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其它 > 我的锦鲤先生
我的锦鲤先生

我的锦鲤先生

作者:时梧

状态:已完结分类:其它

时间:2021-11-26 11:34:22

《我的锦鲤先生》,本小说是作者时梧创作的其它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空心的,他皱着眉头将瓜子壳扔到垃圾桶,问柳妈妈:“阿姨,尹航……是柳絮的前男友吗?” 柳妈妈原本还沉浸在自责当中,一听他的称呼,一愣:“傻孩子,你喊我什么?” “……”顾罗马愣愣地看着柳妈妈,“阿……” “啧,真彪。”柳麒麟的主管教练是东北人,柳麒麟就操着一口和家人完全不是同一个地方的口音一直到现在。 “你脑子不会拐弯呀。”
展开全部

我的锦鲤先生第1章试读

    柳絮结婚了。

    闪婚。

    结婚对象个子很高,大概接近一米九。

    结婚对象很帅,中英混血,蓝灰色的眸子,好像汪洋中的蓝鲸的肤色,让人沉静。

    结婚对象很安静,不怎么说话。

    除了上述三个优点。

    柳絮对结婚对象一无所知。哦不对,还有一点。

    结婚对象叫顾罗马,很穷。

    对,很穷。无业游民。

    

    柳絮瘫在沙发上,盯着桌子上并排摆放两张结婚证出神。

    就这样结婚了。似乎一周前,狼狈狂躁的自己还停留在上一秒,这一秒她就嫁做人妇,坐在装饰一新的婚房里,等着丈夫回家,腰间还挂个围裙。

    哦不对,她没挂围裙,她丈夫挂着。她在等丈夫端菜出来。

    跟其他人不同。她的丈夫,才是那个全职煮夫,换种说法,就是无业游民。

    顾罗马端着一盆菜,默不作声地从厨房里出来,一股让人舌根生津的菜香,立刻飘了出来,直接钻入柳絮的鼻腔里,柳絮感觉自己的胃立刻空了。顾罗马将菜轻巧地摆上桌,抬眼看了柳絮一眼。

    顾罗马的眼睛很漂亮,带着欧洲人的深邃,蓝灰色的瞳孔,总是能很清晰地倒映出对面人的脸庞,带着一种深情。柳絮跟他其实并不是很熟悉,但是也明白他这个眼神的意思——开饭了。

    柳絮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餐桌旁:“哇,油焖大虾。”

    顾罗马点点头,转身又进去厨房端其他菜。柳絮不好意思,跟上去要帮忙,顾罗马没有制止,由着她端了盘酸辣土豆丝。

    今天刚登记完,柳絮本来提出要出门吃火锅庆祝一下。顾罗马却要给柳絮展示一下自己的厨艺,两人就在婚房里做了这一桌菜——这是柳絮跟原先未婚夫的婚房。

    顾罗马的手艺真的很不错。柳絮看着他五官深邃的混血欧洲脸,再看看餐桌上的中华料理,涵盖了上海菜和川菜。怎么看怎么违和。

    “好吃。”柳絮剥了个大虾,尝了一只之后称赞道。

    顾罗马点点头:“谢谢。”

    要顾罗马表示感谢,让柳絮感觉汗颜。本身从他们决定结婚开始,就一直是柳絮有求于顾罗马。

    想想顾罗马答应跟柳絮结婚的理由,也让人觉得啼笑皆非。

    “跟你结婚,你能养我的话。也可以。”顾罗马是这样说的。

    柳絮的工资养活两个人是足够的,如果要让她亲朋好友们知道,她现在结婚的对象不仅不是原先那个,而且除了脸和……这手厨艺之外,一无是处,她的脸往哪搁。

    两人相顾无言地吃完饭,柳絮刚要动手整理碗筷,就被顾罗马打断了:“我来。”

    柳絮呆立在原地,看着顾罗马迅速地整理完一桌碗筷,洗好整理好。

    柳絮不太习惯男人这么能干家务活,在他身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罗马我记得你是英国人吧,英国哪里的啊?”

    顾罗马手一顿:“爱丁堡。”

    “哦哦。你父母做什么的啊?”柳絮也是没话找话,开始唠家常查户口。

    顾罗马将碗筷放好,解下围裙:“没工作。”

    “……”所以,无业游民是遗传吗?

