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A+ A-

尤彬去医院发现魏雅诺早已了人影,询问后才知道有人将她接走。他估摸着是张嘉源回来了,因为在这个城市里,除了他,魏雅诺不可能跟别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走掉。

他心里再不爽也没有办法,自己造的孽太深,魏雅诺的心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即便能勉强愈合,也会被自己不知何时何地的再次重击而撕裂。

尤彬坐在家里沙发上,屋里已经乱的没法直视,他也无心打扫。身上的衣服还是去接魏雅诺时穿的,没怎么吃饭,也没洗过澡。头发缕缕散落,胡渣也在脸颊上窜开。

几天之内他给魏雅诺拨了无数次电话,发了无数条语音但都石沉大海一般。

他第一次有种莫名的空洞感,他不曾想过魏雅诺会这样毫无征兆的弃他而去。习惯就这样被强制性改变,他一时之间还不能接受。罪恶的心态又开始蔓延,他心里闪过无数画面,无数针对魏雅诺暴力的画面。他不能忍受,不能忍受这个只知道围着自己转,一心只有自己的人会被别的男人轻而易举地带走。

他们现在在干什么?一起吃饭?一起狂街?一起做家务?还是……尤彬不敢再想下去……思绪遏制住他的喉咙,他快要窒息,快要死亡!

“尤彬。”魏雅诺站在门口唤道。

她从进门起已经唤了好几声尤彬的名字,可尤彬就像樽蜡像一样毫无反应。

直至最后一声她刻意提高了嗓门,才将尤彬拽回。

尤彬顺着声音慢慢侧过头去,他的样子让魏雅诺不由向后退了一步,这样的眼神和反应,实在是再熟悉不过。

张嘉源一把从后面扶住魏雅诺,他的脸色也是极其的阴沉。

“尤彬,我们来取魏雅诺的东西,取完我们就走。”张嘉源沉沉说道。

“取东西?走?你要去哪里?这就是你的家你要去哪里?”尤彬缓缓站起身指着魏雅诺说道。

“我……尤彬,我们分手吧。”

尤彬如雷轰顶,他走向魏雅诺,“分手?你不是说不分手吗?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说着,他想从张嘉源手里拉过魏雅诺,却不想张嘉源将魏雅诺从背后一把搂进怀里,接着将他猛地推搡开。

“尤彬,你再敢碰一下她试试?!”

尤彬被推的有些暴躁,这样直接的上门挑衅绝对会毫无保留的激发他的“斗志”。

他看了看魏雅诺,又看了看张嘉源,突然如猛兽一样大步向前将魏雅诺的胳膊死死拽在手里往自己的方向拉扯!一边拉扯还一边挥起巴掌!

魏雅诺伴随着一声尖叫声将头瞬间偏向张嘉源怀里,张嘉源终于是亲眼证实了这一切!

就在尤彬大手挥下那一刻,张嘉源抬手拦了下来,他将魏雅诺推向一边,接着拽住尤彬的衣领向下一扯!张嘉源的膝盖狠狠的撞击到尤彬的胸口处。

几天没好好吃饭的尤彬被这样暴击一下,顿时没了力气。张嘉源愤怒不减,提起尤彬就是一顿猛捶。

魏雅诺站在一边只觉得一阵头晕恶心。

“大,大源。”她伸手想要张嘉源接住摇摇欲坠的自己。

张嘉源赶紧松开尤彬跑到魏雅诺身边将她扶住。

“你没事吧?”

魏雅诺摇了摇头,“就是觉得胸口闷,咱们拿了东西就走吧,我不想见到他。”

张嘉源点头,“东西在哪?”

魏雅诺在这跟垃圾场一样的家里巡视了一圈后指着餐桌说道,“在那。”

张嘉源将魏雅诺安顿坐在椅子上,自己几步走到餐桌前将电脑捞起装进背包后,又赶忙回到魏雅诺身边。

“雅诺,你别离开我,求你。”

尤彬恍惚的坐在地上哀求起来。

魏雅诺含着眼泪,但是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和他讲。

“尤彬,我警告你,如果你在动魏雅诺一根手指,那就法庭上见!别把她的善良当软弱!”

说完张嘉源扶着魏雅诺离开。

一路上魏雅诺都闷不作声,她有不舍,这谁都看得出来。

“不要再想了,就当做了个噩梦,梦醒了你该回到现实好好做自己了。”张嘉源安慰道。

魏雅诺将自己完全缩进座位,她没有回应张嘉源,此刻的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把自己彻底从噩梦中剥离开来。

接下来的几天,魏雅诺一直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时而觉得尤彬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时而又再次被拉回梦魇中去。

毕竟两年了,我们可以用两年忘记两天,但想用两天刮尽两年,这就是妄想。

“想要治愈上一个情境里留下的痛,最好的方法是进入到下一个情境中去。”

这是张嘉源一天前告诉魏雅诺的。

魏雅诺思来想去,目前最有效的愈合方法,就只能是这样了。

“我想这几天就去你说的那个学校。”吃晚饭时魏雅诺提出自己想要开始工作。

张嘉源放下碗筷,“好,那我给你安排,你是想住在那里一些日子,还是家里学校两边跑?”

