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推理 > 冷血法医
冷血法医

冷血法医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悬疑推理

时间:2021-10-12 16:58:13

冷血法医主角是冷锋,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我带有犯罪基因,天生就是罪犯。命运安排我遇到吕洁,随着她一起进入法医专业。即将毕业前,学校里发生一起恐怖血案,吕洁失踪,生死不明。我从天堂坠入黑暗,灵魂深处的恶魔蠢蠢欲动。毕业之后,我成为一名法医,上班第一天,就遇到惊天大案,销声匿迹多年的红衣杀手重出江湖。一路走来,看到太多人性丑恶,我更加向往光明。血案背后,有一支黑手在推波助澜。我抽丝剥茧,一个黑暗组织浮出水面。而我只看到冰山一角,但我相信,光明终将战胜黑暗。我的灵魂是黑暗的,但是我向往光明。
展开全部

冷血法医:上班第一天的命案

“我是来报道的法医,组长在哪?”

女人上下打量我一眼,穿上警服说道:“我就是一组组长,武琳。”

没想到重案一组的组长是个女人,长的还不丑,警服穿在身上英姿煞爽。

“冷锋!”

“听说你的成绩特别优秀……”武琳还没说完,手机响了。

放下电话,武琳把我档案往抽屉里一放,说道:“老韩请假了,现在你是一组唯一的法医,出了命案,跟我来吧。”

上班第一天就遇到命案,我立刻进入角色,说道:“没有工具!”

“法医室在后楼,一号法医室是你的工作间,这是钥匙,工具箱在柜子里,你自己检查,我在门口等你。”

“是!”我拿着钥匙跑到一号法医室,快速检查工具箱,确定齐全,拎着箱子跑出来。

在去现场的路上,武琳简单的介绍案情,说道:“在星海小区发生一起敏感,被害人江婷,今年二十五岁,某公司文员。报案人是房东!派出所刑警已经在现场。”

我哦了一声。

“你不要紧张,不要有压力。”武琳认为我是菜鸟,担心我接受不了。

“我没问题。”我简单回答道。

“那就好!”武琳给同事打电话。

重案一组刚破一起大案,上级给一组放假。突发命案,其他几组人都忙不过来,只好取消假期,把案子交给一组。

武琳一路飞奔,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星海小区。

我下车一看,是个非常老旧的小区,物业的保安都是一群五六十岁的老头,小区的监控探头基本上就是摆设。

发生命案的是一栋六层楼,楼门口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人,都是闲着没事的大妈。

跟着武琳,我到了案发现场。

三楼301室。

门口的民警解释道:“死者是两名租客之一,公司同事联系不上她,找到房门,开门一看,人已经死了。”

“另一名租客呢?”武琳问道。

“已经联系上了,昨晚没回来,只有被害人一人在家。”

我走到卧室门口一看,一具女尸躺在床上,穿着一件大红色的长裙,身材火辣,非常的漂亮。

“还愣着干什么!开工!”武琳一把将我推进卧室中。我毫无防备,差点就摔在女尸身上。

“这是谁啊?”总算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提问的是一名年轻的刑警,叫做李飞。

“新来的法医。”武琳就在门口等着。

她这一推,我还有一个意外的发现,我闻到了血腥味,味道虽然很淡,但是逃不过我的鼻子。我天生对血腥味很敏感。

“你看上人家了?是不是还打算亲一口?”武琳调侃道。

这个女人的嘴非常毒,但是我并不生气,没什么感觉。

女尸看起来很漂亮,是化妆的结果,在我眼中,她就是一堆血和肉。

血腥味是个意外发现,被掐死的人不应该有血腥味,身上也没有明显的尸斑,这很奇怪。

“有什么发现?”武琳问道。

“尸体脖子上有明显掐痕,但是没有指印,凶手在行凶时带了手套。死亡原因不明,具体死亡时间无法确定,需要回实验室。我怀疑凶手在杀死死者后,还给死者化妆,身上穿的衣服也精心收拾过。”

李飞问道:“死因不明,不是掐死的吗?”

