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9章
A+ A-

餐厅里人还不多,离小朋友们吃饭还有一小时。魏雅诺想快点吃完,一会儿还可以帮帮老师们。

“小诺。”院长端着餐盘走了过来。

魏雅诺抿嘴一笑,“院长早啊。”

“你也早啊,对了,早上给你打电话怎么关机呀?”

“啊……”魏雅诺想着笑出了声,“奚望,给我扔湖里去了。”

“什么?”院长吃惊,“这孩子从来没有这样过啊,对不起呀,我去说他,然后我再给你添个新的。”

魏雅诺头摇的跟小鼓是的,“不用不用院长,不是他的错,他是在帮我。”

“帮你?”

魏雅诺实在难以开口,“就是因为一些事情,总之没事啦院长,不怪他。”

“那我也要给你买个新的,怎么说都是他扔的。”

魏雅诺再次拒绝,“真的不用院长,你给我借一下你的手机可以吗?我给张嘉源打个电话。”

院长点头,“好。”她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了魏雅诺。

魏雅诺拿着手机示意院长自己出去打电话后转身离去。

“你好院长。”张嘉源礼貌应道。

“是我啦!”

张嘉源一怔,“怎么是你啊,你电话呢?”

魏雅诺瘪嘴,“我电话掉湖里了。”

电话里一阵大笑,“你怎么没把你自己掉湖里?!”

魏雅诺气得跺脚,“你再说一遍!又不是我自己掉的,是奚望给我扔进去的。”

“奚望?谁啊?”

“就是一个患有自闭症,但又根本不像自闭症的高功能自闭症患者,20岁的一个男孩子。”

张嘉源被说的一时无语,“嗯……那他为什么扔你手机?”

“就是我们俩晚上都睡不着,就在湖边散步,结果,尤彬打电话过来,我们俩吵了起来。再接着,可能我情绪有点失控,奚望就把手机抢过去扔了。”

“扔的好!”张嘉源大声说道,“要我,连你一起扔进去,让你好好清醒一下!你干嘛接他电话?!”

“那不是陌生号嘛!”魏雅诺一脸委屈。

“那你也不应该跟他说那么多,知道是他,挂了直接拉黑!”

“他知道我在这!他跟踪我!我怕他来学校闹!”魏雅诺解释道。

“什么?!他跟踪我们?!你等着,我下午过去找你,顺便给你买个手机。”

“嗯,好!给我买点好吃的呀!”

“吃吃吃,吃那么多还不长脑子。”张嘉源佯装生气说道。

“哎呀!”魏雅诺撒娇道。

“好了好了,给你买,嗯……我还要给那个奚望买,感谢他扔了你的手机。”

“切,下午早点来啊。”

“好,知道了。”

挂了电话,魏雅诺冲着手机做了个鬼脸。

吃过早饭,孩子们陆陆续续被带回了教室,魏雅诺也跟着过去,今天她选择的是昨天被送来的那个孩子所在的教室。

小朋友在老师的陪护下独自坐在角落,他很是警觉地看着四周,小小的身躯蜷缩在那里。

魏雅诺看得心碎,上前打招呼道,“小朋友,别害怕,这里很安全,你看大家,都很开心呢。”

小朋友根本就不理会她,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只顾着自己害怕。

魏雅诺知道多说无益,便没再继续下去。他安静的坐在小男孩身边,陪着他一起观察着周围。

有一个小男孩进入她的视线,小男孩一刻不停的把玩着手里的硬币,很喜欢的样子。他就像是一个手法很快的魔术师,一叠硬币在他的小手上变换自如,魏雅诺一度看的有些眼花。

太不可思议了!魏雅诺默默称赞道。就自己这双笨手,连上公交投一个硬币都能拿掉,更别说这样自由的变换花样……

“他叫什么?”魏雅诺冲着身边的陪护老师问道。

陪护老师顺着魏雅诺指去的方向看了看,笑着回答道,“他叫威威,今年9岁了。”

“他好像很喜欢硬币。”

老师轻声叹息,“他不是喜欢,他都不知道他手上的那个是什么,有什么用。你也知道,自闭症的孩子大多兴趣狭隘,他们可以一刻不停的把玩手上的东西,没有原因而且不断重复。”

魏雅诺有些疑虑,“不是说,提早干预可以治疗吗?”

