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
A+ A-

站在门口,最先进入视线的是整齐排放着的各种颜料,画笔,画板……以及,堆在墙角处的一些三角木架。

“有人吗?”魏雅诺唤道。

可屋里没有任何声响,魏雅诺小心将头探入,她微微一惊。

一个男孩正背对着她坐着,面前是一个空白的画板。男孩微微侧着头看向窗外,看得很仔细,手里捏着一根素描铅笔。

“你好。”魏雅诺再一次唤道,只是声音比刚才稍大了一些。

男孩仍然没有理会她。

魏雅诺奇怪,是因为看得太入神了吗?但自己都站屋里了,要不就过去打个招呼吧。

她蹑手蹑脚走到男孩子身后,伸手轻拍了一下男孩子的肩膀。

“你好。”

男孩肩膀一颤,猛地站起了身转了过来。

魏雅诺也跟着吓了一跳,赶紧鞠躬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鞠了老半天躬面前的人似乎并没有想要回应她的意思。

魏雅诺只得先缓缓抬起头,男孩就那样看着她,没有任何表情,不得已她只好先站直身体。

对方看起来20岁左右,长得很是清秀好看,眉间有一颗淡淡的痣,要不是离得近又看得仔细还真发现不了。

“对不起呀,我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在发呆,可是我又已经进来了,所以就想着跟你打声招呼。没想到吓着你了,实在抱歉,你就当我没来过。”

男孩依旧那副表情看着魏雅诺不出声。

魏雅诺和他对视几秒后忽然间反应过来,这个男孩该不会是自闭症吧?!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啊?!他不会已经吓到了吧?!他不会叫的吧?!魏雅诺脑子里已经飞速转过无数画面……

不过好的是,虽然男孩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表达,但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烦躁的情绪出现。

魏雅诺一步一步慢慢向后退去,退到门口时没注意门槛又差点摔一跤。

她吓得浑身冷汗直冒,深呼一口气后定了定神。傻呵呵的冲着仍然保持那个姿势的男孩一笑,转身跑的老远。

跑到湖边后,魏雅诺扶着湖边的围栏大口喘着气。

“吓死我了!”

说着她回头望向离她有些距离的小木屋。

他到底是谁呢?这么好看的男孩子不会是自闭症的吧?况且,他身边也没有什么陪护老师啊!

“会不会是因为我太冒失了,所以他不高兴不想理我而已?对!肯定是。”魏雅诺不停自我安慰着。

“小诺,今天在学校一个人逛得怎么样?”吃中饭时,院长看魏雅诺一直在发呆,魂不守舍的,想着她是看见某个人了。

“啊?挺好的,嘿嘿。”魏雅诺咬着筷子,那表情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挺好的。

“你是不是看见谁了?”院长接着问道。

“看见谁?没有啊,没看见谁啊……”

院长被逗乐,“你是不是走到小木屋那里去了?”

魏雅诺感觉院长问话的语气好像在告诉自己你发现了新大陆了!

“对,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他叫奚望。”院长打断了吞吞吐吐的魏雅诺说道。

“奚望?”

院长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对,这孩子,在这有些年头了。不到十岁就来了这里,今年年底就满20岁了。他算是学校里最好的一位自闭症孩子,从来的时候,他就很能自理,基本不需要老师帮助,不过,他也不太喜欢有人在身边跟着。所以,我们才给他安排在湖边的小木屋里。”

魏雅诺点了点头,“我看他在画画,可是画板上什么都没有,他就一直在发呆。”

“是的,奚望算是一名高功能自闭症患者,他一直画画很好,只是每幅画用的时间较长。他总是喜欢先观察,观察到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在脑子里,然后才开始画。”

“怪不得呢,我就说他怎么看得那么入神。不过,我拍了他的肩膀,他虽然一瞬间有些惊吓,但很快就恢复了,这也是因为他是高功能自闭症吗?”

