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其它 > 老板,请提拔我
老板,请提拔我

老板,请提拔我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其它

时间:2021-10-12 13:46:18

小说老板,请提拔我,是由作者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你怎么在这儿?”女生与孙无虑不约而同地向对方发问,可却都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年轻女孩,知道他家密码,深夜孤身探访……白天蓝的CPU迅速开启,一刹那就理清了大致情况,她立刻亮身份,表态度:“孙总,我拿了资料……”话说到一半,就觉得两根冰凉的手指覆住嘴唇,她只得把“就走”两个字咽回去。孙无虑揽住她腰,把人往房间里一送:“里面有浴室,你洗漱了先睡,剩下的明天再说。”不由分说,从外面拉上了卧室门。
展开全部

老板,请提拔我:交杯一饮(2)

孙无虑一路连胜,志得意满,顾盼之间神采飞扬,充满了孩子气,撂倒了那两个后,又笑盈盈地向殷杰、蒋文钦等人邀战,有人不信邪,应战上场,毫无例外地赚了两杯酒到肚子里。

白担心了许久的白天蓝好气又好笑:“他这运气也未免太好了。”

“运气好不好我不知道,技术倒是挺好的。”唐尧悠悠地看着孙无虑闹,这小子出国读几年书,长进还真不小,至少作弊的手法越来越纯熟,我都瞧不出他捣了什么鬼。

蒋文钦等人吃了一轮亏,也猜到了孙无虑在搞鬼,苦于抓不住证据,但也不再打赌,又恢复了往日的老套路,情深意切地劝酒。孙无虑酒量如何,谁也不知道,可酒品大家都看到了,那叫一个不敢恭维。下属劝他酒劝得感人肺腑,他回劝人家更是声泪俱下,几轮下来,自己没喝几口,唐尧派去的干将们一个个东倒西歪地退了回来,连声叫小姐们倒冰水。

唐尧略带沮丧地叹口气,笑道:“小白,该你了,任务是让他喝两杯。”

白天蓝见孙无虑这么难缠,心里有点怵,但也不愿意示弱,鼓足勇气站起身:“好。”还没到达战场,先切换了一副阳光灿烂、人畜无害的笑容。

孙无虑见到她,微微一笑:“小白,你来啦。”

白天蓝睁着比星星还好看的大眼睛,诚诚恳恳地说道:“上次工作餐,从您的提点中,我受到不少启发,得到不少新思路,工作开展得以更顺利,一直想跟您说声谢谢,可惜没有机会,趁着今天,我作为学生敬您一杯,感谢您的栽培。”

孙无虑侧过头看她,赌赢的意气风发消失殆尽,脸上只剩下委屈:“我拿你当自己人,你反而帮着别人来灌我。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白天蓝急忙笑道:“老板,我来敬酒纯粹是出于对您的敬佩和仰慕,以及感谢您对我的照顾和提拔,绝对一片诚心!”

孙无虑赌气道:“一片诚心?我不信,你看他们灌我,都不帮我挡一挡!”

白天蓝腹诽,到底谁灌谁?口中连连道歉:“怪我怪我,这不,我来给您赔罪啦。”

孙无虑扫她一眼,指了指她手里的酒杯,抿着嘴笑。白天蓝二话不说,一抬头,玻璃杯里的伏特加全都倒进嘴里。唐尧见到这幅惨烈景象,不由得伸手遮住了脸。那边孙无虑总算满意,拍拍白天蓝的肩:“你的心意,我明白啦。”

白天蓝肚子里火辣辣的,见他居然放下杯子,连抿一口的意思都没有,不禁叫道:“老板,我见底了呀,您呢?”

孙无虑一脸惊奇:“你才说给我赔罪,还要我陪一杯不成?”

“明白!”白天蓝一咬牙,在桌上又端起一杯来,再接再厉继续劝,她劝一句,孙无虑就还一句,劝了好几分钟,他还是一口都不肯喝。

白天蓝见他不吃这一套,转变策略,拉着他的手开始诉苦:“老板,您不能这么不近人情,来敬酒是唐总给的任务,完不成指标,我就要失业睡大街,您能忍心?您能舍得?”

孙无虑微一思索,笑道:“这个好办,你跟我回家,我养你了!”

白天蓝立刻打叠起十二分精神:“说话算话?”