老师顿了顿接着说道,“威威发现时已经4岁多了,错过了黄金干预,所以,在想干预就很难了。不过,我一直觉得,什么事情都没有绝对,也会有意外,不是吗?这也是我一直留在这里的原因,我想陪着他们,我坚信,他们一定会有改变,哪怕只有一点,我也很满意。”

魏雅诺点头,是啊,万事没有绝对,奚望不就是个特例吗?他们之所以存在就一定有他们存在的道理,就目前的医学,还是无法很好的解释自闭症的原因,这是因为,他们是星星的孩子,他们是上天带来的。

这个世界太复杂,太混乱,他们就像一股清流,没有不堪的杂念,没有可怕的欲望。他们对于我们也是一种警戒,人,活得简单点也没什么不妥。

除了这些,普通人有多少可以做到一辈子只专注于一件事?我们总是习惯性的抱怨接着放弃,但他们不会。即便他们专注的事情看似无聊或滑稽,但时间久了,他们总能做出令我们意想不到的举动。有时想想,或许自闭症和伟人就只差一步……

最关键的是,他们唤起了我们温存的善良,教会我们坚持,忍耐,克服……

一个上午,孩子们的表现不尽相同,魏雅诺一一收进眼里记在心里,包括每个老师给予的反应和态度,她也都全部记住。而心细的她也发现,当孩子们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意愿的时候,他们大多所做的动作和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完全不搭嘎,但是老师们却总是可以很快领悟到。

这就意味着,他们是有一定的操控能力的,只是这种对于我们来讲易如反掌的能力对他们来讲,不那么得心应手,但这并不妨碍和他们朝夕相处的人对他们的了解。时间久了,你终会明白,他们表达A,其实是想要B。

中午时分,魏雅诺在餐厅取了两份饭,她想和奚望一起吃饭。

到了小木屋,魏雅诺一眼就看见奚望。奚望正坐在那里画画,画板上已经被许多颜色覆盖,隔这么远的距离都感觉很美。

魏雅诺小心走进小木屋将饭盒放在桌子上面后,走到奚望身后。

奚望画的是窗外的风景,对比实物,魏雅诺不禁感叹,这画的也太细致了,常人根本不会在意的小细节奚望也能勾勒出来。

“奚望,你太厉害了!”魏雅诺感叹道。

奚望默不作声,手里的笔不停的动着。

魏雅诺担心他饿着,便开口道,“奚望,咱们先吃饭好不好?吃完饭再画。”

奚望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自顾自地画着。

魏雅诺没办法,只好自己做回桌子前,看着奚望专注的背影。

“真好看。”魏雅诺自言自语道,此时的她就像个花痴一般。

墙上的表转了一个圈,魏雅诺已经饿的两眼冒星。眼看着奚望终于有了停下来的打算,她赶紧将饭盒一一打开摆放好。

见奚望起身转了过来,魏雅诺笑嘻嘻地说道,“奚望,可以吃饭了吗?我快饿死了。”

奚望看了看饭盒,又看了看魏雅诺,放下手上的笔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

魏雅诺拍手,“哈哈,终于可以吃饭了呢!”

奚望眨了眨眼,拿起筷子静静的开始吃饭。

“对了奚望,今天下午有人来看你哦!还给你买了好吃的,你猜是谁?”

奚望停止吃饭看着魏雅诺。

魏雅诺抿了抿嘴,“好啦,告诉你啦,是张嘉源。他来给我送手机,说要谢谢你把我手机扔了。你说他什么人呐!还说要是他连我一起扔下去……”

魏雅诺吧啦吧啦自己说得开心,完全忽视了奚望有些沉下的脸。因为,她在说张嘉源时,看起来很是愉快。

“对啦奚望,如果有机会,我带你出去玩儿怎么样?”魏雅诺盘算着等哪天张嘉源不忙了,和她一起带着奚望出去转转,也不能总让他闷在小木屋周围。

奚望终于在阴沉了半天脸之后有了一丝丝的开心。

“看你这样,那就是答应啦,那就一言为定。拉钩。”

又一个新动作,又一次让奚望迷茫起来。

魏雅诺动了动小手指示意奚望跟着自己做。

奚望缓缓抬起手也伸出小手指,魏雅诺将自己的手指勾在了奚望的手指上,又将拇指抬起,奚望看了看,也跟着抬起来,她将拇指印在了奚望的拇指上。

“奚望,这叫拉钩,嗯……如果你和别人许了愿望就可以这样,那对方就一定会照做,不会耍赖哦!”

奚望似懂非懂的看了看他们勾在一起的手指,明不明白意思暂且不说,总之他看起来很接受这个行为。

两个人吃的不亦乐乎,一名老师出现窗前。

“小诺,有人找你。”

魏雅诺一听想着是张嘉源,“好的,我知道了,他在哪里?”

