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糟了,他心动了
糟了,他心动了

糟了,他心动了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10-13 14:59:16

甜宠新书《糟了,他心动了》由网络作家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鱼尺素石博湛,书中主要讲述了:石博湛似乎不太高兴。他斜眼扫了她一下,没吭声,而是将车开到一边路边停下,脸有点臭闷。鱼尺素也注意到了,不禁紧张起来,吃着餐包的,现在也不继续咬吃了,怔怔地看着他。石博湛停了车后,他看着前方,冷沉着一张脸说。“有些事情要跟你说清楚,咱们俩认识,算是挺有缘的,但是不可能一辈子这样下去吧?”他轻轻地侧头看向她这方。鱼尺素听着他的话,心都悬起来,他说,不可能一辈子这样下去……?
展开全部

不能太熟

回了酒店的包房,不出意外地,就是疯狂地做愛。

这一次,石博湛多少对她产生了一点感情,前两次,他更多地是在乎自己的感受,然而这一次,他更多地是在乎她的感受。

他想讨好她,想让她快乐。

真是奇了怪了,他一个金主,去讨好一个出来卖的,他也是觉得自己够奇葩的了。

说出去,可能在圈中,同行都会笑话他。

但是,好吧,就让他犯賤吧,谁叫她给他一种特别的感觉呢,她给他的感觉,是无可替代的那种,丢失了她,他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人了。

石博湛把她草得不要不要的,让她控制不住地?床。

最后,他死了一般地压在她身上时,石博湛都觉得自己疯了,他脸埋在她的脖颈里,喘着气,说着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的话。

“鱼尺素,我有病,我绝对是有病,那么多女的不喜欢,偏偏喜欢上你。”

鱼尺素抱着他,也没吭声。

她要感情,而不是钱,但是,她为什么会爱上他呢?鱼尺素竟是连自己都不知道。

虽然两人的相识,一开始就非常低俗。

然而,她估计是被他第一晚的温柔给迷上了吧?

感情这种事,谁说得那么清楚呢?

爱上是一种感觉,心凉也是一种感觉。

不过就是一种感觉罢了。

……

事后,石博湛直接给她转了50万,为此,他还怕她不肯收,特地在转后,立马对她说。

“鱼尺素,这笔钱我希望你拿着,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改善生活,既然你跟了我,我自然不想看到你受苦,好好拿着,知道吗?”

甚至,石博湛说着这话时,他多少也觉得自己有些贱。

他一个金主,给别人送钱,居然还要低声下气,这样的事,在以前是绝对不会出现的,只有那些女人,为了想从他这弄到钱,在他面前像条狗一样摇头摆尾。

鱼尺素听后,静静地没吭声。

她没说什么,安静地挪过来,窝入他的怀里,抱着他,静静地一声不吭。

石博湛靠坐在床头,伸手抱搂她,安静地闻着她身上的淡香。

太难得了,这样的女的;太少见了,至少他从没见过她这样的,此时,石博湛就这样想着。

他没玩过她这样的女的,所以,突然被迷住了,连自己都无法控制住自己。

无法自控。

……

自第三次后,两人的感情基本稳定了。

鱼尺素会时常见他,不过,也只有周末的时间,周一到周五,她都必须呆在学校里,他想见她也见不到。

并且,鱼尺素是真的非常忙。

她接了兼职,他让她不要接,单用自己给她的钱就好,然而,她还不听,根本就不听他的话,他一个金主,给了钱,还得不到一个听话的,奇了怪了。

他真是非常郁闷,然而,他又舍不得跟她断掉。

似乎投入了感情?所以,她是他所有女人中,最喜欢的一个,他最喜欢跟她做愛,那是身体与灵魂的共震。

甚至在床上,他会刻意讨好她,而不是她来讨好他。

他这个金主,当得也是够贱的了。

估计全国只有他一个这样的,而全国,也只有她一个这样的,能让金主自己送钱,甚至还刻意去讨好她。

……

石博湛发现,再这样下去,他会失控。

他跟她,是不会有以后的。

石博湛已经察觉到,鱼尺素在慢慢地投入感情了,虽然他也是,但是,他尚可控制住自己,他就怕她不能控制住。

她越来越表现出那种,对他如同对男友一般的依恋感觉。

所以有件事,他觉得,必须借机会跟她说清楚。

他已在心中酝酿了许久,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说出口。

今天来学校接她,开车回酒店包房的路上,鱼尺素也不知怎么回事,一坐上车,就从包内拿出一个餐包,开始在那吃着。

石博湛起初没吭声,沉默地开他的车。

这时,他忍不住侧头看了看她,见她安静地在那吃着,石博湛问了一句。

“你很饿呀?”

