。那高亢的声音,气愤地叫着,那是爹的声音,他不能生气啊,吼叫得那么大声,让我飞快地往前院而去。入目的是林知府端坐在正厅里,还有一些着锦衣之人,我不认识,但是那脸上的神色,绝非善类。来者不善,不然,爹爹怎么会如此生气。我看着爹爹,爹爹竟气愤得直喘着气,梨香跪在地上不语。“爹爹。”我跑过去,“不能生气啊,上官公子交代过,爹爹万不能生气。”
展开全部

18-家变

我气愤,“楼玉宇,好歹我爹爹也是三品官员,纵使你是皇亲国戚,这般玩弄人,也不会让你逍遥的。”

“啪”的一声,很清脆,我的脸上,麻麻辣辣的,好痛。

我让人这般打还是第一次,嘴里,竟然有一些血腥味。

“丑女人,这是我早就想赏给你的,多管闲事,早就想打这么丑的脸了。”他恶狠狠地说着。

我抬起头,“楼玉宇,你这个伪君子,连京城都不敢回去,惹了事,就到秦淮来,我爹爹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真是爱做梦,你爹爹能不能保命,尚是一回事了。不跟你们玩了,你妹妹,殷梨香,我玩腻了。”他丝毫也不松开手劲捏着我的下巴,我不能流泪,再痛的下巴,我也不会跟他示弱。

梨香颤抖着走上来,那苍白的脸,流下了两行清泪,“玉宇,你不要吓我,不要听她的,我喜欢你的。我做小妾我也愿意,我有了你的孩子啊。”

他竟然哈哈大笑,笑中,有些嘲讽之意,“就你,我还看不起,自命清高,我就是要你们身败名裂,谁让你们光华太盛了。谁让你们阻了我的路,特别是你,丑女,谁让你在画仙大赛上胜了。”

为什么?我不懂,但是我清楚,这必是一个我不知道的阴谋。

他放开我,下巴痛得我倒吸着气。

梨香倒下,我慌张地扶起她,那个伪君子,连看也不看一眼,就大踏步而出。

“梨香,梨香。”我咬着牙,忍着痛,用力地掐着她的人中。

她大哭着,一句话也说不了,脸埋在我的怀里。

楼玉宇,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身败名裂,我们阻了他什么路,为什么要这般地来害梨香?

我气愤为什么我是女子,我气愤为什么我没有上官雩的力气?不然,我会狠狠地揍他一顿。

我对梨香是又怜又无奈,这就是女人对待爱情吗?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伤过一次,还学不会教训,梨香啊梨香,我真不知,这就是爱,为什么和我所想的不同,难道世上只有楼玉宇一个?

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她说她有了孩子,我想这件事,是瞒不住爹爹的了,但是现在还不能跟爹爹说,他不能生气啊。

她瞪着那远去的身影,很恨,很恨。

我却想叹气,恨,有用吗?能弥补吗?

“梨香,我们回家去。”我扶起她。

她却推开了我,也不说一句话,直直地就往家里走。

我却不知道,我家里已经瞒不住了,有人早就怕我爹爹不知,去闹了个翻天覆地。

脸隐隐作痛,我做错了什么吗?

暖风又吹来,落寞地带着小静往回走,两边的景色我看不进眼里,我很担心,我此刻竟然想着,要是上官雩在就好了,他会帮我教训那个伪君子。

可是他不在,我第一次想要依靠着人,我只能挺起我的肩膀,梨香的事,还有得操心。

楼玉宇,这个伪君子,这个小人,他究竟因为什么?梨香那般爱他,甚至愿意屈身做他的小妾,他都不愿。

难道,女人失了清白的身子,就会这般的没有自我,任人左右了吗?

我想,我不要这般。我宁愿单身一辈子,也不要沾惹上这些情事。

殷家,究竟哪里得罪了那楼玉宇呢。要这般的让我们身败名裂。

我带着小静回去,奇怪的是,后院的人也不知上哪里去了,连门也不看。

让小静回去洗脸,我在后院中,竟然也没有看到一个丫头。

太怪了,有些不安在跳动着,我听到了前院有吵闹的声音。

那高亢的声音,气愤地叫着,那是爹的声音,他不能生气啊,吼叫得那么大声,让我飞快地往前院而去。

入目的是林知府端坐在正厅里,还有一些着锦衣之人,我不认识,但是那脸上的神色,绝非善类。来者不善,不然,爹爹怎么会如此生气。

我看着爹爹,爹爹竟气愤得直喘着气,梨香跪在地上不语。

“爹爹。”我跑过去,“不能生气啊,上官公子交代过,爹爹万不能生气。”

