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突发事件
A+ A-

欧阳勋走后,昊宗偷偷瞧了沐卉一眼,平静一下激情澎湃的内心,刚要开口,沐卉却抢先说话了:“昊宗,听说你现在还没有工作?”

昊宗囧到:“还没找到合适的。”

沐卉继续问:“你想不想到我们家的康盛房地产工作?”

昊宗摇摇头,憨笑说:“我对房地产一窍不通,不过,当保安还是可以的。”

沐卉问的话,是欧阳勋面授过的,先考验一下昊宗是不是好逸恶劳,一来就想凭关系进公司做高层管理人员,那种人是欧阳勋最看不起的。昊宗的回答,让沐卉十分满意,她笑道:“你很幽默啊。对了你不是学的电子专业吗?这种专业很好找工作的。”

昊宗叹道:“可是我只有本科文凭,劳务市场动不动就要求硕士学历,像我这种情况,大公司很难应聘的。”

二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沐卉说自己还要上班,就要告辞,分手时候只对昊宗说:“以后再联系。”这句话真是意味深长,让昊宗坐在华海市的立交桥上想了足足一个下午,也没想明白,自己还有没有可能做欧阳家的乘龙快婿。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昊宗一直等着欧阳家的电话,是不是完成那张婚约,他们总应该给自己一个交代。晚上,昊宗给妈妈挂通了电话,告诉了妈妈这里的情况。昊宗的妈妈对他说:“如果欧阳叔叔的女儿看不上你,你也不要死缠着人家,拿你爸爸救过欧阳叔叔的性命说事。儿子,人活着要有尊严,我们家虽然穷,但是我希望你是一个像你爸爸一样的钢铁硬汉。”

妈妈的话虽然不多,但是很有力度,昊宗也终于明白了,欧阳勋连家都不让自己进,只在酒店接待了自己一下,明摆着人家是在搪塞自己啊。恩,妈妈说的有道理,我要脚踏实地,靠自己的能力打拼自己的事业,而不是寄人篱下,摇尾乞怜,更不能因为爸爸救过欧阳叔叔的性命,就赖上人家的女儿,天涯何处无芳草啊!虽然想明白了。但是昊宗的脑海中,还总是闪映出沐卉迷人的身影,哎!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第二天,欧阳家一直没有和昊宗联系,昊宗沉寂了一天,第三天,主动给沐卉打了电话,说是约沐卉吃顿饭,昊宗已经打定了主意,这顿饭算是分手仪式,自己应该主动把话说明,既然大家彼此都觉得很陌生,那就不适合在一起。昊宗选了一家经济实惠的中等餐厅,就坐在这里等沐卉来。

快中午的时候,沐卉果然来了,昊宗让沐卉点了菜,今天的沐卉有些心不在焉,和昊宗说话的时候,总是走神。原来,欧阳勋今日特意嘱咐沐卉,尽快和昊宗提出分手,沐卉却觉得昊宗并不是那种百无一是的无能之辈,这个骨子里隐隐透露着一股子霸气的男子,给人一种诱人的安全感,也可以说,那是一种无形的诱惑,促使他身边女子去赏识他,爱上他。欧阳叔叔你错了,你应该仔细考察一下你这个女婿啊,我觉得他不一定就比东方骏差。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昊宗终于鼓起勇气,对沐卉说:“小姿,我有个想法跟你商量。”

沐卉点点头,示意昊宗继续说,她则是洗耳恭听。

昊宗迟疑了一下,正打算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在这时,外面一阵喧哗,二人不由朝门口看去,就看到四个凶神恶煞般的人踹开了门,最前面是一个络腮胡子,紧跟着一个精瘦的高个秃头,拖后的是一个红头发,一个黄头发。四个人走进来的时候,每个人手里还拿着一把黑亮的枪。

络腮胡子背着个大皮包,用枪对着众人,恶狠狠地喊道:“都坐下,全都给我闭嘴!谁敢乱动立马毙了!”

正在吃饭的顾客们惊恐的看着这四个拿枪的家伙。没有人敢乱动一下。络腮胡子和秃头在饭馆的大厅里,拿枪对着他们。另外两个去了后面厨房,把三个厨师还有几个服务员赶了出来,全部弄到了饭馆大厅。然后让所有人全部靠墙蹲好,双手放在头上。

昊宗和沐卉被络腮胡子和秃头用枪指着,和其余的顾客全部靠墙蹲了下来。双手抱着头。刚刚蹲下,就听到了外面的警笛大作。大家一阵骚动。秃头立即凭空放了一枪,声音震耳欲聋,男士全被吓的心里“咯噔”一下,不少女士已经被吓的小声哭了起来。秃头挥舞着枪喊道:“所有人都别动!谁敢乱动老子就打死谁!”

听到了枪声,外面警察的声音马上透过喇叭传了进来:“里面的劫匪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伤害人质,罪上加罪。赶紧出来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劫匪老大在门后,朝外面大声的喊:“抢银行已经是死罪了!投降也是死!我们现在手里有三四十个人质。给我们一辆防弹汽车,四把冲锋枪。从现在开始,车不来的话,每隔五分钟就杀一个人质!”

被扣押的众人听到这话,顿时如坠冰窖,心里恐惧到了极点。沐卉蹲着的腿已经开始打颤了。她手心里全都是汗。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电视上看过无数次的情节,这么突然地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握住了沐卉的冰凉的小手,原来是昊宗伸过手来,顿时沐卉只觉得心头一暖,七上八下的心也稍微平静了一些,昊宗低声说:“不要害怕,有我在。”不要害怕,有我在。多么侠肝义胆,豪情万丈的语言,他是宽慰自己,还是真能像电影中的“黑侠”那样,成为救世主?沐卉不由得偷偷看了昊宗一眼,只见他牟利的目光正仔细观察着四名劫匪。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