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其它 > 爱你26光年
爱你26光年

爱你26光年

作者:夏奈尔

状态:已完结分类:其它

时间:2021-11-26 12:01:09

夏奈尔的书《爱你26光年》主要讲述了:地球人还是外星人。露娜思忖到这里,不禁想:怎么会对地球有那么多的感慨?是否是因为那天看的纪录片? 正在这时,她看见空中升起了一群群的战舰,似乎城堡附近军事基地里的战舰全部出动了。事情难道已经到了如此严重地步? 维迪亚斯对星舰的兴趣显然多过他的玩具。他坐在地上,透过透明屋顶,仰望着一队接一队迅速升空的战舰,两只胖胖的小手兴奋地挥舞
展开全部

星球大战

   现在露娜又在抚摸着这颗紫蓝的月亮,想念着这个表面冷漠内心如岩浆般火热的男子。露娜很担心他,不住地祈祷他平安无事。

外星际与地球一样,总是战火不断。

地球上的一些国家可以为了石油进行五六年的战争,把一个原本美丽的国家变得满目疮痍。而 R-6

只为争得更多的月亮能源,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即处心积虑地要毁灭别的星球。

外星人的贪婪蛮横与地球人没什么不同。战争与所有的人类永远共存,无论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露娜思忖到这里,不禁想:怎么会对地球有那么多的感慨?是否是因为那天看的纪录片?

   正在这时,她看见空中升起了一群群的战舰,似乎城堡附近军事基地里的战舰全部出动了。事情难道已经到了如此严重地步?

   维迪亚斯对星舰的兴趣显然多过他的玩具。他坐在地上,透过透明屋顶,仰望着一队接一队迅速升空的战舰,两只胖胖的小手兴奋地挥舞着。每次父亲带他上战舰,他都异常高兴,他可不像母亲那样害怕超光速飞行。

“Pa…”他发出一个模糊的音节。 “是的,爸爸在星舰里。” 露娜蹲下身来抱他。亚瑟忽然凭空出现在前面,看着母子二人。

  维迪亚斯挥动小手冲他笑,口里含混地喊着。露娜抱着儿子走过去,她的手放在他的脸上,感觉到的却是虚无。

  屋子里响起一个刻板空洞的女声:“星球进入一级战斗准备,请大家注意隐蔽。星球防护系统即将启动,一切星际联系将在五秒钟后切断。”

  整个星球的居民都听到了这个声音,他们面无表情地停下手上的事,平静地走到离自己最近的防护基地里。

亚瑟抬起手来似想触摸他们母子,但他的影像陡然消失在空气中。

  窗外的景色一点没有改变,依旧是碧蓝如洗的天空、翠绿的树、金黄的阳光、艳丽的花,一切都很和平的样子。露娜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她嗅到了大战血腥的气息,然而她只能袖手旁观。

这个下午过得特别慢,时间在焦虑中变得又黏又长。

  露娜站站坐坐,若不是维迪亚斯在身边,她都不知如何是好。正当她不安无奈时,空中忽然传来“啵” 的一声巨响,她心里一颤,抬头见到一个巨大的红得发黑的光球在高空中炸开,然后呈圆形四面扩散,显 然是星球防护膜抵挡了第一轮攻击。紧接着,不断有光球撞击在防护膜上,无数的光球一圈圈扩散出美丽 的光晕,天空不再是单调的深蓝,它变得五彩斑斓。

露娜抱着维迪亚斯看着这满天炫丽,不明白这些残酷的东西怎么可以这么美丽?!

  显然是太空中的反击战取得了胜利,攻击到防护膜上的光球越来越少,到了后半夜时几乎消失了。维迪亚斯在她怀中已经睡了很久,露娜不打算再把他放回摇篮里,抱着他半坐在床上看着天空。

月亮一如往常地散发着清辉。

  因为它是星球的生命之源,亚瑟显然对它有偏爱。他在家的日子,总是选择在屋顶透明但不透光的模式下入睡。渐渐地,她也养成了这个习惯。

  亚瑟在太空中也能看到月亮吧?露娜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智能靠枕感应到她入睡,调整至适合睡眠的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忽如其来的爆炸声及屋子的轻微摇晃让露娜蓦然惊醒,睁眼即见空中已一片混乱。红色及黄色的光波在夜色里纵横交叉,无数飞船来来往往地激烈交战,时不时有被击中的战舰爆炸成碎片。

