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
A+ A-

走在小路上,魏雅诺又习惯性的踢着小石子,她每次只要有什么问题缠身就会喜欢踢石子。当她想到办法后,她就会突然一脚将石子踢出天际,就像把问题踢走了一样。

可这一次的问题似乎有些棘手,她一路踢,一路想,直到带着一颗石子穿越了大半个学校到了小木屋门前,她还是一头雾水。不得已,她弯腰将小石子捡起放在了楼梯口,准备一会儿接着再踢回去。

“奚望!”她和奚望目前的关系,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小心翼翼了。不知道从哪一刻起,她觉得奚望其实很好相处。

奚望之前的画早已画完,这次又是空白的纸板,只是多了几笔黑色线条。

“你画什么呢?”魏雅诺探头问道。

奚望还是那样的“高冷”,魏雅诺瘪了瘪嘴,“不告诉我嘛?哼,不告诉算了……反正等你画好了我也会看见。”

她不管奚望笔下还在继续什么,自顾自的开始烦恼。到底要怎么跟奚望讲?现在讲他会明白吗?如果他没来得及见妈妈最后一面,他会崩溃吗?万一,只是说万一,奚望妈妈真的不幸离开,奚望接下来的人生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他一辈子待在这里?他似乎还是有机会走出学校大门过正常人的生活的!但是机会从何而来?谁又能给他这个机会呢?

问题都够凑成一本问题大全了,一颗石子估计根本不行,这起码是一打的量……

然而最关键的其实不是奚望妈妈的问题,因为木已成舟,我们已经无能为力。可奚望是活的啊!所以,奚望未来的日子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谁能给你这个机会呢?谁呢?”魏雅诺小声嘀咕着。

奚望认真的画着画,这次,他手很快,只是一会儿功夫,人像的轮廓就已经勾勒出来了。魏雅诺羡慕死了,自己这会思考问题的速度要是像奚望在白纸上画画的速度一样就好了……

坐在奚望身后,魏雅诺拿出手机机械的拍了几张后,开始看着画板发呆,偶尔冒出一句,“谁能给你这个机会呢?”

画像上的人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魏雅诺看着画像觉得特别眼熟,感觉在哪见过……

魏雅诺看着看着突然唰的睁大眼睛,眼底浮出不可思议!奚望在画的不就是自己吗?!

噌的一下魏雅诺站起了身,“我!对啊!我啊!就是我啊!!我就是那个机会啊!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奚望没有理会身后的热血青年,他不知自己身后的那个人已经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旋转跳跃无数圈了……

魏雅诺不敢打扰正在专心画画的奚望,实在太开心的她猛的想起了跟她环游一圈来到这里的小石子。

“再见吧您嘞!”她跑到门口一脚将石子踢的无影无踪!

先不管了,明天先去看看奚望妈妈,剩下的以后再说。她不求自己是奚望失去妈妈的痛心解药,但求自己是奚望的重生良机!

至少自己可以帮助奚望过渡一下他可能即将面临的悲伤……

“奚望!我求你了!我明明就看见你画的是我,你就送给我吧!求你了!”魏雅诺进屋后,奚望已经将画好的画取下来,但是魏雅诺找了一圈也没找见,所以只能哀求奚望交出来,可奚望根本就不理会她。

“奚望!你就给我吧,给我嘛!”魏雅诺拽着奚望的胳膊死不松手,奚望也誓将无视进行到底。不过,他的眼底是能看得出愉悦的。他似乎很喜欢魏雅诺这样缠着自己,又或者,他根本就是喜欢魏雅诺。

眼看没有希望了,魏雅诺撅着嘴松开了手,“小气,我都看见了还不给我,我就看你藏到什么时候!”

奚望看着假装生气的魏雅诺,惯性动作再次出现,他伸手轻轻摸了摸魏雅诺的脑袋以示安慰。

魏雅诺心一颤,奚望已经不是第一次对自己做这个动作了,而且每次都是在自己情绪不稳定的时候,他是懂这个动作的意思吗?也是,院长说了,奚望的智商已经达到了正常人的范畴,他可能是真的懂的吧……

但这个动作对于魏雅诺来讲似乎有些亲密了,奚望不会……还是自己……因为,她好像并不排斥奚望这个动作,反而,每次奚望摸摸自己的脑袋,心情就会大好,即使他不会用语言表达什么……而奚望每次做这个动作时,眼底也是无限的温柔……

“不会的……”魏雅诺心里默默对自己说着。“奚望怎么会知道什么叫爱情……没人教过他,他是不会领会这些复杂化的情感内容的……也可能,他就只是觉得自己和他一起的时候很放松,因而产生的一种依赖,从而导致他的这种行为……吧……”

胡思乱想一大堆,魏雅诺急需要充足的空气来救济缺氧的大脑!她转身跑了出去……

呼啊呼啊几大口气下肚这才清醒一点,甩了甩脑袋后对自己说道,“魏雅诺!你想什么呢!”

跟奚望草草打了声招呼,魏雅诺回了宿舍。

坐在窗前,魏雅诺一手支着脑袋,一手在纸上乱画着,和奚望的尴尬余温还没完全散去……

“呼……”叹息一声,魏雅诺站起身来仰面躺在了床上。

“自闭症不是傻子吗?”

“自闭症连最起码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吧?”

“自闭症的孩子犯起病来很可怕的!”

“自闭症根本就没有感情的!”

“自闭症连自己爸妈都不认识!”

“自闭症是无法治愈的!”

