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章
A+ A-

而尤彬和魏雅诺,从上车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车里的空气如死水一般,而且是终日不见阳光的死水,散发着阵阵令人窒息的恶臭。

“你要带我去哪?”魏雅诺鼓足勇气问道。

尤彬嘴角微斜,“回家……”

一听回家,被雅诺背后一阵麻,“我们有什么话就在外面谈,谈完了我还要回学校。”

“不急,先回家,在外面多不方便。”尤彬说的不紧不慢。

魏雅诺被他这样的情绪着实吓得不轻,嘴唇微微颤动的她将双手捏紧。

“尤彬,你不要想再对我怎么样,张嘉源下午会去学校,他要知道是你把我带走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尤彬一脸不削道,“那刚好啊,上次他打我那几拳,我还正愁找不到机会还回去。”

“尤彬!你是不是疯了!”魏雅诺恨得牙痒。

“疯了?对啊,我是疯了,那也是被你们逼的。”还是慢悠悠的口气,还是不削一顾的态度。

魏雅诺深吸口气闭上眼睛,现在说什么都是白搭,自己也没有手机,一切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张嘉源手里提着大袋小袋给奚望买的吃的,询问到小木屋的方位后高兴的超那走去。

但是一进屋,屋里的氛围似乎在告诉他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放下手里的东西,张嘉源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了院长?奚望看起来好像不怎么高兴。小诺呢?”

院长怕再次激起奚望的愤怒,便拉着张嘉源走到木屋外。

“是这样的,小诺和朋友出去有点事,结果奚望当时死也不放小诺走。这不,我就强行把他们俩分开,奚望就一下紧张起来,就成了这样,都怪我……”院长很是抱歉的说道。

“朋友?什么朋友?”

院长疑惑,“你不知道吗?就是小诺的男朋友呀……”

张嘉源顿时浑身过电一样,“您是说尤彬?”

院长点头,“是呀,是呀,就是他。”

“那您知道他们去哪了吗?”张嘉源一把抓住院长的胳膊。

院长吓了一跳,“我,我不知道,尤彬只是说带小诺出去有点事,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坏了。”张嘉源转身就跑。

院长在他身后担心的大声问道,“怎么了嘉源?出什么事情了?”

张嘉源站住回头说道,“回来再跟您解释,您照顾好奚望。”

说完,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一路上,张嘉源心急如焚,情绪也很紧张,不时地按响喇叭催促着前面的车辆。

他不敢想象在这一段时间里那个变态会对魏雅诺做些什么。

就在脑子里乱七八糟时,他又再次愤怒的按响喇叭!他只希望可以瞬间找到魏雅诺。

回到家里,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这味道里夹杂着恐怖渗透到魏雅诺身体的每一寸。

“坐,回到自己家还这么拘谨做什么?”尤彬说的平常,就像正常的在跟自己对话。

魏雅诺大气不敢出,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反抗是苍白的。

她只得乖乖的坐到沙发上。

尤彬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是魏雅诺最喜欢喝的牌子。

“我把屋里都收拾干净了,就等着你回来,不想你看见狼狈不堪的家和我。上一次我很抱歉,我是真的希望你原谅我,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我会重新回到曾经那个自己。不!不曾经的我更好!我也会好好的爱你。”

魏雅诺放下手里的水,淡淡说道,“尤彬,这样的话,你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我曾经那么的相信你,可是现在,我真的再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重新接受你。对不起,我们真的就此别过吧……”

尤彬没有动怒,依旧心平气和地说道,“小诺,真的对不起,以前的我让你受到了伤害,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道歉你才肯原谅我?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不!就算我做不到,我也要为了你做到。”

魏雅诺见尤彬如此的平静,警惕的心稍稍放松下来,“尤彬,我和你之间已经不存在原不原谅了,原谅的前提是要我恨你,可我对你,连恨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尤彬听完扑通一声跪在了魏雅诺诺身边,惊的魏雅诺赶忙俯身想要将他扶起。

“尤彬你这是干什么?!你快起来。”

尤彬按住魏雅诺抽泣说道,“小诺,那好,我不求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忘掉过去那些不愉快。你这么善良,你还是会记我以前的好的对吗?小诺,求你了。”

看见这样不堪的尤彬,魏雅诺心揪在了一起,可是,她绝对不能再心软,以前对少次都是因为尤彬这样的表现让她完全摒弃前嫌,然而现实呢?一次次的重击如噩梦一般重复降临。

她不要在这样永无止尽的重复下去,张嘉源说了,梦该醒了!