闻言,正吃着的鱼尺素怔了怔,她转头看他,然后下意识地回。

“有点。”

随后她又解释。

“这餐包买了放了快有两天了,昨天买的,如果再不吃掉,我怕会坏掉。”

说着,她又啃了一口。

石博湛听着,估计不知道说什么。

刚才,他一直在心中酝酿着那件事,想着这时候,刚好合适说,他便跟她说出来。

石博湛先问她。

“鱼尺素,你把我当什么人?”

他目视前方,安静地开他的车。

鱼尺素听后,一怔,她怔怔地转头看着他,一时不知道他这般反常是为何,她吃了一口后,下意识地回答。

“我……我没把你当什么人呀。”

石博湛似乎不太高兴。

他斜眼扫了她一下,没吭声,而是将车开到一边路边停下,脸有点臭闷。

鱼尺素也注意到了,不禁紧张起来,吃着餐包的,现在也不继续咬吃了,怔怔地看着他。

石博湛停了车后,他看着前方,冷沉着一张脸说。

“有些事情要跟你说清楚,咱们俩认识,算是挺有缘的,但是不可能一辈子这样下去吧?”

他轻轻地侧头看向她这方。

鱼尺素听着他的话,心都悬起来,他说,不可能一辈子这样下去……?

身旁,石博湛依旧正色地说。

“我和你在一起,全凭自愿,和得来就在一起,感觉不好也就算了。”

他静静地看着她。

鱼尺素很紧张,她忐忑地回答。

“我……我感觉挺好的。”

见此,石博湛便说。

“两个人,要是太熟了,倒不好意思再玩下去了,也就是说,到了该散的时候,你明白了吗?”

他移回前方的视线,又再转头看她。

鱼尺素正静静地轻低着头,看着车架前的平台,见他问她,她怔怔地转头看来。

她的神情有些复杂,也听明白了:

如果她说出什么以后要一辈子在一起之类的话,他可能会立马跟她分,怕甩不掉,可是,鱼尺素并不想分。

她下意识地问,很紧张。

“我们……我们还没太熟吧?”

看着她识趣,石博湛满意地勾了勾唇,今天他说这番话,就是想让她认清一些事实,免得太投入。

他嘴角轻勾着回答她。

“好像还没有。”

是我不对

跟鱼尺素的那间酒店包房,是石博湛长期包下来的,季付。

卧室内。

石博湛侧躺在床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不远处的沙发上,谢乐池坐在那儿惊喜地拆着礼物。

她一边拆看,一边惊喜地问。

“这些,都是送我的?”

看着她,石博湛心内觉得好笑,对,这才该是金主与货物之间的关系,他送她们礼物,她们该表现得很高兴、很感激的欢愉样子,而不是鱼尺素那副不愿拿的表情。

谢乐池长得还可以,反正,算得上是个美女。

然而,不知是不是跟鱼尺素产生感情了,石博湛更喜欢鱼尺素的那张脸,他总感觉,鱼尺素的那张脸,有种说不出的韵味。

反正就是很好。

特别是,想着她在人前表现得很清高寡欲的样子,在他床上,被他草得不要不要的,放声?床,石博湛就很有成就感,单是想想,他身体都起反应。

石博湛收回心神,对眼前的谢乐池说。

“你要是喜欢,都拿去。”

闻言,谢乐池一下看过来,她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高兴地说。

“石总真大方。”

说着,又低头拆了。

看着她那个样,石博湛没吭声说什么,只在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谢乐池并不是第一次,都没血,不过,这也无关紧要。

玩这个圈,本来能遇到个雏,本身就是十分稀少的情况,只是说,鱼尺素真的是个特例了,所以,她才在石博湛的心内留下这样深刻的印象。

但凡换个人,敢跟他顶嘴一句,敢让他心生一点不快,他会立即断掉。

可是,也只有她,只有她鱼尺素,是他心甘情愿自动送钱给她花,还得讨好她的人,真是怪了,石博湛也不知自己犯的这个贱,是为何。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敲门声传来。

两人齐齐看过去,谢乐池当即喜道。

“哦,是我叫的饭菜。”

说着,谢乐池就要起身去开门,然而,石博湛见状,他自己起身,道。

“我来。”

