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18章
A+ A-

张嘉源口渴到爆炸,醒来后头巨疼,当然,这都不重要了,关键,他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我靠!这是哪?”打眼看去屋里还算整洁,女孩子的家?自己不会失身了吧?低头一看,还好,衣服该在的都在,一件不少。

小心翼翼走到客厅,咣当一下被脚下的一堆障碍物绊倒在地。

五官扭曲的他回头一看,天哪,魏伟!原来两个人喝完酒后,找了代驾直接奔去了魏伟家。

“这家伙怎么躺地上睡了?我们怎么回来的?”断了片的张嘉源完全没有了记忆。

管他呢,先找口水喝,可壶里空空荡荡,纠结了半天,他咬牙接了一杯水管子上的水喝了下去。

喝了酒不睡个回笼觉就等于作死,他费了吃奶的劲儿才把魏伟搬到床上去,自己扯了床被子去到了沙发上。

等到再睁眼,已经是下午了……

睁眼后便是一阵饭香飘来。

“好香啊,魏伟,你做饭了?”

魏伟从厨房探头出来,“是的,你先去洗个澡,一会儿就好。”

张嘉源就觉得哪里有些怪,两个男人,一个做饭,还叫另一个先去洗澡。

“咦……”张嘉源浑身一抖,赶紧跑到卫生间去,还把门反锁上了。

冲个澡人精神了许多,昨天的衣服脏得不堪入目,魏伟取了自己的给张嘉源拿去。

“穿我的吧,我看咱俩码差不多。”

“白衬衣啊……”张嘉源一直不太喜欢穿白色的车衣,一来不耐脏,最主要的还是自己性格骚气。

他在魏伟柜子里一阵翻腾,“大哥,你就没件带色儿的吗?怎么全是白的啊?不然就是警服衬衣。”

魏伟瞥他一眼笑道,“因为饶易交代过,玫瑰喜欢男生穿白衬衣。”

张嘉源无奈,毕竟死者为大,算了,穿吧……

换好衣服走出来的张嘉源越发的像饶易,一举一动,一瞥一笑,魏伟真的认为这就是饶易。

“哥们儿,吃饭,你老这样看着我,我杵得慌……”张嘉源埋头吃饭,顺便提醒呆滞的魏伟。

“哦,哦……”魏伟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赶忙找了个话题岔开尴尬,“对了,魏雅诺是你女朋友?”

“我倒想类……”张嘉源一脸黑线。

“怎么?他有男朋友?”

魏伟说到她有男朋友,张嘉源脑海里竟然蹦出了奚望的脸。

“有……吧……谁知道呢,我为这事快烦死了……”

“她是学校老师?”

张嘉源摇头,“不是,她是我们工作室的合伙人,一直关注自闭症,所以就想自己去先了解一下。”

“说实话,我都不太了解自闭症。我就觉得是性格孤僻不爱和人交流,可又觉得不是……”魏伟的观点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看法。

“所以嘛,其实大部分人都不是很了解,她就想去体会一下,然后做好宣传。”

“那她准备怎么办?”

张嘉源放下筷子,略微有些无奈,“就先让她了解呗,完事,我看怎么能帮上她。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先看她了解完后自己的感受,再说。”

说这么多,魏伟想起了玫瑰,玫瑰这么多年一直致力于帮助大家了解未知社会,之前做禁毒宣传那么成功,不如建议玫瑰回来做几场关于自闭症的。

“对了嘉源,我倒是有个建议。”

张嘉源最爱听建议,顿时红光满面的盯着魏伟,“你说!”

魏伟顿了顿,“嗯……我觉得玫瑰心许能帮的上你们。”

“Rose·R?真的吗?”听见饶玫瑰的大名,张嘉源更加兴奋。

“是,她最擅长做宣传类影展,最近她要回来了,想回国休整一段时间,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她肯定愿意。”

“真的吗哥们儿?”张嘉源完全不敢相信。

“真的。我给她说说,虽然我担心他见到你会多少勾起回忆,但是做公益更重要。”

魏伟这么多年来一直默默爱着饶玫瑰,但是他知道自己永远替代不了饶易,而张嘉源的出现太蹊跷,就在饶玫瑰犹豫要不要回国发展的前夕,最要命的是,他竟然和饶易像是一个人,连性格都像的要死。

“那太好了,这事就拜托你了!回头全城餐厅你们随便挑,我买单。”张嘉源本还没什么胃口,这突然一下就胃口大开,一桌子菜几乎被他一个人扫光。

送走张嘉源,魏伟去了饶玫瑰的家,就在他的对门。

一切都好像是昨天的事情,玫瑰踮着脚尖从他刚搬来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穿过,那时她还不知道,自己是饶易拜托过来保护她安全的,而饶易,则深陷在缉毒工作里过着水生火热的日子。