魏雅诺盘算了一阵说道,“要不我就住那一阵子吧,来回跑挺麻烦的,而且住那我才能更好的接近他们。”

“可我担心你一个人住那不习惯……”

“没事,我能照顾好自己,你放心好了。我刚好也能在那趁机清静一下,你不是说了吗?让我忘掉的最好方法是走进下一个情境。”

张嘉源觉得魏雅诺说的也有道理,来回跑她也累,倒不如就让她住在那里一阵子,换个环境,换个心情……

“那好,我给你安排。”

晚上魏雅诺刚准备躺下,张嘉源在门外轻唤了一声。

“小诺你睡了没?”

“没有,你进来吧。”

张嘉源笑嘻嘻地推门进来道,“给你安排好了,你从明天开始随时可以过去。那边的院长是位中年女士,为人很和善,听说你要过去也很高兴,你想好什么时间过去了我就送你去。”

“那就明天吧……”

“明天?”张嘉源被迫不及待的魏雅诺震住。

“对啊,反正也没什么可准备的了,就直接过去吧……。”

“那行,那你早点休息,明天我陪你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魏雅诺睡眼朦胧的走出卧室,一眼便看见张嘉源已经将她所需要的行李打包装进了行李箱。

“大源,你起这么早就为了给了我收拾行李?”魏雅诺揉了揉眼睛蹲在张嘉源身边问道。

“对呀……这样你就可以多睡一会儿了嘛……”

魏雅诺把脑袋顶在了张嘉源的肩头说道,“大源啊大源,我要怎么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呐。”

张嘉源宠溺一笑,“这都是我乐意,你快去洗洗吃早餐,完了咱们就过去。”

梳洗完毕的魏雅诺坐在桌前享受着张嘉源准备好的美食,看着张嘉源在一旁最后一次清点她所需的必需用品。

“谢谢你大源,我只有照顾好自己才是对你最大的报答。”魏雅诺心里默默想着。

学校那边,院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这个叫魏雅诺的小姑娘了。

“应该快来了吧?”院长问道。

院长是一位45岁的女性,但岁月并没有过多的带走她的美貌,反而还为她增添了一份优雅和大气。

“院长您别急,一会儿估计就到了。”说话的老师也是满脸期待。

倒是另一位看起来不太欢喜,她的眉头一直就没怎么舒展开来,“院长,你说这小姑娘行吗?可别又是个来添乱的。”

其实也不能怪她这样讲,这么多年,多少小老师都是满怀信心的来到这里,过不了多久便打起退堂鼓,甚至落荒而逃……

院长从容一笑说道,“李老师,不要这样讲,咱们不是还没见到人吗?再说,之前的老师我们也不能怪罪于他们,毕竟自闭症确实是个很特殊的群体,他们也是因为没有办法改变而不能接受才选择离开这里。”

老师们都不再讲话,他们也都是这里的老员工了,所以深知这份工作的特殊性,他们只期望这次来的老师,可以真的有不一样。

“院长,他们来了!”门口出现一名男老师笑着说道。

院长赶忙带着老师们走出办公室迎接。

此时的魏雅诺已经下车,张嘉源将行李取出后也走到了她身边。

院长还没走到魏雅诺跟前就已经开口唤道,“小诺,你好呀!”

魏雅诺见院长这样热情近人,此前还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也很开心的上前走去,“院长您好。”

院长看着魏雅诺,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真的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一样,她对这个小姑娘一下子充满了信心。

“知道你要来,我实在太高兴了,谢谢你愿意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协助我们。”院长拉着魏雅诺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魏雅诺转而腼腆一笑道,“是我谢谢您才对,谢谢您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接近这些孩子们。”

院长一听更加的愉悦,“哪里,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我们都很高兴能有你的出现。你,是张嘉源吧?”院长看向张嘉源问道。

“是的,您好院长。”张嘉源有礼貌的鞠了一躬。

“哎呀,好好好,都是好孩子,都是好孩子。那走吧,咱们就别站着了,我先带你们去看看住的地方。”

“院长,我就不去了,小诺在这里我很放心,我工作室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先离开。”张嘉源说道。

院长笑着点点头,“好好好,那你就去忙你的事情,不忙了就过来看看,小诺交给我们就好。”

张嘉源点头,“那就麻烦你们了,小诺,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

魏雅诺笑道,“好的,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路上注意安全。”

目送张嘉源的车子开远后,院长和魏雅诺两个人去了学校安排给老师的宿舍。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