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怎么亏钱怎么做
A+ A-

姜棠将陆嘉瑜的东西专门找了一个房间安置好,里面有一本相框,上面是她陆嘉瑜跟姜棠小时候的照片。

虽然照片已经泛黄了,尽管如此姜棠还是能够很清晰的看出来照片里的陆嘉瑜很漂亮。

而且姜棠长得跟陆嘉瑜很相似,只是姜棠的气质要更加张狂一些。

看着照片的人,姜棠的心里也是有些微妙的情感。

她没有父母,可是这个女人却是这身体的母亲,不知道是不是她占据了别人身体的缘故,她总是觉得陆嘉瑜很亲切。

手指,轻轻拂过照片。

“以后,就只能换我来守护你啦!”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进这书里,为什么会取代原本的姜棠。

但总觉得冥冥之中有种牵引。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牵引是从何处来的感觉。

姜棠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这夸张无比的欧式装修风格,也是忍不住想要吐槽。

翌日。

覃霄站在景言之的面前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磨磨蹭蹭的样子,惹得景言之也是忍不住按了按眉心。

“有什么事情,说。”

覃霄小心翼翼的看了景言之一眼,这才缓缓开口。

“景少,夫人找了人,似乎要拆了梦园。”

啪——

手里握着的钢笔被她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顿时觉得胸口气血翻涌。

这个女人又在作个什么东西?

梦园,姜棠指挥着施工人员开始安排做拆除工作。当然,这个拆除工作却不是要拆除房子,而是房子里的装修。

她强忍着自己在这土豪一般的房子里睡了两个晚上,实在是睡不着。

在这样下去,她觉得自己会做噩梦。

“这里,这里都需要拆掉,按照我之前选好的设计来。”

姜棠正忙着跟人沟通,此时景言之一脸黑沉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怒声一吼。

“姜棠,你在干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是将姜棠给惊了一跳。

“哎哟……”

捂着自己狂跳的胸口,回身朝景言之看了去。“你做什么呀,魂都要被你吓没了。”

这男人是鬼吗?

走路都没有声音的,他难道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自己的质问她没放心上,反倒是怼上自己了,景言之觉得姜棠是越来越能作了。

“你在拆我的房子,你还问我要做什么?”

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我什么时候要拆你房子了?”姜棠也是被这男人的话给说的莫名其妙,她就是想换个装修而已,怎么好端端就变成了拆房子了?

“你……”

景言之刚想要说话,那边装修队的负责人员拿着一张图纸走来,开了口。

“姜小姐,这里是需要颜色浅一点的吗?”

看到这一幕,景言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顿时,目光凌厉的落在了覃霄的身上。

覃霄也是架不住这个眼神,缩了缩脖子。

他哪里知道只是装修而已,只知道带着一队工地上的人来了梦园,他就以为是拆房子。

姜棠看着他们两个的样子,顿时了然。

“哦,你以为我拆房子,所以就怒气冲冲的回来找我算账?”

这男人是脑壳有点不太好还是怎么回事儿?

居然以为自己要拆房子,她为什么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毕竟梦园是景德江给他们两个的婚房,这要是拆了,伤的可是景德江的心。

虽然她的目的是让景言之心里不爽,但却不会动这房子。

姜棠的话,第一次让景言之感受到一股别扭的情绪在心底蔓延。

原本是她在无理取闹,瞬间就调换了位置,这感觉实在是不怎么样。

“哼,最好不要继续作,否则两个月我可能都会忍不了。”

言罢,景言之带着覃霄就朝外面匆匆而去。

看着景言之狼狈离去的背影。

呃……

其实抛开他是渣男这一点,这颜值跟身材都是相当不错的,更满身矜贵,就算是此刻也不会说有狼狈的样子。

但姜棠就是要这样形容。

“呵,渣男。”

她也是打不过这男人,否则的话她见一次就有想到打他一次的冲动。

虽然这本书她没有看到结局,单论他抛弃了姜棠,还害得姜棠流产这一点,就足够在她这里被拉进黑名单了。

姜棠改造自己的房间,虽然佣人私下嘀嘀咕咕的说着,但是在姜棠的面前却没人敢说一句。

毕竟以前的姜棠脾气是相当不好的,若是让人知道有人说她什么。

结局肯定是不会太美好。

而覃霄一路上都不敢开腔,毕竟他可是害的景少在姜棠面前吃瘪了。

没有直接封杀他都算是好的。

但他不开口,不代表着景言之就能忘了这事儿。

“覃霄,你是不是觉得在我身边呆的时间太久,需要去境外历练历练?”

听到他冷清的声音从车后座响起,覃霄本能的绷直了身体,顿时紧张了起来。

忙不迭的摇头。

“没有,我最喜欢在景少身边了,你别让我去境外啊!”

覃霄都快哭了,境外历练什么的,他是真的吃不消,去了不死也能丢掉半条命。

要是早知道如此,他就该再仔细调查一下,也免得他们景少出丑然后来找他的麻烦啊!

“最好别有下一次。”

听这话覃霄突然就松了口气,只要不去境外就好。

但景言之想到刚刚那女人嘲笑自己的眼神,就觉得全身不对劲。

特别是看着她那双灵动的眼睛,景言之就不受控制的想起那天晚上她在自己身下情动时分,那迷蒙魅惑的模样。

思及至此,景言之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企图将他脑海里那些不和谐的画面给赶走,但越是不想想起来,那些画面却越深刻。

该死的。

如果她当初下药为的就是这个,那么景言之不得不说她成功了。

姜棠!!

与他的愤怒相比,姜棠反倒是乐呵呵的装修自己的房间,倒是悠闲得很。

然而这份悠闲并没有持续多久,直到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姜总,公司这边接到一个订单,需要你回来决策,这几天你都不来公司,所以我只好找了你私人电话给你打过来了。”

看到来电确实是个陌生电话,但公司?

姜棠想了一会儿这下想起来自己之前从白婉月手里买下了两个公司来着。

“决策什么的,怎么亏钱怎么做。”

反正她也是花景言之的钱,最好是将这公司亏的血本无归还欠下一屁股债的那种。

很显然姜棠的回答,让对方也是愣住了。

“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