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的女人不需要操心这些
A+ A-

“什么?”柰小金愣,以为耳鸣听错了。

博卿一让她吻他?没搞错吧?

“吻我,就不发报道。”博卿一微扬着头一本正经重复了一遍,棱角分明的脸庞没有丁点不好意思,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

眨巴眨巴眼睛,柰小金迅速在心底衡量,这个条件划不划算。

上次是被强迫的,这次却要……变成主动。

只犹豫了一小会儿,博卿一就等的不耐烦,拨开柰小金的手继续通电话。

薄凉的唇上突然多了抹温热,阻止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柰小金边吻,边摸索着将电话挂断。

生涩不情愿还夹杂一丝愤怒的吻,味道却一如上次般美妙,让人情不自禁想要索取更多。

黑沉沉的眸子有隐隐火光在燃烧,不满足于此的博卿一,扣着柰小金的肩膀迫使她离自己更近,反被动为主动,吻得更深。

博卿一力道很蛮横,容不得柰小金抗拒退缩。

隔了张宽大的办公桌,两个人上半身紧紧贴在一起,身体极度前倾,这个姿势令柰小金很不舒服,几乎站不稳。

想摆脱,可偏偏博卿一不放手。

博卿一用力嘬着柰小金的唇瓣,不断汲取着甘甜的汁液,仿佛吻不够般,迟迟不松开,不断掠夺着柰小金的呼吸。

脚尖点着地,柰小金维持这个姿势很辛苦。

唇瓣被博卿一吻得生疼,胸腔的空气也在一点点减少,似乎要窒息一般,快要撑不住时柰小金攥在胸前的手开始捶打博卿一的像烙铁般又烫又结实的胸膛。

强势掠夺的博卿一不但没退后,相反钳制住柰小金的双手。

反抗无效,柰小金只能默默承受。

意识一点点远离,柰小金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被吻死时,博卿一像是良心发现般,退后些许,大量新鲜空气涌进胸腔。

柰小金宛若一条溺水的鱼,趴在桌上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一双漂亮的眼睛染着薄怒,不服输的瞪着博卿一。

捕捉到柰小金的挑衅,博卿一眸光微冷,唇瓣吐出的词,却和他冰凉的眼神相反,火烫热辣,“你这么看我,会让我认为,你想再复习一遍刚刚的吻。”

柰小金……

她好冤!

眼里飕飕的冰刀退去,换上谄媚。

“太假!”博卿一想也不想的评价。

柰小金绝倒,想掐死博卿一的心都有了。

在一个三番五次威胁她,还接连占她便宜的人面前,她能保持真诚?

拿把刀剁了他,就是她此刻,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然奈何,强权之下必低头!

接连换了好几副表情,博卿一才勉强表示认可,柰小金却觉得,她此生耐心都快被耗尽了,能保持理智,已经极其难得。

缓过气来,柰小金把玩着发尾,稍稍抬起眼角,姿态清纯而不失魅惑,幽幽扫了博卿一一眼,“电话里,你说,要我做你的女人?”

“是。”博卿一的回答斩钉截铁,丝毫不拖泥带水,一如他外表给人的感觉,干净,亦冷酷,让人捉摸不透。

柰小金却吃吃的笑了,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等笑够了,凑近博卿一些许,距离很近,被滋润过的唇几乎要碰到他线条刚毅的脸颊,灼热的呼吸也一并喷洒上去。

见柰小金靠近,从不吃亏的博卿一,猛地伸出舌尖,舔了下柰小金小巧秀挺的鼻梁。

酝酿好的话还没说,冷不防博卿一来这么一出,柰小金像被针扎了般,迅速退后,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这人属狗的么,不是咬,就是舔。

博卿一坐回真皮旋转椅,没有一丁点不好意思,好整以暇的欣赏着柰小金受惊的模样。

也只有这一刻,她在他面前,是真实毫无伪装的。

他喜欢,拨开柰小金层层的伪装,看她的情绪,因他而生。

虽然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冲动,但必须抓住。

把眼前的女人牢牢捏在手里。

理了理情绪,这回柰小金学聪明了很多,知道从博卿一身上捞不到任何好处后,不再调戏他,开始正儿八经的商谈。

“据我所知,你是军人,而且已婚。”

博卿一微一挑眉,示意柰小金继续,除此之外,再无多余的表情。

“家有娇妻,却在外面胡来,跟我纠缠在一起,”说到这儿,柰小金挽唇笑的得意,“你老婆不吃醋?你婆家人不闹?”顿了顿,笑的更欢,“你家族的长辈,也不介意?”

被博卿一缠上后,她动用所有渠道查过他的资料。

博家,尽出痴情种。

偏偏,到了博卿一这儿,破了例。

静静听柰小金说完,博卿一猛的站了起来,深眸绞着她,外加身高优势,柰小金觉得压迫感很重。

抗不过低压,柰小金正准备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还没想好措辞就听博卿一沉稳坚定又带着霸道的声音响起,“做我的女人,不需要操心这些!”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