“脖子是上有瘀伤,但没有机械窒息死亡特征!”我淡淡的说道。

“看来还有点本事!”武琳点点头问道:“你怎么知道凶手给死者化妆过?”

“一个简单的推理,死者被掐住脖子,在死亡威胁下,人会迸发出巨大的潜力,会拼命挣扎。但你看死者衣衫整齐,丝毫看不出反抗的迹象。”

“也就是说凶手闯入被害人家中,杀人之后还停留在现场,掩盖痕迹,还给被害人化妆?”武琳问道。

我点点头,用放大镜观察死者的指甲,没发现皮屑组织,也没有衣物纤维。有两种可能,要么指甲被清理过,要么凶手穿了一件雨衣。

本案的嫌疑人心理素质极佳,还具有反侦查能力,很不好对付。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一旦刺激的感觉消退,很快就会再次作案。

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可怕的连环杀手。

武琳有点坐不住了,她已经意识到案子的严重,给同事打电话,调取附近所有有前科的罪犯。

需要排查的目标很多,真正的凶手肯定不在里面。他懂得掩藏自己,在人群中看起来毫不起眼,可能是和你打招呼的邻居,是你每天都能见到的公司同事,也可能是你在上班路上遇到的路人。

有一份研究资料表明,大部分的连环杀手的面容并不凶恶,笑容甚至还很迷人。外表具有欺诈性,等你放松警惕,他们就会要你的命。

我在现场的工作进行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检查需要在法医室里进行。

“帮个忙!”我把敛尸袋铺在地上,让李飞帮我把尸体抬下来。

在我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我一用力,尸体断成了两截。

场面顿时就变得不可收拾,内脏流了一地。就算是见惯了尸体刑警都受不了,李飞只看了一眼,就捂着嘴出去吐了。

“远一点,别污染了现场。”武琳脸色发白,硬是忍住不适感。

我只是有点惊讶,表情微微有些变化。有点想不明白,凶手这么做是为什么。

“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武琳看着我,眼神就点复杂。

“都习惯了!”我轻轻的一耸肩,尽量表现的像是一个正常人。

“你继续。”武琳最终还是没抗住,跑出去吐了。

房间里就剩下我一个人,自在多了。

凶手的行为有些奇怪,尸体腹部的伤口周围的肌肉没有收缩,说明在这之前她已经死了。

为什么要把死人肚子抛开?这是一个问题。

我想了很多种可能,又都被我否定。最后只剩下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

某些连环杀手会用特定的手法杀人,是为了扭曲的心理满足。死后肢解尸体都是为了藏尸。可本案的凶手就把尸体摆在床上,还给尸体化妆,他并不想隐藏。

一切行为都有目的性,凶手这么做为了什么?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刑警都被恶心跑了,凶手单纯的就是要让警方难堪。

我眼前浮现出一组画面,他跟踪被害人到家中,确定家里只有被害人,他闯入家中,杀死被害人。然后不紧不慢的完成创作,又清理过现场,等到天快亮了,这才不紧不慢的离开现场。

综合这些情况来看,凶手不会停手,还会再次作案,只是时间问题。

冷血法医:尸检

想不到第一个案子就这么棘手,对手很不好对付。用了两个小时,我才将尸体装进两个敛尸袋中,一个人抬到楼下的警车上。

武琳捂着鼻子站在门口,不肯再进来。

实际上房间里并没有多大味道,不注意根本闻不到,都是人的心理作用在作怪。

只要死过人的房子,就连从门的缝隙中吹过的风都显得可疑。

到了楼下,我故意放慢速度,偷偷的观察围观的人群。如果我没猜错,凶手会留下欣赏他的杰作,他想看警察狼狈的样子。

人群中果然有个非常可疑的家伙,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西装,带着一副眼镜,头发梳理的非常整齐,看上去很斯文的样子。