    “你母亲是中国人?”柳絮发誓自己只想问这最后一个问题。

    “父亲是。母亲原籍是芬兰,后来搬到了英国。”顾罗马将自己父母的信息一并告知。

    柳絮也就是顺嘴一问,没有特别在意。她并没有想好跟顾罗马未来的生活怎么展开,就算她有心想试试看,经营好这段婚姻,但是顾罗马明显不是良人——长得好看不代表就适合结婚。

  毕竟顾罗马——没有工作。

  她也只是打算等过了这段风口浪尖,再找个理由告诉大家两人婚姻走到尽头,到时候顺理成章离婚。

    两人也只是形式上结了婚,领了证,但还是分着房间睡。柳絮早出晚归地工作,她在广告公司做策划,工作弹性特别大,经常加班熬夜,跟顾罗马也是工作上认识的。

    顾罗马没有稳定的工作,基本上什么兼职都干。

    柳絮第一次见到顾罗马,她帮刚开业的化妆品专柜做宣传策划,顾罗马是其中之一的男模特,形象是最亮眼的,往门口一站,活生生的门面,小姑娘们立刻将专柜围个水泄不通,红着脸跟顾罗马拍照,间或还穿插了几个小男生。

    那是柳絮办的比较成功的一次宣传。

    第二次见到顾罗马,他正巧在送外卖。柳絮晚上加班,实在饿得不行了,点了个炸鸡,过来送餐的人就是顾罗马,顾罗马身姿挺拔地往公司门口一站,给柳絮打个电话。

    柳絮接着电话一走到门口,就看到顾罗马一言不发地提着餐盒看她,表情没什么变化,柳絮却是很意外又能看到这个模特,还顺嘴聊了几句。

    “换工作了?兼职?”

    “没工作。是的。”顾罗马回答的言简意赅。

    “……”无法进行下去的谈话。

    顾罗马的声音其实很好听,低沉仿佛在唱歌一样,好像海浪拍打在崖壁上,带着自己的韵律和节奏。柳絮甚至怀疑顾罗马说话一长,会让听他说话的人沉迷进去。

    于是柳絮也飞快的结束了话题:“希望下次我们能够继续合作。”

    顾罗马干脆连话都没说,只是点点头,就走了。

    然后接下去两周,两人几乎每天都能遇到。频繁得让柳絮怀疑,她和顾罗马……可能真的有什么缘分一样。

    

    “最近有活接吗?”柳絮倒了杯苹果汁,盘腿坐在沙发上问顾罗马。

    顾罗马本来正要去浴室泡澡——两天同居相处下来,这是目前为止柳絮发现的顾罗马最大的兴趣爱好了。顾罗马特别喜欢泡澡,固定一天早晚泡两次,他还承认过,自己有时候没事情干可以泡一整天,完全不怕泡脱皮了。

    柳絮有时候都怀疑顾罗马可能是一条鱼。

    顾罗马脚步停下来,回答:“没。”

    “那要不要接个活,公司最近要做一个服装品牌的新一季的广告,缺个男模,你去试试?”

    顾罗马:“品牌大吗?”

    “还行吧,国内挺有名的,但是没打到国外去。”柳絮喝了口苹果汁。

    “那好。”顾罗马说完,去浴室泡澡了。

    “……”这是几个意思?柳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底是嫌弃牌子小还是害怕牌子大?

    打开衣柜,拿出一套浴衣。男人拿着浴衣进了浴室,浴缸里已经放满了半缸温水,连热气都没有冒出来。他伸手试了试水温,感受到与皮肤相亲的水流,眼神里带着满意。

    手在衣扣上轻轻动作着,地砖上无声地掉落下衣物。

    修长紧实的小腿跨过浴缸,男人缓缓地滑入水中。水渐渐没过小腿,大腿,臀部,以及腹肌分明坚实的腹部。顾罗马慢慢靠到了浴缸边上,长长舒了口气。

    不得不说,柳絮原先的对象是会享受的人。买了一个双人浴缸,男人对此还算满意。

    感受到清凉的水温在皮肤上覆盖,顾罗马整个人彻底放松了下来,缓缓抬起手臂,盛了把水扑在了脸上,耳朵上。手抚过的地方,渐渐出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两颊靠近耳根的地方,微微裂开一道缝,随着呼吸缓慢开合着。耳朵变得又长又尖,趋向透明,还依稀可以看见晶莹如同水晶一般的鳞片。

    “哗啦——哗啦”,水声荡漾而起。

    水下冒出了蓝灰色的尾巴,人鱼巨大的尾鳍,轻巧地摆动了几下,溅起几朵水花,溢出浴缸,洒在浴室瓷砖上。鳞片是淡淡的蓝灰色,带着透明感,灯光下仿佛融化在水中一样。

    顾罗马抬起手臂,手肘赫然出现了手掌宽的臂鳍。与尾巴同样的颜色,是真正的透明。手臂上的水滑落到臂鳍上,渐渐积攒成一串水流,落回浴缸里。一切都看起来稀疏平常的浴室里,一条我们应该称之为人鱼的男性生物,惬意地在浴缸里,享受着一天中,最舒爽放松的时间。

    仿佛是回到了母胎里一样,顾罗马整个人都滑入了浴缸的水中。

    对于顾罗马来说仍旧逼仄的浴缸中,被清凉的水包围住的那一刻,顾罗马脑袋里面冒出来一个念头——必须得想办法让柳絮换一套带泳池的房子了。

    

    每次顾罗马泡澡的时间都会特别久,而且每次轮到柳絮洗澡的时候,她都会发现,整个浴室都弥漫着一种海水特有的淡淡的腥味,地砖墙砖上,都是湿漉漉的。虽然每次顾罗马都做过清理,柳絮踩着拖鞋上去的时候,还是觉得特别滑。