露娜大吃一惊,赶快抱着维迪亚斯跑到花园里。出了隔音过于良好的房间,她才听到外面已震耳欲聋。院子里有十几位全副武装、高度警戒的战士,见王妃出来,纷纷向她致礼。他们只是稍微挪动了几个

人的位置,便将母子二人置于他们的保护圈内。

  一艘爆炸的飞船正向这个方向冲过来,眨眼就要撞在他们身上,露娜惊叫着,双手搂紧维迪亚斯弯下腰去,但是什么都未发生。再抬起头来,她发现燃烧着的碎片在不远的空中顺着弧线往下滑。

露娜马上明白了,城堡也处于防护膜的保护下。

“怎么回事?”她问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战士。 “星际病毒破坏了星球防护膜上的一个链口,R-6 的飞船得以进入。”

  露娜的脑中浮现出星际病毒丑陋的面貌,这些怪物比 R-6 的飞船更让她害怕,它们一旦进入星球的计算机系统即会立刻大肆蔓延,这对于一个以智能系统为主要运作方式的星球来说,它的侵入是致命的危险。而与人体接触,它会立刻毁坏人的神经系统,使受感染的人痛苦得发狂。

   在星际旅行的民用飞船若与它们狭路相逢,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许多星际航道都已加设战舰,以保护星球居民的旅行安全。

   病毒的变异更新特别快,星际人也无法找到制服它们的有效方法,他们一直竭尽全力地想找出它们藏匿的母星,但是一两百年过去了,星球人穿越了几度空间,搜遍远远近近的几乎所有的星系,都没有找到它们的繁衍地。

这种病毒已在变异中变得拥有智慧。

   科特与婷娜不由自主地也加入了战斗。不论他们是多么痛恨亚瑟,多么厌倦星球,可这毕竟是自己的母星。所以当 R-6 的战船进入到星球领空后,他们也升空与其他战士一起并肩作战。

   亚瑟预料到 R-6 会趁火打劫,已在各个区域都安排了星舰纵队坚守。但 R-6 这次几乎倾巢出动,亚瑟在兵分两路的情况下,不可能在星球上留有足够的兵力与之抗衡。局势急转直下,经过几场激烈的空战后,天亮时,空中满天飞的几乎都是 R-6 的黑色战舰。

露娜看到防护膜外美丽的家园被摧毁的焦痕累累,星球战士伤亡惨重,她难过得落下泪来。

   无以数计的 R-6 战舰集中在城堡防护膜外,黑压压地把城堡遮得密不透光。看出他们要用强攻手段的护卫战士招来他们的星舰,其中一位战士抱住露娜与维迪亚斯跳上他的战舰。

   一场恶战眼看就要开始,但不知什么原因,原本占了上风的敌船似得到命令,突然紧急撤退。集中在防护膜外的战舰也在犹豫再三后,如风卷残叶一样升空退却。

   露娜不禁松了口气,才发现身上已因紧张而汗流浃背。她的心放松不到几秒钟,敌机却又改变策略, 上百艘战船重返城堡外。他们将所有的光波炮都定在一个点上轰炸,全然不管天空中陆续闪现的灰色星球 战舰,一副拼死一搏的态度。

   星球战士心中明白,再厉害的防护膜也无法抵挡这样强势的集中攻击,一旦敌人强攻了进来,他们即处于瓮中捉鳖的绝对劣势,而返回援救的战舰被逼急的 R-6 飞船死缠烂打,一时半刻也无法靠近。

   护卫队队长果断地打开了一条链口,带着小队闪电般从城堡的另一端穿出,一直在密切注意他们行动的狡猾敌人马上掉转炮口,紧追而至,让他们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护卫舰以保护载有王妃的星舰为主要目的,边打边退,损失过半,但终于掩护着星舰飞出了攻击圈。 战舰疾速爬升,又因要躲避敌机而在空中上翻下蹿。露娜知道星舰中设有自然引力装置,无论它如

