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卿有独钟:总裁的旧欢新宠
卿有独钟:总裁的旧欢新宠

卿有独钟:总裁的旧欢新宠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9-29 13:46:15

卿有独钟:总裁的旧欢新宠by全文章节目录的精彩内容由趣红河文学为您带来,是金牌作家以精湛的文笔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非常适合阅读。“等你回城找你的爸爸?”卿欢歪头,天真无邪的笑容在一瞬间变得阴戾:“像四年前一样滥用职权,不分青红皂白的给我判刑?”“哦!对了!你倒是提醒我了!”卿欢突然吃惊的捂住嘴巴,旋即又笑的弯起了眉眼:“等我回城后,我要举报你父亲于奎安以权谋私,陷害无辜小孤女!”卿欢刻意咬重‘孤女’二字,狠辣的眼风迅速往卿淮安的身上剜了一眼,仅仅是一眼,那抹眸色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似从来没有过一般,令卿淮安怔愣在原地。
展开全部

卿有独钟:总裁的旧欢新宠第7章试读

“容先生,卿小姐。我,等候多时了。”

卿欢故意咬重‘小姐’二字,嘲弄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于安朵,其意思不言而喻。

“啊啊啊!!!”于安朵被气的说不出话,只能用尖叫声来发泄。

容迟侧开身子,躲开了于安朵挡在面前的手,朝屋内走去。

卿淮安在看到眼前的场景后,呆若木鸡的贴着房门站在了门口,“你给我起来!谁让你睡在这里的??”

说着,卿淮安往容迟的身上瞥了几眼。

见容迟淡定从容的往屋子内走时,更是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当然是容先生了。”卿欢一脸的理所应当,“容先生付钱,我自然要伺候好容先生。这是我作为‘小姐’的本分。”

卿欢微微起身,用手肘撑着枕头,看向在床尾的沙发处坐下来的容迟。

看向容迟的眸中满是邀请,充满情色的目光在容迟的身上上下打量。

于安朵气的在屋子内嚷嚷,容迟与卿欢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在一起。

望着容迟的眼睛,卿欢挑逗的目光逐渐暗了下去,容迟的那双眼很平静,只是牢牢地锁着她,但那抹平淡如水的目光却好似一汪清水,清明到令人无法玷污,即使处身于污泥之中,也依然不染一丝尘埃,又好似照明镜一般,仿似能够看穿卿欢的所有心思。

“卿欢。”

在于安朵聒噪的吵闹声中,容迟的声音显得格外清冽。

“你无须这样作践自己。”

望着容迟的眼睛,卿欢在一瞬间紧张的握住了拳头,眼神躲闪,甚至心虚的不敢与容迟对视。

她原本是想要借容迟好好地气一气于安朵,但现在却手忙脚乱的想要离开这里。

胡乱的把衣服往自己的头上套,抱着外套,下意识的心虚的弯着腰离开。

但在于安朵发出声音后,她却又僵硬在了原地。

“哼,谎言不攻自破。你以为你是谁?容迟能看得上你?”

卿欢在一瞬间直起身子,侧目看向站在门口的于安朵:“于安朵。”

她微微弯起唇角,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朝于安朵走去:“要试试吗?”

“试,试什么?”于安朵被卿欢叫的头皮发麻,尤其在看到卿欢那副志在必得的笑容时,更是觉得浑身发沭。

“试试,容迟是看得上你还是看得上我。”话落,转身看向容迟,意味深明的笑在唇角弯的越发的深。

“卿欢!!!”于安朵气的伸手指着卿欢,怒目圆睁的望着她:“提前释放的这笔账我还没和你算!等我回城后,你以为你还能逍遥几天?”

“等你回城找你的爸爸?”卿欢歪头,天真无邪的笑容在一瞬间变得阴戾:“像四年前一样滥用职权,不分青红皂白的给我判刑?”

“哦!对了!你倒是提醒我了!”卿欢突然吃惊的捂住嘴巴,旋即又笑的弯起了眉眼:“等我回城后,我要举报你父亲于奎安以权谋私,陷害无辜小孤女!”

卿欢刻意咬重‘孤女’二字,狠辣的眼风迅速往卿淮安的身上剜了一眼,仅仅是一眼,那抹眸色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似从来没有过一般,令卿淮安怔愣在原地。

话落,完全不给于安朵还嘴的余地,用力撞开于安朵的肩膀,与她擦身走了出去。

“于安朵,我们来日方长。”

在经过于安朵身边时,卿欢轻飘飘飘的一句话却充满了威慑力,莫名的令于安朵感到心尖上蹿出一股骇意,那股寒意由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令于安朵在原地怔愣了许久。

卿欢变了……与四年前,那个倨傲,优秀,骄纵的卿欢完全判若两人。

讶异的不仅是于安朵,就连卿淮安也没能缓回神儿来。

*

于安朵留在了容迟的房间,卿欢抱着自己的衣服走进了赖安迪的卧室。

正在玩电脑的赖安迪,在听到门声后,转头往后看去。

卿欢脱掉鞋子,把衣服扔到了一旁,便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闭上眼睛,完全把赖安迪当做空气。

赖安迪对于卿欢的出现怔愣了几秒钟,旋即才疾步站到床侧,盯着床上的人儿,说道:“这是我的房间,请你出去!”