“殷青,不是我做下属的逼你,上面有令,严查碧玉紫花瓶,那花瓶可是在你府里找到的。在朝为官,吃的是皇家俸禄,殷大人私收赃物碧玉紫花瓶,这可是大罪。”他冷冷地说着,平日里对爹爹的恭敬和笑意早被那铁面无私取代。

“爹爹不会的。”我顺着爹爹的气,“我家根本就没有碧玉紫花瓶。”

“这小丫头可不要嘴硬,这是什么?”他指着桌上的一只玉瓶儿,“这就是赃物碧玉紫花瓶,这可是在殷府搜查到的。”

爹爹喘着气,“林天显,你好一个栽赃嫁祸。”

“殷大人可不要激动的好,这东西是好东西,所以连皇上也喜欢,要不是,也没有人会追查,不追查也不知道沽名钓誉的殷大人也会如此,让人寒心啊。殷大人对千金倒是不错,这般贵重的东西,也送给了千金。”他如鼠一般的眼光里,闪着笑意。

爹爹看着梨香,“梨香,怎么回事?”

梨香咬着牙看林知府,“林伯父,你们真是狠心,让楼玉宇把这个东西送给我,这般地的陷害,这明明就不是我的东西。爹爹我不知道的,我真的不知道的。”

“这可不好说啊,楼玉宇可是你的爱郎,怎么就陷害起来,莫不是因为你有他的孩子,他不敢负责,你就把责任推给他?”

我心凉了半截,爹爹一个呼吸不过来,竟然指着梨香就昏厥了过去。

“爹。”我手忙脚乱,我一心都是惊惧地叫,“奶娘,快去取药来,爹,你不要吓初雪,爹,你不要有事。”

我什么也不在乎,我不知道梨香和林知府争吵些什么?我只知道,爹爹昏过去了,爹爹不能生气,为什么林知府还要这般咄咄逼人?这是一个阴谋,一个设计已久的阴谋。

我正直的爹爹,我无知的妹妹,是哪里得罪了他?

那曾经和蔼可亲的面目变得那么狰狞可怕。

手忙脚乱地,煎药的煎药,掐人中的掐人中,我用力地扇走爹爹身边的热气。我泪如雨下咬着唇。我不想哭,可是,我真的忍不住,我好怕爹爹要是倒下,我和妹妹怎么办?从来我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愁啊,是因为爹爹一直都在给我们遮风挡雨的。

爹爹,我真的好害怕,好像一下子要面对很多扭曲的事。我更害怕你不醒来,上官雩说过千万不能生气的。

什么都好,付出什么代价也好,不要爹爹你有什么样的结果,哪怕要我说那花瓶是我偷的,是我骗来的。

殷府让人包围住了,谁也不许出去。

我不知道风雨会将我殷家变成什么样?我只担心爹爹。

我大哭着,我连大夫也请不来,林知府连下人也不让出,也不让一个人进来。

有记忆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哭得那么伤心,那么害怕惶恐。

我第一次觉得生命那么脆弱,真的可以说不在就不在。爹爹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怕得咬着手,不敢出声,我缩在那里,贪婪的眼看着他,我好怕他会消失。

爹爹是我生命中的墙,不能倒上,我一直都依赖着他,我又恨我的脆弱,如果我可以强壮,那么现在爹爹就不会没有大夫来看了。

我守了一整夜,天亮的时候,奶娘告诉我林知府来了。

我眼红红,我却不能倒下,我想依赖我却要坚强。

那肥胖的林知府带着人进我家里,“倪初雪,殷青倒是真死还是假死,贪污那……”

我不想听他说,我听了我想吐,“林知府,我爹爹待你并不薄,为何,你要这般来陷害我爹爹。林伯父,以前我尊你一声伯父,我以为你是正直之人,我真是错看你了,如此的不择手段。你还不能称为君子,更不能为父母官。”

他脸变得乌黑又愤怒,“大胆倪初雪。”

“我大胆?”我想笑,我止住泪,他不配让我流泪,我大胆还不如他这般卑鄙呢,“你设计害梨香,你要让我们殷家,家破人亡,我们哪里对不起你吗?”