何翻转倾斜,置身于内的人都如履平地,连头发都不会动一下。但是透过舷窗,看到外面飞速掠过不断翻转的景物,她感到极度不适,赶快闭上眼睛,不适感立刻退去,若不是耳边的炮弹声及爆炸声,她真要以为自己安坐家中。

   忽然星舰猛地一颤,伴着玻璃碎裂的声音,震动几乎将露娜掀倒在地。猛灌入的风如利刃一样,割得她肌肤生疼。

“战舰中弹,准备着陆。”

   听到护卫快而平静的声音,露娜脑中闪现出亚瑟的面容。原来这几个月来让她寝食难安的不祥预感, 就是今日与他的生死离别。容不得她多想,战舰已“砰”地一声撞在地上,在花海中滑行出很远才停了下 来。星舰的顶部自动打开,座椅将他们弹出舱外,露娜才一扑倒在地即迅速站起身往前跑。

   那天让露娜高兴得为之舞蹈的花朵们,成了她今日逃命的累赘。它们不停地绊着抽打着她的脚,但即使没有它们的羁绊,她也跑不过星舰,她心里知道得很清楚,可是作为一名母亲,为了怀中的儿子,只要有一线生机,她都不会轻易放弃。

   满脸是血的护卫疯狂地向敌机扫射,企图用自己的力量来阻挡住他们对王妃的追击,可他很快便失败了,这个表情麻木的侍卫与他的战船同时被炸成了碎片。

在生命的最后一秒钟,他脸上浮现出一个生硬的笑容,只是没有人能看到。

   战舰爆炸的冲击力再次将露娜冲倒,在她感到手臂剧痛的同时,维迪亚斯也脱手飞出,她吓得心跳几乎停顿,还没来得及再站起身,她已被光波网准确捕捉,飞速带离地面。露娜竭力想寻找维迪亚斯的踪迹,可是底下已是一片混乱,火光与不断爆炸的战舰遮挡了她的视线。

在生擒露娜后,R-6 所有的战舰受命全力撤退。

  他们这么冒险地孤注一掷,就是为了这个可以让他们反败为胜的亚瑟王妃。两年前的亚瑟毫无弱点, 战神一样不可攻克,但是露娜的出现让 R-6 看到了希望。

一个无懈可击的星球首领不会让自己有牵挂,在 R-6 眼中绝顶聪明的亚瑟,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被迅速收向敌船的露娜很快明白了 R-6 的用意,她宁可立刻死去,也不想让自己成为敌人用来对付

亚瑟的棋子。

   紧紧追随的灰色战舰出于对她的忌惮,即使是在狼狈地躲闪着猖狂的攻击时,也很注意还击的范围及力度,这让屡战屡败的 R-6 首领得意非常。出于报复的炫耀心理,他没有把光波网中的露娜及时收入船腹,让她如一面旗帜一样紧贴着船舱。

然而就这几秒钟的炫耀让他付出了后悔终身的代价。

   七八艘星球战舰亡命式地向他猛冲过来,他们或被其他的 R-6 战舰拦截住,或者还未近身即被击落, 但有一艘战舰成功地撞在 R-6 首领的战船上,因为距离太近怕受反力,他无法开火只好硬生生地受它一撞。在战船剧烈翻转摇晃的同时,他也明白了星球战舰自杀式的攻击所为何来。他的反应已快如火石电光,但 还是慢了一拍,光波网中已空无一人。

一位星球战士带着几乎昏迷的露娜从高空中坠落,几艘星球战舰飞速靠近组成火力掩护网。最笨的办法有时往往最有效。

   恼羞成怒的 R-6 首领宁愿把露娜毁灭,也不愿让她获救。仗着这时还算人多势众,他毫不犹豫地向她发出足以将一架战舰摧毁成粉末的质子炮。这是只在远距离空战中才被运用的武器,杀伤力极大,但狠毒的他不顾一切地想要置露娜于死地,一按出发射键,他就让飞船如离弦的箭一样逃出战区。