院长笑着摇头,“不是的,高功能自闭症仅限于他们有着超乎于常人的一项技能,就像雅荷,她也是高功能自闭症,你知道吗?她虽然才5岁,可是她已经能通读整本的格林童话,在不需要老师的帮助下。而奚望之所以不会有那样大的反应,一是他妈妈提前干预,所以康复的好。第二个呢,你只要不从他手里抢东西,他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最主要的是,奚望这孩子的智商是自闭症中鲜少出现能达到正常人标准的。”

魏雅诺这才算是完全放心下来,她还一直担心着自己走后奚望没事吧。

“那他是一直住在这里吗?”

“是的,他从不到十岁就住在这里,一直到现在了。我们学校呢,算是半封闭,孩子们每天可以选择和家长回家,但也可以寄宿在这里,家长每周五来接就好。可是奚望家庭特殊,所以,就只能一直住学校。这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了。”

家庭特殊?魏雅诺听到这里心底一颤,“他爸妈离婚了吗?”

院长叹息一声,“早就离了,奚望3岁被诊断为自闭症,他爸爸就丢下他们母子俩另建了家庭。奚望妈妈是一名医生,正因为她是医生才及时发现及时干预。只是,没过几年,奚望妈妈被查出来患有肺癌,她担心奚望被传染,就一直将奚望寄托在这里。起初还能来看看孩子,最近几年,她一直都没再来。因为,她一直都住在医院里,连下床都难,更别说来看奚望了。医生见她难受,劝她好几次不行就安乐死吧。可她就是死撑着在医院,她实在放不下奚望。每个自闭症孩子的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比孩子多活一天。所以……”

院长说的有些哽咽,魏雅诺也是满眼泪。

“那他妈妈现在还在医院?”

院长点头,“还在,我经常会去看看她,天气好了,我也会带上奚望一起去。每次去,都只能隔着玻璃让他们母子见面,每一次,奚望妈妈都是从奚望去,哭到奚望走,实在是看得人心疼。”

胸口就像堵着一块大石头一样,魏雅诺感觉有些不能呼吸。有些人宁愿忍着痛苦也要换爱的人安稳,有些人,却只能带给爱的人痛苦。

“好了小诺,我要去给奚望送饭了。你要去吗?”

魏雅诺觉得刚才的事情确实唐突,自己是该过去郑重的在跟奚望道个歉。

“好的院长,我跟您一起去。”

半路上,院长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学校老师打来的,说是派出所送来一名小孩,是自闭症患者,要求院长赶紧过去看看。院长没有办法,只好拜托魏雅诺将饭送去奚望那里。

魏雅诺提着饭盒心里打起了小鼓,刚才奚望的反应感觉已经不太喜欢自己,现在还得自己去送饭,奚望不会有什么的吧?

可是苦于没有办法,硬着头皮也要迎难而上。

木屋门口,魏雅诺左右不敢进去,她伸长脖子朝里面看去,奚望还和刚才一样的姿势坐在画板前。

“怎么办?怎么办?”我是进去还是放门口?不行,不能放门口,万一他没看见,不就把他饿着了!院长交代的事情就一定要办好呀……啊!”

奚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一直盯着魏雅诺,魏雅诺无意的回身才发现。

“奚望?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奚望手里还捏着素描铅笔,只是他的眼睛已经盯在饭盒上了。

魏雅诺顺着奚望的眼神看回来,笑了笑道,“你饿了吧?院长零时有事情让我来给你送饭,我……”

话还没说完,奚望就已经转身进屋。魏雅诺尴尬的看着空空荡荡的门口,不禁嘲笑自己被这样无情堵嘴的场面。

进屋后,奚望已经坐在桌前。魏雅诺将饭盒一一拆开摆放整齐,把筷子递到了奚望面前。

“快吃吧。”

奚望刚想拿起筷子,魏雅诺看见奚望右手可能是刚才握着笔,被弄得有点脏。

“等等奚望。”

