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庶妃驭邪皇
庶妃驭邪皇

庶妃驭邪皇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10-14 16:26:20

《庶妃驭邪皇》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为大家带来了林熙穆燕儿的故事:喜娘脸上表情一僵,想要小声提醒穆燕儿,让她对林熙说敬语。可是林熙毫不在意,结果穆燕儿手里的茶喝了一口,又递过一只锦盒。穆燕儿接过,交给一旁的卷帘,然后起身去给穆柳儿敬茶。穆柳儿并不知道当初林熙救过穆燕儿的事情,相反的看见林熙对穆燕儿印象不坏,有些好感,这样子穆燕儿就能更早的生下长子。只要是为了子嗣,穆柳儿可以把自己的心思放在第二位,毕竟侯府的未来才是自己最需要关心的。
展开全部

庶妃驭邪皇第12章试读

穆燕儿嫁过去只是做妾,所以也没有多大的排场,家里也没摆酒席,只是稍微装饰了一下。永平候府那边也只是请了几个要好的世交吃饭,一顶粉色轿子,一件粉色嫁衣,就这样,穆燕儿即将成为林熙的又一个妾室。

林熙已经有了一位许姨娘许妍,是老夫人在世的时候赏给林熙的丫头,性情温婉,便开了脸收在房中。听闻穆柳儿嫁过去之后,许姨娘有过身孕,只是后来无缘无故的就滑了胎,自那之后许姨娘再也没有怀上孩子。

穆柳儿嫁给林熙五年无所出,心中着急,便从身边的丫头中捡了两个,一个叫顾恒草,一个叫做姜赭行,开了脸养在房中,做了穆柳儿的通房,想要以此固宠,可是一直也没有听说顾恒草和姜赭行为林熙诞下一儿半女。由此可见穆柳儿的私心极重,嫉妒心也很强。

可是穆燕儿不会担心穆柳儿会这么对自己,因为自己本来嫁过去就是为了生下孩子,孩子就是穆柳儿的保障,她不会轻易对自己下手。

出嫁的日子是穆柳儿选的,就在和穆燕儿说了之后不过七八天的功夫。还在什么礼节都从简,自己的出身文书也只需要由穆承鉴签了字交由林家族老就可以了,和买卖一个丫头也没有什么区别。

余氏给穆燕儿的陪嫁少得有些可怜,除了四抬布料,十几套衣裳,七八件收拾之外就只有五百两银子,连田产房产都是直接交给了穆柳儿。余氏料定了穆燕儿不会卖掉衣料,五百两又能成什么事,田产房产是当初老夫人留给穆燕儿的,不给不合适,可是直接给余氏又不愿意,索性借了个由头交给穆柳儿保管。

关于这一点,穆燕儿即使再生气,再不平也没有办法。余氏是主母,穆柳儿不但是自己的姐姐还是自己未来的主母,她们两个几乎可以决定自己的一生。

不过让穆燕儿觉得庆幸的是上次交给小兰拿出去卖的帕子卖了个不错的价格,十块帕子卖了十五两银子,买的人还说如果还有就继续卖给他,他愿意慢慢提高价格。

穆燕儿这次出嫁余氏只给她加了一个丫头,穆柳儿也提起过到侯府之后会让画春和玉楷继续在她身边伺候,所以带过去一个就够了。穆燕儿本来还在担心离开穆家之后不能联系小兰帮自己卖绣品,可是这一个分配过来的丫头正是小兰的同乡人,也是她介绍小兰卖的绣品。误打误撞,穆燕儿还捡到另一个宝贝,如此就不用担心日后被穆柳儿克扣银钱的问题了。

穆颦儿得知穆燕儿要嫁给林熙做妾的时候没有表现的很意外,只是让她自己多加小心。

穆燕儿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促狭的问起她关于前一日和陈子升出去赏花游玩的事情。穆颦儿没有丝毫扭捏,老老实实的把两人相处过程说了一遍给穆燕儿听。

“他一开始看见是我也很意外,可是后来一直对我彬彬有礼,有些疏远。在那山上待了一整天,后面又跟着人,哪里玩得尽兴。还要装模作样的说笑,真的是累。后来陈子升说要送我回家我可没敢答应,赶紧自己回来了。”

穆燕儿抿嘴偷笑,“如果你再长几岁你就不会觉得无趣了,陈子升今年不过十八岁,年少有为,英俊潇洒。你现在还小,等你再大些就会喜欢他这样的了,那时候就会后悔今日的行为了。”

穆颦儿有些鄙夷的看了穆燕儿一眼,“我怎么都没见你喜欢上他呢?”