魏雅诺咬牙推开尤彬站起身来,“对不起,我不能。”

尤彬期盼的眼神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愤怒,是凶狠,是残暴!

魏雅诺倒吸一口气,“尤彬,你,你冷静。”

尤彬擦了擦眼泪也跟着站起身来,“冷静?你还想我怎么冷静?我变成这样,我每一次变成这样,都是你们逼的!我也想让我自己冷静,是你们!是你们把我一步一步的逼向绝望,你还要我怎么冷静?”

说罢,尤彬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扼住魏雅诺的脖子,本就娇小的魏雅诺感觉双脚都快离地,小脸也已经憋的通红。

“我都这样求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魏雅诺,你说!你是不是和张嘉源有什么偷偷摸摸的勾当?他有什么好的?!”

魏雅诺想要摇头,可是丝毫没有力气。

气急败坏的尤彬再次将魏雅诺丢了出去,拳打脚踢也重新上演。

尤彬将趴在地上的魏雅诺一把拽起!不由分说的就是一拳挥在魏雅诺的脸上!

魏雅诺顿时觉得嘴角一阵灼热的疼痛,随即一丝鲜血涌出。

“尤彬,你不要这样,你冷静……”魏雅诺低声请求道。

“你还说冷静?我刚才那么冷静你干什么去了?!现在想起来求我了?晚了!”说完抬腿就是几脚。

魏雅诺耳朵翁的一声,整个人瞬间变得昏沉。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大,大源……”魏雅诺含糊的说道。

尤彬叹了口气后轻笑一声,“来得刚好!”

他很快起身离开将门打开,“砰!”的一声张嘉源狠狠的打在了尤彬脸上!尤彬后退几步,摸了摸被打的地方阴狠地说道,“张嘉源你找死!!”

说着便扑了过去,这一次的尤彬不再像上次那样不堪一击,他狠狠的还击回去!张嘉源酿呛的退后几步,刚好退到魏雅诺身边。

他心疼的蹲下将魏雅诺抱在怀里,“小诺!你没事吧?!小诺!”

魏雅诺缓缓睁开眼睛,看见是张嘉源后强忍着疼痛挤出一点笑容,“没事……”

尤彬趁此机会,再次逼向张嘉源将他一把拽起,张嘉源措手不及,魏雅诺从他怀中滑落到地面。

张嘉源又一次受到重击,而这一次,尤彬彻底激怒了他。

张嘉源撸起袖管,将所有的愤怒转化成力量发泄到了尤彬身上。

尤彬即使再比上次强,也难挡他终日酗酒,郁郁寡欢留下的后遗症。他在怎么有劲,也抵不过身强体壮的张嘉源。

就这样,张嘉源将尤彬按在地上又是一顿暴锤,这一次,他再也没有手下留情,将尤彬打到完全失去意识后这才收手。

起身后,张嘉源见尤彬还有呼吸,想着没什么事,便打了120后将魏雅诺抱走。

医院里,医生一番仔细检查后说道,“没什么大事,休息两天就好了,这次多亏你了,这可怜的姑娘,你可千万照顾好她,不要再让她受到伤害了!”

张嘉源点了点头,“谢谢你医生。”

医生走后,魏雅诺终于忍不住流出了眼泪,“大源,对不起,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才跟他走的,我怕他……”

张嘉源伸出手指堵住魏雅诺的嘴,“我知道,你是担心他在学校闹,不怪你!要怪就怪我,我应该早点过去!”

“大源,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张嘉源俯身抱住魏雅诺,“别怕,我在。”

“小诺!”门口院长的眼角还挂着未干的眼泪。“小诺,对不起,你怎么不告诉我呢?你告诉我,我今天怎么也不会让你和他走的,傻孩子,哪里受伤了?报警了没?还疼不疼?”

