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14章
A+ A-

进了病房的门,里面还有一道门,旁边有一扇探视玻璃。透过玻璃,魏雅诺看见奚望妈妈消瘦蜡黄的脸为之一振。

院长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进去吧。

魏雅诺点头后走到门前轻轻将门打开。

奚望妈妈听见声音缓缓睁开了眼睛,“小诺。”她轻唤一声,生音小而无力。

魏雅诺笑着点头,“阿姨你好,我是小诺。”

奚望妈妈也强挤出一丝笑容。

魏雅诺坐在床边,她细细观察着奚望妈妈。

奚望妈妈眼窝凹陷下去,眼周微微泛黑,整张脸看起来就只剩下一张皮,脸骨清晰可见。但即使是这样,你也不难看出,奚望确实和妈妈长得挂相。

“小诺,是不是吓着你了?”奚望妈妈说道。

魏雅诺回神,“啊?没有阿姨,没有啦。”

这句话并不是安慰,进来以前她还确实是做着心里工作,想着不要失礼。可当她真的进来了,她却丝毫没有畏惧,反而只剩疼惜。

“阿姨,你……”魏雅诺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没事孩子,见到你真的高兴。”

“我也是阿姨,见到你很开心,奚望很好,你放心。”

提到奚望,奚望妈妈一下子溢出眼泪,“我的孩子,是我对不起他,不能陪着他……”

“阿姨,你别这样想,不是你的错,谁都没有错。”魏雅诺擦拭着奚望妈妈脸颊上的眼泪。

“可我真的很想一直陪在他身边,他爸爸现在杳无音信,如果我走了,他爸爸肯定也不会出现,就算出现也不会好好照顾奚望,我真的是放心不下。我的孩子离开了我,他要怎么继续他的人生?”

魏雅诺的眼泪也不自觉的流了出来,“阿姨,奚望还有我们……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他的,你不要担心。”

奚望妈妈含着泪笑着点了点头,“我听院长说奚望好像很喜欢你,只要是你出现,他都特别开心,谢谢你小诺。”

“阿姨,不要说谢谢,这是我和奚望有缘分……我也很喜欢奚望,我和他在一起也很开心。”讲到这魏雅诺有些心跳加快,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她也不明白。

奚望妈妈看着魏雅诺又一次笑了,“小诺,其实奚望他是非典型自闭症。”

“非典型自闭症?”魏雅诺疑惑。

“是的,我想你也大概能感觉到他和其他的自闭症患者有很大的不同,是不是看起来有些不像,感觉他就是不爱和人交流罢了……”

魏雅诺点头,“是的阿姨,他是和其他的自闭症患者特别不一样,我真的一度觉得他根本不是自闭症患者。”

“没错,他三岁被诊断出来,我们及时发现,及时治疗。奚望预后很好,只是在交流上有些问题,其他方面,只要有人带动,他很快就能明白。而且他的智商是正常的,也许不比普通人那么聪明,但是他可以很好的生活。”

魏雅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奚望妈妈接着说道,“可能有些复杂的内容他不能一次理解和接受,但是只要你分开来多教几次,他就会慢慢掌握,其实在我眼里,自闭症的孩子和其他孩子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他们就像内向的孩子,或者安全意识不高的小糊涂虫,又或者他们是有着自己独到见解的人……总之,我从来没觉得他们是不正常的……”

说到这里,奚望妈妈缓了缓,休息一阵后又再次开口,“你知道吗?我曾经是脑神经科的,我遇到过很多比自闭症更可怕的,智能障碍的孩子,得阿兹海默症的年轻人,以及患上老年痴呆的老人……老人暂且不说,就这些孩子和年轻人,难道他们的生活就不需要照顾了吗?难道他们的父母愿望不是和我们一样,比孩子多活一天就好吗?唯一好的一点是,社会对于他们有着很明确的划分,他们有专门针对的地方可以去,有太多的人在关注和了解。我曾有个愿望,我希望可以有这样的地方,像敬老院一般,留给这些严重的自闭症患者,如果有一天,孩子们的父母到了非走不可的时候,有人可以继续代替父母照顾他们,我知道我这样讲有些自私,可是作为父母,我们真的到了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只能依托这些地方……然而我现在这样……我……”

魏雅诺似乎有些苗头了,她好像有些能理解自闭症了,也许,真的没有那么严重。

“阿姨,还有我,我想社会上还有很多和我们一样关心自闭症的人,只是他们迫于不了解,不知如何介入。我相信大家都很愿意站出来帮助这些患者,阿姨,你不要担心!”