谢乐池停下,屁股都没怎么挪起,又重新坐下了。

石博湛来到门前,他开了门。

然而,鱼尺素一下扑过来,像依恋男友那般搂着他的脖颈抱住,喜道。

“好久没见你了,真想你。”

因为两人也熟了,所以,鱼尺素也知道这间包房,是他长订的。

石博湛没想到她会突然过来,所以,看到她的那一刻,都呆住了,心一惊。

他当即推开她。

“别这样。”

将人推开后,他看着对面的她质问,语气明显有责怪之意。

“你怎么来了?也不事先说一声。”

对面,鱼尺素怔了怔,似乎不解一般。

“不是约好了吗?这礼拜六下课后见面的。”

一听,石博湛怔了怔,这才想起,他跟鱼尺素约在了周末,可是,他有太多的女人了,所以,如果他不特意去记今天是周几的话,很容易就混掉。

因为,除了周末跟鱼尺素见面,周一到周五,他不能见她,在这期间内,他依旧会约其她的女人来这儿。

鱼尺素只有周末,他不可能一整周都只等这两天吧?

其它时间,他也需要解决的,她时间上又抽不出空来。

这东西对石博湛来说,就好像吃饭,一两天不吃,就饿得慌。

石博湛知道自己理亏,然而,他还是强词夺理地指责着她,好像是鱼尺素多不对一般。

“那你也应该先来个电话吧?你真把这儿当家了?”

闻言,鱼尺素明显怔了怔。

可能,他这话有些伤人。

就在这时,谢乐池走出来的问询声传来。

“石总,谁呀?是客服吗?”

闻言,鱼尺素一怔,她当即往里看去,谢乐池出现在她眼中,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虽然两人同一所大学,但不同班,所以,鱼尺素也不可能认识她。

看着谢乐池,鱼尺素怔怔的。

石博湛的心内在那时有些一紧,暗恼着谢乐池怎么在这个时候出来了。

如果她不出来,一直呆在卧室内,只要他赶鱼尺素回去,不让她进门,鱼尺素未必会撞破他跟别的女人的jian情。

现在好了,石博湛也不知怎么收场了。

他虽然跟别的女人也同时保持关系,但他从未让鱼尺素知道,但是,两人一开始又是那样认识的,所以,鱼尺素到底怎么看待这件事,石博湛也不是很清楚。

她从未主动问过,他还有没有跟其她女人再来往。

但她不会真的傻到,以为自己有多特殊吧?

他认识她后,就真的只为她一个人收心?怎么可能。

鱼尺素没多说什么,她看回石博湛,是强迫自己的那种冷静,但语气听着还是很慌乱。

“我先走了。”

说着,她转身就快步离开,虽走,那步子就跟小跑没什么差别,很急促。

里面的谢乐池看见了,不解地问。

“什么事?”

然而,石博湛平静地说。

“没事,你先等我会儿。”

说着,他关上门,当即就去追鱼尺素了,她走得非常快,石博湛只能看见她的尾影,他只好喊她。

“哎……鱼尺素。”

鱼尺素一听到他的喊,立马跑得更快了。

刚才,她起码还装装样子地快步,现在,是直接毫不掩饰地跑了。

石博湛也看到她是跑的了,见此,他觉得他这次要不追上她,两人可能得玩完,他很惊慌,也迈步去跑着追,边追边喊。

“鱼尺素,鱼尺素……”

追至电梯这里,她已经按了下楼的按键,但电梯还没上到,她逼不得已地站在那儿等而已。

石博湛追到后,他朝她走过来,解释着。

“鱼尺素,你先听我说句话。”

她看都没看他一眼,依旧目视前方,语气是有着以前不曾有过的生疏,甚至还带着刻意拉开距离的客气。

“请讲。”

石博湛看着她这副模样,他知道,她应该是真生气了。

他甚至有些害怕,连忙道歉着。

“是我不对,忘了今天约好了你。”

有时候,他也不是天天去记她什么时候周末的,所以,才出现这次的两个女人撞在一起的囧境。

鱼尺素听着他这话,她闷声自语,依旧没看他。

“真是的,还是头一次打车来的呢。”

闻言,石博湛有些内疚。

“这个……害你白跑一趟了。”

话音刚落,电梯上到,门开。

小说《糟了,他心动了》 第4章 不能太熟 试读结束。

子涵小郎君点评:

《糟了,他心动了》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