穆燕儿有些无语,也不与她争执。

“你说我以后是不是也会和你一样会嫁给别人做姨娘?”穆颦儿忽然凑过来,穆燕儿的手一抖,墨滴在纸上晕开很大一片。

??穆燕儿抽掉脏了的纸,将毛笔重新舔满墨汁,“如果找得到合适的普通人家,嫁过去做个正妻也不错。虽然日子可能过得没有那么优越,可是好歹自己能做主。再说父亲日后还有升迁的机会,你还小,机会还多着呢。”

??穆颦儿忽然没了兴致,有些恹恹的。

??“可是如果嫁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又有什么意思呢。若是过得不开心,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过呢。”穆颦儿绕到穆燕儿对面,手撑着下巴看她一字一字的抄佛经。“实在不行我以后就剃了头做姑子去。”

??穆燕儿抬眼看了她一眼,见她表情严肃,不像是说笑。可是年纪小,让人怎么都严肃不起来。

??“惯会胡说,若是看到好看的珠花?你有把头剃了,看你插哪里去。”

??穆颦儿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相处了一下午。

??离穆燕儿嫁到候府去的日子一天一天接近,所有事情都是余氏和穆柳儿一手操办,穆燕儿也乐得清闲,在院子里待着。偶尔和穆颦儿下下棋,或是捯饬一下几盆花。能怎么低调就这么低调,低调到都快没有存在感了。

??一直到出嫁当天穆燕儿也没舍得把那几盆花随便丢在花园,而是交给了穆颦儿,约定了以后有时间要来取回。

??因为是做妾室,不能算娶,只能算是纳,一切从简。午后一顶粉色小轿停在院子里,穆燕儿已经换好新衣,没有盖头,只是简单的珠帘从上往下遮住容颜。喜娘扶着穆燕儿上轿,卷帘和新分过来的丫鬟锦琉跟在后面,手里捧着吉祥物件。

??一些嫁妆昨天已经先送过去了,今天倒是轻简。送嫁的人也不多,只有穆颦儿和陆姨娘亲自将她送到了门口。

早上本来要去宗祠,可是余氏说女儿不适合进宗祠,更何况是去做妾。族老自然同意了余氏的话,让人把出身文书送去林家,也免了穆燕儿大清早起来去宗祠的麻烦。

??当轿子抬到候府的时候门口放了两挂鞭炮,鞭炮打完后就听见喜娘在说吉祥话,说了没几句就进了门。

??轿子进门之后先进了大厅,喜娘扶着穆燕儿下了轿,只见大厅站着许多人。或年轻或已到中年,看着穆燕儿的眼神也都各有不同。

??穆燕儿只看了一眼,看见坐在主位的穆柳儿和林熙。

??看清林熙容貌后穆燕儿不禁有些气氛,看他的神情分明是早已经认出自己。而且当初卷帘说出自己身份的时候他就知道,既然如此还要说出那些话,看来他是有意要看自己的笑话。

??想到这里穆燕儿的心更是沉了三分,低下头,随着喜娘的动作,跨火盆,下跪行礼,给穆柳儿和林熙敬茶。

??喜娘先将穆燕儿扶到林熙面前跪下奉茶,因为没有盖头,所以穆燕儿一抬头就能看见林熙虽然故意板着个脸,可是眼中带着戏谑的笑意。

喜娘将茶递给穆燕儿,穆燕儿接过后高举过头顶,“请用茶。”

喜娘脸上表情一僵,想要小声提醒穆燕儿,让她对林熙说敬语。可是林熙毫不在意,结果穆燕儿手里的茶喝了一口,又递过一只锦盒。穆燕儿接过,交给一旁的卷帘,然后起身去给穆柳儿敬茶。

穆柳儿并不知道当初林熙救过穆燕儿的事情,相反的看见林熙对穆燕儿印象不坏,有些好感,这样子穆燕儿就能更早的生下长子。只要是为了子嗣,穆柳儿可以把自己的心思放在第二位,毕竟侯府的未来才是自己最需要关心的。

穆柳儿怀着复杂的心情喝过穆燕儿的茶,递过一封红包。

喜娘又扶着穆燕儿起身给两人行了礼,结束之后就将她送到后院。还是原来住过的院子,只是象征性的添了几件新家具,外面粉刷了一遍,还放了几盆花在天井里。

玉楷和画春站在门口,笑盈盈的看着穆燕儿在喜娘的搀扶下走进来。

院子里虽然帮着绸带,可是人太少,看上去难免有些凄凉。

穆燕儿曾经幻想过自己婚礼,各式各样的婚礼,无论哪一种都是热闹的,温馨的,绝非现在这样的场面。

喜娘扶着穆燕儿在床上坐好,桃粉色的被子底下撒满了象征多子多孙的东西,咯得穆燕儿有些疼。

“姨娘进了府,福气都在后头呢。日后再为侯爷生下一儿半女,一辈子的富贵也就都有了。先恭喜姨娘了,姨娘日后可别忘了我才是。”