   火力掩护网里的一艘战舰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飞速而上,用自己挡住了那道攻击。然而质子炮的威力太大,它的光线在穿透了飞船后继续四面扩散,不仅这架被命中的飞船被炸成了齑粉,空中方圆几百公里的双方飞船,没有一架得以逃脱。爆炸声连绵不断,一团团由黑变红的火球映红了整个蓝色天幕。

婷娜与科特幸好在火力圈外,但是气浪也把他们的飞船震荡得无法控制。残余的 R-6 战队不再恋战,借着烟雾的掩护夺路而去。

天空一下变得如此寂静,被烧成熔浆的战船碎片如火红的雨滴,纷纷扬扬地从空中无声无息地洒落。 伤痕累累的科特与婷娜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分头去寻找露娜与维迪亚斯。

   婷娜对能找到露娜不抱任何希望,她知道质子炮的威力。所以,当电脑显示出露娜微弱的生物电信号时,她觉得匪夷所思,一度认为是电脑出了错。

   维迪亚斯坐在那天科特与婷娜藏身的凹地里,一个护卫一手轻搂着他,一手撑着头顶的草坡,跪在地上形成了一个保护的姿势。护卫的血已流干,苍白僵硬的脸上依然是那么平静,目光淡然。

死亡对他来说只是一项任务,他们对生没有期望,对死亦不存在着恐惧。

   维迪亚斯睁大着暗绿色的眼睛看着身边发生的一切,幼稚的眼里居然显出与他年龄极不相称的冷静与淡漠,他这时的神情像极了亚瑟。毕竟,他有一半基因人的血统。当他被科特抱起来时,他展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科特被这个笑容镇住了,轻声说:“我们终于有了一个会笑的星际人。”

露娜躺在花丛中,整个身体似乎已不再属于她。她虚弱的眼神看着空中渐渐消散的浓烟,一个声音

在她脑中回荡:“赛珀,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

   婷娜难以置信地发现身体完好无损的露娜依然还有呼吸,她不敢轻易挪动重伤者的身体,只是从战斗服里取出急救针,压着露娜的静脉刺下去,并用护带把它固定好。针帽处的刻度盘自动旋转着,寻找适合露娜身体状况的药量。

   露娜同样不相信自己还活着。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让她根本没有时间去辨认分析,但在耀眼的白光到达的时候,她仿佛看到身前有一轮紫色的光芒挡在她前面,让她幸免一死,然而五脏六腑还是被震成重伤。

   露娜的目光渐渐凝聚,她怔怔地望着婷娜身后的一样物体,泪水狂涌而出。她痛苦地说道:“婷娜……我怎……么……把他……忘了,怎么……能……”

婷娜转头看去,在一朵劫后余生的虞美人的枝叶上,挂着那天被机械臂扔出去的戒指。原来事物都有它自己的意志。

婷娜把戒指取下来放到她的手里,露娜仿佛又听到赛珀带笑的声音:“我们俩注定要在一起。” 科特抱着维迪亚斯跑过来,半蹲在露娜的面前。

露娜看了一眼儿子,眼泪再度涌出,她哭道:“不……不应该……是……这样!”

   所有的记忆、所有的往事,都在霎那间挤入露娜的脑中,过去与现在重叠在一起,让她心情激荡得无法自抑。她的抽噎震动了内脏,她痛昏了过去,急救针立刻重启。

“叫救护队!” 婷娜欲发起呼叫。

   科特抬眼看到天边疾速而来的一批灰点,马上跳起身来,拉着婷娜跃向飞船:“亚瑟王来了,我们快走。”

他们俩的飞船在空中合二为一。

“她的记忆终于苏醒。”婷娜的语气中没有预想的轻松,露娜伤心欲绝的眼光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科特没有应声,目光沉沉地看着舷窗外在一昼夜间变得面目全非的星球,支离破碎的飞船散落满地,

犹自冒着浓烟。

“也许她不该醒来。” 婷娜把头靠在科特的肩头,接着说道。

   科特似乎不想触及这个话题,他说道:“我记得很早以前,亚瑟王就说过与 R-6 会有一场最终的了断,我想他指的就是这一战。”