    为此,柳絮特地去买了防滑拖鞋,并且叮嘱顾罗马:“下次清理的时候,记得用干抹布再擦一遍。对了,别忘记开窗通风。”

    海腥气不算难闻,甚至很清爽,让人感觉来到海边一样。但是柳絮翻遍了浴室都没找到同款味道的浴盐或者沐浴乳。柳絮也觉得疑惑,她很想试一试这个味道的洗漱用品的。

    顾罗马泡澡可用上一两个小时。而柳絮洗澡的时间就是神速了,她不喜欢泡澡,或者说,她很厌恶前任选购的大浴缸。所以都是淋浴的,五分钟搞定,加上洗头最多十分钟。以至于每次都跟打仗一样,浴室更加凌乱,顾罗马又会默不作声地回浴室做一番打扫。

    柳絮打开浴室门,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跟在外面等候了几分钟,进来擦地砖的顾罗马说道:“明天早上七点起床,跟我一起去摄影棚看看吧?”

    顾罗马手一顿,将干抹布翻个面,低声:“嗯。”

    “然后……”柳絮有些头疼地说道,“我们周六晚上去我父母家。差不多是时候回去见一见面了。”

    顾罗马站起来,将抹布洗干净,拧干,挂在一旁晾着。

    顾罗马个子非常高,两人都站在狭窄的浴室内,顾罗马高出柳絮一个半脑袋的身高差,立刻给了柳絮压迫感。柳絮往后退了一步,撞到了墙。

    “我们出去说。”柳絮把脑袋上的浴巾一拉,捏在手上走出了浴室。

    顾罗马长得太好看了,柳絮总是觉得跟他结婚,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顾罗马临出浴室前,又拿了块干毛巾,挂在了柳絮的脖子上,然后包住柳絮齐肩的头发,绕过脑袋,打了个结。

    柳絮吓了一跳,顾罗马动作轻巧小心,而且特别娴熟,柳絮黑着脸问他:“你是不是在理发店也打过工。”

    顾罗马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丈夫似乎真的被社会培养成全面家庭主夫人才了。

    “因为我之前的事情,跟你这么急匆匆结婚,我爸妈肯定是不高兴的。所以他们看到你也会摆脸色,你别太介意,表现好点,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对了,千万不要告诉他们,你没工作。你就说你是个职业模特,也比靠我养要来得强。”柳絮坐到沙发上,絮絮叨叨地叮嘱。

    顾罗马点点头:“好的。”

    顾罗马很少说话,声音悠长低沉,一说话,总是能让人不自觉的将注意力全部放到他身上。柳絮瞥了他一眼,他正很认真地看着柳絮,认真听从教诲。

    别的什么条件先不说,光顾罗马很勤快听话这一点,柳絮就觉得,极大地满足了做为家里经济来源的女汉子的虚荣心。

    柳絮只是做为养家糊口的那一方而已。而两人结婚的时候也说好了,柳絮固定给顾罗马生活费,顾罗马负责家庭起居,两人各睡各的,努力做好对方的另一半,除了那方面的事情。

    现在看起来,一切都过得还算不错。

    只要明天过了父母那一关,那日子就光明了。至于未来……柳絮没考虑过。

    柳絮的好友杨桃就点评过柳絮,做事情风风火火,不考虑后果,做计划不长远,虽然做事情很有干劲,但总是稍显毛躁。

    就好比柳絮这次的闪婚事件,杨桃就被柳絮吓得差点心梗发作。前任逃婚了,就立刻找了个帅哥来充数啊?炫耀自己工作环境帅哥多?

    幸好柳絮好面子,没告诉好友,自己这个丈夫——是个无业游民。而且两人结婚的契机,还不是因为杨桃害的。

    

    次日柳絮带着顾罗马去试镜,摄影师和总监对顾罗马表达了高度的赞扬。

    “太棒了柳絮!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个模特,简直是上帝的杰作!看看他的蓝眸,啊,好像神秘的深海里蓝鲸的颜色,天哪,太迷人了!”摄影师迪兰来自意大利,是个gay。此时他正恨不得小鸟依人地贴在顾罗马身上抚摸顾罗马的八块腹肌,满面红光的他,眼里似乎都在冒着红心。

    柳絮镇定地微笑,将顾罗马拉到身边,一边掏出早上出门的时候路过小区门口小超市买的礼盒装好时巧克力,将巧克力递给顾罗马示意他拆开,一边介绍:“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丈夫,顾罗马,中英混血,英国国籍,希望总监和迪兰,多多照顾。”

    总监的眼镜差点掉下来:“你说什么?”

    迪兰瞪大了眼睛,摊手表示难以置信:“不可能,柳,你什么时候结的婚?我们怎么不知道?”

