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为君消得红颜醉
为君消得红颜醉

为君消得红颜醉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10-12 16:54:44

《为君消得红颜醉》主要说的是苏木瑾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逆子,真是逆子啊……”苏木瑾握了握拳头,抬步缓缓进了殿内,殿内的两人均是怒发冲冠,见她进来,太后先是一惊,随后赶忙吩咐人赐座,担心的询问她的伤势,而一旁的男人,却是连一个余光都懒得分给她。绕过一旁冷漠至极的男人,苏木瑾上前给首座的太后行了礼。“快起来,快起来,你身上还受着伤呢,别跪着了。”太后爱怜的望着下首跪地的人儿,心疼的说道。
展开全部

7-休想立她为后

“三年前,你费尽心机让我身败名裂,让我不得不远离京城,如今我回来了,苏木瑾,你是不是很沮丧?阿策他爱的是我,即使你与我争又怎么样?你得不到他的心,更得不到他的人,即使太后看重你又怎么样?这皇后的位置该谁坐,到底是由阿策说了算!”叶清悠言辞激烈,字字诛心。

苏木瑾闻言脸色未变,她将手里的檀木盒子塞给对方,抬眸凝视,说道,“我从未想过与你争什么,也从未觊觎过皇后的位置,不管你信与不信。”

说完她转身便要离开,这里她真的一刻也呆不下去了,身上的伤口疼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而方才叶清悠的那番话更是如尖刀一般,插进她的心口里,疼的让她想要赶紧逃离这里。

“怎么?理亏了便要逃跑?苏木瑾,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我认识的苏木瑾,可从来不是要当逃兵的人,三年前你未和我道歉,三年后,你难道不想为你当年所做下的事情解释一番吗?”叶清悠追上前拦住要走的人,咬牙说道。

苏木瑾身体晃了晃,她看着眼前拦住自己的人嘴唇一张一合,可对方说了什么她却一个字也听不见,只是觉得身体软的厉害,终究脚下一个踉跄,彻底失去了知觉。

苏木瑾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所处的正是慈宁宫。

“苏将军,苏将军,您醒了?”有小宫女拿着帕子替她将额前的细汗抹掉,轻声唤道。

转过视线,苏木瑾有些恍惚,方才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初见萧策时的场景,她清楚地记得,当时她和一众半大的孩子跪在大殿之内,而殿上那锦衣华服的少年俊美的宛若天人,那时她就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直到那少年走到自己面前,指着她道,“本殿下瞧着你倒是有几招三脚猫的功夫,从今往后你便跟着本殿下吧,既然是掖幽庭出来的孩子,原本名字是不能再用了,本殿下听闻你本姓苏,以后就叫苏木瑾吧。”

木槿木槿,为何要叫木槿?

心中虽疑惑,可终究是不敢问出声,直到后来她才知晓,原来萧策爱极了木槿花,才一时兴起,给自己赐名苏木瑾,那时她还高兴了好一阵子,只因那人由着自己喜好赐了她名字。

可如今想来,自己真是自作多情,傻透了。

“苏将军,您还好吧?”身边的婢女见床上的人神情呆滞,担忧的问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苏木瑾撑着身体坐起来,才发现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换过,身上的伤口也已经处理过了。

“回将军,是太后娘娘吩咐将您送过来的。”

她晕倒的事情太后也知道了?苏木瑾不禁蹙眉。

穿好鞋赶忙跑去前殿,苏木瑾刚一踏进殿门,便听到里面传来瓷器摔碎的声音和争吵的骂声。

“让朕立她为后,朕做不到,别说是立后,她连入后宫都休想!”

