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
A+ A-

隔了几天,魏雅诺揣着这件事一直没有说出来,大病初愈,她还有些恍惚,但是仍没落下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

“小诺,这是奚望妈妈让我转交给你的。”院长递上一个信封。

魏雅诺接过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银行卡,还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只有六位数字,是银行卡的密码。

“奚望妈妈说,这张卡上有700万,是她之前做医生,还有自己做了些小投资的所有积蓄。她把这张卡交给你,想把奚望托付给你……她说她知道自己这样很无理,可她真的是……”院长哽咽了……

“院长……”

“小诺,其实奚望一直有人想要收养,是一对英国中年夫妇,以前和奚望妈妈做过同事,近几年才回了国。在你之前他们来看过奚望好多次,可奚望就是对他们没有兴趣,不管他们对奚望多好,奚望都不领情。没办法,他们只有先暂时回国处理他们那边的工作,说是在观望一下,他们很喜欢奚望……后来,你来了,奚望的表现让我们所有人都为之一震,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子……也请你原谅奚望妈妈的自私,她也想自己的孩子能够得到正常的对待,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

魏雅诺点了点头,“我懂,院长,我不会怪奚望妈妈,她只是表达了一个妈妈应有的宿愿。”

“小诺,不管你做了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接受……”

魏雅诺沉默了一阵,又接着说道,“院长,我明天想回家一趟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孩子。”

魏雅诺是想回去和张嘉源商量一下这个事情,毕竟自己现在住着的也是张嘉源的房子,再怎么没关系,这样的事也必须要和他沟通好。况且,张嘉源对她来讲就如同家人一般,现在这种情况,不和他说,还能分享给谁?

忙了一天的的张嘉源到了晚上才回去,刚进家门发现屋里好像有灯亮着,以为是自己早上出门忘了关灯,没多留意的他直接去了卫生间。伴随着冲水声,张嘉源开门大喊一声,“妈呀!!”

睡觉中的魏雅诺听见声音知道是张嘉源回来了,便在他上厕所的时候走到了门口等着他出来。

“魏雅诺!你要死啊!”张嘉源坐在马桶上惊魂未定。

魏雅诺因为刚睡起来,头发凌乱散落,站在门口一阵傻乐,“这么大的人了还怕鬼啊,你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

张嘉源起身松了松领带,“你要知道,你比鬼可怕好吗?”

魏雅诺嘴角抽动,真的跟个移动尸体一样走到了沙发旁,呼一下倒在了沙发上,开始要死不活的说道,“哎呀,等了一天了,你可回来了,我都饿得睡着了……你快点做饭吧,趁我还有口气,麻溜一点……”

“我求你了,你断气吧……”张嘉源走到衣帽间换了身舒适的生活装转而走到沙发边,“你怎么回来了?不在学校继续住了吗?奚望你放心……”

说起奚望,魏雅诺小心脏顿时加速,她偷偷睁开眼瞄了一眼坐在隔壁沙发的张嘉源。

“嗯,最近就搬回来,和孩子们相处的也挺久的了……”

“行,你想回来也行,对了,有件事我……”

话还没说完,魏雅诺又嗖的一下坐起身央求道,“大哥,我真的好饿啊!真的饿到已经耳背,心慌,头晕……你快点先做饭吧,什么事都等到吃饭的时候再聊啊……”说完又扑通栽了下去。

“真是怕了你了姑奶奶。”嘴上不耐烦,但其是张嘉源心里乐滋滋,他喜欢自己这样被魏雅诺需要。

做好了饭,魏雅诺几乎是爬到饭桌面前去的。

“嗯,嗯,真好吃!太好吃了!”

“你是饿了几天没吃饭了吗?”看着狼吞虎咽的魏雅诺,张嘉源眉毛一挑问道。

“嗯哼,那几天生病了,所以没怎么吃,嘿嘿。”

“你生病了?怎么回事?严重吗?”张嘉源全然不知魏雅诺和奚望妈妈在雨里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魏雅诺生病,奚望妈妈下葬那天,他以为魏雅诺只是因为伤心才看起来病殃殃的。

“没事啦,我都好了,就是前几天淋了雨,你不担心,对啦,你刚才要和我说什么?”

张嘉源愣了一下,对面这个人说话永远都是快节凑,一不小心就从一个话题转到另一个。

“你还记得我以前给你打电话说的Rose·R吗?”

魏雅诺点头,“记得,怎么了?你不是说你挺崇拜她的吗……”

“他是魏伟的朋友。”

“魏伟?救我的那个帅哥警察?”魏雅诺简直不敢相信,魏伟竟然有这样一位明星级别的朋友。

“对呀!而且他们关系还很好,魏伟说他愿意跟Rose·R说你做的这个自闭症题目,然后帮咱们办一场影展!”张嘉源说的超级兴奋。

魏雅诺也同样感觉身体膨胀了!明星?!超级摄影师?!愿意帮她做案子?!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好事了?!

嘴里的菜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吸进最后一根挂在嘴边的菜叶子,魏雅诺正经说道,“你确定?!”

“嗯!”

“你是怎么做到的?!”她在一次膜拜了这位大金主。

“就那天晚上做完笔录,我请魏伟去吃饭,喝了点酒,结果稀里糊涂的住到他家去了,闲聊的时候说起这件事,他就想到Rose·R,魏伟说这是好事,Rose·R一定会答应。对了,给你看张照片。”张嘉源递给魏雅诺的是饶易的照片。

魏雅诺一看,“说Rose·R你给我看你自拍干什么?……哦……你该不会像色诱人家吧?”她表情猥琐的看着张嘉源。

“你想什么呢你!一天色心不改。这不是我,你再仔细看看。”

魏雅诺拿起手机,左看右看都觉得张嘉源是在耍她,“这分明就是你嘛!你玩儿我啊!”