    “3天前,好了,你们现在知道了。抱歉我们裸婚,没准备什么喜糖,这盒好时你们就拿着分一分吧,就当沾沾喜气。”柳絮将顾罗马开好盖的好时礼盒接过来,塞给迪兰。

    迪兰被柳絮这一塞的力道,推得倒退了两步,撞到了在自己身后也因为受到惊吓而不能还魂的灯光师。

    “别嫌少。”柳絮笑眯眯地又加了一句话。

    顾罗马适时地勾起一个职业的微笑,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点头礼貌地打招呼:“大家好,我叫顾罗马,请多多关照。”

    “啪。”好时礼盒掉到了地上,半数的巧克力摔落在了地上。

    柳絮给了整个公司一个巨大的打击,万万没想到,柳絮一直描述的,谈了两年的男友,居然是一个俊美得惊为天人的混血老外!而且居然还是裸婚!真是糟蹋了人家外国友人了。

    迪兰给顾罗马拍了几张平面照试镜,顾罗马天生就是衣架子,镜头感又特别好,摆pose简直是信手拈来,在场所有的人都满意的不得了。柳絮知道顾罗马肯定可以做到,就蹭到总监张硕身边问:“总监啊……”

    张总监含着颗巧克力,回头看她:“怎么了?”

    “你说,顾罗马这么适合镜头,我们公司,要不要签下他啊,以后有什么广告合适,都推荐他一下。或者,你将他推荐给BETA的负责人,看看适不适合代言……”

    “可以考虑。”张总监点点头,满嘴的黑色巧克力。

    柳絮见张总监点头了,心情好得不得了,趁顾罗马在休息,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顾罗马,哪想到顾罗马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不要。”

    “诶,为什么啊!”柳絮百思不得其解,“多好的机会啊,你可以有个稍微稳定一点的工作,也不用老是打好几份工,也轻松一点。”

    “我现在的工作是全职主夫。”顾罗马一本正经地说道。

    “……”柳絮看着顾罗马英俊的面庞,蓝灰色的眸子里满是认真。她很想狠狠打他的脑袋,看看能不能将这家伙的思维打到正常。

    

    “全职主夫是什么正经工作啦!”

    下班回家的路上,柳絮还气不平,手掌拍在方向盘上,气恼:“我好不容易得到总监的首肯,你知道我今天一天其它什么项目都没做,就光在摄影棚里面盯你拍摄是为什么啊!我还不是想你表现好一点,可以的话,以后我专门负责你,这样我也能最大限度帮你。你没工作就好好找份工作啊。”

    顾罗马坐在车后座上,正襟危坐着,从侧后方盯着柳絮气得通红的脸,回答她:“不急。”

    “不急什么啊。你一个这么高大个,长得又帅的男人,没工作会被人笑话的。”

    顾罗马:“我不在乎。”

    “……”柳絮深呼吸,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

    “你会看不起我吗?”顾罗马突然问柳絮。

    柳絮一愣:“那倒不会……”

    “那就行了。”顾罗马顿了顿,“只要你不会看不起我就行。”

    柳絮怔住了,脸飞快地升温,盯紧前方的车屁股,嘴里碎碎念地嘟囔:“为什么不答应啊……”话说到这里,她却再也说不出其它指责的话了。

    顾罗马一本正经地解释:“我是英国人。”

    “……咦?”有关系吗?柳絮一头雾水。

    顾罗马说完一个短句,停顿了大半天,才接下去说:“在这里不能太久。”

    “……”柳絮愣住了,脸上的红晕淡了下来,脸上的浅笑也渐渐地收了起来。

    终究是要离开的吗。柳絮面无表情,盯着前方的车子,稳稳地开车,心里却说不出为什么,微疼,微酸——这个世界上,终究是没有什么东西是无法放弃的吧。

    空气一时间有些凝滞,顾罗马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看见柳絮脸侧绷紧的咬肌,最终还是不发一言,眸色微沉。

    

    柳絮的老家在邻县,一座靠海的小城,有一望无际的滩涂和每天起起落落的红色夕阳。柳絮原先的家就在海边,十几年经受着海风的洗礼,墙面都斑驳了,一切金属都无法遏制地生锈腐蚀。柳絮读大学的时候,一家人搬进了城内带电梯的高楼里,还养了一只纯白的狮子猫。

    因此顾罗马在电梯里听到柳絮一脸激动地描述自己家的猫多么多么可爱的时候,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地发疼。

    “别紧张,我爸妈很和善的。”柳絮拍拍他肩膀,安慰他。

    “嗯。”顾罗马抿抿唇,思忖半天,憋出一句,“我怕猫。”这是大实话,世界上哪有鱼是不怕猫的。

    柳絮惊讶:“啊?哈哈哈,你长这么高大,居然怕猫啊。”

    顾罗马没有羞愧,认真地点点头。

    “那怎么办啊哈哈哈。”柳絮忍不住要发笑,电梯“叮”的一声,到达楼层了,她说,“要不我进去把猫关房间里你再进去?”

   话音刚落,就听见楼道左侧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热情地中年女人的声音喊道:“毛毛你回来啦,我就说这是你的声音你爸偏说不是!”

