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
A+ A-

“阿姨……”魏雅诺轻唤一声睡着的奚望妈妈。

奚望妈妈呼吸均匀,睡的有些沉。魏雅诺没再叫她,安静的守在一旁。

她无法想象奚望妈妈在看着照片时内心的渴望,因为即使是睡着,她的眼角也是湿湿的。她在做梦吧,是梦到奚望了吗?

“阿姨,你醒了。”魏雅诺感觉身边传来微微的动静,转头一看,是奚望妈妈睁开了眼睛。

“呀,对不起小诺,我睡着了,这几天总是很困倦……”奚望妈妈摸去泪痕,笑着说道。

“没事阿姨,我也刚刚才来一会儿。”

“那个,小诺,谢谢你,带着奚望出去。”奚望妈妈的语气夹着抱歉。

“阿姨,您不用跟我客气,奚望真的很好。”

“小诺,其实我找你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可以吗?”奚望妈妈看着魏雅诺的眼睛里百种情绪拧在一起。

“你说阿姨。”

奚望妈妈抿嘴,话在嘴边逗留着。

“阿姨,您就放心说。”魏雅诺握住奚望妈妈的手说道。

“小诺。”奚望妈妈看了一眼魏雅诺又赶忙将头低下看向床面,“小诺,明天我想麻烦你将奚望带到学校侧门正对的亭子里,我想去看看他。”

“那您为什么不直接进去?我带您进去就好。”

奚望妈妈赶紧摇头,“不不!自从我变成这样子,我就一直没让奚望来过,我不想在孩子的脑海里留下这样不堪的样子。我想在奚望的记忆里,妈妈永远都是最美的样子,至少,孩子的内心会留下美好的记忆。可以吗小诺?求你了……”

求你了这三个字让魏雅诺的心针扎一样痛,她只是想看一眼儿子,却都只能用这样的方式。

“好,阿姨我答应你。”

“还有就是,你千万不要让奚望正对着大门,我怕他看见,背对着我就好,我就远远看一下。本来我觉得看着照片就够了,但是原谅我的贪心,我想正式的和孩子道别。”

这样的正式,真的令人心酸不已。不能有面对面的交代,不能有床头的道别,不能有离开时耳边的最后一声呼唤……

“好,我知道了阿姨,你放心。”

约好了时间,魏雅诺离开。回到学校后,她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院长,院长也很赞同奚望妈妈这样的做法,她说这样看一眼总比对着照片离开要来得好。

而魏雅诺并没有告诉奚望,只是说想在亭子里坐坐,谁知见鬼的天气却突然下起雨,然而奚望没有因为天气不开心,只要魏雅诺在一起,他好似做什么都愿意。

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奚望背对着大门口,魏雅诺坐在了他对面,不过左顾右盼的魏雅诺引起奚望的注意,他觉得今天的魏雅诺一点也不对劲。

他盯着对面这个抓耳挠腮的人,眼里满是疑惑。

直到坐着奚望妈妈的车子出现后,魏雅诺这才变得安分一点,她死死盯着大门。

奚望妈妈被院长搀扶着走了下来,步履艰难……一把黑伞包裹着纤细的奚望妈妈,她朝里探头望着。隔这么远,她都能感觉到奚望妈妈因为哭泣而微颤的身体。

不自觉的魏雅诺眼眶也红了起来,奚望觉得奇怪,他皱着眉头站起了身想要坐到离魏雅诺近一点的地方,可那样他就能瞟到大门。吓的魏雅诺噌的起身,一下子挪到奚望身边。

奚望看了看她,又坐了下去,魏雅诺小心翼翼地呼出一口气。

“奚望,你冷吗?”

奚望没有管她的问题,抬手在魏雅诺的头上轻轻拍了拍。

魏雅诺拽着他的手笑道,“嘿嘿,我没事啦,就是有点凉,把眼泪都冻出来了。”

就在这时,院长突然朝他们走来,魏雅诺不知为了什么,但还是故作镇定的和奚望聊着天,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小诺,原来你们在这。”院长一直走到他们对面才敢打了声招呼,眼神却一直暗示魏雅诺,奚望妈妈想见她。

“对啦小诺,王老师说找你有些事,你先过去,我在这看着奚望,等下你回来接他。”

魏雅诺点头,“好的,我知道了,那奚望你现在这,我一会儿就回来。”

奚望看着他眉毛微挑,示意自己明白了。

魏雅诺一边往门口快步走着,一边回头张望奚望。院长站在奚望身边,点头告诉她放心过去。

此时,雨已经下的很大。

“阿姨,你还好吧?”看着奚望妈妈有些憔悴,魏雅诺吓坏了。

“我没事孩子,我没事……看到他我就放心了。”眼泪流出,奚望妈妈的手紧紧捏着伞把,看起来她很紧张。

“阿姨,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说……阿姨!你干什么?!”

