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其它 > 医毒双绝,冷面王爷下堂去
医毒双绝,冷面王爷下堂去

医毒双绝,冷面王爷下堂去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其它

时间:2021-10-14 15:25:13

给大家带来的《医毒双绝,冷面王爷下堂去》讲述了元知秋 箫景湛的故事:清瘦的身影满是说不出来的落寞,却依旧孤冷,径自越过所有人,离开了这里。……刚回到院子,小团子立即就扑了过来,软乎乎的一团。“娘亲。”元知秋退后了一步,才终于接稳他。看到小团子,心头的阴郁散了不少,眼神也微微一软,揉着他的头,嗔怪道:“好了,上次还说不是三岁小孩了,成天没个正形。”元小奕撒娇似的在她怀里蹭着,但很快察觉到她情绪不对劲,暗藏敏锐地抬头,“娘亲,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展开全部

怎的就跟她过不去了

元知秋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随后却扬起一抹笑,又邪又冷。

“不让我救?那行,那你们家主子就好好等死吧,反正不是我下的毒,爱解不解。”元知秋直起身,转身正要离开,突然被身后冷沉声音叫住。

“站住!”

“做什么?”元知秋回过头,几分躁意不耐的盯着萧景湛。

“回来,救她。”

萧景湛知道,这女人虽然品性极差,但医术他是见识过的。

不容忤逆的气场,叫众人不寒而栗。

元知秋双手抱臂,悠悠折返了回去。

今天这事,若是苏微意死了,死无对证,她就算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了,更何况,萧景湛这狗男人偏心至极。

她就算万分不情愿也得救。

元知秋素手一扬,银针精准刺入每个穴位之中。

随后,合拢的两指从一条奇异的经脉上划过诡异角度,那错落的银针竟一齐在苏微意手臂上,以肉眼可见的微小幅度轻颤!

旁边的大夫傻了眼,他行医大半辈子,从未见过有如此玄妙的针法!

屋子里所有目光诧异的聚集在了元知秋脸上,而她神色清淡,长身玉立,观察着苏微意白皙手臂上几乎不可见,忽隐忽现的黑色丝线。

不时,苏微意皱了皱眉,难受地吐了一口黑血出来。

元知秋皱着眉退后两步。

随后,苏微意孱弱地缓缓睁开眼,居然真的醒了。

“侧妃娘娘!”秋菊围到了苏微意床边。

元知秋掏出一瓶药,随手扔给站在一旁的另一个丫鬟,“她体内的毒非常的严重,这是解毒的,一天一颗,服完即止。”

这时,苏微意像是才发现她,似是害怕地颤了一下肩膀,柔弱的如同菟丝花,眼泛泪雾。

“那日顶撞姐姐,是妹妹的错,可姐姐……你为何要给我下毒,仅是因为两句口角就要置人于死地吗?”

“当日那么多人在,我怎么给你下毒?何况我被禁闭多年才出来没几日,挑这个节点给你下毒,然后好再被关回去?”

说到这,元知秋冷冷的细眉微挑,犀利讥讽,“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这么打算的吧?用你那发育不健全的脑子好好想想,编一套严谨点的说辞再来跟我玩诬陷。”

苏微意哽住了,睁大了眼看着她,小脸有些难看。

萧景湛阴沉着脸,及时打断,“元知秋,马上滚回你的院子里,事情没查出来之前,哪都不许去。”

他的决策一出,元知秋没有震惊也没有什么激烈情绪,只是莫名苍凉的轻轻笑了一声。

她忽然理解了原主当年的绝望。

明明没什么证据,却依旧要面临惩处,被千夫所指。

为什么呢?

是因为有萧景湛的偏心吧。

无论是谁的偏心,原主到死都没能感受,一片纯然于心的情意就像是泡影一般,风一吹就散得不成样子。

不知为何,元知秋的心突然如同针扎般的抽痛。

“王爷又想把我关起来吗,这次又是几年?”她眸中泛着悠悠的水光。

“把王妃带下去!”

萧景湛依旧冷面吩咐身旁的云墨。

“用不着,我自己走。”

元知秋抬手,低着的头叫人看不清眼底情绪。

清瘦的身影满是说不出来的落寞,却依旧孤冷,径自越过所有人,离开了这里。

……

刚回到院子,小团子立即就扑了过来,软乎乎的一团。

“娘亲。”

元知秋退后了一步,才终于接稳他。

看到小团子,心头的阴郁散了不少,眼神也微微一软,揉着他的头,嗔怪道:“好了,上次还说不是三岁小孩了,成天没个正形。”

元小奕撒娇似的在她怀里蹭着,但很快察觉到她情绪不对劲,暗藏敏锐地抬头,“娘亲,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没等元知秋回答,元小奕就已经捏紧了小拳头,“谁敢欺负我娘亲,我揍到他满地找牙!让他爹都不认识他!”

元知秋这才笑了,手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行了你,大人的事少管,还有,不许打架。”

元小奕委屈瘪嘴抱住头,“知道了娘亲。”

嘴上这么说,却是趁元知秋不注意,眼珠一转,悄悄留了个心眼。

次日。

中午用膳,元知秋正给小团子夹着菜,院子外突然闯进来一伙人,领头的是云墨,他径直走进来声音没有一点温度,“王妃娘娘,请吧。”

元知秋眸子微沉,“何事?”

“去了您便知道。”

元知秋冷笑了一声。

这么快?