孙无虑点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白天蓝把他放回桌上的酒杯又塞回他手里,抓紧时机见缝插针:“那真是太好啦!来来来,老板,咱们喝酒为誓!”拿起自己酒杯,和他的一碰,再一次仰头杯干。孙无虑半眯着眼睛,凝神打量了她半晌,便也喝尽了杯中酒。

霍旭涛装够了,起身在一边大声喝彩,恭喜这世界上又多了一对佳偶,唐尧笑道:“这算什么佳偶?连个交杯酒都没喝。”方亚熙喝得脚步蹒跚,一步两倒地给他俩添了酒,其余人也都跟着起哄。

白天蓝双颊因酒飞红,又见大家兴致勃勃地想看热闹,她干咳两声,试探着问:“那什么,老板,不喝似乎不能平众怒,要不,您委屈一下?”她举着酒杯,一脸天真正直,两只大眼睛一眨一眨,完全的纯良无害。

孙无虑玩味地盯着她看,她也一脸期待地看他。半晌,孙无虑伸手勾住了她胳膊,两人交着手臂喝了一杯,包间里顿时尖叫一片。

唐尧哈哈大笑:“恭喜小白,你完成任务了。”

白天蓝鼓得一身的劲儿瞬间散了个干净,仿佛是被压迫了几十年的贫农终于翻身当家做主人:“老板呐,给您敬杯酒比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都要难,居然已经到了要卖身的地步!”

孙无虑笑道:“连唐哥敬我酒,最多也只喝一杯的,所以你现在开创了新纪录,偷着乐吧!”

白天蓝惊道:“真的吗?太荣幸啦,都是老板心地好,可怜我,不忍心我流落街头。”

孙无虑含笑扫她一眼,不再多说。他这人比较奇怪,人家敬他酒,他死活不肯喝,千方百计地刁难人,可是又偏偏喜欢给人敬酒。别人不敢再进攻了,他就一手拎着瓶人头马,一手端着酒杯,准备去打通关。

白天蓝见他这架势,倒是真吓了一跳:“老板,这是?”

孙无虑冲她微微扬了扬下巴,笑道:“你一起来,才成的新人不要给大家敬酒啊?”

白天蓝一怔,不知他是何用意,毕竟老板要打通关,带着差着级别的自己实在不合适。刚才敬酒时的玩笑是出于热闹和气氛,现在旧事重提,有点暧昧又有点不伦不类。

孙无虑也就随口打趣一句,不等她回答,已经走去唐尧面前,拉住他的手,一口一个哥哥,叫得异常亲热。敬完唐尧,又轮到其他人,一会儿霍哥一会儿蒋哥,声情并茂地感激对方对他的支持和对公司的贡献,自己一杯接一杯地喝,也一杯又一杯地劝人,把好几个灌得满嘴胡话,方才罢手。

老板,请提拔我:隆恩浩荡(1)

唐尧去结账,霍旭涛几个鬼鬼祟祟地去找陈部长,房间里,方亚熙、殷杰瘫在沙发上挺尸,只有酒量不知到底怎么样的孙无虑和没怎么喝的白天蓝神志清楚。白天蓝转向孙无虑,笑问:“老板,你不去?”

“去干什么?”孙无虑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笑看着她,眼睛因为酒意而氤氲着一种说不清的风情。

白天蓝笑着摇头,果然是没出学校的孩子,还没来得及被社会污染。

唐尧买完单,找会所的工作人员把烂醉如泥的方亚熙等人抬上车,霍旭涛他们带了出台小姐出来,见孙无虑身边的姑娘已经离开,许是喝得大了,也顾不得照顾女同事的感受,直接叫道:“老板,你不要个妞儿?”

孙无虑一指白天蓝:“这不是有刚礼成的新人么?”

霍旭涛贼兮兮地笑:“小白哟,好好侍寝!”

白天蓝也游刃有余地开玩笑:“各位大人放心,臣妾会照顾好陛下的。”那几个家伙哈哈笑着离去。

杨一诺开车停在面前,孙无虑打开车门,笑道:“走呗。”

私下独处,不用管场景氛围,白天蓝不敢再随便开玩笑,反而因为担心适才玩笑太过而急于澄清:“不了老板,我打个车就行,您赶紧回去休息吧。”

孙无虑自然也不会把饭局聚会的逢场作戏当真,只是促狭地取笑她:“还叫您呐?”

白天蓝莞尔一笑:“老板,你喝了太多酒,需要赶紧休息,否则明天会头疼。”

孙无虑白皙的脸上现出淡淡的绯红,头脑却极为清醒,他摆摆手,举重若轻:“这才到哪儿?来,上车,明天我出差,有些资料要今晚给你。”白天蓝一听是工作相关,就“很乖很聪明”地上了车。

孙无虑住的小区中等偏上,算不得高档,和他的身价不太符合,但就在公司对面,方便上班。白天蓝不好意思让老板送文件下楼,自动自觉地跟他一起上去,准备拿了再下来。

输入门禁锁密码,噔的一声,房门打开,白天蓝一眼就看到了客厅沙发上的年轻女生。清汤挂面的披肩长发,欺霜赛雪的白皙肤色,洋娃娃般可爱精致的五官,以及笑起来深得可以盛酒的酒靥——虽然,那个笑容很快就僵在了脸上。

“她是谁?”

