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教训一下
A+ A-

因为,那位教官的身份太特殊,她不仅有着上校军衔,听说还是某位首长的孙女,昊宗上大学的那个城市的市长对她都是毕恭毕敬。一直到军训结束,暗恋了人家三个月的昊宗,就再也没见过邓可瑜的面,邓可瑜在昊宗的心中,女神一般的存在,又女神一般的遥远……

见昊宗没有说话,白羽馨明亮的眼睛忽闪忽闪,心中明了了几分。

华尔兹之后接着是节奏快速,激情奔放的迪斯科。灯光突然变暗,五光十色的光柱飘忽

闪烁,变幻莫测。白羽馨那玲珑浪漫的身躯,玉立修长,不盈一握。当她那婷婷的倩影在一片溢彩流光的蓦然闪现,无来由地隔着寥远的空间,遥遥地魅惑着昊宗,向昊宗生命中最为本质,也藏得最深的那一页,投下一抹玫瑰色的光辉。

狂野疯荡的迪斯科停止了。白羽馨微微喘着粗气,似水晶淡淡的汗珠沁入她的肌肤,那霞光样嫣然的水粉色,象枝头刚刚盛开的胡姬。带点娇羞不禁的神情。轻轻摇荡时脸上也流漾着蔷薇色的韵味。美得让人不忍去凝望。

迪斯科之后,是一曲慢步音乐。旋律低沉纾缓,音色轻柔飘渺。犹如轻风吹梦,虚虚幻幻地在柔色中回旋。又仿佛在蒙蒙的细雨里,心会莫名地变得脆弱,有一丝丝雨雾般若有若无的忧伤。白羽馨深情的将双臂环绕在昊宗的颈部,头靠向昊宗的肩膀。二人伴着音乐的节奏任神幻的思绪,在绚丽轻梦里随心飘舞。昊宗双手揽住她的细腰,说:“羽馨,你跳的真好!”

“我从小就喜欢跳舞。”白羽馨甜甜地一笑。

“你诗词歌赋,能歌善舞,样样都行,可说是位才女了!”昊宗笑眯眯地说。

“那倒不敢当。不过,这都是我妈教我的。”白羽馨又说。

“你妈是舞蹈家吗?”昊宗问。

“那倒不是,不过我妈为了我真是下了一番苦心。我妈告诉我说要用真心去品味其中的真谛,运用形体的语言、把握身体的形态、并要完美地控制好时间和空间的关系,才能充分的去铨释舞蹈的内涵。”

“嗯,有道理。真是个伟大的妈妈!”昊宗赞不绝口。

温婉芳馨的音乐如一支遥远的古乐,在长笛的婉转中悠扬纯净地娓娓道来,温雅动人。

仿佛她就像引诱着昊宗的手指顺着表面柔和的浮雕曲线随心起舞。曲线的形状美如涟漪,如同晚风,轻轻掠过镜样的湖面,以飘渺的淡淡烟雾,荡开无尽流美的波纹,在水色天光摇曳里,幻梦随之诞生。一样的春浪曼妙,一样的春心盛开。

曲终人散,舞会结束了。它营造了一种华丽而温馨的氛围。无声地解说着人世间的主旨:永恒,信任,以及爱。然而尘事侵扰,谁能令深爱停留,谁又能令祝福永恒?

“昊宗,谢谢陪我来跳舞,能在这里遇到老同学,还能有这样开心的夜晚,我真的很高兴。”

“昊宗,我们都是天涯飘零的梦旅人。在华海,今后不管谁遇到困难,我们都要互相帮助,好吗?”白羽馨灿烂的笑容,让昊宗头一次觉得这个女孩的内心其实很亲切。昊宗深深地点了点头,“羽馨,我们一定能在这个大世界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二人有说有笑,走出天伦王朝夜总会,还不等昊宗和白羽馨告别,横着过来三个胳膊上纹着青龙的红头发青年男子,看样子酒喝了不少,走路左摇右晃的,朝着白羽馨就撞过来……白羽馨下意识的闪了一下,但是肩上的挎包还是挂了对方一下。

边上那个红头发哼哼两声,对昊宗说:“站住,你没长眼睛?往哪里撞。”

白羽馨刚想辩解,昊宗对白羽馨说:“别理他们,咱们走。”

“走?你走得了吗?”三个混混转过身来,拦住昊宗和白羽馨。

昊宗不动声色地问:“你们想干什么?”

那个混混说:“赔钱。”

昊宗轻蔑地看了看三个家伙,他还不想惹事生非,“我没钱。”

“吆喝,没钱?没钱就完了吗?这样吧,既然没钱赔,让你的马子陪我们哥几个玩玩,明天再还给你。”这个混混说着,眼睛就在白羽馨身上扫来扫去,最后落到白羽馨那对波霸上,“好大的宝贝。小子,你同意不同意?”

昊宗压了压火气,说:“你们再找麻烦,我就要叫保安了。”

“还敢叫保安?揍他!”三个混混凶神恶煞般将昊宗和白羽馨围起来,昊宗将白羽馨护在身后,低声对她说:“别害怕,有我呢。”

“揍的就是你。”一个混混冲上来就是一拳,直打向昊宗的面门,昊宗头一歪,伸出铁钳般手掌,将对方的拳头抓住,往下一扣,就听那个混混发出杀猪般的一声惨叫,身子一侧歪,跪在了地上,“我的手啊。”混混抱着自己脱臼的手腕,疼的汗水哗哗直淌。

另外两个嘴里叫骂着,一前一后包抄过来,昊宗将白羽馨一拉,飞起一脚正踢在其中一个的肚子上,这个混混顿时被踢得一个狗啃屎。昊宗踢出去的那只脚往回一带,又来一个倒踢紫金冠,正好踢在后面那个混混的下巴上,这个混混被昊宗这一脚踢得仰面摔倒。

昊宗一拳两脚干净利索的解决战斗,围观的帅哥靓女禁不住一片掌声,“打的好。”

昊宗不等他们爬起来,拉着白羽馨飞快地离开是非之地,昊宗说:“羽馨,以后你自己最好少来这种地方,这种大都市,什么样的坏蛋都有。”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