“…………”

魏雅诺脑海里闪过无数曾经在学校听到的同学们对于自闭症的认知……

“不是的!”魏雅诺猛的做起身来,就像在和曲解的认知较劲。

多少人都和这些同学一样,在误解着自闭症患者,他们各执己见,对自闭症的看法天马行空。甚至,有些人会有抵触。觉得自闭症根本就没办法相处,弄不好还会被他们伤害。然而这些错误的认识,都源于大家的不愿靠近,不愿了解,不愿接受。

自闭症,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叮……”突然响起来的电话把魏雅诺吓了一跳,是院长。

“喂,院长,怎么了?”

电话里院长的声音十分着急,“小诺,你快来帮帮忙!”

魏雅诺一听,想着有孩子出事了,赶忙挂了电话赶去院长说的地方。

跑的气喘吁吁的她扶着墙问道,“院长,怎,怎么了?”

院长拍着魏雅诺的背帮她一边顺着气,一边解释道,“这里才送来一个孩子,5岁多了,叫欣然。今天老师带着她在学校里玩儿,她没多久睡着了,老师就把她抱了回来,结果不小心把她的贴身布偶落在外面,刚才去找也没有找到。这孩子醒来发现布偶没有了,情绪一下子就变得激动起来,她不停的用脑袋撞墙,怎么办啊?!”

魏雅诺心知肚明,这一类的孩子,你要是不按原样还给她,她这样的动作可以持续到下辈子!

“院长你别急,到处都找了吗?是个什么样的玩偶?”

院长不住点头,“找了,到处都找了,可就是寻不见。这会儿还有老师在外面找,你说这可怎么办呐?”

魏雅诺探头看了看孩子,确实一直在用小脑袋撞墙,还好墙面都是软包的,不然孩子早就把头撞破了。

“那他父母呢?”

“他父母现在在国外,只是把她暂时寄托给我们。”一名老师说道。

魏雅诺咬着嘴唇逼迫自己赶紧冷静下来,左思右想后问道,“她的玩偶什么样子?”

“就是一只兔子的样子。”陪护老师出来说道。

“兔子?这么多兔子,究竟是哪一种?你有照片吗?”魏雅诺再次问道。

陪护老师想了想,“有,我今天给她拍照来着。”

说完,陪护老师掏出手机将照片递给了魏雅诺。

“你把照片传给我!”

传完照片后,魏雅诺将照片发给了张嘉源,接着她拨通了张嘉源的电话。

电话那头刚接通,魏雅诺就迫不及待的先开了口,“大源,我发给你了一张照片,你现在照着照片上的玩偶快帮我重新买一个!我急用。”

张嘉源没有多问,答应后就挂了电话。

所有人都焦急地等着。

挂了电话的张嘉源将照片曝到朋友圈,想让朋友们帮着看看,在哪里有见过卖这种玩具的。

很快,就有人回复了他,“这个玩具我见过,国外才有得卖,限量版的,现在早就买不到了。”

张嘉源一看有些慌了,魏雅诺如此着急要,一定是哪个孩子需要。不能及时要到,那孩子可能会情况不好。

心急如焚的他又赶忙发了第二条朋友圈,问现在谁手上有。

过了好一阵,都没有人回复有,只是询问他这么着急要这个干什么。

张嘉源统一回复了用意后,几乎所有的朋友都愿意帮他转发,看看周围谁有。

果然,没过多久,他的一位朋友打来了电话,说是自己朋友的孩子有个一摸一样的愿意送给欣然。

张嘉源说可以用钱买,让对方开价。

对方一口就回绝了,说玩偶主人知道是自闭症的孩子,所以愿意送。

张嘉源激动不已,说等有时间了一定好好感谢。

在第一时间通知了魏雅诺后,张嘉源又赶忙开车去了和朋友约好去玩偶的地方见面。

“怎么有两个?”张嘉源看着玩偶疑问道。

他朋友笑了笑,“我朋友生的双胞胎女儿,所以自然有两个,她担心日后再丢,两个保险些。”

张嘉源点头,“谢了兄弟,回头再谢你。”

“说什么呢!这些孩子也不容易,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吱声,都在呢。”

张嘉源再次说了谢谢后,又赶去了学校。

魏雅诺在等待的期间试着安抚孩子了好多次,然而都是徒劳,她只能默默的祈祷张嘉源快点到。

过了好一会儿,楼道传来脚步声。魏雅诺一阵欣喜,站起身跑了出去。

“大源!”看见张嘉源,魏雅诺心总算定下来。

“给你。两个。”张嘉源将玩偶递给魏雅诺。

“两个?”

“对,那家人生的双胞胎女儿,所以有两个,怕再丢,就都送给那个小姑娘。”

魏雅诺和院长相视一笑,将玩偶拿了进去。

“欣然,你看这是什么?”魏雅诺拿着其中一只蹲在欣然身边说道。

起初,欣然毫无反应,依然不停用脑袋撞着墙。

魏雅诺就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示意欣然,将她的视线慢慢转移到玩偶身上。

欣然无意间注意到了玩偶,这才慢慢停了下来,抱着玩偶,欣然径直走到小床边坐了下去,双臂紧紧搂住玩偶。

终于,在孩子没有受伤的情况下解决了问题。

看着孩子安稳下来,所有人也都跟着松了口气。

“嘉源,小诺,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们了,多亏了你们的帮忙,要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院长站在门口擦了擦额头上因为紧张出的汗。

魏雅诺递上一张纸巾给院长说道,“没事院长,欣然没事就好。”

“小诺,那你们也快回去休息吧,折腾了这么久,你们也都累了……”院长见魏雅诺脸色有些发白,想她快点回去休息。

“院长,我送小诺回去,你也快回去吧休息吧……”特意提前处理完事情回来的张嘉源本想着过几天再来看魏雅诺,没想今天刚好碰见这样的事情。

院长走后,两个人散步去了湖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