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A+ A-

“大源,今天真的谢谢你。”魏雅诺也算终于有空好好说声感谢了。

不过张嘉源倒是不太接受,“说什么感谢,有了奚望你就和我这么见外了吗?我认识你的时间可比他久……”

魏雅诺竟把玩笑当了真,表情一度僵硬,“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

“好啦,给你开玩笑呢,怎么几天不见还傻了。”

这句话过后,两个人都没在说话,一路上尴尬无处不在。

好不容易走到了学校门口,魏雅诺支支吾吾老半天最后憋出一句,“你慢点开车。”

张嘉源突然把魏雅诺的脑袋夹在胳膊里,只能是这样了,谁让魏雅诺太矮。

“我说这位朋友,你能不能正常点,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哪。”

魏雅诺挣脱几下没挣开,便一脚踢在张嘉源腿上,“你要死啊!给老娘松开!”

张嘉源痛的眉眼挤在一起不停揉着腿,“嗯!虽然疼,但是这才是你嘛!”

两个人打得欢快,一辆警车慢慢开过,里面的警察下意识地瞅了瞅他们。

也是,这么晚了,又是郊区,又是特殊学校门口,是要提高点警惕。

魏雅诺和张嘉源一看见警察,瞬间都冷静了下来,张嘉源安静说道,“那个,我走了,拜,有事电联。”

魏雅诺也一本正紧地点点头,“到家了发微信给我,路上慢点。”

目送张嘉源开出一段后魏雅诺准备回去睡觉。

“孩子!孩子!”是院长的声音。

魏雅诺一下子神经绷紧,她冲着里面喊道,“院长怎么了!”

院长一听是魏雅诺的声音就想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小诺,快点,有个孩子出去了!快拦住!”

魏雅诺四下看去,没有孩子啊!仔细一瞅,不远处的栏杆里挤出来一个小身躯,“别跑!”魏雅诺大叫道。

张嘉源正在不远处的路口等红灯,无意间从后视镜看见了这一切,他赶忙掉头回去。

孩子不顾一切冲向了马路中间,魏雅诺把围巾解下扔在地上加速跑了过去!就在这时迎面一辆车飞驰过来,魏雅诺一跃而出扑向了孩子。两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她死死摁住那个小男孩。

可对面的车已经来不及刹住,眼看就要撞上,魏雅诺别过头将孩子揽在怀里,突然她身边感觉一阵风过,接着就是车子相撞的声音,再跟着,是车子急刹车后打了一把方向盘,飘移出去的声音。

缓了一会儿,院长和老师们都跑了过来,“小诺!”院长吓得脸色煞白。

魏雅诺甩了甩犯晕的脑袋,“先把孩子带走!”

孩子被带走后,魏雅诺被院长搀扶着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她在上台阶时头一阵巨晕,跟着身体往一侧倒了下去,一瞬间,她被稳稳接住。

“大源?”是张嘉源。原来撞车的不是张嘉源,而是刚才那辆警车。

警察看见情况不妙,只能迎面减速撞了上去,将那辆车子推了出去,以确保大家都不要受伤,而张嘉源晚了一步,为避免意外,他只能刹车打方向盘。

“你没事吧?”张嘉源也吓得够呛。

魏雅诺摇了摇头,“我没事。”

这时被撞的车主下了车有些生气,“怎么回事?!大晚上你们要干什么?!”

院长连忙上前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是自闭症学校,孩子自己跑出来了,实在对不起。”

那人反倒更生气,“明知道孩子不正常还不看好!撞死了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院长顿时无语。

“你安静点!吵什么?!”警察制止了冲着院长撒气的车主。

警察走了过来,先看了看魏雅诺询问道,“您没事吧?”

魏雅诺揉了揉脑袋,“我没事。”

接着警察又转向院长,一瞬间看见张嘉源他顿时愣在那里,嘴里小声嘀咕出一个名字,但谁都没听清。

“您没事吧?”张嘉源问道。

警察缓了缓情绪,“我没事,我没事。那个,刚才那个孩子没事吧?”

院长连连摇头,“没事没事,孩子没受伤,多谢你了。车子我们赔。”

“你赔什么赔?你就一个破老师你赔得起吗?!”

