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这里是民政
A+ A-

次日,柰小金睁眼。

木质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美女,温和的笑着,颊边漾着两个小酒窝,明媚的阳光从她身后的窗户照了进来,有几缕落在自己身上。

偌大一间屋子,除了她和对面的美女外,再没有别人。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柰小金眼睛顿时升起警惕,翻身坐起盯着对面笑容温和的美女,“这是哪儿?”

美女笑了笑,没回答,却有另外一道沉冷磁浓的男声代替她回答。

“醒了?”顺着声音望去,很大一面落地镜后走出个人,不出所料,是一张此刻她最不想看到的脸。

奇怪的是,那张脸不若往常冷若冰霜,唇畔勾着抹若有似无的笑,正缓步朝她走来,一身烟灰色西装衬得他身形清俊挺拔,举手投足间充满矜贵。

被柰小金无视,博卿一也不恼,径直在她面前停下,细细打量了一番觉得气色不错,朝身后一挥手,“开始吧。”

话落,直接在柰小金身侧坐下,不容抗拒的搂住她的腰,强迫她紧贴着他。

开始?开始什么?

柰小金不解的看了眼博卿一,见他没有要回答的趋势,于是看向对面的女孩子。

只见原本坐着的美女,不知何时起身,在他们对面两米开外半蹲下,手里举着相机,在柰小金一头雾水时,有接连不断的咔擦声响起。

刚睡醒的柰小金更晕了,眼睛直愣愣盯着相机,泛着红晕的娇俏脸庞,没有一丁点多余的表情。

对面美女翻了几下就蹙眉,尔后声音温和的开口,“靠的近一点,还有别板着脸,不然拍出来不好看。”

靠近一点,别板着脸,被柰小金抛弃许久的理智终于回归,瞪了相机数秒后扭头,不可思议的看向浅浅笑着的博卿一,哆嗦着唇问,“这里是……民政局?”

博卿一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柰小金真恨不得从没醒来过,亦或者再度晕过去。

趁她昏睡不醒,带她来民政局,还是专人接待,想找借口墨迹都没用,不给她一点心理准备和招架之力,博卿一这招真是做的够绝,够狠。

“两位,看这边,来,笑一下。”举相机举的发酸的美女,见两人眉来眼去,眉目传情,忍不出出声提醒。

逃不掉,只能认命,但柰小金绝不心甘情愿的认命。

扭过头,对着镜头的柰小金,脸要多黑就有多黑,表情要多臭就有多臭,活像被绑架到这里来的。

见柰小金如此不配合,负责摄像的美女无奈的向博卿一求助。

给无数对情侣拍过结婚照,却从没遇到过像眼前这对,登记之日给老公甩脸色的新娘,有这么帅的老公,黑什么脸呐。

微一思索,博卿一朝摄像女孩使了记眼色,摄像女孩领会到,暗中比了个OK的手势。于是,博卿一迅速出手,朝柰小金的痒点攻击,摄像的女孩立即捕捉镜头。

早料到今天这一幕,昨晚在给柰小金换衣服时,就找准了她的弱点。

猝不及防,柰小金笑出声,等反应过来立即捂住嘴,可是……已然迟了,摄像妹子收了相机满意的回到办公桌后坐下,开始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覆水难收,柰小金恼怒的瞪向罪魁祸首博卿一。

熟料他直接起身,从出现的地方拿出两叠文件递给办证的女孩,眼尖的瞥到其中一本户口本是她的,柰小金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想抢回来,却被博卿一轻而易举制住,禁锢在怀里,直到女孩递给他两本通红的本本,才松开。

喷火的眸盯着刺眼的结婚证,看到博卿一两本都揣在怀里,柰小金小手一伸,“给我,其中一本是我的。”

冷嗤了一声,博卿一没依,收好文件搂着柰小金出了民政局。

他岂会猜不到,柰小金想撕掉结婚证。

出来时已经晌午,简单吃了个午饭,博卿一就带柰小金回了位于汀园常住的别墅,路上柰小金闹别扭,故意跟他唱反调,博卿一直接动用武力镇压。

刚进屋,博卿一扯掉领带,打横抱起柰小金往楼上走去,动作有些急迫。

直接将人丢到床上,然后倾身而上,将刚准备逃的柰小金压在身下,呼吸间的热气尽数喷洒在柰小金敏感的耳畔。

被热气激的浑身一颤,也清楚感知到博卿一身体不正常的反应,柰小金一颗心慌的厉害,也乱的厉害,眼睛四下瞄着就是不敢看博卿一,说出的话也带着颤音,“博卿一,你……你想干什么?”

又吹了一口热气,满意看到柰小金又一哆嗦,博卿一压低了嗓音,音色魅惑而磁浓,性感到极致,“结完婚,你说接下来该做什么?嗯?”

话落,不顾柰小金的挣扎,一件件褪去她身上的衣衫,露出姣好的大片春光。

肌肤乍一接触到空气,又摆脱不掉身上的桎梏,柰小金扯着嗓子吼,“博卿一,现在是白天。”

“那又怎样?”博卿一轻笑一声,笑容狂妄,笑声过后,薄唇攫住了柰小金一直发抖的唇,辗转厮磨着。

娶柰小金,可不是在家白白供着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