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许君长安
许君长安

许君长安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10-12 13:53:37

《许君长安》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五个多月!萧天绝视线落在许长安的腹部上,虽不见明显显怀,但御医诊出的结果确是五个多月,只是许长安身体极其虚弱,胎儿比正常五个月的胎儿要小的多,是以才看不出来。想到许长安曾属于过别人,萧天绝眼中厉色更甚,一掌挥落在许长安惨白的面颊,“荡妇,怎堪做一国之母?朕要废后,废后!”五个月前,许长安还在边关与敌国浴血奋战,直到大婚前夕击败敌军才归来,萧天绝还记得召见她时她脸上艳如晚霞的红晕,眸眼里的娇羞之意,他当时微怔,并未多想。
展开全部

许君长安:孽种

“许长安,孩子是哪个野男人的种?”萧天绝脸上浮现出一抹狠绝,手中力道大的几乎将许长安脆弱的脖颈拧断。

“什么孩子。”许长安双眸迷茫,出口的声音极其虚弱。

谁家的孩子?

“你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孽种!”萧天绝怒不可遏,眼神像要杀人,一再逼问。

“我、我怀孕了。”许长安似不敢相信,苍白的脸却渐渐溢出一抹喜悦之色。

是他和她的孩子!

萧天绝冷眸睨着她,磨牙切齿地说:“朕最后问你一次,孽种是哪个男人的!”

许长安脸上的喜色尽数褪去,脑海里轰的一下,怔怔地说道:“孩子是君上的,臣此生也只有过君上一个男人。”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大婚之日,他污蔑她的清白是要她知难而退,自请废后,可这个孩子毕竟是他的,他厌恶她竟厌恶到连孩子也要抛弃?

看着他冷漠厌弃的表情,她的心一寸寸冷了下去,“君上,就算你讨厌臣,可孩子是无辜的,他是你的,真的是你的,臣也......”

臣也是你的啊。

在她少女怀春时期,她就只认定了他。

“皇后姐姐,你腹中的孩子已经五个多月了,而你与君上成婚不过三个月,你腹中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君上的?!!”

空气凝滞之间,成群宫女拥着身穿紫色宫装的洛婉容缓步走了过来,洛婉容姿容娇媚,珠钗摇曳,贵气逼人。

五个多月!

萧天绝视线落在许长安的腹部上,虽不见明显显怀,但御医诊出的结果确是五个多月,只是许长安身体极其虚弱,胎儿比正常五个月的胎儿要小的多,是以才看不出来。

想到许长安曾属于过别人,萧天绝眼中厉色更甚,一掌挥落在许长安惨白的面颊,“荡妇,怎堪做一国之母?朕要废后,废后!”

五个月前,许长安还在边关与敌国浴血奋战,直到大婚前夕击败敌军才归来,萧天绝还记得召见她时她脸上艳如晚霞的红晕,眸眼里的娇羞之意,他当时微怔,并未多想。

却不曾想到,她早已是不洁之身。

一个银女荡妇竟敢伙同整个许家以军权逼他娶他为后,可耻可恨可杀。

萧天绝胸腔里憋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他恨不得将许长安大卸八块,“落胎,打入冷宫!”

“不要!”许长安痛苦地拉住他的衣摆,眼带祈求,“臣是清白的,孩子也是清白,他是您的,不是别人的,求你不要放弃他,不能不要他啊。五个月前,臣曾偷偷从战场潜回京城,因为君上三年前所中的枯骨红颜之毒还需最后一味……”

处子之血。

“朕的毒早已得解,你为了将孽种污蔑到朕头上还真是煞费苦心,竟然编造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谎言。”萧天绝气的额头青筋暴起,一脚将许长安踹翻在地。

战场瞬息万变,做为主将的许长安消失,他怎么可能没听闻半点风声?

洛婉容眼里闪过一抹狠戾之色,她轻掩唇角低声啜泣:“君上,或许其中真有什么隐情呢,妾身同姐姐皆出自许家,与姐姐情同姐妹,妾身也不想看着姐姐蒙受不白之冤。”

许长安骤然瞪大眼,眸中倾泻的杀意迸射而出。

许君长安:算计

如果不是吃了落水之事的亏,她恐怕永远都想不到洛婉容会如此恶毒?

她回京之事,洛婉容分明是知情的,只是那时她还当她是自己的好姐妹,对她知无不言。

恐怕洛婉容很早之前,就开始算计自己了。

萧天绝转身轻握起洛婉容的手,温柔道:“容儿,朕知道你在许家的时候名义上是她的姐妹,实则只是她的奴仆,她对你非打即骂,极尽刻薄,你却还为她说好话求情,她这样的女人不值得。”

洛婉容急忙道:“不是的,君上。姐姐对妾身很好,许家对妾身也很好,是他们给了妾身安稳的生活,要不,妾身也无缘遇见君上。”

萧天绝凝眉,轻拍了一下洛婉容的手背,吩咐下属道:“传许长安曾经的副将,如今的长安军统领李解。”

“许长安,李解身为你的副将跟你南征北战,他若能为你作证你确实回过京,朕便对你从轻发落。”萧天绝冷冷地盯着许长安,这个可恶的女人若真的回过京与他上过床,他自己怎么会毫无印象?