已经站起身的魏雅诺火噌的一下冒了起来,这么多年没发过脾气的她,看来是要重新出山了,“你说谁呢你!”

眨眼之间,她便从张嘉源怀里移动到车主面前。

车主一看是小女孩,完全一脸不屑,指着魏雅诺大吼道,“说你呢,破老师!”

魏雅诺瞪大眼睛一巴掌打在车主脸上,“你再说一遍!”说完拽住车主的头发死死不松手。

张嘉源和警察赶忙上前去拉架,拉架时警察还是会不自觉的瞅向张嘉源,以至于忽略了自己在拉架。

“好了小诺,你松开!”张嘉源一点不意外魏雅诺的举动。

倒是院长已经惊呆了,这和她平时看见的魏雅诺完全是两个人。

好一番折腾,魏雅诺觉得气撒得差不多了,这才肯松了手。

车主本就稀疏的头发被魏雅诺这样一闹,更所剩无几了,留下几根屹立不倒的,在秋风里倔强飘荡,显得有些可笑。

“你这小姑娘你……”

“好了!”警察怒喝一声,吓得车主赶紧闭嘴。

张嘉源走了过去,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这是我名片,上面有地址电话,你直接找我就行。车也别修了,明天照这款给你买辆新的。”

警察死死盯住名片,上面张嘉源三个字让他眉头一皱。

车主一听,一下子笑了起来,“好好好,也不是我一定要你陪,关键老婆我没法交代。”

张嘉源冷笑一声,觉得实在无奈。

车主的车警察说会找人吊走,同样也留了电话给对方。车主走后,张嘉源这才问了警察道,“您没事吧?多谢您了。”

警察摇头,“没事,今晚替同事上班,没想就遇到了。你们没事就好。”他还在仔细审视着张嘉源。

“这里每天都有警车巡逻吗?”张嘉源好奇。

“对啊,这里位置有点偏僻,但又有这样比较特殊的学校,所以我们就自发安排了夜间巡逻,以保证小朋友们的安全。”

院长也好似才知道这样的事情,连忙感谢道,“谢谢,谢谢你们了,太让你们费心了!”

“没事,都是我们应该的。”

“小伙子,你叫什么?我一定要感谢你。”院长接着说道。

“我叫魏伟,感谢就别了,我真不太习惯,以后你们多注意就好。”

一阵风刮过,张嘉源见夜深风大,便把魏雅诺支了回去,自己留下来做个笔录。

魏雅诺也确实是受了惊吓,见有警察也就放心和院长先回了学校。

“你朋友和我一个朋友性格特别像。”等吊车过来的间隙,张嘉源和魏伟坐在张嘉源的车里闲聊起来。

张嘉源一笑,“她从小就那样。”

“你们一起长大的?”

“是呀,我们俩从小住得近。”

魏伟全身一下子绷紧,“你叫张嘉源?”

张嘉源一愣,“嗯,你怎么知道?”

魏伟尴尬一笑,“我刚才看见你名片上的名字,你一直都叫这个名字吗?”

张嘉源有些迷糊,“对啊,我生出来就叫这个名字。怎么了?”

魏伟知道自己紧张的情绪让对方有些不安了,便解释道,“没有,没事,你和我一个朋友实在是长得一模一样。”

张嘉源惊住,因为这个自恋的家伙一直觉得自己的帅脸独一无二,没想还会有个一模一样。“那,他在哪?”

“他去世了……”魏伟声音沉了下来。

张嘉源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本来男生就不太会安慰人,更何况需要安慰的是个男生。

“那个,你还好吧?”张嘉源小声问道。

“嗯,我没事。不过,看见你,感觉真的就是他。刚才吓了我一跳,以为,他真的只是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

世上所有的事情都能得到安慰,唯有身边人离世这件事,只能靠当事人自己慢慢消化。

“你一会儿还要巡逻吗?”张嘉源觉得不管是魏伟救了魏雅诺,还是自己和对方已故的朋友长得像,都应该喝一杯。

魏伟摇头,“不了,我该换班了。”

“那你明天上班吗?”