   毛毛是柳絮的小名。

    “喵~”一声猫叫,顾罗马的脊梁一凉,低头一看,一只白色的狮子猫,迈着优雅的步伐,从门内跳出来,抬头在空气内嗅了嗅,立刻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味,立刻将目标锁定在了顾罗马身上,微微低俯下身子,尾巴扭曲得左右缓缓晃动,微眯起眼睛,露出垂涎的目光。

    顾罗马浑身僵直。

    “妈,你耳朵真灵!”柳絮娇嗔道。

    门彻底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站在屋内,一头微卷的短发,体面的呢大衣,脸上还化了淡妆,可见为了见女婿是下了一番功夫。

    “快进来。”柳妈妈招呼道。

    “嗯。”柳絮点头,往前走了两步,发现身旁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回头看顾罗马,“罗马你跟上……咦,你怎么了?”

    只见顾罗马一头的虚汗,微皱这么眉头,低着头死死盯着地面,如临大敌的模样,眼里放着威慑的凶光,仿佛看到了天敌一样。

    “喵——”一声猫叫吸引了柳絮的注意。

    “哈哈哈,我说什么呢,原来六条跑出来啦,别怕别怕!”柳絮拍拍顾罗马的肩膀,弯腰将六条抱起来,对柳妈妈说道,“妈,这就是顾罗马,他怕猫,把小六条关房间里吧。”

    柳妈妈带着审视的眼神看向顾罗马,上下打量他。顾罗马挺直腰杆由她打量,但是莫名的,感受到了比来自猫更大的威慑感。

    “进来吧。”柳妈妈将六条接过去,随手塞进了进门处的卫生间里,将门关上,弯腰取了两双拖鞋,“今天周六,路上不堵吧?”

    “不堵。”柳絮随口答应,拉着顾罗马进了家门。六条被关在卫生间里极为不满,发出了恐吓的呜叫声,顾罗马听明白了其中的意味,浑身更加僵硬。

    “放我出去!大鱼干!我要美味的大鱼干!”

    “……”顾罗马咽了咽口水,紧跟在柳絮屁股后头进了客厅。

    客厅里除了柳爸爸,柳絮意外地发现柳麒麟也在,惊喜地问他:“哥,你今天怎么在?”

    “下周打联赛,这周末就给我放假了,回家来看看妹夫咯。”柳麒麟耸耸肩,眼睛一眨不眨地审视着顾罗马,顾罗马被他盯得头皮发麻。

    柳絮拉拉顾罗马的衣袖,带着他坐到沙发上,柳麒麟的身旁,自己在一旁介绍:“这是我爸,这是我哥,柳麒麟,我跟你说过的吧,他是乒乓球国家队的主力队员,虽然是万年老二的世界冠军。”

    “喂!谁万年老二了!”柳麒麟横眉竖目。

    柳爸爸笑呵呵地盯着顾罗马:“小伙子真精神。”

    柳妈妈坐到了另一旁的小沙发上,顺口狐疑地问柳絮:“你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么帅气的外国小伙啊?”柳麒麟在一旁狂点头附和。

    “我工作场上接触的帅哥美女多了去了!混血啊,老外啊,要多少有多少,您少瞧不起我!”柳絮反驳道。

    顾罗马一句话都不讲,静静由着柳絮说瞎话。

    “我跟顾罗马好几年前就认识了,人家可厉害了,什么都会!做饭啊,打扫卫生啊,理发啊,弹钢琴啊,对了,他还会画画呢!”柳絮毫不脸红地夸耀。

    做饭——当过帮厨;打扫卫生——当过钟点工;理发——理发店打过工;弹钢琴——西餐厅当过钢琴师;画画——大街上墙上的涂鸦广告——柳絮正巧撞见过。

    柳絮撒谎不脸红,顾罗马这个闷葫芦更别提什么叫做不害臊了,估计他心里还认为柳絮夸的对。

    柳妈妈听的一愣一愣的,半天憋出一句:“所以,比尹航……好吧?”

   柳絮脸一下子耷拉下来了,起身闷声闷气地说:“我去看看六条。”

   柳絮一走,柳爸爸就一脸地指责地看向柳妈妈:“哪壶不开提哪壶。”

  

   柳麒麟干咳一声,摸摸鼻子,招呼顾罗马:“来来来,吃瓜子,诶你们外国人会嗑瓜子吗?我教你。”顾罗马摇摇头,柳麒麟立刻兴奋地开始教他嗑瓜子。

   柳妈妈在一旁自责自己的秃噜嘴。

   顾罗马顺利地嗑开人生的第一颗瓜子,结果是空心的,他皱着眉头将瓜子壳扔到垃圾桶,问柳妈妈:“阿姨,尹航……是柳絮的前男友吗?”

   柳妈妈原本还沉浸在自责当中,一听他的称呼,一愣:“傻孩子,你喊我什么?”

