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只做正室不做妾
A+ A-

柰小金微愣,对上博卿一的深眸。

浓墨似的眸里,有强势,亦有认真,看的柰小金一阵恍惚。

恍惚过后,换上哂笑。

认真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意孤行逼她做三儿。

感情的世界,没有情,就什么都不是。

唇畔挽着抹玩味的笑,笑意却没抵达眼底,柰小金盯着博卿一认真道,“不需要操心是好,可怎么办呢?”

说着敛了笑,“我这人呢,心气儿极高,一般人都瞧不上,至于瞧得上的嘛……”故意停下,柰小金幽幽看着博卿一。

博卿一坐直了些许,拉近了和柰小金的距离,异常帅气的脸,吐出的气息却是凉薄到了极致,“我属于哪一种?”

柰小金很想说,博卿一哪种都不是。

但,没那个胆量,于是将话题又回抛给博卿一,“你觉得呢?”

薄唇轻勾,似笑非笑,英挺眉宇间满是自信,博卿一声音很笃定,“第二种。”

柰小金心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面上却没有表现出半分,“我很欣赏你的自信,但我也有原则。”

顿了顿,放缓语速,绷紧了神经一字一字道,边说边观察博卿一的反应,“做你的女人可以,但我只做正室,不做妾。否则,我宁死不屈。”

空气霎时陷入静默,良久才被打破。

博卿一薄唇紧抿,神色严肃,让人看不透的深眸绞着柰小金,同样一字一顿的问,“认真的?”

“当然。”柰小金重重点头。

这是一场赌博,赌博卿一对她的兴趣有多少,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筹码。

博卿一想整死她,分分钟的事儿。

蹙了蹙眉,博卿一没再说话,也没看柰小金,目光径直掠向窗外。

一缕细白的阳光穿透玻璃照了进来,落在博卿一身上,衬得他原本冷酷犀利的脸部线条柔和了许多,宛若镀了一层流金。

这张脸,紧紧是一个侧面轮廓,都令女人着迷。

只是可惜,里面装了一个,与那张脸极度不匹配的灵魂。

恶劣,没人性。

博卿一没说话,柰小金亦聪明的保持着沉默,兀自盯着那缕光中肆意舞动的尘埃。

整个办公室很静,静的只剩下办公桌上,古老样式的石英钟,秒针走过的咔擦咔擦声。

不知过了多久,博卿一才缓慢转身,看向柰小金的眼神,深邃的可怕,亦让人捉摸不透。

与博卿一的眸对上,柰小金一慌,以为谈崩了,脑子飞速转着,正绞尽脑汁想其他办法,冷不防博卿一的声音响起。

“回去吧。”

柰小金先惊,尔后心头涌上莫大的欣喜。

博卿一让她回去,意味着她的条件他做不到,同理,也意味着妥协。

没被这份惊喜冲昏头脑,柰小金得寸进尺继续开价,“从今往后,你不准对我身边或亲近的人下手。”

勾了勾薄唇,博卿一点头应了下来,“好。”

话落,眼帘微垂,遮住眼里一闪而逝的暗芒。

不对柰小金身边的人下手,但……可以对她本人下手。

博卿一肯定的回答瞬间给柰小金吃了一颗定心丸,心情大好的转身,临走前本着有美男便宜不占白不占的想法,摸了摸他的脸,扬长而去。

她还以为难逃今天这场劫数呢,现在看来,博卿一也不过如此。

一说要上位,就乖乖缴械投降。

果然,有钱有权的大户人家都一个德行。

婚姻与利益挂钩,这婚,哪是想离就能离的。

不离婚,就会犯重婚罪。

这两个罪名,博卿一哪个都吃不消。

目送着柰小金脚步欢快的离开,博卿一松了松领带,薄唇扯出一抹笑,唇上还沾着抹水渍,阳光一照,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泽。

只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阴险狡诈。

回到年瑶住处,发现年瑶没去上班,柰小金边换鞋边问,“瑶瑶,你怎么没去公司?”

年瑶直接忽略柰小金的问题,满脸担忧道,“他没为难你吧?”

他,自然指的是博卿一。

见年瑶这么担心自己,连班都没上,柰小金心里一暖,一把挽住年瑶的胳膊,出口的声音难掩嘚瑟,“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吃亏,要吃亏也是他博卿一。”

听了这极其自恋的回答,年瑶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看柰小金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就知道麻烦已经解决,于是放下心里的担忧,和柰小金贫嘴,“少自恋了,小心话说的太满,被打脸。”

“怎么会?”柰小金边叫边去捏年瑶的脸,“要打脸,也是打他博卿一的脸。”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