“这栋房子姓卿,我也姓卿,而你姓赖,癞皮狗的赖!所以,请你滚出去,这是我的房子!”

卿欢翻了个身,背对着赖安迪,将被子裹的更紧。

赖安迪被气的胸口起伏,紧了紧拳头,用力去扯卿欢的被子:“你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砰——”

几乎在赖安迪的手触到被子的同时,她整个人飞了出去,后背撞击在墙壁上,这才紧贴着墙落了下来。

赖安迪疼的眼泪直流,痉挛着身子躺在地上紧捂肚子,发不出半点声音。

卿欢把裸露在外的腿收回来,掖了掖脖子下的被角,闭上眼睛说道:“鸠占鹊巢的是你,再敢得寸进尺,信不信我代替卿家收拾了你这条癞皮狗?”

被子下,卿欢唇角微弯,露出得意的笑。

她这四年间在监狱能是白待的?里面什么人都有,学到两招防身术简直绰绰有余!

赖安迪疼的说不出话,在地上躺了许久后才爬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深夜,在卿欢睡熟了之后,突然有人闯进来,头顶的灯被打开,卿欢只觉得刺眼,下意识的伸手遮住了眼睛。

“卿欢!快点起来!爷爷犯病了!家里没药了!!!”

赖安迪焦急的晃着卿欢的身子。

听到赖安迪的话,困意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卿欢立刻从床上弹坐起来,趿拉着鞋往外跑。

赖安迪紧跟其后,两人迅速下了楼。

走到一楼后,卿欢抬步便要往爷爷奶奶的房间走,但却被赖安迪一把扣住了手腕:“快走啊!跟我去买药!”

赖安迪几乎不给卿欢留有半点考虑的机会,抓着卿欢的手腕便冲出了家门。

踏出家门后,整个村落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仿若踏入了另一个世界。

卿欢被赖安迪抓着手腕,疾步往前走的同时,回头看向家的方向。

除了从大门口投出了点光以外,整个卿家一片黢黑与整座黑暗的村落融为一体,但爷爷奶奶的房间在一楼,可窗户却是暗的。

卿有独钟:总裁的旧欢新宠第8章试读

卿欢转回身,不动声色的跟上了赖安迪的步子。

她虽然出生在这里,但在六岁时便已经随父离开,比起在这里住了四年的赖安迪,卿欢根本不知道药房在哪。

“远吗?”适应了黑暗后,卿欢挣脱开了赖安迪的束缚,四处眺望着。

周围黑漆漆一片,她们走的这条路在田野之上,路两旁的田地比路面要矮上两米多高。

柏油马路的两侧皆是望不到尽头的庄稼地,半人高的小树苗轻轻晃动,在微凉的春夜里格外诡异。

“不远,走完这条路,上了坡就到了。”赖安迪根本没有察觉到卿欢的警惕。

卿欢没有在答话,与赖安迪稍稍拉开距离,紧跟在她身后,小心的观察着四周。

在她们右后侧的村口处,有红蓝的灯在闪耀,距离太远那丝光芒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两个色点。

警车?

卿欢在看到那两抹灯光后,下意识的认为是警车。

可赖安迪把她带到了相反的方向,她们与‘警车’的所在位越走越远,这令卿欢更加警惕的放慢了步子。

“快点走啊,你发什么呆?”赖安迪像是发觉到了什么,一把扣住了卿欢的手腕,几乎是拽着她,一副迫不及待往前走的模样。

“你干什么?”卿欢紧拧眉头,用力的挣扎。

可赖安迪却先她一步,在她背上用力一推,将卿欢推到了路下。

“啊——”尖叫声随着迅速着落的脚底,戛然而止。

本以为会坠入比马路要矮两米多的田地里,却不想这么快便踩在了松软的土壤上。

卿欢站在公路半腰的松土上,只半颗脑袋露在了柏油马路上。

赖安迪蔑视的瞥了卿欢一眼,得意的冷哼一声,转身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望着赖安迪离开的背影,卿欢的眸底浮上一层寒冰。

大晚上的把她骗出来就只是为了把她推下马路?可她掉到了半腰处,并未彻底的跌进田地里,赖安迪怎么还一副得逞的表情?