院长扑向魏雅诺一通询问。

魏雅诺摇头笑着说道,“院长,我没事,这是不怪您,您别难过。”

“我就说奚望这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原来他是猜到了那人是谁,我……”院长依旧充满自责。

“院长,我真的没事了,医生都说了,休息两天就好。对了,奚望没事吧?”

院长缓和了一下情绪,“你们出去后我没拉住他,他追了出去,可你们已经走远,他就拼命想要追上你,我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让保安把他带回小木屋。回去后,又是好一番折腾……”

魏雅诺不可思议地看着院长,“您说,他追我?”

“是啊!可吓死我了……”

“那他现在没事了吧?他没受伤吧?”魏雅诺完全忘记自己的痛,现在满心就只担心着奚望。

“没事,没事,你放心,他没受伤,情绪也稳定下来了。”

听到院长这样说,魏雅诺这才放下心。

“大源,我明天就要出院。”

张嘉源一口拒绝了她,“不行,你在这休息几天,我陪着你,等你好彻底了再回去。”

魏雅诺见好说不行,便撒起了娇,“好大源,你最好了,你就让我出院吧,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

张嘉源依旧不为所动,“不行,你看看你的嘴角,一片淤青,我知道你担心奚望,可是,你就这样回去他看见了,你觉得他会开心吗?”

魏雅诺顿时被说的无语,院长也劝道,“是呀小诺,你就好好休息,别着急着回去,奚望我会帮你照顾好,你放心。我每天都来看你,再给你带些滋养的汤饭过来。”

“不用了院长,把你折腾的,有大源在,他会照顾好我的。”

院长摇头,“嗯……他一个男孩子哪有我细心,我吩咐学校餐厅给你做上,我每天给你送来,就这么定了,你乖乖养伤,等病好了,再回来啊,乖孩子。”

魏雅诺看实在是推不掉了,便只好点头答应。

院长小坐了一会儿,见时间晚了,交代了几句便起身离开。

送走院长后,张嘉源回到病房,见魏雅诺侧身面朝里躺着,以为她睡着了,便蹑手蹑脚的收拾着。

“大源……”

“妈呀!”张嘉源被扎实的吓了一跳。

魏雅诺笑着说道,“看你,吓得都叫妈了,还说不爱妈妈……”

张嘉源拍了拍胸口平复了一下说道,“一边去,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刺激到了大脑,传递出来的最衬景的反应好吗?和她有半毛钱的关系。”

魏雅诺瘪了瘪嘴,“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世上只有妈妈好好这首歌不是白唱的!”

张嘉源切了一声,“多大了?还把自己当吃奶儿童呢?”

“张嘉源!”魏雅诺被说的又气又想笑。

“好啦,好啦!你呀,就好好休养,别操心我的事了。”

说道这里,魏雅诺脸色又低沉下来,“他没事吧?”

张嘉源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操心他?”

魏雅诺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我不是操心他,我是……担心你,我不想你因为我的事受到伤害或者牵连。”

张嘉源一屁股坐到床边,“傻妞,你放心,我可没那么傻,我要是出什么事情了你怎么办?所以呀,为了好好保护你,我一定会让自己安然无恙的!”

魏雅诺浅笑,她实在不想让张嘉源一直只活在自己的生活里,为了自己而活。她想他可以有自己的生活,生活里能有个她替自己照顾他。

“大源,你没事就多留意留意身边的女孩子,你也不小了,别总操心我耽误了你自己。”

张嘉源笑了一声,起身走到隔壁的陪护床躺了下去,“哎呀大小姐,你就别瞎操我的心了,等你什么时候有归宿了,我在考虑自己也不迟。”

魏雅诺感觉的到张嘉源语气里的不爽,她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是无用。感情这东西,你是真的逼不来,也劝不走。

奚望在魏雅诺住院的几天里几乎天天坐在门外的长椅上等着,从白天到晚上,接着再从白天到晚上……下雨了,他就搬把椅子坐在屋檐下,总之,他不想错过魏雅诺出现的第一时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