从一名职业战士的角度上来说,科特是真心佩服亚瑟。

   百年一遇的介子风带来了猖獗的星际病毒,而星球不幸正处于风带上,R-6 借助了这次天灾征战星球,想雪洗前耻,攻陷星球。

   二十几年前的那场大战里,星球前首领战死沙场。R-6 在那一役中乘胜追击,准备一捣黄龙,然而临危受命的亚瑟把防守做得滴水不漏,久攻不下的 R-6 只好抱憾离去。没多久他们卷土重来,本以为将如探囊取物一样,轻易拿下已伤筋动骨的星球,然而一次接一次的失利终于让他们明白,他们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为了保存并恢复战后实力,亚瑟要求星球战士以逸待劳,在历次大战中都奉行防守却不追击的军事策略,每次交战都以计取胜,避免了硬碰硬的军事较量,所以 R-6 虽然忌惮亚瑟计谋多端,也坚信星球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与之抗衡。

实际上星球在亚瑟的管理下不动声色地日渐强大。

   近年来,他们在太空增设了多个实力超乎 R-6 想象的反战及反病毒的基地,除了几个公开的用以迷惑敌人的基地外,这些秘密基地都成功地避开了对手高科技的探测设备。

星际之间的战争,实际上就是科技的竞赛。

   曾经是月亮系最强大的 R-6 对这一切都蒙在鼓里。当亚瑟将计就计地故意让一条链口受到病毒侵蚀, 以放入窥探已久的 R-6 飞船时,高傲自大的 R-6 首领毫不怀疑,反自以为有天助,不断把兵力调往星球。

而反战基地的星球战士已悄悄地绕到内防空虚的 R-6,没遇太大抵抗,便成功炸毁了他们最为重要的军事据点和能源基地,同时利用前几个月才终于研制成功的数码磁力场改变了月亮潮汐的频率,从而使介子风转变风向直扑 R-6。

星球忍辱备战二十年只为今日。

   在接到母星受袭的通报后,R-6 才知道中了计的是他自己,惊惶失措地撤退自救,在太空中又遭遇了布阵严密的伏击战。这一战才是让 R-6 心惊胆寒的真正的战役,太空才是真正的主战场。

    R-6 几乎全军覆没,寥寥可数的战舰带着他们的首领杀出一条血路仓惶地逃回自己的领地,手忙脚乱地对付已侵蚀电脑系统的星际病毒。

   亚瑟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他想要的是和平,不是杀戮。这次的诱敌深入确实让星球受了创伤,但这些都是表面伤,不用多久,星球又会恢复往日的美丽与平静,而 R-6 在此战中所受的损失,几十年都难以弥补。

他们在亚瑟当政期间应该不会再来侵扰,不是他们没有野心,实在是没有能力。大家只希望,下一任的 R-6 首领不再是一个好战的野心家。

   一切都按亚瑟的预料发展,可他没想到,心狠手辣的 R-6 首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居然铤而走险要生擒露娜。

   日升月落,亚瑟一直在救护室站着。维迪亚斯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现在正抓着摇篮的栏杆站起来向外看,他看一会儿妈妈,又看一会儿爸爸,不哭也不闹。

   在椭圆磁白色的仪器中间,露娜悬空躺着,她的长发及衣裙向上自然飘起,仿佛浮在水中。仪器在不断地闪烁着光点,偶尔有一道暗红色或黄绿色的电流如线般贯穿两级,监护仪上的数字不断变更。

   摇篮受脑电波驱使滑向亚瑟,维迪亚斯一手扶着栏杆一手去抓父亲的手臂。亚瑟猛然惊醒似的转头看着与他酷似的儿子,维迪亚斯弯着大大的眼睛冲他笑了。当维迪亚斯笑时,他又瞬间像极了露娜。

   亚瑟觉得胸口似被钢刀扎了一样剧痛难当,一向坚忍不动声色的他终于摇晃了两下,跌坐在身后的一张椅子上,一直攥在右手的一枚戒指“叮当”掉在地上。

   从昏迷不醒的露娜紧握的手里发现这枚戒指的一刹那,亚瑟便明白了:他害怕的那一天终于还是到了,尽管露娜说‘永远不离开你’的话还在耳边回荡。

完本试读结束。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爱你26光年》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