“你怎么在这儿?”

女生与孙无虑不约而同地向对方发问,可却都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年轻女孩,知道他家密码,深夜孤身探访……白天蓝的CPU迅速开启,一刹那就理清了大致情况,她立刻亮身份,表态度:“孙总,我拿了资料……”话说到一半,就觉得两根冰凉的手指覆住嘴唇,她只得把“就走”两个字咽回去。

孙无虑揽住她腰,把人往房间里一送:“里面有浴室,你洗漱了先睡,剩下的明天再说。”不由分说,从外面拉上了卧室门。

白天蓝苦笑,这回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她想出去申明自己只是清清白白的普通员工,但回忆起刚才孙无虑那个有些暧昧的小动作,明显是有意而为之,贸然出去拆穿,必定会得罪老板。而为了一个陌生女孩,得罪自己的衣食父母,似乎又不太划算。

呵!拿我当枪使,我还得忍着,果然社会地位低就没人权!

她不愿意留宿,只想着等他俩谈完,自己拿了资料,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结果,百无聊赖地等到凌晨一点,睡意一波一波地涌上,客厅里的两个人都还在继续,怕不是谈不完了吧?

她困得眼皮直打架,无奈之下只能从权,拿出包里备用的洗漱用品,仓促收拾了之后,和身睡去。

奔波了一整天,早已筋疲力竭,一沾床就陷入了梦乡。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不断叫她名字。白天蓝极不情愿地揉揉眼睛,眼前是一张毫无瑕疵的俊俏面孔,眸子清澈透底,带着湿漉漉的甜涩笑意,发丝上有几滴水珠滑下来,沿着颈线,落入锁骨。

心似乎漏跳了一拍,她足足平复了一分钟,蓦然大叫:“你怎么来啦?”

孙无虑揉揉她睡乱的头发,笑道:“睡糊涂啦?这是我家,我的床。”

白天蓝拉过被子,裹紧自己,尴尬地笑:“我知道啊,我是说,你进来也不敲门……”

孙无虑笑道:“我没把门敲穿啊?你不理我,我有啥办法?你衣服穿得好好的,裹什么被子?”

白天蓝又尴尬地放松被子:“我睡觉死,对不住。你拿资料给我吗?我拿了就走。”

孙无虑无语:“深更半夜,拿什么,走什么?我过来是让你换房间睡,我认床。”

白天蓝手脚并用爬起来,脑中两个小人儿不断打架,回家,还是留宿?最后,因为太累的缘故,后者取胜,反正孙无虑也不会把她怎么着。

孙无虑把她送出主卧,指着另一个房间:“你睡那间,衣柜的睡衣可以穿。”

白天蓝睡眼惺忪地走入指定房间,飞快一环顾。和客厅、主卧那简明扼要的黑白风冷色调不同,这间贴了温暖浪漫的粉红色墙布,床上放着个憨态可掬的抱抱熊公仔,梳妆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二次元手办,处处细节都显示着房间主人的少女心,应该是女孩子住的地方。

她拉开衣柜,除了可爱风格的女生睡衣外,还有几件日韩甜美系的裙子和女款T恤衫,果然是女孩子住的地方。

她觉得也没有必要换睡衣,还是和身往床上一躺,拉开被子盖住自己,闭上眼睛,却再也睡不着。她觉得似乎有百爪挠心,说不出是痒还是其他什么感觉,反正非常不痛快。她按捺不住地想刚才那个女孩,想这间房子的主人,越想越清醒。

蓦地,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来。嘿,白天蓝,想啥呢!她急忙捶捶脑袋,努力把它赶出去。然而,事与愿违。有些事情,你越是强迫自己不要想,就越是无法自控地去想。

她闭着眼睛,脑中缠着一团乱麻,一直纠结到将近天亮,才头昏脑胀地睡过去,还没来得及睡熟,就被闹钟叫醒。挣扎着爬起身,去梳妆台一瞧,好大两个黑眼圈!她无奈地想,得花好长时间才能遮住。

稍微打理了一下头发,走出房间,孙无虑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创业邦》,瞧起来精神饱满,状态很好。

白天蓝主动问好:“老板,早啊,谢谢昨晚收留我。”

孙无虑放下杂志,眼皮一抬,笑问:“昨晚没睡好?”

白天蓝沉吟着找了个蹩脚的理由:“我……也认床。”

天知道这个借口有多扯淡,毕竟她是为了追欠款在客户沙发上盖着靠枕都能沉入梦乡的奇女子。好在孙无虑不知道,毕竟他也声称自己认床。他看着同病相怜的白天蓝,笑道:“是我害了你,去洗漱,然后过来吃早餐。”

完本试读结束。

是永军吖点评:

作者在他们以后的故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