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又是她
A+ A-

白羽馨呵呵一笑,“昊宗,你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过我可记得你,甚至会记住你一辈子,因为你是第一个为我倾倒的人嘛,哈哈。”

“小白,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昊宗脸一红,急忙解释说:“上中学的时候,那次体育课,我是因为身体原因,才昏迷的,可不是像同学们谣传的那样,说我是因为白羽馨的美色而倾倒的。”

“哈哈,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总之,在这里见到你,我还是挺高兴的,昊宗,你来华海做什么啊?”白羽馨打开了话匣子,开始盘问起来。

昊宗说:“找工作呗,你呢?”

白羽馨说:“上完中学,我就跟爸妈回到江南老家,大学毕业后就来华海市工作,我虽然比你早来几个月,但还在试用期间,先不说这个,走,我请你吃晚饭,咱们边吃边说吧。”

昊宗说:“老同学见面,让你请我多不好意思,我请你吧。”

这时候,华灯初上,都市的夜晚,绚丽多姿,白羽馨领着昊宗来到前面路口的苏州茶楼,“昊宗,就这里吧,我们简单吃点就行。”

来到茶楼坐下之后,还不等茶楼伙计过来招呼,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嫂就大大咧咧凑过来,她说话声像打雷,“哎呀,这不是羽馨小姐吗?怎么,你陪男朋友来这里喝茶啊?”

白羽馨急忙解说:“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的同学。”

胖嫂打量昊宗几眼,说:“同学无缘无故会请你喝茶?”

白羽馨说:“是我请他喝茶。”

胖嫂一听来了精神,“是这样啊。白小姐,到这里喝一次茶,价钱可是不低的啊,你一定是发达了,哈哈,上个月欠我的房租,还有这个月的房租,可以交齐了吧?”

白羽馨白了胖嫂一眼没好气说:“少不了你的一分钱,胖嫂,我和朋友有事要商量,咱们的事,明天再说。”

遭受白羽馨的冷眼,胖嫂倒是无所谓,乐哈哈要走,忽然想起什么事儿来,又转回身来,一本正经地说:“你们可要小心啊,我的好几个朋友在这里喝茶,结果车子都丢了。”

白羽馨说:“我没有汽车,不怕丢。”

这时候,身穿一身唐装的店伙计,拿着茶谱过来招待,问:“先生,小姐,要喝什么?”

昊宗说:“就来一壶碧螺春吧,再来一盘点心。”

伙计点头哈腰,“我记住了。两位还要点别的吗?”

昊宗说不要了,伙计刚要走,昊宗说:“等等。我问你,你们这儿真的经常丢车子?”

伙计说:“这都是那些客人不小心,车子在我们茶楼丢了,只能说是巧合而已,跟我们茶楼有什么关系?”

昊宗冷笑说:“一个人在这里丢车是巧合,两个人在这儿丢车那就有点奇怪了,刚才这位大嫂说她的好几个朋友在这里丢车,这就说明你们这家茶楼确实有些问题了。”

伙计有些愤怒,“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们茶楼,我们老板听到的话,可以告你诽谤的。”

昊宗站起来,一手抓住伙计的胳膊,另一只手闪电般从这个伙计的裤兜里掏出来一样东西,那是一块特制的肥皂,昊宗将那块光滑的肥皂拿给胖嫂看,胖嫂见肥皂上面居然刻着一把钥匙的印痕。惊异地问:“这是什么?”

昊宗说:“大嫂,拜托你少长点肉,多长点脑子好不好,刚才这个贼已经偷了你的钥匙,并将你的钥匙刻了模子。再将钥匙扔回你的裤头里。你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哎!下次你要是再来这里喝茶,丢车的人就轮到你了。”

胖嫂恍然大悟,“臭毛贼,居然偷到老娘头上来?”转身就要打。那贼看事情不妙,扭身就跑。昊宗追上一步,还想使扫堂腿去绊倒他,但是这贼有武功,跃身闪开,同时将手中的托盘朝着昊宗扔过来。昊宗一闪身,铜制的托盘砸在邻座的桌子上,茶壶茶杯被撞倒一大片。喝茶的女客顿时尖叫起来。

“休走。”昊宗抬腿去追。

那贼十分灵敏,已经拐下楼梯去了。昊宗这一喊,却惊动了另一个在这等着同伙接头的不法分子。他身体健壮,留着小平头,穿一身陈旧的牛仔装束,还带着一个大旅行包,小平头以为自己被警察发现了,看到昊宗朝自己奔过来,一时心慌,将桌子上的茶壶抄起来,朝昊宗丢过来。昊宗急忙躲开,这不法分子,也跟那贼往下逃。楼上一时乱了套。

“居然有同伙?”昊宗赶紧朝楼梯口追过去。这时候,楼梯下正好冲上来一个年轻女子,看到有个男的扑上来,也没多想,对准昊宗迎面就是一拳。

昊宗向旁边一闪身躲开,刚想和她动手,结果发现拦住自己的这女子正是令自己最头疼得欧阳警花。欧阳莉姿认出是昊宗,马上用一把黑森森的手枪已经对准了昊宗的胸口,“不许动,警察!”警花说着左手习惯性地打开上衣,亮了一下内衣兜地方藏着的警官证。

这时候,胖嫂和白羽馨都追上来,看到昊宗被人用枪指着,急忙喊:“搞错了,搞错了,贼都跑了。”刚才看到警花掏枪,昊宗还真吓了一跳,二人因为有今天上午的遭遇,可谓是老熟人了,欧阳莉姿怒喝道:“看什么看?双手抱头,面朝墙蹲下。”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