我把敛尸袋抬下来,还有血水渗出来。围观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呼,绝大多数人都捂着眼睛不敢看。只有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尸体,嘴角微微弯曲,似乎还带着笑意。

我转过身来,想要看清楚一些。他发觉我注意到了他,转身就走。等我追过去,人已经不见踪影。

“刚才站在这的男人你们认识他吗?”我问围观的大妈。

“没见过,不是这个小区的人。”大妈们一哄而散,都不想惹上麻烦。

“你有发现?”武琳走过来问道。

“没有!”我继续去搬尸体。只是简单的接触,我就发觉这个女人不好对付。

武琳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先回去,尽快完成尸检,我回去就要看到初步的尸检报告。”

“好的!”尸检是细活,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查完,她明显是在为难我。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个女人,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对我抱有强烈的敌意。

我确信没有任何把柄落在她手上,之前也没见过她,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跟车回到警局,车一停稳司机就跑了,我一个人搬不动尸体,只能分两次把尸体运进法医室。

路上遇到同事,他们看到还在滴血的殓尸袋,远远的就绕开。人对同类的遗体感情非常复杂,没办法用语言准确描述出来,我表示理解。

这样似乎也不错,我不善于和人打交道,能省去不必要的应酬,节约很多时间。

虽然过程有点曲折,最终还是靠一人之力,把尸体摆在工作台上。

法医室里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停尸柜的空气压缩机发出嗡嗡的声音。

在静谧的环境中,房间里的一切都散发着死亡的气息,一般人受不了这种环境,我却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女尸安静的躺在工作台上,我尽最大的努力让尸体看起来美观一点,毕竟她生前是个爱漂亮的女人。

在我眼中,她不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更像是等待创作的艺术品。

穿好工作服,带上头套、口罩、手套,准备开工。

在放大镜下,死者颈部两侧可见长圆形指压痕迹,压痕比较浅,分痕迹分布情况来看,死者被凶手双手掐住脖子,可能因此而导致昏迷。

压痕上检测不到指纹,扼痕中也没有其他花纹,凶手带了橡胶手套,准备非常充分。

我握着锋利的解剖刀,切开死者颈部,皮下和肌肉、甲状腺得及其周围组织没有明显出血,喉头软骨及舌骨完好,无骨折痕迹,这一切都说明死者并不是死于机械系的窒息。

我产生了一个疑问,凶手完全可以掐死被害人,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人其实很脆弱,杀死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种。除了激情杀人,连环凶手都有特殊的杀人手法,对凶手来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本案的凶手为什么要把被害人整齐的切成两半,目的是什么?

站在凶手的角度,他一定清楚后果。警方会全力侦破此案,一旦落入警方手中,卷宗上一句作案手段残忍,最终结局就不用多说了。

除非凶手是故意挑衅警察,这家伙不想再隐藏自己,展现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这样的家伙都是疯子!

我将注意力转移到尸体上,这些头疼的问题都是刑警的烦恼,我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好。

死者腹部的伤口边缘整齐,力道拿捏准确,一刀切开腹腔,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犹豫。我怀疑凶器和我手上的刀一样,也是一把手术刀。

第一感觉凶手接受过专业训练,就算是经常杀猪的屠户都不一定能做到,除了熟练的刀法之外,还需要远超常人强大心理。

这家伙让我想起大名鼎鼎的连环杀手——伦敦开膛手杰克。挑选的目标也有点类似,难道是模仿犯?

难怪有一冲似曾相识的感觉,作为全球最出名的连环杀手,开膛手杰克的故事改编过无数次,也能算上是一代传奇。

可似乎还有点不一样,我的视线落在证物袋上,红色的连衣裙像是一滩血水,红的有些刺眼。

我感觉到有些眩晕,大片的红色向我涌过来,瞬间将我淹没。眼前又浮现出几年前的那个夜晚,我身上的白衣被血水浸透,成了血红色。

过了五六分钟,我才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把记忆中的画面从脑海中赶出去。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件事一直被我埋藏在心底,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曾经拥有的快乐和幸福。

大概是受到尸体的刺激,唤醒了我沉睡的记忆,我摇摇头,重新把记注意力集中在尸体腹部的伤口上。

切口周围的肌肉有收缩的痕迹,说明死者这时候还活着。死亡原因可能腹内动脉被切破,大量失血致死。也有可能在那之前被活活吓死!