是萧策声音,苏木瑾听得真真切切。

“啪”又是瓷器落地的声响,伴随着太后震怒的声音传出殿外。

“逆子,真是逆子啊……”

苏木瑾握了握拳头,抬步缓缓进了殿内,殿内的两人均是怒发冲冠,见她进来,太后先是一惊,随后赶忙吩咐人赐座,担心的询问她的伤势,而一旁的男人,却是连一个余光都懒得分给她。

8-请求退婚

绕过一旁冷漠至极的男人,苏木瑾上前给首座的太后行了礼。

“快起来,快起来,你身上还受着伤呢,别跪着了。”太后爱怜的望着下首跪地的人儿,心疼的说道。

苏木瑾并未起身,她重重的一个头磕下去,半晌直起身,垂首说道,“木槿有事请求太后,如果您不答应,木槿愿意长跪不起。”

一旁的萧策不屑的冷哼一声,狭长的眸子扫向身侧的人,仿佛要看看这个女人还能耍什么花招?

“木槿啊,起来说话,你有什么委屈,和哀家说,有什么请求,也和哀家说,哀家能做到的,都满足你。”眼前这个孩子,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啊,她对萧策这一片心,她又何尝不清楚?

“请您收回凤舞金步摇,也收回立后的成命。”苏木瑾沉声说道。

此话一出,不光是太后吃了一惊,就连萧策都将视线彻底转到了她的身上。

这个女人,果然又来欲拒还迎的招数,嘴上说着无心皇后之位,背地里做的那些事却过分的紧!

“苏木瑾,你又打什么算盘?”萧策冷冽而凉薄的声音带着嘲讽,说道,“欲拒还迎?你最好收起你那些花花肠子,否则,别怪我对你不留情面!”

她如今哪里还有心思去玩儿那些欲拒还迎的把戏,她不过是真的累了,倦了,这场三个人的戏,她终究只能做一个配角,所以,她选择退出。

“你闭嘴!”太后气的不轻,也顾不上萧策君王的面子,当面斥责,随即无奈又心疼的朝着地上的人说道,“木槿,你和哀家说,到底为什么?你从小就喜欢阿策的啊,你为她做了这么多……”

“可我现在不喜欢了!”苏木瑾抬眸坚定地说道,那清眸里的坚定下,没有人看得到隐藏了多少的委屈和不舍,一个爱了十几年的人,已经被她刻进了骨子里,融进了血液里,如今违心说出这句话,心口那道伤痕,或许此生都没有可能再愈合了。

一阵冷笑自头顶传来,萧策缓缓蹲xiashen,冷锐的眸子直逼面前的人,咬牙道,“苏木瑾,你可真是长本事了!”

“你,你……”太后被气的哮喘连连,旧病复发,指着萧策骂道,“我看长本事了的人是你!萧策啊萧策,你就看不到木槿的一丁点好?你眼里除了叶清悠还有别人吗?我告诉你,叶清悠是指婚给你皇兄的妃子,是你名义上的皇嫂,你身为大燕的君主,惦记着自己的皇嫂,你还有没有点廉耻?你是要违背祖训,大逆不道啊!”

叶清悠是他的皇嫂,是早已指婚给萧睿的妃子,是三年前被下了药和萧睿同过床的女人!

可是,那也是他心中所爱之人啊,三年前的事根本怪不到叶清悠身上,如果不是苏木瑾,不是这个可恶的女人,如今他与叶清悠早已成婚,当年事发,为了皇家的威严,所有的罪名都让叶清悠一个女孩儿承担,而gouyin皇子的yindang罪名,彻底背在了她的身上,当年她承受不住压力,一个女儿家被迫远离皇城,一走便是三年,她一向是养在深闺中的大家闺秀,这三年,她是怎么过来的,他不敢想,因为心会痛!

这三年,他日日夜夜的忘不掉远在异地的叶清悠,而所有的恨意也全部加注在了苏木瑾身上。

“无论她被指婚与何人,叶清悠朕娶定了!什么纲常伦理,朕不想管,也管不着!”萧策语气坚定,没有丝毫容缓的余地。

小说《为君消得红颜醉》 第7章 休想立她为后 试读结束。

骊雪少女点评:

文笔很好,让读者带入感很强。 好多时候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本书可能会打开小说界的另一个大门! 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