“在院长办公室。”

魏雅诺点头,“谢谢你,我这就过去。”

老师走后,魏雅诺将桌子收拾干净提起饭盒准备离开,却不想,奚望抓住了她的手。

魏雅诺惊讶看着奚望,“怎么了奚望?”

奚望看着魏雅诺眉头微微一皱。

魏雅诺读懂了奚望的意思,笑着说道,“好,我们一起去。”

说完,两人牵着手去了院长办公室。

半道遇见的老师都一样的不可思议,魏雅诺竟然能将奚望带出来?!奚望就这样安静的牵着她的手跟着她走?!这么多年,除了院长,根本没有人能做到这样!

到了院长办公室门口,魏雅诺敲了敲门。

“请进。”院长在里面回应道。

魏雅诺大步流星兴奋的推门进去,一瞬间,她的脸垮了下来,眼睛瞪得老大,感觉被人扼住一般快要窒息。

尤彬笑着站起来,人看着很精神也很温和,一下子回到了从前的样子,即使看见她拉着奚望的手也仍然笑的坦荡。

“小诺,我前一阵子忙没顾上陪你来,今天来看看你。”

魏雅诺看着尤彬这样,心里更加的紧张,她不由的将牵着奚望的手攥的更紧。奚望低头看了看,又转向尤彬看了看,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将魏雅诺往自己身边拽了拽。

“小诺呀,你有个男朋友怎么也没告诉我,这么精神小伙子。”毫不知情的院长笑着打趣道。

魏雅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嗯……院长,我……”

话还没说完,尤彬抢着说道,“对了小诺,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你跟我回去一趟,明天我把你送回来。”

尤彬走向魏雅诺,眼里布满威胁。

魏雅诺只觉得吞咽都困难,头皮一阵发麻。

“我……”

“我明天一定把你送回来。”尤彬笑的诡异,魏雅诺担心他在这里闹事,只能无奈答应了他。

“好,我跟你去。”

“那走吧。”尤彬迫不及待。

魏雅诺看了看院长,院长笑道,“没事,你去吧,有我在呢。”

不得已,她松开了奚望的手,然而,奚望却仍然紧紧握着不放。

“奚望,你松开,我明天就回来。”

奚望不管不顾,死死盯住尤彬。

“奚望,你松开小诺,她明天就回来了。”院长赶忙上前将奚望的手掰开。

怎奈奚望握的太紧,院长使了好大的力气这才将他们分开。

魏雅诺放下饭盒,尤彬看似宠溺的揽住她的腰,两人走向门口。

走到门口时,魏雅诺回头看了一眼奚望,奚望眼神愤怒,两手握成拳。

院长拽着奚望一刻不敢松开,因为,这样的奚望她还从没见过,她担心奚望会觉得魏雅诺是被抢走而爆发。

“奚望乖,雅诺明天就回来了……”院长轻声安慰道。

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奚望觉得眼前的一切变的模糊虚幻,他大口吞咽着唾沫,院长在他耳边的声音也变得忽大忽小。

一刹之间,奚望挣脱院长冲了出去。

“奚望!”院长吓得脸色铁青,赶紧跟上去。

可等奚望跑到门口,尤彬的车子已经开出校门口。

奚望不管不顾地向外冲,院长上气不接下气,只得冲着门口大喊道,“保安!拦住奚望!快!快拦住奚望!”

保安闻声赶来,从半道上截住奚望将他拦腰抱住。

奚望拼命挣扎,“啊……!”他冲着渐行渐远的车子大叫起来。

院长慌慌张张的跑上前来拽着奚望的胳膊,“奚望,我的孩子,你是怎么了?雅诺不会有事的,她会回来的。”

奚望眼睛睁的老大,根本不听劝,只管一直大叫。

院长没有办法了,只能叫保安将奚望架回小木屋。

被锁在木屋里的奚望焦躁不安,不能地用脚踹门,院长站在一旁泣不成声。

“奚望,你别这样,你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孩子,你别这样了,会受伤的。”院长上前想要阻止他。

结果一不小心,被奚望挥过的手推倒在地。

“哎呀!”院长哀叫一声。

奚望被怔住,他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眼里是满满的抱歉和害怕。他慢慢退到墙角,顺着滑坐在地上蜷缩起来。

院长起身赶忙走到奚望身边蹲下后将奚望抱在怀里,“孩子不怕,我没事,不是你的错。你别担心,相信我,雅诺明天一定会来的。一定!”

奚望变的再无反应,将头埋在胳膊里不再出声。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