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A+ A-

最开始一切都是美好的,尤彬去了另一个城市,但还是会惦记着魏雅诺。

在学校的魏雅诺经常会收到尤彬寄来的包裹,各种礼物铺满一床,宿舍的姐妹羡慕到吐血身亡。

甚至有一次尤彬偷偷跑回来,晚上在魏雅诺宿舍楼下铺满玫瑰花瓣,手里抱着魏雅诺最喜欢的玩偶,还是特大号的那种。

那天两个人真的是一夜成为学校头号新闻,新闻热度也传了整整一个学期!

第二年夏天,魏雅诺也毕了业,她毫不犹豫的去了尤彬所在的城市。A市所属一线城市,比起上学的城市来讲多一层繁华,比起家乡来说多一份喧闹。

但不管怎样,只要有尤彬在的地方,怎样都无所谓。

尤彬在这一年也是成绩不小,他学心理学并不是想要从事这一行,而是想更好地审视他人。尤彬和学广告传媒的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广告公司,短短一年就在业界引起广泛关注。

魏雅诺则在一家心理咨询室做了一名实习医师,前期为了积累经验她先将自闭症的课题研究放了下来,当然,她也还在等一个人回来。

可不想好日子没过多久,行业内有人妒忌尤彬,在一次大案子上面害的尤彬为此名誉扫地,在无法在这个圈子存活。尤彬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好面子,争风头。这样的事情一出,尤彬顿时失去了方向。所谓祸不单行,尤彬的父亲也在不久意外离世……这样的连环打击让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人彻底遁入深渊中,很长一段时间尤彬一蹶不振。

那段日子里,魏雅诺几乎没有见过尤彬清醒的时候,还有一次因为酒后吐血被送进医院。

然而魏雅诺的工作却日渐风生水起,这让尤彬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个结,这个结随着时间越缠越紧。

细心的魏雅诺发现了尤彬细微的情绪变化,她曾想试着开导,却吃了尤彬的闭门羹。日子一长,这些不愉快堵在尤彬心里慢慢的发酵,他开始变了一个人一样……

第一次他动手打了魏雅诺。

那天像往常一样喝了酒回到家,魏雅诺心疼他给他煮了碗面,可刚端到他面前,尤彬头都没抬一把将碗打翻在地,魏雅诺手背瞬间被灼伤。

她没有责备尤彬,反倒不停安慰。可她越是安慰,尤彬心里的那股无名火就越深,最终,他只是因为魏雅诺说了句,“尤彬,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没关系的,反正有我在外面赚钱,你就现在家里调整一段时间,等你调整好了,再继续出发。”

没想一句稀疏平常的安慰话就这样挑动了尤彬的暴力神经,他很快站起身来抡圆了一巴掌打在魏雅诺脸上阴阳怪气说道,“怎么?您现在说着风凉话感觉很好是不是?感觉自己特别伟大是不是?显得我特别没用是不是?”

魏雅诺捂着发烫的脸不停摇头,“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我知道你最近很累,我只是想你在家好好休息,不要有什么负担,家是我们两个人的,谁来承担不是都一样吗?等你好了,你在继续出去工作,我相信你啊……”

不解释还好,越解释反而尤彬火气越大,他猛地推搡一把魏雅诺,魏雅诺本就娇小,哪经得住他这样大的力气,整个人仰翻到沙发上。

尤彬觉得不解气,抬腿又是一脚,“你不是那个意思?!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根本没有用是吗?!需要你来养是吗?!”

无厘头的对白,愤恨的眼神,再加上毫无缘由的拳脚相加,魏雅诺躲在另一个房间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而这场闹剧在尤彬酒醒后诚恳道歉并发誓再不会这样得以结束。

但现实却是,只要尤彬喝了酒,之前的道歉和发誓就会烟消云散,该骂骂,该打打。起初还能说出原因,最后就变成了只要一个点没有get对,那就是魏雅诺的死期。

魏雅诺曾想过分手,但转念一想尤彬曾经不惜一切救了自己,加上他也不是自己想要变成这样又心软下来。

毕竟她也是学心理学的,她想要拯救丧失理性的尤彬,即使希望在微小,她也不想放弃。

怎奈这样的念头,却一次又一次的让她游走鬼门关……

动手,道歉,再动手,再道歉,又动手,接着道歉……周而复始弄的魏雅诺已是身心俱疲……就算有心也无力了,在强大的意念也支撑不住她弱小的身躯。

秋风顺着玻璃的缝隙不断涌入,魏雅诺的病床刚好靠近窗户,她被风吹的毫无睡意,脑袋里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喷涌而出。

就在这时,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搭在她的额头……

魏雅诺心一紧,浑身不自觉的打起抖。

这只手的主人将外套放下,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轻声道,“雅诺别怕,是我。”

魏雅诺闻声睁大眼睛仔细断定身后的声音……

“雅诺,你看看我,我是张嘉源,我回来了,对不起!我回来晚了!”张嘉源说着伸出手将雅诺蒙在脸上的被子一点点扯开。

就在张嘉源看见魏雅诺脸的一瞬间,他将手里的被子忽的攥紧。他走时,魏雅诺是那样的阳光活泼,总是挂着笑容。可等他再回来,他看见的是一张苍白无助,嘴唇泛白如死尸一般的脸。