我能感受到死者的恐惧,剧痛让她从昏迷中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这异常恐怖的一幕,凶手一脸冷漠的表情,眼神散发着嗜血的光芒,她吓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真相未必如此。

凶手采用如此复杂的方法杀人,现场没留下一滴血液,只有一种可能,事先在房间中铺好塑料袋。可他收集血液的目的是什么?

我把这些疑点都记录下来。尸体脊椎上的切口再次吸引我的主意。

脊椎由33块椎骨组成,骨头外面包裹着韧带和肌肉,非常的坚韧,能支撑起躯干,保护内脏,想要切断不是件易事。

沉重的斩骨刀连续的劈砍,绝对可以切开脊椎。但是凶手没用这种快捷的手法,采用了不损伤骨头的方法切断脊椎。

凶手有可能是医生,一切都条件都符合,强大的心理素质,专业的技术,严谨的习惯。只要展开大规模的排查,嫌疑人就会浮出水面。

现在医生的工作压力很打,每天都要面对众多的病人,永远做不完的手术。累就不说了,还要谨慎的处理医患关系,惹上医疗纠纷就更麻烦。

基本的尸检完成了,我放下手术刀,摘下帽子手套,放松一下僵硬的肌肉,回到电脑前,准备完成工作报告。

一看电脑上的时间,不知不觉一点多了,这才感觉到肚子很饿。

食堂已经关门了,只好买了一盒泡面,回到工作室,烧了一大壶开水,耐心等待面泡好。

尸体就在我面前的工作台上,可能是肚子饿了,我吃得津津有味。

面吃了一半,走廊上传来脚步声,直奔我的工作室而来。

放下手中的面,房门就被推开。我回头一看,是我的冷酷女上司武琳。

进门看了我一眼,又扫了一眼尸体,最后视线落到碗面上。

实际上尸体并没有多大的味道,是人的心理在作怪,尸臭味混合着方便面的味道,让人无法忍受。

武琳捏着鼻子问道:“你怎么就吃得这个?”

“去食堂的时候关门了。”

“不用这么拼。”武琳问道:“尸检进行的怎么样了?”

“基本完成!报告还没写完。”

武琳看到工作台边上便签,上面写着我发现的疑点,我老不及阻止,他拿起来认真的看了一遍。

“你懂犯罪心理?”她放下便签,看我的眼神更古怪。

“上学的时候选修过的,懂一点皮毛。”

“我看很专业,有些疑点我都没想到。”嘴上虽然这么说,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赞许的表情。

我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她看我的眼神不像是在看同事,更像是在看犯罪嫌疑人。

“还有事吗?”我问道。

“哦,有个事情通知你,下午三点在小会议室开案情分析会,你要准时参加。在会上你可以把这些观点分享,让大家讨论一下。”

案情分析会?我有点疑惑,我只刚来实习的法医,不是刑警,案情分析会和我有什么关系?

武琳看我有些困惑,解释道:“上级下了一个新文件,要求警队进行改革,适应新形式发展,让技术人员、专家参与到案件侦破当中。局领导要在重案一组试点,你正好赶上了!之前我还有点犹豫,现在我相信你能干好!”

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有惊喜,不知道以后还有什么好事等着我!

小说《冷血法医》 第2章 上班第一天的命案 试读结束。

小涵真吖点评:

作者写的很不错,情节设定很完美,重要的是《冷血法医》这本书贴近实际,有让人捧腹的扯,却拉进生活和虚幻的距离,就是“不扯”,内容健康,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