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没穿故意的
A+ A-

毫无征兆被博卿一扛在肩膀上的柰小金,胃刚巧抵住肩骨,加上博卿一步伐飞快,脚下生风,一摇一晃,颠的柰小金差点没把昨晚胃里的东西吐出来。

被丢到车后座时,几乎丢了半条命,只能躺着干瞪眼。

半晌,才恢复一丝元气,柰小金坐起来,尽量离浑身都充满危险的博卿一远一点。

瞥见柰小金防狼似的躲着自己,博卿一不悦的抿唇,一把将人捞了过来,固定在怀里。

想逃,却无处可逃。

柰小金无比郁卒,酝酿了一肚子问候的话,在看到博卿一那张三百六十度完美的毫无一丝瑕疵的脸庞,默默吞了回去。

“博总,你刚说要跟我结婚?”想了半天,柰小金觉得还是以这个话题开头比较好。

博卿一视线微垂,鼻孔里面溢出一丝冷哼。

那高傲酷狂拽的眼神,看的柰小金极其不爽。

仿佛跟他结婚,是她祖上积了几辈子的德,就应该无比荣耀。

她荣耀个毛线啊,哭都来不及呢。

找了个不硌的位置,柰小金躺好,学着博卿一的口吻说话,语调薄凉,“真结婚还是假结婚?”

“你说呢?”博卿一挑了挑眉,认真的反问道。

见博卿一认真的模样,柰小金心底一个咯噔,嘴角的笑差点没兜住,“我没记错,你是有妻子的。”

漆黑如墨的眸绞着柰小金,清晰的倒映着她的身影。

里面晃动的暗泽,柰小金看不懂,也没兴趣去弄懂。

看了很久,久到柰小金在暗暗琢磨他长时间瞪眼,眼睛会不会酸时,博卿一突然挪开了,柰小金只觉浑身一轻。

跟博卿一用眼神较量,简直亚历山大。

下一秒,怀里多了一个沉甸甸的文件袋,也不知博卿一从哪拿出来的。

抱着瞅了两眼,柰小金没立即拆,而是试探着问,“抚慰金?里面有多少钱?”

博卿一……

躺在腿上的女人,是钻钱眼里了?

沉吟了会儿,博卿一答非所问,“很缺钱?”

柰小金狂点头。

她最缺的就是钱。

对柰小金这种疯狂拜金行为,博卿一很瞧不上,但看到她那张能勾起欲望的脸,就又作罢。

若有所思的看着柰小金,深眸里闪着明明暗暗的光,似乎在算计着什么,良久才轻启薄唇,“打开看看。”

“包我很贵的,钱不到位,我誓死不从的。”柰小金边拆边嘀咕,提前给博卿一打预防针。

心底却另有盘算,无论里面装多少钱,她都说不够,然后抬成无价让博卿一知难而退。

当看到两个大绿本本,上面清晰的印着“离婚证”三个字时,柰小金欲哭无泪。

也终于明白,博卿一要跟她玩真的。

真结婚!

缓慢的抬眼,柰小金抖着唇问,“我们现在是要去……”

“民政局。”吐字清晰,发音准确,彻底浇灭了柰小金心底那点不切实际的幻想,恨不得立马晕过去。

爆个猛料,换来一段无厘头的婚姻,值不值?

柰小金的答案是,不值,绝对不值。

把两个仿若烫手山芋的绿本本装回文件袋丢到一旁,柰小金咬牙切齿,“为什么是我?”

博卿一笑,笑的颠倒众生。

“你挖的火坑,总得你自个儿填。”话落,亲昵的蹭了蹭柰小金细腻光滑的脸颊。

博卿一指尖很凉,仿若冬天结的冰条一样,激的柰小金情不自禁往一旁躲。

这个动作,明显惹怒了博卿一。

左手掌搁在原处没动,右手则强势的扳过柰小金的脑袋,强迫她的脸紧贴着自己左手的掌心。

末了又觉得不够,把右手也贴在柰小金另一边脸上。

柰小金……

把她当免费的暖宝宝使呢。

柰小金没阻止,因为阻止不了。

早在跟他打交道的第一面,她就知道,博卿一霸道又固执,做出的决定,绝没有改变这一说。

先前,她以为有家族阻挠,利益牵绊,博卿一会收手。

可她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博卿一这个人,没准还可能有反骨。

别人越是反对,他就越要做。

而现如今,她能做的……只有逃。

眼睛转了好几圈,忽的一亮,两根纤纤细指捻起睡衣一角,柰小金笑眯眯的问,“结婚照穿睡衣拍,没问题吧?”

话落,有意无意的瞟了眼西装革履,穿戴整齐的博卿一。

果然,被柰小金这么一提,博卿一蹙眉,嫌弃的看了眼睡衣质地吩咐司机,“前面帝锦大厦停一下。”

吩咐完,视线又回到柰小金身上,不知看到了什么,眼神顿时变了变,移开一只手覆盖在柰小金最柔软的部位,“没穿?故意的?”

柰小金翻了个极大的白眼。

进屋就被扛,她想穿,也得有时间穿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