卿欢一边想一边伸展开手脚,想要借力蹬上去。

在她刚刚按住了马路牙儿时,脚踝处却被一只手牢牢地扣住,紧接着那只手猛地发力将她扯了下去!

“啊啊啊——”

突然坠入深渊,加之在深夜中庄稼地里居然还有人存在,一时间令卿欢恐慌到了极点。

已经走远了的赖安迪在听到尖叫声后,笑得一脸得意:“啧啧啧……村子里的流浪汉脑子有些问题,已经玷污了好几个良家妇女了,今天倒是和卿欢这个biao子十分相配!”

“砰——!”

在落入田地里时,一颗大石头咯到了卿欢的后脑勺,这样的高度落下来,卿欢只觉得头晕目眩。

眼前头发乱糟糟,一脸黑泥的人有了重影。

头部的重创令卿欢动弹不得,浑身发麻,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

浑身污垢的野男人吞咽着口水,焦急的扯着卿欢的衣物,漆黑的脸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黑暗中那双饥渴的眼睛格外发亮。

卿欢浑身无力,想要挣扎,但却连支配自己手的力气都没有,头部的痛意如一条带刺的虫由脑部急速的往她身子里钻,那股痛意从头部一直蔓延至四肢百骸,使她痉挛着身子,无力反抗。

微风拂过,胸口处一片冰凉,察觉到领口的衣服被扯开,卿欢心下一紧,无力地蠕动着手指往自己的后脑勺摸去。

在流浪汉低头就要咬上去时,卿欢迅速摸到了那块石头,拼尽所有力气举起那块石头。

在她就要对准流浪汉的面门砸下去时,流浪汉的身子却突然往后仰去。

黑暗中,一抹颀长高大的身影提着流浪汉的后衣领,用力将他往后扯,紧接着如风般迅速的拳头毫不留情的砸在了流浪汉的腹部,在流浪汉吃痛的弯下腰时,男人如铁般坚硬的手肘对准流浪汉的肩胛骨用力砸去。

男人三两下便轻而易举的将流浪汉打倒在地。

流浪汉痉挛着身子,像只虾子一般蜷缩着身子,趴在地上瑟缩着。

“还愣着做什么?”

低沉的男音语速极快,如他的步子一般,已经极速出现在她眼前,拎小鸡似得将她提了起来,像是偷窃到了宝物一般,迅速将她圈入了怀里。

躲在容迟温暖的怀里,卿欢有一秒钟的失神儿。

下一秒,容迟的背后出现了一张脸,那张邋遢恶心的脸在她眼前迅速放大.

在卿欢紧张的要躲开时,流浪汉却迅速转头亲在了容迟的脸上。

卿欢紧张又惊愕的瞪大了双眸,完全怔楞在了原地。

容迟的那张脸更是黑到了极点,犹如吃了苍蝇一般。

他僵硬着身子用力的晃动了几下,想要将紧贴在他背后的流浪汉甩开,可那人却像是狗皮膏药似的贴在了他的背后,任凭怎么甩也甩不掉。

“叭叭叭——”

亲吻在容迟脸上的声音在寂静的月色下格外响亮,流浪汉笑靥如花,如痴如醉般的望着容迟俊美无俦的侧脸。

容迟铁青着脸色,松开了掴在卿欢腰间的双手,但在他出手之际,流浪汉却突然正视前方,与卿欢四目相接,在看到卿欢时,流浪汉几乎在同一时间迅速把身子往前倾,把卿欢设为了目标。

卿欢惊恐、厌恶万分的瞪大了眸子,条件反射的用力踹了出去。

“嗷——”流浪汉在瞬间消失在眼前,捂着身体倒在了地上。

“嘶——”同一时间,容迟僵硬着身子,站在原地岿然不动,但眉头却紧拧在了一起。

看到容迟铁青的脸色,卿欢这才连忙往后退去,低头看向容迟。

卿欢:“……”

“你,我……那个……”卿欢尴尬的不断往容迟的身上瞄,在触到容迟更加难看的脸色时,尴尬的收回视线,小声嘟囔道:“对,对不起……”

“走!”容迟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了这个字。

话音还未落下,疾步往前走去。

卿欢望着容迟的背影,讪讪的跟了上去。

两人在一望无垠的田野里走来走去,像是步入了迷宫一般,怎么也走不出去。

小说《卿有独钟:总裁的旧欢新宠》 第7章 来日方长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灵蓝小公主点评:

《卿有独钟:总裁的旧欢新宠》此书创意好,不降智,不圣母,不虐主,不无脑,作者文笔挺好。看小说很少给五星,这本书挺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