   “……”顾罗马愣愣地看着柳妈妈,“阿……”

  “啧,真彪。”柳麒麟的主管教练是东北人,柳麒麟就操着一口和家人完全不是同一个地方的口音一直到现在。

    “你脑子不会拐弯呀。”柳絮从卫生间回来,对顾罗马使眼色,“妈,晚饭吃什么?”

    顾罗马一挑眉,转过了弯来:“妈,饭我烧吧。”

    “那怎么行呢,当然要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啦。哪能让女婿做饭的。”柳妈妈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往厨房赶,顾罗马耿直脾气跟了上去。

  柳絮一脸无语地看着两人,耸肩:“做饭还能争上。”

  柳麒麟更是两手不沾阳春水,一脸赞同地点头:“不知道瞎较劲啥。”

    “你俩不会做饭还有理了!”柳爸爸恨铁不成钢拍了一掌柳麒麟的脑袋,问柳絮,“对了,罗马父母见过没?什么时候见一面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

   “婚礼?”柳絮脸上放空,“没这回事啊。”  

   柳爸爸和柳麒麟都一脸懵,异口同声:“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我们俩是裸婚呢,顾罗马他父母都同意了的。”柳絮理直气壮地说着。虽然,顾罗马有没有告诉他父母他在中国结婚了,柳絮并不知道,但是大使馆开证明的时候,应该是会通知到他家人的才对。

   柳麒麟听到她的话,一直在背对着柳爸爸对柳絮使眼色让她别说话,柳絮全当没看见。

   柳爸爸瞪大了眼睛,脸色渐渐铁青,横眉竖眼起来,一拍桌子,大喊:“孩子妈!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柳妈妈匆匆忙忙从厨房出来,顾罗马跟在她后边。

    “你,把刚才那句话,跟你妈重复一遍!”柳爸爸气得手直发抖,指着柳妈妈对柳絮说道。

   “……”柳絮缩着肩,“现在……裸婚很流行嘛……省钱……”柳麒麟叹了口气,轻轻按住柳絮的肩膀。

   “妈,毛毛变成现在这样,是我这个当哥的没教育好。”柳麒麟捂着脸做兔死狐悲状。

   “你给我滚一边去。”柳妈妈翻了个白眼斥道,她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扭头看向顾罗马:“裸婚?”

   顾罗马眨眨眼睛,轻咳一声:“我……都听柳絮的。”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随她乱来呢?不行!一定得办婚礼!得大办!让尹航他们家看着眼红!”柳妈妈挥着手激动地说道,甩了一地的洗菜水。

   柳絮一见她又提前任的事情,气不打一处来:“尹航尹航,你这么喜欢尹航你去跟他结婚啊!现在办婚礼没有十几二十万哪里办的下来!买了房子,搞了装修,现在还月贷都压得喘不过气来了,哪来的闲钱办婚礼!”

   “你没钱跟我们要啊!你哥现在在国家队工资和代言分红也不少,都可以赞助你啊。再说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婚礼,人家罗马家也要出钱,总不能让人家由着你任性吧。”柳妈妈也心疼柳絮,但是原则性问题却毫不动摇。

   柳麒麟明显也不赞同柳絮,在一旁帮腔:“今年奥运结束之后我们国乓都是网红了,你哥我今年广告分红就很多呢,要多少随你开口!”

   “不要……”柳絮看了一眼顾罗马,一想到他的情况就头疼。

    “还犟上了!给我听话!”柳妈妈一掌拍在饭桌上,怒气冲冲地吼道,“我限你一周内给我想出一个合理的婚礼方案,最好把罗马的父母请过来!听到没有!”

    柳絮和她哥从小就怕她妈妈这一招母老虎显雄威,当即吓得缩着肩膀不敢动弹,半天才弱弱地反驳一句:“他父母在……国外……呢……”

    “我不管。你们自己想办法。”柳妈妈翻了个白眼,瞥了眼顾罗马,“罗马,继续做饭。”

  “哦。”顾罗马被柳妈妈也吓得一愣一愣的,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

   留下柳絮在一旁缩着肩膀苦着脸抽鼻子,不服气地瞪了眼柳麒麟,恨恨地说道:“狗腿!”然后扭头往阳台走去。

   柳麒麟一脸莫名其妙地指着自己:“我?狗腿?”

   柳爸爸在一旁叹气,支使他:“找你妹聊聊,省的想不开。”

   “她从小到大哪听过我的话啊……”柳麒麟无语。

   “让你去你就去!”柳爸爸中气十足地命令。

   “哦……”柳麒麟垂头丧气地起身,跟着柳絮到阳台上,还老老实实地把阳台门给拉上了。

   “生气啦?”柳麒麟趴在柳絮右侧的栏杆上,侧头问。

   柳絮把脸扭向一旁,不搭理他。

   “有什么好气的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在队里的时候说不给我们出去喝酒吃夜宵我们不还是偷偷熄灯之后爬墙出去。你这周想个计划出来对付一下就好了啊。”

