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这是勾引么?
A+ A-

白羽馨连声说:“昊宗,你真厉害,简直是酷毕了。昊宗,你送我回家吧。”

“这……”昊宗犹豫一下,还是爽快地点头,“那好,反正这儿离你家不远,我们走着回去吧,还省下车费呢。”

昊宗陪白羽馨来到出租房楼下,白羽馨说:“昊宗,我到家了。”

昊宗抬头看了看,“恩,羽馨,那你早点回家休息吧。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昊宗,你呢,有地方住吗?”白羽馨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昊宗摇头说:“我今天刚来到华海,等会儿我自己找地方住吧。”

白羽馨一皱眉,“昊宗,对不起啊,让你陪我玩,耽误了时间,现在都快0点了,你还要满大街找旅馆吗?和我合租的朋友这两天正好有事回老家去了,不如今天晚上你就在我家凑合一晚上,明天再找旅馆吧。”

昊宗面对白羽馨的坦言邀请,心中一荡,“如果你不介意……我就,打扰你一晚上。”

“都是老同学,不用客套,跟我上楼吧。”跟着白羽馨上楼,进屋后,昊宗抬头四处打量,白羽馨和朋友合租的是两室一厅的新房子,整个客厅装修以浅色调为主,鹅黄、米色和奶白分别是地板、墙壁和沙发的颜色,墙上几乎什么装饰都没有,只是挂了一个无盖框式的钟,整体看上去相当简约素雅,正是近年来家装风格的主流。

“昊宗,你随便坐,我先洗个澡,冰箱里有饮料,自己拿。”白羽馨丢下这句话后一转身就进了卧室,把昊宗一个人留在客厅,想起刚才白羽馨在楼下主动约请自己的眼神,暧昧啊……

昊宗神游了一会儿,觉得口渴,从冰箱中拿出一个易拉罐,哥真的要晕了,这就是她的待客之道吗?随便坐?自己拿喝的?她到底当我是客人还是男主人呀?洗澡?洗澡间的门还不反锁?真的想引诱我还是怎么着?

脑中乱乱的一团,根本理不出什么头绪。昊宗把心一横,管他的,还推理个什么劲?既来之则安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想得太累了,不如好好休息吧。

主意已定,昊宗轻松下来,打开电视机旁边的功放,调高音量,听出来是班得瑞乐团的轻音乐。嗯,总算是有一共同爱好,对追求内心宁静的人来说,这是首选,挺适合现在的自己。

流畅舒缓的音乐配上卧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还真是别有情调,昊宗端着饮料饶有兴趣地在客厅中踱步,想象着静谧的湖泊、流淌的溪水、浩瀚的海洋、幽深的森林,倒也是心旷神怡。

一刻钟时间,里面的水声停了下来。不一会儿,卧室的门打开,柔和的灯光下,昊宗眼前一朵出水芙蓉正在盛放。

一身银灰色的丝缎睡袍,腰间束着同质地的丝带让动人曲线完美呈现。睡袍下摆只及小腿处,白生生的脚胫脚踝形比藕段,色胜璞玉。屐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小脚丫儿藏在绿色线织拖鞋中,只看得见小半截足弓和圆润的后跟,却是更勾人魂魄,招人遐思。

湿漉漉的秀发只是略为擦拭,散乱地披在肩头,一张俏脸在热水的作用下变成像苹果般红扑扑的颜色,水汪汪的美目中一点乌漆,嫣红的小嘴轻抿,嘴角微微上翘,颊边梨涡再绽,浅笑甜甜。白羽馨这样出现在门边,仿如九天之上的仙女从五彩祥云中露出了她的绝代姿容。

如果说平时身穿白衣天使装束的白羽馨的美是淡抹浓妆,雅艳相宜,那么现在自己眼前这个卸去所有粉底眼影唇彩的女人,就是浑然天成这个成语的最好诠释。“老同学,你…你洗完了吗……”

“你可以去洗了。”白羽馨展颜一笑,轻移莲步朝昊宗这边走过来:“你也喜欢班得瑞?”

“谈不上特别喜欢,光从情感上说我还是更喜欢中国民族音乐:”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转移话题,昊宗心中惴惴:只是这类音乐听了以后精神放松,心情舒畅,让人如沐春风,确有独到之处。我对这方面可是外行的很,再谈下去,就要露馅。昊宗赶紧直扑卫生间。

哗啦啦洗了一个热水澡之后,昊宗出来见到白羽馨正在沙发上打哈且,“羽馨,你的朋友不在家,你看,我是不是我们俩一人一个房间,我去睡她的房间?”

“你想得美啊,向薇回来要是知道她的香闺被臭男人睡过了,她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所以你想都不要想啊。”白羽馨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了一个赖腰。昊宗心中一怔,不由得浮想联翩,“难道,难道小白想让我睡她的房间?”

“昊宗,我要去睡觉了,你就睡客厅吧。”白羽馨丢下这句让昊宗失望的话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卧室去了,昊宗叹口气,安慰自己说:“睡沙发总比睡澡堂子舒服。”是啊,自己身上就带了一千块路费,一顿饭就花掉了三分之一,明天去未来的岳父家,总不能空着手吧?一旦这门婚事泡汤,自己的工作也没有着落,嘿嘿,连回家的车票都不保了。

看下时间,正好是子夜零点,昊宗从背包里取出自己的那副宝画,爷爷说,这个时候,是从宝画里面吸取能量的最佳时刻。将这幅画着八部天尊的宝画在茶几桌面上铺好之后,昊宗在沙发上气沉丹田,运气发功,不大会儿,昊宗感到一股熟悉的温热的电流,顺着自己的丹田传过来。周身被一团暖洋洋的气流包围着,就这样动极生静,慢慢进入了一种安静祥和的混沌状态。丹田里的灵气,象夏夜里明亮的星星,一闪一闪地发出蓝色的光彩。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