喜娘满脸堆笑,说了好话自然是想拿红包的。不会有多少喜娘真的会去祝福一个姨娘以后飞黄腾达的,那样的话置主母于何地。

穆燕儿笑了笑,示意卷帘递上一封红包。喜娘接过之后脸上笑意更浓,又说了许多话才到前头去吃酒去了。

喜娘走后穆燕儿还不能放松,因为前面的宴席才刚开始,而宴席结束之后就是自己和林熙的“洞房花烛夜”。

庶妃驭邪皇第13章试读

自从进了门穆燕儿就开始端坐着,维持着微笑。房里还有穆柳儿派来的人,看来是对自己不放心。好在现在这天气不是很热,穿的衣服也不算厚,饶是如此穆燕儿也觉得自己有点坐不住了。

天一点点黑下来,穆燕儿的肚子早已经饿的受不了,却不好意思开口问能不能吃些东西。丫头们捧着一个个盘子进来,摆在桌子上。

穆燕儿盯着桌子上的吃食几乎两眼放光,这时姜妈妈走进来看见穆燕儿盯着吃食不放的样子,笑了笑。

“姨娘略等等,前头的席快散了,等会儿侯爷就来了。如果那时候姨娘还有工夫想吃的,那陪着侯爷吃一点也不是不可以的。”

穆燕儿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僵硬了,听了姜妈妈的话更是在心里大骂“草泥马”。姜妈妈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样又走了。

姜妈妈倒是没说假话,她走后没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很热闹的声音。

“小姨子成了姨娘,而且还比夫人漂亮,听说性格也好,侯爷真的是好福气啊!大家说是不是?”一个男子借着酒意和林熙说笑,一席话引得众人哄笑连连。

“这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处,之前陈子升还去过穆家,明着说是赔罪,谁知道是不是看上了穆家哪个小姐。还是侯爷快人一步,管他陈子升是为了什么,先挑个好的收在房里,剩下的再让他陈子升看去。”

第二个人说话的时候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连在房里的穆燕儿也觉得说的有些过分了。果然马上有人出来圆场,“莫峰喝醉了,大家都散了吧,改日再和永平候喝也不迟。”

说话之人身份应该不低,他一开口聚在门口的众人也都散了。

穆燕儿认真听着门外的声音,听见有人进了院子,然后画春关了院门。听见一个沉稳的脚步声一点点的靠近,听见卷帘轻声惊呼。

穆燕儿忽然回忆起林熙的长相,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是个十分英俊的男子,分明刚才还见到过。当初都没有好好看过他的样子,一开始是因为刚穿越的不适,后来就是巴不得离他有多远就多远,一个登徒子,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哪里会想到如今他们俩会以这种情景再见。

唯一能想起来的就是林熙的眼睛,深沉睿智。

其实仔细回想,林熙应该是一个英勇的人,他年少成名,曾经凭借一柄长枪征战沙场,带领十万雄兵为大庆开疆辟土。可是他知恩图报,穆承鉴在他最困顿的时候伸手救他,他就以侯府夫人来报答恩人。如果不是因为穆承鉴,林熙不会如此容忍穆柳儿。

穆燕儿正想着,忽然有人推门而入。

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材,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以及一双漆黑的眼珠。

如果自己的男朋友,甚至是老公是这样一个人的话穆燕儿想着所有人都应该会觉得很高兴才对。如果自己与他相爱的话,那今天晚上该是多么唯美的一夜。可是想到这场婚姻的本质,还有自己现在的身份,穆燕儿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林熙一进门就看见坐在床上的穆燕儿,粉色的衣裳衬得她的肌肤似雪,烛光照映下一双剪水双瞳显得如此动人。

后面卷帘识趣的关上房门,林熙不知道喝了多少救,虽然脸色看不出什么,眼睛却亮得有些吓人。

林熙一步一步走近,穆燕儿抬起头与他对视。

林熙看着眼前的人,想起那晚在林子里的事,喉间不自觉一紧。林熙忍不住伸手想要去触碰穆燕儿的脸,那张曾经一度让自己把持不住的脸。

穆燕儿明显可以感觉到林熙带着热度的手一点点的接近,穆燕儿不说话,林熙也不说话,门外守着的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就在林熙的手即将碰到穆燕儿的那一刹那,穆燕儿身子一弯,径直从林熙身侧钻了出来。