  柳麒麟的话说得轻巧,柳絮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既然要办婚礼,妈妈肯定得想方设法地撑场子炫耀,你出钱哦。”

  没想到柳麒麟顺从地答应:“好呀。”

  柳絮撇着嘴没理他。

  “亲妹妹结婚,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可以不帮忙呢。你看,之前没把尹航揪回来揍一顿哥哥已经很遗憾了,这次看你结婚,总得让我找回点面子吧?”柳麒麟用平淡无奇的语气说着。

  柳絮鼻子一酸,别扭地看他一眼:“就你话多。”话虽如此,语气却已经软化。

  “哎哟,别感动哭了呀,笑一个笑一个。”柳麒麟伸手要捏柳絮的鼻子,柳絮急忙往后一躲,双手作势要拍打柳麒麟的胳膊,柳麒麟怪叫一声喊着饶命。

  柳絮心情总算好一点了,叹了口气:“反正,我突然跟顾罗马登记,本来就很对不起你们了,算了,我想个办法应付一下吧,如果实在想不到什么好方法,请给我转账。”

  “明白明白。”柳麒麟笑眯眯地答应下来。

  柳麒麟本就是属于很阳光健气的运动型帅哥,个子高身材好,脸虽然不算白但是很帅气。以前柳絮从没感觉自己哥哥帅,这一次夕阳下看他这么爽快答应赞助自己,她突然觉得柳麒麟比顾罗马还帅。

  果然金钱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审美的。

  柳絮吹着冷风看远处的夕阳,感觉有些冷,正想回房间,突然被柳麒麟拉住了。

  “那个……毛毛啊……”他不尴不尬地开口。

  柳絮甩开柳麒麟的手:“别喊我毛毛!”

  “妹啊,老哥问你个问题呗?”柳麒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地问。

  “说。”

  “那个……你那闺蜜……微信号给我个呗……”柳麒麟小心翼翼地说完,还附上一个憨憨地笑脸。

  柳絮一愣,上下打量他:“我天,你就见了个两三面,看上啦?”

  “怎么说话呢,就……你哥不是也想陶冶一下情操嘛,多听听钢琴家的音乐嘛……”柳麒麟的话说得让柳絮反胃。

  “放弃吧,我才不要把杨桃往火坑里推。”

  “怎么说话的呢!怎么说话的呢!我哪里是火坑了!我是世界冠军!未来的大满贯得主!怎么配不上杨桃了!”柳麒麟不服气地说道。

  柳絮翻着白眼进了屋子,懒得理会自信心爆棚的家伙。

  柳絮的闺蜜杨桃,虽然是单亲家庭,但是家境优越,从小就练钢琴。两人是高中同学和大学同学。杨桃修的音乐系,现在读了研究生,今年是最后一年,正在到处比赛。之前乒乓球公开赛,柳絮带着杨桃去看了一场柳麒麟参加的比赛。后来又带着柳麒麟和他队友季世新一起去看了杨桃的钢琴比赛。

  没想到就这两面,柳麒麟居然喜欢上杨桃了。

  一想到杨桃那种表面上看起来温温和和实际上傲气到不行的性格,跟柳麒麟一起,柳絮就觉得头疼。她还是别当这个红娘了。

  顾罗马的手艺征服了柳家,两位老人家的心情也好了很多,知道柳絮现在不再每天吃外卖垃圾食品,总算是把刚才的不满压了下来,人口普查一样地调查顾罗马,但是顾罗马仍旧是那个不爱说话,问什么答什么的闷葫芦水平。二老也算是有点明白过来了,顾罗马就是只做不说的那种人,还算老实,再对比一下尹航,稍微放心了点。

   “模特好啊,光鲜,一看你身材长相就知道是模特。”柳妈妈夸道。

  顾罗马被柳爸爸劝了两杯白酒,脸色微红,微醉点头:“嗯,嗯……”

  柳麒麟喝的也挺高兴的——他纯粹是因为终于可以喝上酒了而高兴。

    “晚上你那小床挤得下吗?”柳妈妈扭头问柳絮。

    “咦?”柳絮浑身一激灵,“不不不,我们回家。”

    “回什么家啊,都喝了酒了还能开车啊?”柳爸爸严肃地说道。

    柳絮抽抽嘴角,捂着脸低头叹气。忘了这茬了,真是太糟糕了。

    顾罗马喝得酩酊大醉,被扶到了柳絮那张一米二五宽的单人床上。近一米九的大个,占了几乎四分之三的地盘,长腿严重超出范围,搭在了床尾的护栏上,看着都替他不舒服。

  

  柳絮见状,立刻找到理由说:“要不让他去我哥房间睡吧,不然我们俩挤不下去。”家里就三个卧室,柳絮的哥哥柳麒麟的床跟柳絮的一边大。

  门外传来柳麒麟不满地的声音:“我这么大个子跟比我个子还大的罗马睡一起,床不得塌啊!”

