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嫌疑犯
A+ A-

“喂,你别动我的那幅画。”昊宗见警花要动自己的传家之宝,有点着急了。那幅画可是昊宗爷爷,昊宗爸爸,昊宗自己练功的必备之物,哪容别人乱动,可是他越是反对的事情,警花就越想看个究竟。

“不让看?我现在怀疑你走私文物,非看不可。”警花说着就要把轴画打开,昊宗也急了,伸手过去阻拦……警花一抬胳膊,伸出双手就想推开昊宗。昊宗一心想着别被这个女暴龙弄坏自己的宝画,不知不觉中手上就用上了金丝缠腕的功夫,昊宗的手掌如同泥鳅一般,从警花的双手之间滑了进去,由于用力过猛,居然一下子推到了……

“啊?”被袭胸,警花一刹间羞得粉脸通红,失声大叫,她长这样大,还是头一次被男性摸到胸部,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嫌疑犯。

“啊!”昊宗也失声叫出来,那触手如软的感觉让他顿时大脑短路,竟忘了将手从警花身上收回来,还没等昊宗清醒过来,啪!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

“你怎么打人?”昊宗质问。

“是你自己讨打。”警花说着又是一记重拳朝昊宗胸口打过来,这一次昊宗没让她再得手,脚下迷踪步法将身形移动了一下,警花一拳打空,她余怒未减,还想对昊宗继续施暴,突然她的手机响起来。

警花停下手,接完电话,审视了昊宗几眼,突然掏出手铐又把昊宗拷到椅子上,打开那副轴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啥情况,警花阴着脸说:“你的问题我还没有查清楚,等下午我回来继续审你。”

昊宗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了,“喂,你还没查清楚?我的行李包你可都看过了,没有证据,你凭什么扣留我?”

警花冷漠地一笑,“我回家吃午饭,你的情况我下午回来会处理的。”

警花走出分局大楼,开车回到市北郊别墅家中,她的父亲欧阳勋正在等她,刚才那个电话就是欧阳勋打给她的。见欧阳莉姿回来,欧阳勋问道:“小姿,明天周末休息吗?”

欧阳莉姿回答:“爸爸,我周末有任务,怎么,明天又要我陪你的客人吃饭?我可没空哦。”欧阳莉姿说完,直奔洗手间去了。

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欧阳勋陷入了沉思……

曾经是华夏特工的欧阳勋,在那次难忘的海外斩首行动中,险些丧生,幸亏自己的搭档冒死相救。任务完成了,他的搭档牺牲了,那个搭档就是昊宗的父亲。十五年前,欧阳勋带着搭档的遗物,去他的老家看望他的妻儿,为了报答搭档的救命之恩,就将自己的女儿,与搭档的儿子订下了娃娃亲,他希望女儿长大之后嫁给搭档的儿子,替自己报答恩人前世的救命之情。

十五年过去了,这件婚姻摆到了面前,欧阳勋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何况是婚姻大事?不过,他对昊宗,一直有些偏见。昊宗从小被爷爷在体内种下了八部天尊的育苗,年幼时候,体质尚弱,昊宗经常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真气而抽风晕倒。欧阳勋不知道内情,只觉得昊宗是个病秧子,曾经一度后悔自己的决策。

尤其,欧阳勋更清楚女儿欧阳莉姿的秉性,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蛮女友,欧阳勋猜想以女儿高傲的性格绝对看不上平头老百姓出身的昊宗。欧阳勋也更愿意女儿嫁给现在正在狂追她的东方骏。东方骏不仅是华海重工的总经理,更是前任华海市市委书记的儿子。东方骏的姑姑也是现任的华海市常务副市长,有着这样深厚背景的优秀男子,要不是昊宗的出现,欧阳勋铁定要将女儿嫁给东方骏。

现在,欧阳勋十分为难,毕竟昊宗的爸爸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自己出尔反尔悔婚,会让人家耻笑的。欧阳勋正在犯难,这时有人敲门,欧阳勋说:“请进。”

进来的是一个气质女郎,她一袭浅灰色公司职业套装,娇躯被束缚得曲线玲珑,凹凸有致,未穿丝袜的玉足上是一双乳白色的高跟鞋,整个装扮高贵中不失典雅,端正中不失妩媚,柔弱娇怯,文静典雅的古典美人,她就是欧阳勋之子欧阳剑的女友沐卉。

“董事长好。”沐卉向欧阳勋微笑致意。

欧阳勋点点头,“沐卉,没有人的时候,你就叫我叔叔。你也知道,我就小剑一个儿子,我辛辛苦苦打下的这一片江山,将来还不是留给你们?小剑身为警务人员,自然不能出面帮我打理公司。沐卉,我把你提拔到销售部,就是为了培养接班人。所以,你不用见外。今天让你过来吃午饭,叔叔有件事找你商量……”

精明的沐卉马上意识到欧阳勋遇到了为难之事,在她心目中,这个未来的公公可是个能屈能伸,手眼通天的能人,怎么也会遇到难事?“叔叔,什么事让你这样为难?”

欧阳勋叹口气说:“有这么件事,沐卉,你说我应该怎样做……”

欧阳勋将昊宗的事情说出来,在欧阳勋眼中,沐卉是一个眼光独到,对待任何事情有独立见解的智慧型女性,这也是欧阳勋选她做自己未来儿媳的原因之一。沐卉听了欧阳勋的话后,皱皱眉说:“叔叔,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搞独裁婚姻?再说,丽姿那丫头,你也左右不了啊?”

欧阳勋说:“是啊,我这不就为这事犯愁吗?不管怎么说,昊宗的爸爸救过我的命,我总不能拒人千里之外吧?再说,这件婚事,当初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