“不,我排休三天,怎么了?”

张嘉源抿嘴一笑,“走,一会儿请你吃饭。”

一般这种情况魏伟都会拒绝,但是面对张嘉源,他就感觉是老友的相邀没法拒绝,因为他实在是他想念这位朋友了。

做了笔录,处理了现场,张嘉源先陪着魏伟去所里换了便装,跟着两个人去到一家烧烤小店。要了几盘肉,几个小瓶白酒。

“对了你说魏雅诺长得像你朋友,是朋友还是女朋友呐?”张嘉源调侃道。

魏伟腼腆一笑,“是朋友,她有老公。”

“哦,哦,不好意思,哈哈。”说完张嘉源灌了一口酒表示惩罚自己的冒失。

“其实她也算没有。”魏伟盯着手里的酒瓶,表情有些落寞。

“什么意思?”

“她老公就是我那个已故的朋友。”魏伟语气平淡,但是微微有些抽泣的感觉,兴许是酒精作祟,让他一下回忆涌上。

“那我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这个女孩子叫饶玫瑰,男孩子叫饶易……”

“他俩一个姓?”张嘉源觉得缘分真妙,就像魏伟和魏雅诺都姓魏,赶巧魏伟又救了魏雅诺,自己还和魏伟的朋友长得一样。

“是,其实玫瑰和饶易都是孤儿,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玫瑰比饶易大了8岁,饶易这小子也算是玫瑰带大的。而玫瑰之所以选择姓饶,也是因为这小子。后来他们独立后搬出孤儿院,两个人在外面开始了自己的小日子,一开始都挺好,没想,饶易卷进了一桩吸毒案,后来牺牲了……玫瑰也去了美国,去帮着饶易完成他未了的心愿。”(详见此书番外《玫瑰轻拾柠檬香》)

“真的是世事无常,那玫瑰现在还好吗?”张嘉源有些感慨。

“嗯,挺好,在美国做职业摄影师,还拿了好几次大奖。”说完,魏伟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玫瑰的近照递给张嘉源。

张嘉源一看愣了一下,“这是Rose·R?我知道她!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看过她的影展!太炫酷了,她做的是街头流浪歌手的专辑!本来想认识她,没想去晚了一步,她刚走。原来她是你朋友啊!”

“你也知道她呀,看来玫瑰现在真的是有名气了……不过我还是习惯叫她玫瑰。”魏伟收起手机一脸自豪。

“那,我可以认识她吗?”张嘉源满是期待。他其实也很喜欢摄影,只是苦于没时间。

“这个……”魏伟有些犹豫。

“是不是不太方便?”

魏伟连忙摆手,“不是不是,只是……我怕她见到你会想起饶易而难过……仅此而已。”

张嘉源一下子对饶易好奇的不得了,他就不信这世上还有人能长得一模一样,“你有饶易照片吗?”

“有。”魏伟很快又在手机里搜索,这么多年换了好几个手机,不变的,是饶易和玫瑰的照片他始终存在手机里。“你看……”

递上手机的一瞬,张嘉源的人生观崩塌了一半,他真怀疑是他妈生了两个抛弃了一个。

“你说这是我,我都相信……”张嘉源不可思议地盯着手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对吧,是一模一样的吧,所以今天看见你,我真的没办法把目光从你身上挪开,我一直问自己这是造化弄人吗?讲真,我到现在,都还觉得你是他,我真的好期待你在某一刻突然大笑着说,嘿,兄弟,怎样么样?这几年把你们都骗过来了吧,其实我还活着,活得很好……”魏伟这次,是真的流泪了……

张嘉源拿起酒瓶和魏伟的一碰说道,“你要不嫌弃,以后我就是你兄弟,你就把我当成是他。”

魏伟跟着拿起酒瓶一笑,“谢谢你,兄弟。不过我要是哪天叫顺了嘴,叫成饶易,你别见怪。”

“名字吗,就是个代号,如果你叫饶易觉得高兴,我应你一声又能怎样,活着的人最重要,只要能安抚到你,我都好……”

酒过几旬,两个人刨开了聊起来,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再后来,一觉到了天大亮。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