张嘉源抢过手机,“这真不是我,他叫饶易,也是魏伟的朋友,听魏伟说他还是Rose·R的老公。”

魏雅诺嘴更合不住了,这是哪出戏?凑一凑能拍电视剧了……

“这都是真的,不过这个饶易已经去世了,说是在缉毒任务中牺牲了,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太离谱了……太离谱了!”魏雅诺感觉张嘉源在给自己讲故事。

张嘉源根本不管魏雅诺的不可思议继续说道,“而且Rose·R和饶易都是孤儿,两个人在孤儿院一起长大。”

魏雅诺放下筷子,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吃饭的心情。这……说不来的感觉,就觉得自己好像穿越了,信息量太大,她得消化一下……

“喂!你听着没?”张嘉源抬手在魏雅诺面前晃了晃。

“啊?听着呢,我就是觉得,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当我讲故事给你听呐!Rose·R再过几天就回来了,你要不和我一起去?”

这句话魏雅诺倒是觉得实在,“好啊好啊!我要去!”

吃过晚饭,张嘉源在厨房洗碗,魏雅诺心神不宁的在客厅走来走去,到底要怎么开口?张嘉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么大的事情,他不会同意的吧,不是他不善良,而是自己太莽撞……带不好奚望怎么办?

“啊!”魏雅诺没注意身后的张嘉源,一脑袋撞到张嘉源怀里。

“你干嘛呢?跟跳大绳一样。”张嘉源说道。

“哎呦……没事啦……”魏雅诺还一团乱,不知道该怎么和张嘉源开口。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和我讲?”到底是一起长大,张嘉源太了解她了。

“啊?有吗?好像有吧……”魏雅诺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说,也不太敢说。

“你说吧……”张嘉源坐在沙发上背对着魏雅诺。

“那……我说了你先别着急,也别生气……更不能指责我……”

“那你还是别说了……我这啥也不能做,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在你说之前就最好同意,是这个意思吧?”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魏雅诺迈着小碎步走到沙发一角坐了下来。

“大源,是这样的,我……就是奚望妈妈在临终前拜托了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

“她,她想让我照顾奚望……”

张嘉源还没明白,以为就是日后帮衬着,“可以啊,那你照顾着就行,奚望也挺喜欢你的,你照顾着也合适。”

“不是不是。”魏雅诺连忙解释,“是,是想让我,以后都带着奚望,我在哪,他……在哪……”

这下张嘉源明白了,他一句话没说,看着手机在发呆。

魏雅诺知道他在抚平情绪当中……

过了好一阵,张嘉源依然平和道,“那你怎么想的?”

魏雅诺扣着手指,“我……我……”

“你想带他回来是吗?”

魏雅诺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张嘉源又赶忙收回目光点了点头。

张嘉源深吸一口气,“你容我考虑一晚上……你也好好考虑一下,这不是一天,一星期,一个月,这是一辈子,你要考虑好后果……奚望是个人,不是任我们摆布的玩偶,你想带回来就带回来,不想要了就扔掉……”说完,他起身进了屋,留下魏雅诺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客厅里。

张嘉源还从未这样严肃过,不过他这样没有错。

魏雅诺悄悄回到房间,脑子里细细地过了一遍奚望的所有,又回想了院长说的话,以及奚望妈妈在最后一刻的期望……

照生活来讲,她觉得自己可以胜任奚望的看护人,因为奚望确实有别于其他人。只是,再怎么贴近普通人,奚望也仍有一只脚站在自闭症的世界里,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面对着闪烁的电脑屏幕,魏雅诺竟然糊里糊涂的在搜索栏里敲下,“自闭症能否结婚”这样的问题。

没有原因,就是这样自然的敲了出来,是她潜意识在作怪吗?她是喜欢奚望了?还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给奚望一个正当留在自己身边的理由?是不是太幼稚了?她没有多想,义无反顾的点开看了,所有人都说,自闭症可以结婚,法律没有规定这类人群不能结婚。况且自闭症的生理和心理是正常的,只是他们属于广泛性社交障碍,不会对感情有什么反应,所以比较麻烦。

这样一段话抨击着魏雅诺,看似可以,又好像不可以。但是想想奚望,她从认识他开始,就没觉得不能和奚望沟通,也没觉得奚望不会和自己沟通。万事没有绝对,总会例外的不是吗?

说白了,她还是想留奚望在身边。

而这边房间的张嘉源也是愁眉不展,不管魏雅诺承认不承认,他都明白,她喜欢上奚望了,即使在懵懂,那也是爱情。

倒不是反对,只是奚望特殊,一辈子那么长,她能坚持得住吗?奚望,又能给她安稳的生活吗?

不过刨除这些,他更清楚的是,如果自己拒绝,魏雅诺没有做这件事,她虽然表面不会再要求,但内心一定会不甘,也会一直抱着愧疚和自责生活……他不想她不开心,不想她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和烦恼缠在一起。

但是自己也不能就这样直截了当地答应她,万一事后因为魏雅诺的大条而让奚望受了伤,或者任何一个人受伤,这都是不可以的。还有尤彬,这个人实在太危险,就目前来讲,他是不会让魏雅诺过上安稳日子。魏雅诺一旦回来,他势必会来找麻烦,那时还带着个奚望,魏雅诺肯定只顾着奚望,这样,受伤的范围就会无形扩大,再让奚望受了惊吓和上次一样,事情可就大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