奚望果然将手收回看着魏雅诺。

魏雅诺从兜里掏出一包湿巾走到奚望面前半弓着腰,将他的手攥在手里一点一点的轻轻擦拭着。

她的额头正对着奚望的脸颊很近,奚望显得有些拘谨。魏雅诺的头发香味在四周弥漫着,奚望微微呼吸,将香味带入身体里。

“好啦,可以开动啦!”魏雅诺笑着说道。

奚望抿了抿嘴,将筷子拿起来安静的开始吃饭。

魏雅诺不敢到处走动,害怕不小心触了奚望的底线让奚望不开心,她便坐在桌子对面趴在那里看着他吃饭。

阳光铺满整个房间,空气里充满秋天的味道。

魏雅诺出院还没多久,所以身体还没恢复得很好,折腾了一上午,她实在感觉有些困倦。阳光照的人暖暖的,她不自觉的在奚望吃饭的间隙昏昏睡了过去。

奚望吃完饭后并没有叫醒她,自己将碗筷收拾好后,也没有继续回到座位上画画。他就那样一直坐在魏雅诺对面的椅子上默默看着她,眼睛一刻也没离开。

魏雅诺睡的安稳,直到半下午,她才迷迷糊糊醒过来。

“啊,奚望,我睡着了,不好意思啊,我……”魏雅诺想撑着桌子站起来,可是胳膊被压麻了,她发出嘶的一声又坐了下去。

奚望站起身来走到另一张桌子前给她倒了杯水。

魏雅诺全程吃惊状,这还真的是和一般的自闭症孩子不一样。

看着面前的水杯,魏雅诺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拿起来。这杯水,是一个初次相识,还患有自闭症的男孩给自己倒的,这完全和她看到的那些资料背道而驰。

奚望见魏雅诺久久不喝,便抬手将杯子往魏雅诺面前推了推,示意魏雅诺快喝。

魏雅诺见奚望这样了,赶忙抓起杯子一饮而尽。

“谢谢你奚望。那个,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继续画画吧……”

说完,魏雅诺提起饭盒离开了小木屋。奚望看着窗外,一直到魏雅诺消失在拐角处。

一路上,魏雅诺无数次将饭盒提起来看,“奚望真的是太神奇了!”

她不可思议的自言自语道。

“小诺!”院长站在不远处叫道。

魏雅诺冲着院长招了招手,随后跑了过去。

“这孩子,慢点跑,别摔着了。怎么样?和奚望相处得愉快吗?”院长接过饭盒问道。

魏雅诺笑嘻嘻的点头,“开心!奚望还给我倒了水喝,真的太不一样了!”

“以后你还会发现更多不一样的地方。”

“可是……”魏雅诺疑虑。

“怎么了小诺?”

“可是为什么他不说话?”

只要提及奚望,院长总是会叹气,感觉奚望特别可怜的样子。

“其实,他以前会说话,只是后来因为他妈妈生病,他能感觉得到。慢慢的,随着他妈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奚望就话越来越少,最后索性就不说话了。不过小诺,奚望这孩子,眼睛会说话,只要你仔细看,就能理解他的想法。”

魏雅诺细细回想,好像是这样,奚望的眼神确实不停地在变化,但虽然变化多,却是一直很认真的盯着自己看。

“嗯!我知道了院长!对了,今天送来的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院长无奈答道,“是警察在路边带来的,小男孩,他们从外表判断这孩子可能是自闭症,就送过来了,现在看来,真是。可怜的孩子,狠心的父母啊!”

魏雅诺皱起眉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不负责任的人?!正常的孩子被丢弃都难以存活,更何况是这样特殊的孩子?!

“那他现在在哪?”

“在休息,好不容易安顿睡下了。哦!警察还说了,这个孩子和我给你讲的富商的孩子一样,一受惊吓就跑圈。”

“那我能去看看他吗?”魏雅诺心绪被这个可怜的孩子拽走。

“好,不过,小诺你就站在门口看看他,我担心他突然惊醒。”

魏雅诺点头,“我明白院长,你放心,我不会打扰到他。”

和院长分开后,她只身去了孩子们住的地方。

她站在门口,透过门上的小窗户看了进去,孩子睡得很安稳,小小一只,看得人揪心。

“小朋友,来到这里,你就安心长大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