奚望妈妈突然双腿跪地,举着的伞也落在一旁。

魏雅诺吓得赶忙将自己的伞完全举在奚望妈妈头上,自己淋在外面。

“阿姨!你快起来!您这是怎么了?!”

奚望妈妈拼命摇头,她拽着魏雅诺的胳膊哭诉着,“小诺,阿姨知道我没这个资格和你讲这些,但是阿姨真的没办法了!请你原谅阿姨的自私好吗?”

魏雅诺没办法也扑通一下跪在奚望妈妈面前,“阿姨,有什么话咱们起来说,下着雨的,你不能淋雨!会感冒的!”

奚望妈妈还是一个劲儿的摇头,“小诺,阿姨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可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奚望,他真的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能自理,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魏雅诺点头,“阿姨,我知道,我知道,我会照顾好他,您放心!”

奚望妈妈咬了咬嘴唇,“小诺,阿姨最后求你一件事情,你能收留奚望吗?”

魏雅诺一怔,收留奚望?她还没有考虑这件事,倒不是不愿意,只是话来的太突然,她没时间反应。

“小诺!阿姨求你了!!”奚望妈妈死死拽着魏雅诺的手,“阿姨求你了!求求你了!你不用对他太上心,你就当成是你收养的一只小猫小狗,好吗?小诺?!我真的不想看见他一个人就这样一辈子在这里,我求你了小诺……”

“阿姨!怎么可以是小猫小狗!奚望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魏雅诺转头看了一眼奚望,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想要回头,却会院长死死抱住。院长不停摇头,示意自己快撑不住了……

魏雅诺咬牙一皱眉,“好!阿姨!我答应你!从今往后,我照顾奚望!我在哪,哪就是奚望的家!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他!”

奚望妈妈不敢相信,她一边又一边的问着,“真的吗?真的吗小诺?你真的愿意?”

魏雅诺狠狠点头,“真的阿姨!你放心!”

奚望妈妈脱开手,跪在地上不停的对着魏雅诺作揖,“谢谢你孩子,谢谢你孩子!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报答你!谢谢你了孩子……”

“阿姨!你别这样!你别这样!我受不起!阿姨!阿姨!”

奚望妈妈突然身体瘫软下来,一下子倒在魏雅诺怀里,魏雅诺丢开雨伞抱住奚望妈妈。她冲着魏雅诺微微一笑,接着再无呼吸……

“阿姨!!!!!!!!!!!”魏雅诺仰天大喊着。

终于,奚望也还是回了头,可是两把巨大的黑伞挡住了一切,他不知道,伞后面是他最爱的两个人……

奚望妈妈的灵堂设在另一个方向的郊区,旁边是一大片的墓地。

魏雅诺为奚望挑选了一套黑色的西装,因为淋了雨,她还在持续低烧中,整个人一点精神也没有。

打理好奚望,魏雅诺下意识甩了甩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奚望看着魏雅诺,心疼溢出双眼。

“我没事,一会儿葬礼结束了我就去打针,你陪着我去好吗?”魏雅诺要从现在开始,让奚望适应着外面的一切生活。

奚望欣然答应。

下葬开始,奚望在魏雅诺的陪伴下小心的将妈妈的骨灰放入墓地中。

魏雅诺在奚望耳边轻声说道,“奚望,和妈妈说声再见吧……”

奚望看着骨灰坛,眼神有些涣散。

墓地合上,所有人都上前送了花,慢慢的,人逐渐散去,留下院长,张嘉源,还有奚望和魏雅诺。

“走吧奚望。”魏雅诺拉起奚望的手准备离开,可奚望却定在那里寸步不离。

他盯着墓地,没有眼泪,表情复杂的连魏雅诺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奚望,妈妈去了那里。”她指了指天空。

奚望随着她抬起头。

“妈妈变成了星星,当你想她的时候,就抬起头,她在天上看着你。”

张嘉源几乎从不流眼泪,但也难以抵挡魏雅诺这番话带来的冲击,他默默走到一边将眼泪抹去。

回去后,奚望先陪着魏雅诺去打了吊针,这次魏雅诺没有选择学校,而是闹市里的医院。奚望并没有什么不妥,一直安静的陪在魏雅诺左右。现在全世界,他就只剩下魏雅诺了,至少对奚望来讲是这样。

晚上回到小木屋,满天星星点点。两个人坐在屋外长椅上,魏雅诺依在奚望肩头。

“奚望你看,妈妈就在那里,仍然守护着你。”魏雅诺说的有寓意,奚望是星星的孩子,那奚望妈妈一定是回到了天上,变成了闪烁的星星。

“阿姨,奚望就交给我吧……”魏雅诺心里默默想着。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