推开饶玫瑰的家门,里面的摆设,布置,还和她走时一模一样。她说,“饶易会回来的,这都是他摆的,你挪了他又闹……”

“玫瑰,饶易回来了……”魏伟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自言自语道。

魏雅诺睡了一整天,到了下午才醒过来,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奚望。”刚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就看见奚望坐在窗边死死盯着自己。

见魏雅诺醒过来,奚望如释重负。

魏雅诺坐起身抱住了奚望,一下子感觉踏实许多,奚望也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奚望,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魏雅诺将脑袋深深埋在奚望的脖颈里低声说道。

奚望用脸颊蹭了蹭魏雅诺的耳朵,表示自己很好。

魏雅诺坐起身来,“你不生气就好,嘿嘿。”

洗漱完毕,魏雅诺吃了奚望带来餐饭,随后两个人一起去了院长办公室。

“小诺,你没事了吧?”院长一见魏雅诺便扑了过去。

“我没事啦院长,嘿嘿,你看我多精神。”说着像个小姑娘一样的在院长面前转了一圈。

“没事就好,担心死我了,校医说你身体还弱,又受了惊吓,所以才会睡着不起。”院长拉着魏雅诺超沙发走去,奚望紧紧跟在后面。

“对了,孩子没事吧?”孩子是那个被送来的孤儿,魏雅诺认出了他,所以格外关心。

“没事,昨天是老师将他的牙缸不小心移了位置,孩子一下子受不了就往外跑,多亏了你。”院长现在想起来,还会一身冷汗呼呼直冒。

“那就好,可怜了孩子,我一会儿去看看他。”

院长点了点头,转眼看见奚望又问道,“昨天奚望表现怎么样?还好吧?”

“超级好呢,昨天我们玩儿的超开心。”魏雅诺回身挽着奚望的胳膊乐呵呵的。

院长也笑了起来,“那就好,奚望现在连我都不粘了,就一心奔着你。中午见你没去,一脸不开心,我没办法,只好带她去了你那里。你没见他一看见你着急的样子。”

魏雅诺咬了咬嘴唇,小脸瞬间红了起来。

“对了院长,我们昨天拍了好多照片,一会儿我传给你,你拿给奚望妈妈看一看,她一定高兴。”

“好,我正要去看看她,听医生说她见了你之后人一下子精神了许多……”

“真的啊!”魏雅诺拍手说道。

“真的!我想要是她看见你们出去玩儿的照片会更高兴!”

又闲聊了一会儿,魏雅诺想去看看孩子,便带着奚望离开。

“奚望,我先送你回去,我去看看那个小朋友,明天再去看你……”

魏雅诺将奚望送回了小木屋,自己一个人跑到宿舍去探望小朋友。

站在门外,她透过小窗户先朝里打探了一番,孩子自己在玩儿,老师在一旁守着。

魏雅诺本想敲门进去,但是又担心会惊扰到孩子。

她在门外站了很久,一直默默注视着屋里的一切。孩子和老师没有太多的交流,但是老师仍然会不停地与孩子攀谈,偶尔孩子也会做出一些类似于回应的反应,每当这样的现象出现,老师就特别的高兴。

虽然孩子可怜,但是院长说了,学校愿意一直收留着,这样也算是给了孩子一个“家”。

院长收到魏雅诺传来的照片后欣喜了好一阵子,奚望终于将他封藏已久的笑容再次激活。魏雅诺不断的刺激着奚望,让奚望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了自己……

第二天,院长将这些照片拿给了奚望妈妈。

“你看,这些都是小诺带着奚望出去玩儿时拍的,奚望很听话。还有就是小诺平时和奚望待在一起时拍的。”院长依在床边将照片转到幻灯片模式。

奚望妈妈看着照片里的奚望,欣慰和心疼纠缠在一起,本应该她来做的事情,却要麻烦不相干的人来完成。想要报答无能为力,想要呵护无能为力,就连想要再好好看奚望一眼也都无能为力。

“院长,我想再见一次小诺可以吗?”奚望妈妈的精神看起来确实比之前要略微好些。

“好,我回去和她讲。”

院长将照片导入U盘,拜托医院将照片投影在奚望妈妈病床对面的墙上。医院答应了,这是他们能为奚望妈妈做的最后一些事情。

细数着一张张的照片,奚望妈妈看起来就像在和奚望告别。

“小诺,奚望妈妈想再见你一次可以吗?”教室里,魏雅诺刚和孩子们做完互动。

“好的院长,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嗯……要不就明天,你看方便吗?”现在的奚望妈妈,最不敢想的,就是明天是否还能睁开眼睛。

“好,可以。”

这一次再去,魏雅诺不再有上次的紧张,走到门口,她毫不犹豫的推开门进去。

院长因为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只有魏雅诺一个人。

刚一推门,她就被墙上的照片引去,是她和奚望。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