待林熙反应过来穆燕儿已经开始自顾自的拆解起自己的满头珠翠来。

“你……”林熙开口欲问,可是一开口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果老老实实坐着,乖巧听话的话反倒不是她了。

穆燕儿平时不怎么戴首饰,今天插了着满头的东西更是累得半死。站起来后也没看镜子,伸手就去拔头上的步摇,没想到步摇的链子扯住了头发,一时间取不下来,硬扯反而要吃些苦头。

林熙看她的样子忍不住摇头,上前几步伸手想要帮她,穆燕儿看见林熙走近,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林熙有些好笑的看着她现在的样子,警惕的好像一只小兽,头发乱糟糟的看着有些狼狈。

“我只是帮你把东西取下来,不是想做别的,你不要乱动,免得吃苦头。”

穆燕儿看林熙的样子不像是哄骗自己,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吃食。不知道头上的东西要解多久,穆燕儿权衡了一下,索性坐在桌子前,转身对林熙道,“你在前头应该吃过了的,那我一边吃,你一边帮我解。”

对穆燕儿的要求林熙有些讶异,这女人还真的会不断的带给他惊喜啊。

穆燕儿也没有管林熙会不会同意,径自拣了自己喜欢的吃食就动手开吃。看她样子真的是饿急了,吃东西狼吞虎咽的。林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鬼使神差的走到穆燕儿身后,耐心的帮她一点点的把和步摇缠绕在一起的头发解了出来。

穆燕儿的发质很好,不用费多少力气。林熙顺手帮她把头上的发饰都取下来放在桌子上,头上少了许多重量,穆燕儿也觉得轻松了许多。

把东西取完之后林熙走到穆燕儿对面坐下,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穆燕儿无视林熙,继续努力填饱自己的肚子。终于在吃到七八分饱的时候才算是放慢速度,抬眼看了一眼林熙。

“你不去洗漱睡觉么?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林熙对穆燕儿的问题有些无语,“今天是我们成亲的日子,现在应该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穆燕儿将一块糕点吃掉,然后又慢条斯理的喝了半杯茶才算是正视起林熙来。

“娶妻才叫成亲,和正妻才叫洞房花烛,而我只不过是你永平候的妾,当不起这句话。”

“如果你还记着那夜在林子里的事情我可以再和你道歉,可是现在我是你的丈夫,无论之前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应该体谅才是。”林熙皱眉,她搞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穆燕儿柳眉一挑,“体谅?今天的事情你当时都知道了的吧?既然这样你对我做什么我都要忍着,因为我迟早都是要给你做妾的,所以无所谓。可是你想没想过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的关系,我又和一般的女人一样,被人轻薄了就寻死觅活的,你现在应该如何自处?”

被揭了伤疤的林熙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酒意当时就减了五分。

“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你已经嫁给我了,我是你的丈夫。”

穆燕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大男子主义吗?我一直认为男女平等,凭什么女子就要比男人低一等,女子哪里不如男子。而且嫁给你不过是权宜之计,你为了给你的正妻一个交代,而我也只是为了给父母一个交代。如果你愿意的话麻烦你给去一个休书,再借我一千两银子,三年为期奉还。如果不愿意就麻烦你和你别的姨娘多努力努力,早点生个儿子给你的正妻,到时候我也没什么作用,你还是可以休了我。”

压抑了快一个月,穆燕儿终于爆发了。

而此时的林熙闭上眼睛,深呼吸,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爆发。明明自己是大庆年轻的侯爷,前途无量,年轻有为,为什么会一而再的被人当做洪水猛兽,现在还成了生孩子的工具。

穆燕儿见林熙不说话,也知道自己这“惊世骇俗”的想法在这个时代很难被人接受,可是她有时间一点点的磨,迟早能让林熙同意的。穆柳儿让自己进府无非就是生孩子,那不管是谁生了孩子她应该都能接受,而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发展出一番事业,能够养活自己和卷帘的事业。

穆燕儿也没想马上说服林熙,要给他时间去接受。吃饱喝足就开始犯困,特别是今天绷着神经过了一天,困意如潮水般向穆燕儿袭来。

穆燕儿打了个哈欠,也不管林熙,走向另一侧的软榻。

虽然软榻有些小,睡着不会很舒服,可是总好过和林熙挤在一张床上睡觉。横竖不过一个晚上,忍忍也就过去了。

穆燕儿正走着忽然被人拉入一个充满热度的怀抱。

林熙,穆燕儿完本试读结束。

庚子小娘子点评:

《庶妃驭邪皇》这本小说作者大大你要是不更新快一点的话,我就要寄刀片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