奚望妈妈欣慰一笑,“小诺,你果然和院长说的一样,善良又有韧劲。奚望和你在一起,我很放心……只是太辛苦你了……我也无能为力报答你……”

魏雅诺理了理奚望妈妈散落的头发,“阿姨,别再说报答了,这是我自己愿意的,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们会照顾好奚望的。”

很久没有这样讲话的奚望妈妈见到魏雅诺一下子没忍住说了这么多,此时的她显得有些疲惫,魏雅诺不想让奚望妈妈太劳累,便答应下次再来看她。

离开医院,魏雅诺一方面难过奚望妈妈病重的模样,但另一方面,她却因为奚望妈妈的一番话心里有了些许盼头……

“院长,像咱们这样的学校仅此一家吗?”魏雅诺问道。

院长摇头,“不,这个富商有三家这样的学校,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城市。上次见他,他说有几位朋友愿意出资接着建设这样的学校。而且咱们学校和一般的康复治疗中心不太一样,除了可以给孩子提供一对一看管和住宿外,我们还负责比如父母离世,家人无法照顾我们可以帮助赡养。但目前还没有一例需要我们协助赡养被送来,因为几乎所有家庭都会在父母离世后,由其他家庭成员或者兄弟姐妹代替赡养了。”

“这样啊,我知道了……”,魏雅诺再次位富商点赞,也同样为这些自闭症患者的家人叫好,好人终会有好报的。

“奚望。”回到学校的魏雅诺第一时间去了小木屋。

来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这个小木屋就像有魔法一般,只要她心事缠身就会不自觉的朝这个方向走去。

奚望今天什么都没做,就只是靠在窗边瞅着外面,好像是在发呆,又好像若有所思。

魏雅诺坐在床尾,奚望看着外面的风景,她看着奚望的侧脸。

奚望在想什么呢?魏雅诺猜测着……

他会不会也很向往外面的世界?他会不会也很想漫无目的的游走在大街上?他会不会也想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冷暖善恶?虽然他是星星的化身,但来都来了,总还是要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吧……

奚望妈妈的病情远比魏雅诺想的恶略,离开估计也就是最近的事情了。那到时候奚望和孤儿有什么分别?如若他真的和其他自闭症一样只有自己的世界也好,可他不是,这一点,魏雅诺深信不疑。她就觉得,这是上天对奚望开了一个小玩笑,这也是奚望对她开了一个小玩笑。

微风拂过,奚望眼睛抖动了一下,他慢慢吸了一口气又缓缓顺着鼻腔流出。

看见魏雅诺的他眼睛里是喜悦,可魏雅诺似笑非笑的脸又让他有了一丝紧张感。

他走了过去,还是那样,伸手,接着摸了摸魏雅诺的脑袋。

魏雅诺笑了,“奚望,你又在安慰我呐,嘿嘿,我没事啦,就是有点累。”

屋外阳光特别足,魏雅诺牵起奚望的手,“咱们出去走走吧……晒晒太阳补补钙。”

两个人十指紧扣,看起来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就像是普通的朋友……或恋人。

奚望似乎有些小小的兴奋,他牵着魏雅诺的手握得很紧,时不时会偷偷低下头瞄一眼魏雅诺,接着又很快看着脚下的路。

来到湖边,两个人并肩坐在一起。阳光从背后散落,带着湖面微微吹动的凉风。

“奚望,其实外面的世界也很美,我觉得你应该走出去……”

奚望拨弄着手边的青草,没有什么反应。

坐了一会儿,魏雅诺有些昏昏欲睡,她侧身躺在了草地上,没一会儿便沉沉睡去。奚望看着魏雅诺,鲜少有笑容的他,嘴角竟然有了一丝上提。不明显,但已足够。

他跟着也侧躺了下去,和魏雅诺面对面的他又将身体往里靠了靠,两个人的鼻尖轻轻碰在了一起。

奚望就这样安静地感受着魏雅诺均匀的呼吸在唇间萦绕,他又一次微微的笑了起来。如果他是星星,那魏雅诺就是依附在他身边的精灵。

“小诺,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和院长去教室的途中魏雅诺不时发笑,引得院长也跟着笑问道。

“啊?没什么啦,就是下午和奚望在湖边转了转挺开心的。”魏雅诺下午醒来时他们依然还是那个姿势,奚望睡得很香,魏雅诺知道是奚望主动靠近的她。

他能有这样的举动,说明他的潜意识应该是喜欢自己的。

“这样呀,怪不得呢……”院长笑盈盈的。

“对啦院长,我有件事想和您商量一下。”魏雅诺停下脚步,很认真的看着院长。

院长随她停了下来,“你说孩子。”

魏雅诺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气说道,“院长,我可以带奚望出去玩儿一天吗?您放心,张嘉源也在,我们一定会护着奚望安全的。”

“这个事啊……”院长想了想,先是有些犹豫,不过看着魏雅诺期盼的眼神又妥协了下来,“好,那就带他出去转转吧。不过你们一定记得,奚望对于付钱是没有概念的,你们要看住他,不敢让他拿了东西就直接走掉而你们又不知道。”

魏雅诺点头保证道,“嗯,我记得了院长,我会小心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