果然不过一天那个女人就忍不住了。

元知秋也是纳闷,她是一个弃妃,而她苏微意是宠妃,体面和宠爱她都有,怎的就跟她过不去了!

实名制投毒?

刚到微风阁,便听到压抑的啜泣声。

远远看到,苏微意脸颊上满是脓包,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溃烂,看着十分骇人。

元知秋眸光微敛。

她还真是小看苏微意了。

看来这女人不是一般的能整事儿,为了扳倒她,甚至连自己的容貌都能动手脚,她就不怕恢复不了毁容吗?

见她来了,萧景湛神情冷厉了下去,带着可怖的煞气,“元知秋,你到底干了些什么!”

他本以为五年没见,这女人转了性,不想还是和五年前一样的歹毒。

元知秋冷冷看向他,刚要开口,太医突然到了。

两个人之间的争端只能暂且停止,李太医被带到帘后给苏微意检查。

过了一刻钟,他出来向萧景湛复命,眼珠微转,“回王爷,苏侧妃的脸溃烂乃是因为她所用之物有剧毒所致。”

“而这毒,烂脸倒是其次,侧妃娘娘如今体中所含毒素不少,若是发现的晚,不仅会伤及身体根本,耗光人的精气致死啊!”

随后,秋菊立马拿出了元知秋给的药,眼泪说掉就掉,“侧妃娘娘这几天身体孱弱,怕是连米粥都未进一口,而吃过的,只有……只有这一瓶解毒的药丸了!”

元知秋听了却只想冷笑。

这是在说她实名制投毒呢!

搁这儿蒙谁呢?

她竟不知,她的药丸还能有如此功效。

但李太医是萧景湛的人,萧景湛自然是信的,再加上丫鬟的话。

果不其然,他森冷眸子里泛着阴寒戾气瞬间肆虐,“元知秋,你很好。”

元知秋快步上前,一把夺过秋菊手中的药瓶,倒了几颗在手心,而后全部塞进了嘴里!

“李太医,若是这几颗药丸有毒,那我吃下去,恐怕会直接暴毙吧?”元知秋眸光熠熠,散发着寒光,让人背脊骨都一凉。

太医难堪地咬着牙低下头,老脸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一般的火辣辣的疼。

这时候,外面突然一阵响动。

“谁!”云墨最先反应,带着剑立即冲出去。

进来时,手里押了一个人。

竟是元知秋院里那个格外胆小的丫鬟,颤颤巍巍,被一把推到了地上。

“王爷,这丫鬟在外面鬼鬼祟祟,很是可疑!”

顿时,几道凌厉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落在她身上,莺韵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颤抖的不成样子,哭着磕头,“王爷饶命,王爷饶命!是娘娘指使奴婢把给苏侧妃下毒后剩下的毒药处理掉!奴婢真的什么都没做。”

她慌乱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双手发抖的呈上。

李太医接过小瓷瓶,里面是白色粉末,他放在鼻下一嗅,立即拱手激愤地朝萧景湛拱手,“王爷,这就是使侧妃娘娘中毒之物啊!”

萧景湛脸色彻底黑沉了下去,周身阴冷气息肆虐着。

莺韵更加恐慌了,边哭边求饶,“奴婢真的是受王妃胁迫,实属迫不得已,求王爷饶过奴婢这一次吧。”

“拖下去,即刻杖毙!”

他眼神锐利,又狠又冷血,屋子里众人噤若寒蝉。

莺韵瞳孔惊恐放大,眼看凶神恶煞的侍卫就要过来,她突然扑上去抱住了元知秋的大腿,彻底慌了,涕泪俱下,“娘娘救我!奴婢真的不想死,奴婢都是在为您办事,您不能不管奴婢的死活啊!”

元知秋眼神狠厉,讥讽至极,“真是好笑,别忘了,你才来了我院里没两天,怎么了,我要是真的下毒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处理?”

话音刚落,只见男人厉声,“拖下去!”

元知秋上下打量着面前人。

这男人不会这么脑残,真觉得她实名制投毒把?

可莺韵的哭声刚消停,耳侧就响起了一阵娇滴滴带着哭泣的细碎声……

“我知道,姐姐一直恨我独占了王爷,五年前的事情我可以原谅姐姐,可姐姐就这么容不得我吗,为何三番五次的要置我于死地?”

床榻上的苏微意支起了柔弱的身子,脸上遮着面纱,一双楚楚可怜的杏眸微微发红,泪花闪烁。

她说着开始小声的啜泣,惶恐害怕可见一斑。

而萧景湛目光紧锁元知秋,狭长深冷的眸子冰寒刺骨。

元知秋额角没忍住跳了跳,周围各种聒噪的声音吵得她脑仁疼,不少冷厉谴责的眼神朝她投来,全都在等她处理。

眼看萧景湛就要判罚,最终忍无可忍,她大手一挥,粉末落地。

世界安静了。

在场的所有人动都没法儿动弹一下。

当然,除了元知秋。

众人心头震惊至极,连萧景湛也有几分惊异。

元知秋趁机疾步上前,几根银针唰唰落在苏微意肩头。

苏微意浑身不能动弹,只能恐慌地睁大眼睛,“你要干什么!”

小说《医毒双绝,冷面王爷下堂去》 第6章 怎的就跟她过不去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芊芊酱大魔王点评:

《医毒双绝,冷面王爷下堂去》这本书把剧情融合得很完美,不会让读者产生突兀的感觉,很棒!主角元知秋 箫景湛也很有自己的特点,主题明确,5星!没毛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