他冷哼警告地说:“倪初雪,你胡说八道什么?再污蔑朝廷命官,罪可不轻。”

真好啊,才一夜呢,他就升了朝廷命官。

他摸索着一会儿拿出一张纸,“殷青贪污罪证确凿,殷家官拜三品,如此有负圣恩,更是为重。削其官号,废为平民,全部家产充公没收,张大人念在殷青为官多年,不多加追究其责任,倪初雪,殷梨香,入宫为婢。”

好一个重判啊,爹爹大半辈子的清誉就这样赔上了,我知道这是一个阴谋,我恨,我还是无能为力。

我捂着脸,只能让泪水那样流。

爹爹没有醒来,一直没有,只是尚有呼吸,大树一旦倒下,鸟,才知道自己多脆弱,惶然无知,惘然如痴儿一般。

殷家就这样倒下了,快得让人难以置信,可是那明摆着的碧玉紫花瓶,让人无可反驳。

树倒猢狲散,我终是明白这个道理。

19-阴谋的开始

人走的走,散的散,殷家值钱的东西早就让人搜刮一空,我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心凉得想要哭。连住的地方都充了公,我和梨香从千金小姐,变成了要进宫为奴为婢,而我爹爹,尚未醒过来。

当依亲的堂姐带着殷雄和殷静走的时候,我不忍看小静的眼,他哭得稀里哗啦的,说什么也不肯走,堂姐夫硬是抱着他出去,爹爹是想要殷雄继承我们家的香火呢。可是爹爹倒下了,连他也要离开了,要是爹爹知道,何等的伤心啊。

我抬头看着天空,我不让自己的泪再流下,这改变不了什么?

我无法阻挡他们的离开,我也说服不了他们帮我照顾着爹,我家最风光的时候,收留了他们,能共安乐,不能共患难,我明白人就是这样的本性。我和梨香就要被送走,他们不走,这里没有人再养得起他们。

我可怜的爹爹,剩下他,怎么办呢?

我知道什么叫做人走茶凉了,当你没落的时候,连门前那开得灿烂的牡丹花,那一抹艳色你也留不住。

终于走完了吗?短短的三天。我扇着火,泪流满面,没人的时候,我才会哭。

浓烟熏得我眼好痛,好痛。呛人的药味让我难受。

“大小姐。”奶娘的轻叫声,“梨香小姐又在叫痛了?”

我回过头,“奶娘,你怎么还没有走?”

她接过我的扇子扇着火,沙沙地说:“大小姐,我不走,我一辈子在殷家,死也是殷家的鬼了。”

“奶娘,我不再是大小姐了。”我哭着,扑入她的怀里,“奶娘,为什么天变得那么快?”

“小姐,苦了你了,这人啊,总是复杂得说不清楚的,你要想通啊。”

“奶娘,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前路,我不知道怎么办?“过几天,我就要让人带走了,我爹爹怎么办啊?奶娘,你老了,你怎么办啊?”我以前为什么不曾想过这些?我才知道,原来以前的我,有多自私啊。只顾想着自己,不曾为他们想过。

“啊。”是梨香的痛叫声。

我没有多想什么,跑到梨香的房里,她紧紧地捂着肚子,一些殷红染在裙子上。

“梨香。”我心疼地紧紧抱着她,“不要怕,我在这里,姐姐在这里。”

她喝下了那落胎之药,痛得脸无人色,苍白得让我害怕。

她只是叫着,不喊痛,那手指掐入我的肉里。

她满头大汗,连红唇都染满了血,我不忍看,紧紧地抱着她,抬起头,看到那让人撕得破碎《梅花雪海图》,让她七拼八凑地胡乱裱了上去。

“梨香,痛就叫出来。”可恶的楼玉宇啊,上天要是有眼,就不要放过他了。

梨香重重地吸气,“不痛,我死也不会叫痛,我殷梨香,是不会叫半声痛的,我会把这痛,给记到心里去。”

她依旧是那般的倔强,梨香,不是你的错,错就错在一些我们还不知道的事。真的不是她的错,爱一个人没有错。

我们都得坚强起来,不能倒下,再痛,再苦,也不要让人看扁了。

我殷家,我爹爹倒下了,还有两个女儿,还有我和梨香。

不明不白的判决,就让殷家败落。也不曾认真去查证来拢去脉,爹爹好歹也是三品官员,只因他不开口,就如此了结。梨香的话,是真话,但是,不会有人会相信她的片面之词的,楼玉宇,却不曾再出现过,他是一个噩梦,一个殷家的噩梦,一个阴谋的延伸首触。

有很多的东西,在人防不胜防的时候,在暗处,忽然地捅你一刀,致命得让人无法还手。

我不知道那林知府守在暗处多久,林静如听说选到宫里去了,却不是和楼玉宇一起的。

我恨他,但是我的力量不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般做。要这样对梨香,帮着林家来整我们。从他认识梨香的时候,就是一个阴谋开始了。

明天就得让人押着上京城了。我等不到一个月,和那上官雩约好的一个月,我等不到。

这些事,让我和他错过,我想我和他也是不可能的了,想那上官雩是出身名门,家世不凡。我如今,只是一个人下人。我爹爹官位不保,昏迷不醒,我家,着着实实是身败名裂,家破人散,如何能配得起他?

