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妻奴王爷请自重
妻奴王爷请自重

妻奴王爷请自重

作者:秦笙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11-24 14:56:52

作者秦笙的小说《妻奴王爷请自重》主要讲的是:宦官对叶莫笑行了一礼,恭敬的在前面继续带路。“是,劳烦公公了。”她从袖中掏出一袋银钱,塞到领路宦官的手中。那宦官接过银钱,对著叶莫笑又是一礼,满是皱纹的脸上也有了些许的笑容。“叶小姐真是客气,这份聪颖老奴记下了。”“公公领路辛苦,都是应该的。”叶莫笑也对宦官浅浅还了一礼,在这宫中,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给了钱,所有事情都好商量。待到宴席,准备入座时,叶莫笑总算见到了祖父和父亲。
展开全部

妻奴王爷请自重:初遇容华

当时他一袭白衣,坐在那里,手中捧著兵书,风荡起他的衣摆和发丝,她也对他一见倾心。


可惜,直到她临死前,才知道,那是容华一手策划的,就是为了让她倾心,为他死心塌地,为他所用。


不过是些小伎俩,前世的她怎么就没看穿呢。


叶莫笑心中叹气,不知是在问自己,还是在感叹容华的心计。


三十六计,攻心为上,容华的兵法真是学以致用。


果然,走到回廊的尽头,叶莫笑就看到了独自坐在那里捧著兵书研读的少年。


少年,一袭白衣,背对著叶莫笑,脊背挺直,手捧兵书,看的认真,似乎丝毫不知自己身后来了人。


“你在看什么。”叶莫笑凑到容华的身边,伸头看向他手中的兵法计谋,她敛了敛眼眸,将厌恶的情绪藏到最深处。


容华似是被叶莫笑吓到了,身子一抖手中的书都掉到了地上。


叶莫笑挑眉,弯腰捡起了书,拍拍书上的灰尘,“兵法?”


“啊……是……”


容华轻声回答著她,看了她一眼,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我祖父和父亲也会兵法,可厉害了。”叶莫笑将书递给容华,自豪的搬出了自己的祖父和父亲。


“你的祖父和父亲?那你是……”容华眨眨眼,看著眼前的天资卓越的少女,温柔的笑了笑。


“我的祖父就是斩月大将军叶昭啊!”叶莫笑说出自己祖父的名号,果不其然,看到容华拿书的手顿了一下。


“真是厉害啊!我也好想手持长剑,将我所看所学的兵法都用到实战上,而不是在这里纸上谈兵。”


容华话里话外都充满了对大将军的崇拜和渴望。


“那你为什么不去试试呢?”叶莫笑明知故问,容华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母亲身份低微,根本无缘帝位。


若不是前世的自己,为他苦练武学,将叶家势力作为他的后盾,手持长剑,为他打下江山,就凭他容华,能坐上帝位?


“我……我现在没有机会。”容华低下头,轻声开口,话语中,是满满的遗憾。


“那,我回去问问祖父可不可以带上你,好不好。”叶莫笑凑到容华面前,眨著自己一双如水的眸子,笑意盈盈的问他。


“我出不去的,我是皇子,是不能随意出宫的。”他恹恹的坐下,又翻开自己手中的兵书看了起来。


“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叶莫笑说完,就跑来了,直到在转角容华看不到的地方才停下来。


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眼中的懵懂和天真已经褪去,唯余仇恨。


她心中冷笑,上一世利用自己,这一世也要利用,那便如你所愿,不过,谁输谁赢,可就不一定了。


“哎呀,小姐,你刚刚跑到哪里去了,我在等了你好久。”


南雀皱眉,埋怨的扯了扯叶莫笑的衣袖。


“刚刚那边有个发光的东西,我好奇,便去看了一眼,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


她轻笑,刚刚去见容华时支开了宦官和南雀,她与容华见面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这样容华的戒备心也能放下许多。


“叶小姐,该去宴席了,若是迟了,陛下会怪罪的。”


宦官对叶莫笑行了一礼,恭敬的在前面继续带路。


“是,劳烦公公了。”


她从袖中掏出一袋银钱,塞到领路宦官的手中。


那宦官接过银钱,对著叶莫笑又是一礼,满是皱纹的脸上也有了些许的笑容。


“叶小姐真是客气,这份聪颖老奴记下了。”


“公公领路辛苦,都是应该的。”


叶莫笑也对宦官浅浅还了一礼,在这宫中,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给了钱,所有事情都好商量。


待到宴席,准备入座时,叶莫笑总算见到了祖父和父亲。


女眷是不可与男子同行入宫的,须得分开,从两个宫门进入,否则就是坏了规矩。


且嫡出子女,不可与庶出同时入宫,也是坏了规矩,嫡出须比庶出早一刻钟到场。


“小姐,你准备的寿礼呢?”


南雀贴在叶莫笑的耳边,轻声的问她,她自进宫,就未见到小姐准备的寿礼,明明之前那么宝贝著的。


“会有人给我们送来的。”


叶莫笑勾唇,拉住南雀坐下,告诉了她一些在这宴会之上的注意事项。


她说完没多久,苏伊莲就端著一个玉盒,送到了叶莫笑的面前。


“姐姐,寿礼怎可忘记呢?”


苏伊莲话语中都是对叶莫笑的责怪,若是有旁人看到,定会觉得他们姐妹情深。


殊不知,这是叶莫笑故意留给苏伊莲的,她怕苏伊莲没有机会做手脚。


“瞧我这脑袋,多谢妹妹。”


叶莫笑仰头,对她一笑,由南雀接过玉盒。


“姐姐说的哪里话,哪有什么谢不谢的。”


苏伊莲浅笑嫣然,提起裙摆便要坐在叶莫笑的身边。心里思绪却飘远,叶湘出的计策,一定要有用啊……


“妹妹,且记得自己的身份,你的位置在那。”


她盯著苏伊莲的动作,薄唇轻启,眼神示意苏伊莲看向本该属于她的地方,接近末尾的位置。


苏伊莲提著裙摆,僵在了原地。


她眼圈发红,可怜巴巴的看向叶莫笑,声音柔弱,“姐姐,你怎么能让我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坐呢?”


“妹妹是什么身份,自己心里应该清楚,这是苏国公府嫡女所该坐的位置,而不是苏妹妹你。”


叶莫笑抿了口茶,挑眉,满眼讥讽的看向苏伊莲。


前世她与苏伊莲交好,自己坐在哪里,苏伊莲便坐在哪里,从不在意她的身份,从未对她有过戒心,到头了不过笑话一场。


自己始终真心待她,在她苏伊莲心中,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该是她苏伊莲的,叶家欠她。


那她这一世便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地位,让她明白,没有叶家,她什么都不是。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莲儿,莲儿是真心拿姐姐当亲姐姐的。”苏伊莲说著,如珠的泪,便流了下来,她顺势坐在叶莫笑身边抽泣起来。


“呵!”叶莫笑冷笑,真是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话已至此,还赖著不走。


“锦儿,扶你家小姐,到她该去的位置,否则,我就让南雀代劳了!”


她们声音太大,周围人都对苏伊莲指指点点起来。

完本试读结束。

邦威mio点评:

养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开宰了,不错,是我的菜,五星好评,作者秦笙大大加油↖(^ω^)↗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