“谢君上。”许长安终于松了一口气。

李解是她在军中最信任的人,知晓她那次回京的前因后果,也是在他的辛苦隐瞒之下,军中才没发现她私自离开军营的事。

然而,当许长安听到李解所说的供词时,脑海中一片空白,差点晕厥。

李解说:“许长安一直在战场拼死杀敌,从未离开战场半步。”

“你为什么要冤枉我?为什么?”许长安难以置信地看着李解,浑身抑制不住的发抖。

李解低垂着头,始终都没有抬头看许长安一眼。

许长安纠住他想继续问,萧天绝却一把拽起她的脖子,眼里不带一丝温度,满是嗜血的冰冷。

“打掉孽种,贬为奴。许长安,你这辈子只能做一个毫无指望的奴隶!”

“不!”许长安瞳孔一缩,哀求的抱住萧天绝的腿,慌不择言地说,“你可以贬我为奴,你可以羞辱我,但你不能杀了自己的孩子,李解在说谎,他在说谎,还有洛婉容,她知道那夜我和君上……”

萧天绝怒火四起,面对这个再三挑衅忤逆他的许长安,耐性全失,直接粗暴地甩开她。

“由不得你。”

萧天绝佛袖离去,徒留这满室的绝望和无奈。

许长安如狗般匍匐在地,死死地盯着萧天绝离去的方向,生平第一次痛恨如此无能的自己,既保不了许家,也护不住孩子。

靠近心脏的地方一阵刺痛,她的脸色惨白无血色,十根手指抠进地缝血肉模糊,嘴唇被咬的几乎渗出血。

“叱咤风云的许将军,高高在上的许大小姐,你也有今天啊?”洛婉容笑容款款,抬脚狠狠踩在许长安的脸颊。

许长安疼的冷汗涔涔而下,眼睛猩红如血,仇视地盯着洛婉容。

“许长安,你人前人后占尽了风光,本宫同样身为许平那个老东西的女儿,他竟然让本宫做你的丫鬟,甚至刺死了我的娘。本宫当然心难平,恨难消,杀母之仇,弃女之恨,本宫怎能让你们许家好过?只要是你许长安的,本宫都要毁了,毁不掉的就用尽手段抢过来。”

“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是父亲的女儿?”许长安双眼愈发猩红,身子止不住的发颤。

“呵,本宫当然是许平的女儿,只不过是他醉酒后与歌姬的一夜荒唐,他不承认我娘,也不承认我。这世上只要是你许长安看重的,在意的,本宫都要毁了,毁不掉的就用尽手段抢过来,我要让你比我痛千百倍!”洛婉容忽的俯身,凑近许长安的耳际,“也包括你爱惨了的萧天绝!”

许长安心底发寒:“你根本就不爱他,你只是为了报复我……”

洛婉容笑的如同一个魔鬼,唇角的笑意染上阴冷的可怖气息,“那又如何?他爱我不就行了,他越爱我,你就越痛苦。你在他心里以前就不过是条卖命的狗,而现在你连狗都当不成了,连自己的孩子也保护不了,你瞧瞧自己多狼狈啊。”

许长安只觉得脸上越来越痛,而洛婉容的讽刺挑衅更让她难以忍受。

“你的孩子是萧天绝的,他却以为是孽种,他身上的毒也是你解的,可他却以为这一切都是本宫的功劳,他将本宫看做救命之人,视本宫为心中最重要的人,他当初对你的承诺全都应验在本宫身上。哈哈,本宫就是要踩着你的尸体踏上天下至尊之位,成为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而本宫的儿子也会是萧国的太子,是未来的君。”

洛婉容神情冷戾,绝世的面容带着宛若厉鬼的阴森,字字句句如一把锋利的刀戳在许长安心窝上。

“是你,原来是你。”许长安惊恐的瞪大眼,偏生浑身痛的厉害,半分力气也使不上来。

原来是洛婉容欺骗了萧天绝,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爱。

这个可怕的女人心机如此深沉!

“我要告诉君上,救他的人是我,和他有白首之约的也是我……”许长安吃力地推开洛婉容的脚,如蝼蚁般往殿外爬去。

小说《许君长安》 第7章 孽种 试读结束。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许君长安》这本书真的是我看过的小说里面最好的小说了!作者文笔细腻,想象力丰富,整本小说内容不浮夸不做作,犹为突出情感描写,内容悲伤却不失感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