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时时刻刻纠缠着我,我忽略它,我不能让痛主宰我。

哀伤地走进我许久不曾进入的房间,这几天我都在爹爹床前侍候,连床也不曾沾过了。

我蜷缩成一团,看着这空洞的房间,值钱的东西早就让人搜刮一空了。

阳光照进我的房里,亮堂堂的一片,可是我不觉得暖。

我也不想睡,我缩在那里,我还想着再寻找一丝过去的感觉,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这里是我生活了足足十六年之久的地方啊,我如何舍得。

我多少快乐的时光,都是在这里过的。

这里分享我少女时的点点滴滴啊,我的珍贵墨砚,不见了;我的文竹,不见了;我的兰花,不见了。我的房间,已不再是原来那般了。

我仰视着周围,我只剩下什么?只有厚厚的一叠纸,让人放在地上,带不走的凳子,桌子。

画,我还有画,我不能这样倒下,爹爹还需要我。如果我连这个办法也想不出来,就真的家破人亡了,爹爹没有人照顾,他会死的。

泪,滑落下来,我有些兴奋,用手背擦去,抱着我的画,往前院跑去,“奶娘,奶娘。”

奶娘正在晒梨香的衣服,擦擦手,“大小姐。”

“奶娘,爹爹不能有事,爹爹会有救的。奶娘,让人帮我把这画寄到京城去好不好?上官雩会来的。”我竟然很有信心地说,似乎我认识他很久很久一样,我觉得他看到画一定会来,爹爹就会好起来的。

“对了,还有这个,拿去托人快马把画送到京城上官雩的手里,叫他帮我。”我取下手腕上的一个玉镯,“我还有这个。”这是娘留给我的,我很喜欢上面的兰花,独一无二,梨香很喜欢,再顺着她我一直也没有给她。

叫他帮我,我不想说出这样懦弱的话,但是现在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我已经快无路可走的时候了,如果他不帮我,没有人再能帮得了我照顾爹。

奶娘老了,我不能这么自私要奶娘帮我照顾爹的,她拿什么来养,来照顾啊。

应该还可以值几个钱,为了爹爹,这些身外之物再有意义,也要用来应急了。

奶娘推了回来,皱起眉,“大小姐,奶娘也有些贴身钱,这是夫人留给大小姐的,大小姐留着。”她有些担心地看着我手里抱着的画,“大小姐,这些,真的可以让官公子来吗?”

我点头,“他会来的,奶娘。”我无比的相信啊。

那个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男子,他那般的傲骨,一定会说话算话的。

兰花玉手镯还是推给了奶娘,“奶娘,这个给他,这是我唯一能给得起的医金了,如果他不肯来,奶娘,爹爹就拜托你了。我欠奶娘的,在有生之年,我必会加倍还给奶娘的。”相信是相信,后路,我还是要想好。

奶娘转过身,抹着泪,“你这死丫头,说的是什么话,奶娘不看着,你看吗?啊。”

我鼻子一酸也不好过,也许没有人知道,我失去了什么?一月之约,终是一个梦一样。

怪不得有人说,最好的梦,最不会实现,现实总是与美好的未来背道而驰的。

我将画交给奶娘,跪在地上,“奶娘,在殷府几乎过了大半辈子,初雪一直都让你操心,也无法为奶娘做些什么了?爹爹就拜托奶娘了。”

她摇着头,止不住的老泪纵横,“殷家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让人如此陷害,大小姐,殷家待奶娘不薄,只要奶娘活着一天,奶娘就不会丢下你爹爹,大小姐千万要保重,宫里,不比家里,宫女不比小姐啊。”

我咬着唇,要我在这短短的时间,成长,我可以。要我壮大,我是万万做不到的。

往日那些登门而来的贵公子,名流权贵,何尝有人来嘘寒问暖一声。

人间百态,好一个人间百态啊,人总是跌到最低了,才能看得清,什么才是百态。

我好自私,奶娘也老了,背也驼了,发也灰了,要她一个老人家来帮我照顾爹爹,这又于哪情,合哪理呢。

我尝到了人情冷暖,也知道了某些可贵的暖,那时不晓珍惜,总觉得奶娘多话。那美丽的时光在指尖里,白白地流逝,我再也抓不住了。

奶娘不放心,这些东西要亲自送到京城,她说无论如何要请上官公子来。至于爹爹,她托了乡下的人来照顾几天。我知道奶娘的意思,她亲自去,就非将上官雩请来不可。

爹爹只能吃些东西,却连话也说不出。奶娘说,那是中风。

我最后看他的时候,他眼睛半睁不睁,我蹲下shen,小声地告诉他:“爹爹,好好去养病,我会照顾好梨香的,爹爹养好身子雪儿会来接你的。”

殷桃香,上官雩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丹旋点评:

《废柴宫女惹欢宠》这本小说作者大大你要是不更新快一点的话,我就要寄刀片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