魏雅诺见张嘉源愣在那里,想是自己的样子吓着他,赶忙将被子拽回继续捂在脸上。

张嘉源惊醒过来,但他再怎么拉魏雅诺就是不肯松手……

被面在轻轻颤动,他知道魏雅诺哭了……

张嘉源心疼指数已经爆表,同样愤怒指数也已上升新高度,可就算血液翻江倒海,他也要极力保持温柔。

“雅诺,我回来了,我再也不走了,你别害怕,以后谁也不会再欺负你,有我在……”

他一刻不挪开盯着被子的眼睛。

魏雅诺缓了一会儿后将被子拉倒脖颈处,一双眼睛布满血丝。

张嘉源根本不敢多看,多看一眼,他想杀人的心就多一份。

他起身转而坐到床边,将魏雅诺散在脸上的头发捋了捋。这份体贴让魏雅诺放松下来,她缓缓伸出双手,示意张嘉源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拥抱。

张嘉源俯下身去将她搂进怀里,魏雅诺哇的哭出了声……这个怀抱太坚实,太温暖,太有安全感……她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得以在此毫无保留地宣泄出来……

张嘉源是魏雅诺的青梅竹马,从小张嘉源就喜欢照顾这个比他还要大一岁的小姐姐。只要是魏雅诺张口,就是顶着挨打的风险他也要满足。从小学到高中,他一直默默喜欢着魏雅诺,但从未开口讲过,连暗示都没有过。他只想安静的守在她身边,需要的时候就出现。

上小学时,男孩子都调皮,有一次魏雅诺的白球鞋被班里的男孩子故意踩的黢黑,魏雅诺嚎啕大哭,结果,那个男孩被张嘉源用彩笔涂成了“艺术品”。上初中时,魏雅诺每月时间一直不太准,所以她也没太注意,本来还好好的,上个体育课她就觉得不对劲了。可是已经放学,女同学早跑光了,没办法这姑娘就死坐在操场看台上等着张嘉源打完篮球找她。张嘉源找了一大圈才发现,见她支支吾吾半天又不肯走,这才反应过来,撂下篮球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揣着包姨妈巾回来递到她面前,还把外套脱了帮她系在腰上。高中时,有男孩子紧追着魏雅诺不放,魏雅诺每一次也都拿张嘉源当挡箭牌。毕竟这家伙是个学霸,加上打架和打篮球一样六,谁还敢忌惮?

上了大学张嘉源一直在国外修心理学,这是他和魏雅诺商量好的,有一个人出国留学,另一个留在国内,所谓“中西结合疗效好”。可魏雅诺是个恋家的主,那就只能是张嘉源主动提出自己走。毕业后他也留在国外一家心理诊所做医师,本还要再待一年,但他无意间从一个同学嘴里得知魏雅诺的情况后二话不说就辞了工作……他以为只是话传话传的乱七八糟,没想他到医院询问魏雅诺房号时,护士一个没把持住全说了……

“你为什么从来不和我讲?!”张嘉源坐在床边埋怨说道。

魏雅诺咬了咬嘴唇,“我以为他只是一时之间这样,我想着他会好。”

“他要好早好了!”张嘉源一下没控制住分贝让魏雅诺一惊,他意识到后赶紧收回坏情绪又轻声说道,“好了,我既然回来了,就不允许你在和他相处下去,你早把欠他的还清了,现在是他欠你你明白吗?不要再管他了,你乖乖听话。”

“可是……”

“别可是了,我说了,你以后再不许和他有来往。房子你不用担心,我托人已经给你找好了,离他远远的,等你出院了我就带你去。还有你那些东西也别要了,我都给你买新的。”张嘉源从来什么都是听魏雅诺的,唯独这件事情,他来之前就想好了,不管魏雅诺怎么说,他都只坚持自己的意见。

魏雅诺看得出来张嘉源是铁了心不同意,加上她自己也确实熬不下去了,便开口同意了,只是有些东西她还是想拿回来,尤其是电脑,她做了好多关于自闭症的资料整理,绝对不能丢掉。

张嘉源没办法,答应她出院后陪她去取电脑。

张嘉源陪着魏雅诺在医院的这半个月里,尤彬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其实每次都是这样,魏雅诺住院期间他都几乎不来,因为没人待见他,包括保洁阿姨。而魏雅诺也不想让他来,因为这些不待见也很有可能成为她下次受伤的原因。

“好了,手续都办完了。车在楼下,咱们走吧。”

张嘉源这半个月是寸步不离,悉心照顾着魏雅诺。以往都是魏雅诺拖护士帮她办理,而且就算出院也是一幅萎靡不振的样子。可这次就大不同了,张嘉源拜托开餐厅的朋友每天送来专门为魏雅诺定制的营养餐,吃的魏雅诺红光满面,人也看起来圆润有精神了。

魏雅诺笑着点头,在张嘉源的搀扶下离开了医院。

很快,车子开到了她每次回家的必经路口,红灯时魏雅诺下意识皱起眉头将脸转正看着前面。张嘉源将她的手攥在手里捏了捏示意她放松下来……

绿灯亮了,车子开往了另一个方向,很久……

张嘉源是真的要把她带出来,给她一个崭新的生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