    “你们夫妻俩当然睡一块了,他们俩挤一起两个醉鬼不得打起来啊。你就对你老公这么照顾的啊?喝醉了最容易出事了,多看着点。”柳妈妈斜眼看她,责备道。

    ……这叫什么事啊!柳絮欲哭无泪。她这娇滴滴的大姑娘的,干嘛要跟个一米九的醉汉挤一张床啊。柳絮瘪着嘴嗔怪地盯着顾罗马通红的醉脸,伸手捏了把他的脸。

    “都怪你。一声不吭,我看你不叫顾罗马,叫顾哑巴。”柳絮愤恨地捏了一把,发现皮肤意外的顺滑,又捏了一把。

    “唔……”顾罗马感觉不适,拧着眉毛向着柳絮的方向翻了个身,嘟囔着,“水……”半个身子都挂在了坐在床沿的柳絮腿上。

    “要喝水啊?”柳絮低头问他,“那你倒是放开我啊,我去拿水。”

    “游泳……”顾罗马继续嘟囔着。

    “……”柳絮无语了。

    “水……”

    “别喊了。”柳絮翻了个白眼,“你就是想泡澡了是吧。早上不是刚泡了吗。一天不泡个两回你浑身难受是吧。”

    顾罗马咂咂嘴,双手抱着柳絮的大腿,埋在柳絮的大衣里睡了过去,不再说醉话。

    “切。”柳絮还是气不过,揉乱顾罗马细软微卷的褐色短发,将他推回床上,盖好被子。

    洗漱完出来,柳絮还是好心给顾罗马擦了把脸。摸了摸地板,感觉自己在大冬天打地铺的可能性不高,南方城市又没有暖气。柳絮放弃了抵抗,决定在床上先窝一会儿,等确定父母都睡着了,再偷偷去柳麒麟房间,把柳麒麟赶去打地铺,鸠占鹊巢,等早上五点再回房间。

    盘算打得很好,柳絮穿着家居服,包裹地严严实实地躺进了被窝里。被窝里已经有一个顾罗马在呼呼大睡了,异常暖和。顾罗马的睡相特别好,但如今却遭罪的很。他侧着身子,空间太狭小,双腿委屈的蜷缩着,一手垫在脖子底下,另一手缩在胸前。

    看他这幅可怜兮兮的睡相,柳絮摇了摇头,将被子盖严实,窝在顾罗马背后玩手机。玩得正欢着呢,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就见顾罗马翻了个身,跟她面对面躺着了。

    近距离在被窝里看到顾罗马这惊为天人的容貌,柳絮忍不住地咽了口水。这家伙的脸真的是上帝的杰作。浓密的睫毛又长又卷,褐色的,昏黄的台灯灯光下,仿佛发着光一样。闭着眼睛看不到他蓝灰色的眼眸,但是柳絮不看也能想象得到那双眼。不说话的时候,他总是会沉静地,深深地盯着她。蓝灰色如同深海的颜色,带着默默不语的情绪,总给人一种,很深情的错觉。好几次柳絮都会心跳加快。

    欧洲人普遍有的高鼻梁,挺直高耸,特别好看。更别提微翘的薄唇。一切都好像上帝精心雕凿出来的一样。柳絮有些晃神,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鼻尖,感觉手指间微凉。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甜的味道,像是酒香,但又多了一丝芳香醇的味道,就好像一道美味佳肴一般,让人忍不住勾起了食欲。柳絮吸吸鼻子,那股味道又奇异地消失了,她没有在意。轻笑一声,叹了口气,翻了个身,继续玩手机。

    十一点,再半个钟头吧,到时候爸妈肯定都睡了。柳絮这样对自己说。

    然后……直接睡到了大清早,阳光普照。

    柳絮是被压醒的。她迷迷糊糊感觉自己胳膊和小腿发麻,等意识渐渐填充回大脑,她整个人都震惊了。糟糕!说好昨晚偷偷去柳麒麟房间的!结果睡死过去了!她想起身,却感觉被压制。

    柳絮一探头,欲哭无泪地躺回床上。

    只见顾罗马正从她身后,像抱大型毛绒玩具一样,抱着柳絮,脑袋埋在她脖子后边,睡得香甜。右手和双腿都禁锢住了柳絮的四肢,敢情真的把她当抱枕了。

    柳絮气不打一处来,心里倒数三个数,深吸一口气,蓄力往后一踢。

    “噗通”,顾罗马被踹下了床。

    “嗯?”顾罗马睡眼惺忪地揉着磕到地板的脑袋,坐起身来,一脸懵逼地看着床上坐起来,双手环胸,怒火中烧的柳絮。

    “我怎么……”

    “顾罗马。”柳絮扯着僵硬的嘴角,假笑。

    “嗯。”

    “以后呢,不会喝酒。”柳絮温和地说着,蓦然地横眉竖目,厉声喝道,“就少给我沾酒!”

    顾罗马睁大双眼,瞳孔微缩,机械地点头。

  “都……听你的……”

  -----------------------------------------------=============================================

  

完本试读结束。

朱莉小公主点评:

《我的锦鲤先生》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时梧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