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有些人有些爱
有些人有些爱

有些人有些爱

作者:静夜寄思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11-24 13:04:26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有些人有些爱》的小说,是作者静夜寄思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有些人有些爱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
展开全部

有些人有些爱:占着茅坑不拉屎

叶韶北的目光停留在相框中两张微微泛黄的老照片上面。


其中一张照片是一个六个月大婴儿抱着奶瓶坐在婴儿车中的单照,另外一张照片是一大一小两个男孩的合影。


六个月大的婴儿是叶韶北,两个男孩分别是柏建军跟叶韶北。


两张照片都是黑白照片,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


那个时候没有智能手机,相机也是稀罕物,所以这两张照片显得弥足珍贵。


除了这两张隐隐泛黄的黑白照片外,相框里面还有十几张彩色照片,有些是叶韶北上高中和大学时的照片,有些是他工作后的照片,只是叶韶北并不记得自己大学毕业后有给外婆邮寄过照片。


“你工作后的照片,是外婆到我们家做客时,看到我们家相框中的照片后跟我要的。”在叶韶北询问的目光中,母亲回答道。


“妈,你们有联系舅妈么,她回来不?”叶韶北从相框上收回目光,沉声道。


听到这个问题,母亲脸色微微一变,她下意识地张嘴,不过最后她什么也没说,而是摇了摇头。


“她怎么可以这样?这种时候都不回来!”叶韶北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音。


“她……哎,算了,不回来就不回来吧。”母亲盯着叶韶北看了片刻,眼中闪过一抹犹豫,正好有人在喊她帮忙,她扔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开。


叶韶北很想质问黄莉娟一声,外婆去世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可以不回来,可是掏出手机后,他才想起自己根本就没有黄莉娟的联系方式。


叶韶北猜测母亲和舅舅应该有黄莉娟的联系方式,不过叶韶北觉得索要黄莉娟的联系方式可能会引起误会,索性作罢。


人总是会变的,或者变得坚强,或者变得脆弱,或者变得麻木。


叶韶北心中这样想着,然后步进了临时搭建的灵棚。


按照化龙村的习俗,人去世之后,要第三天才能入土,在这之前,逝者要在灵棚安放两天。


夜已深,看热闹的村民和帮忙的村民逐渐离去,只剩下阴阳先生和几个亲人在灵棚守夜。


“建军以后不能喝酒了,他不喝酒还是一个正常人,喝了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六亲不认。”柏秀敏犹豫了片刻,打破了灵堂中的沉默。


柏秀敏的话引起了灵棚中其他人的强烈共鸣,大家纷纷点头附和,将柏建军醉酒之后所干的糊涂事一件件地全部陈列了出来。


比如酒后骑摩托车回家,结果从路边滑下山坡摔得骨折,在家休养了半年才好,整整半年时间没赚一分钱,还将家中积蓄消耗一空。


比如酒后去白家沟打牌,将摩托车输出去不说,还被人打得奄奄一息,最后还是化龙村几个人及时赶到,才帮他捡回性命。


比如酒后打砸家具,家中的锅碗瓢盆已经换了不止一次,有些勉强能用的,也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形状,让人看着心中就发堵。


叶韶北虽然知道柏建军酒后有暴力倾向,却不知道柏建军喝了酒之后这么能折腾,他看向柏建军的目光不由充满了厌恶。


柏建军身为家中唯一的男人,非但不能将家庭撑起,反而将原本完整的家庭弄得支离破碎,实在很难让人心生好感。


不仅仅叶韶北看不起柏建军,满屋子的人没有一个人不嫌弃和厌恶柏建军的。


听到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自己的种种不是,柏建军表情木讷,一声不吭。


事实上柏建军从外婆去世的那一刻起,便开始沉默不说话了,他有如提线木偶一样,别人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无论谁说他骂他,他都受着,不辩驳,不争执,仿佛完全没了脾气。


“你为什么要打外婆?”众人正说得热闹时,叶韶北突然间起身站到柏建军面前,厉声质问道。


感觉到视线受阻,柏建军抬头看向叶韶北。


柏建军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叶韶北。


白炽灯的照耀下,不到四十的柏建军已然两鬓飞霜,瘦削而黝黑的脸上皱纹密布,深陷的眼睛中露出了凄切、痛苦和迷茫的目光,干裂焦灼的嘴唇似乎风干了很久,微微发白。


“我问你为什么要打外婆?!”叶韶北的目光从柏建军的脸上扫过,看到灵棚中的棺材,他忍不住再次怒吼道。


似乎感受到了叶韶北不受控制的怒气,柏建军的嘴唇翕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下一刻,叶韶北的拳头呼啸而至,落在了柏建军的脸上。


只听得闷哼一声,柏建军连人带凳子一起摔在了地上。


短暂的哗然后,叶文德跟叶韶泽迅速地抱住了叶韶北,柏建国跟柏秀敏则是扶起地上的柏建军,查看他身上的伤势。


“以后别让我看到你喝酒,我看到一次揍一次。”被父亲和弟弟抱着,叶韶北知道自己没有办法继续收拾柏建军了,他恶狠狠地扔下一句话,转身便朝灵棚外面走去。


叶文德跟柏秀敏招呼一声,然后带着叶韶泽跟了上去。


外婆家只有一个卧室两张床,显然挤不下叶韶北一家人,所以他们留下柏秀敏在外婆家守夜,父子几个回家休息,第二天早上再继续过来帮忙。


其实叶韶北更想留在外婆家守夜的,只是家里其他人不会开车,走夜路又太危险,家里人也不放心他开车来回跑,所以只能作罢。


在这种压抑而沉闷的氛围中,时间一点点地熬了过去。


六月初十,外婆出殡的日子。


木皮槽万人空巷,无数人黑压压地挤在外婆家的院外,看着出殡前的重头戏。


此时院子外的灵棚已经拆除,棺材暴露在外,上面是用一道道麻绳捆好,在一道道左右横竖的木杠周围,足足围了十六名名轿夫。


这十六名轿夫,是村里的青壮年,小的只有十几岁,大的已经有五十几岁,每次村里有人出殡时,他们都会从劳力化身为轿夫,当然,一两条好烟是少不了的。


柏建军穿着孝服,扎着麻绳,郑重地四叩首后,举起盛满纸钱灰的瓦罐,举过头顶。


只听得嘭地一声脆响,柏建军将瓦罐摔得粉碎,大把大把的纸灰沸沸扬扬,洒了柏建军一身,也撒了众多孝子孝孙一身。


“起灵——出殡——”


随着阴阳先生一声大喊,轿夫们抬起了棺材上的木杠,柏建军为首的孝子孝孙们三步一叩首,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山上走去。


正所谓瓦盆一摔。


轿夫起杠。


正式出殡。


从山上下来后,帮忙的村民们陆陆续续离去,只剩下亲戚们在帮忙善后。


“大舅,我舅舅不靠谱,估计我表妹和表弟还得麻烦您帮忙多看着点。”叶韶北看到柏建国忙得差不多了,他递过去一根天子,沉声道。


“应该的,燕燕成绩很好,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飞飞虽然调皮,不过人很聪明,他们要是好好培养的话,应该能够跟你一样,走出这个山旮旯。”柏建国点了点头,心不在焉地说道。


“要是他们能够都走出去就好了。”叶韶北闻言,下意识地感慨道。


“韶北,你出去后,有想过回来么?”柏建国瞪着叶韶北,认真地问道。


“我不是经常回来么?”叶韶北愕然。


“我的意思是,你有想过回来建设家乡,为我们村的发展出一份力?”柏建国耐心地重复道。


这一次,叶韶北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陷入了沉思,最后脸上露出了赧然的神色,因为他的确没有想过要回家乡发展。


“我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大家都是想着法子从村里走出去,已经出去的谁还会想着回来呢?稍微聪明点的青壮年,一旦在外面找到靠谱的工作,便在外面安居乐业了,根本没想过要回化龙村,更别说你们这些大学生了。”


说这句话时,柏建国一脸的惆怅。


烟雾在他眼前缭绕,他枯瘦黝黑的面庞在袅袅白烟中若隐若现,有如被漆黑夜幕笼罩的化龙村。


记忆中,堂舅柏建国已经当了二十年的村长了,二十几年前,刚刚高中毕业的他便在老支书的带领下,熟悉着村中的一切,然后将一辈子奉献给了化龙村。


只是堂舅柏建国在叶韶北的印象中一直是那种爽朗乐观的山里汉子,很少有垂头丧气的时候,他今天的表现明显不正常。


“大舅,您是碰到什么事了么?”叶韶北小心翼翼地问道。


“哎,可能我这个村长做到头了。”


“您现在才五十岁,正当壮年,这些年兢兢业业为村民们服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论威望论人脉,村里还有谁能够比得过你?”


“我也不知道现在的人是怎么了,我始终觉得,农民应该好好种地才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以前需要上缴时,我们村每次交公粮都是先进单位,现在不用交公粮了,大家全部解放思想,什么都向钱看,田地荒芜没人种,嚷嚷着只要有钱就行了。”


“大家都想赚钱过好日子我也能够理解,要想富先修路,我领着村民们积极响应国家的村村通工程,修了一条村级公路,终于将几个主要的生产大队和省道给连上了,可是他们又说我占着茅坑不拉屎,阻碍了他们发财。”


“……”

完本试读结束。

灵蓝小公主点评:

《有些人有些爱》故事情节不错,写得也算用心,就是文字功底欠缺了点,错别字多了点,总得来说故事还不错,值得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