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这才是威胁
A+ A-

外面的警察依旧在不停地喊话,里面的劫匪也在不停的提着要求和条件。可沐卉什么都听不清楚。她蹲在那里,思维有点模糊,肚子紧张的有些绞痛。她多希望这是一个噩梦,自己马上要从梦中醒来,她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找梦醒后的那种轻松感。小手一直紧紧握住昊宗的手,仿佛握住的是一颗救命的稻草。

这时候,一个秃头劫匪忽然拉起一个人站了起来,众人一阵小小的骚动。秃头把那个人质直接推到了门口,用枪抵住了他的后背。那名男子的脸因为恐惧都变形了,颤颤抖抖的说着:“别……别杀我……”

“砰”的一声。男子倒在了饭馆门口,屋里的女人顿时有一半吓得大声哭起来,劫匪老大朝着天花板开了一枪,冷漠地说:“谁在哭,就是下一个……”

顿时,哭叫声停止,刚才人们的心还如坠冰窖,现在已经坠到十八层黑色帝国去了。

外面的警察又在喊话:“不要再负隅顽抗,不要伤害人质。赶快出来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劫匪老大不答话。过了一阵,对着外面的警察喊道:“又过十分钟了!”说完对着那秃头的劫匪使了个手势,示意他再揪一个人质出来。

秃头的劫匪点了点头。拿着枪就朝着沐卉的方向走了过来。因为沐卉蹲在最外边。沐卉的心“怦怦”的乱跳。她眼看着那秃头的劫匪,脸上惊恐的神色如同待宰的羔羊。此时,她的心一片凄凉,警方是不会妥协的,警方不妥协,歹徒就会继续杀人质,下一个会轮到自己吗?直觉告诉她,秃头确实是奔着自己来的……

就在这时候,蹲在沐卉里面的昊宗突然站起来,昊宗站起来的时候,还刻意紧握了一下沐卉的手,示意她不要慌乱,站起来的昊宗像一堵墙一样,用身体挡住沐卉,对秃头说:“求求你,不要再滥杀人质了,警方可能正在给你们准备车子……”

一刹间,昊宗大义凛然的挡住自己,让沐卉感受到无限的温暖,他这样暴露自己,无非是引起歹徒注意,果然,秃头一把扭住了昊宗的脖领子,“小子,爷爷不用你指挥。”说着,就拎着昊宗往大门口走去。

他分明是刻意保护我,才会被秃头捉走,要是昊宗不站起来,那么,第二个被枪杀的人质,无疑就是自己。想到这里,眼泪模糊了沐卉的眼睛,自己现在的身份,还冒充着他的未婚妻,他应该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可是,我居然骗了他。沐卉的良心饱受谴责的同时,抬起泪眼,望着被秃头捉去的昊宗。

秃头劫匪推着昊宗往前走,还没到门口,劫匪的枪还没有抵住昊宗的后心,只是在用手推着他走。一步一步,离门口越来越近。那个劫匪老大就在门口站着,昊宗双手抱着头,已经走到了他的旁边。

说时迟那时快。昊宗突然间身子一拧,“呼”的闪开秃头指着自己的手枪。那秃头劫匪见势不好,抬枪就要射。可是已经晚了,昊宗已经绕到了劫匪老大的身后,手里拿着一根汤勺,汤勺的勺柄已经戳进了劫匪老大的耳朵眼里。

这个汤勺是昊宗蹲着的时候从地上捡的,勺子的柄又细又长,而且是圆柱形的,到了他手里,顿时成了件可以置人死地的利器。昊宗走到劫匪老大身边时,一下子低着头闪到了他的后边,左胳膊紧紧地勒住了他的脖子,右手拿着汤勺朝着他耳朵眼扎了进去。劫匪老大想要抬枪射击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已经感觉到了耳朵里传来的异样。

三把手枪同时对准了昊宗。昊宗喊道:“都别乱动!谁敢乱动我就一勺戳死他!”

汤勺的尖端已经触到了耳膜,再往下戳就直接戳进大脑里了。那劫匪老大自然知道利害,当下便喊道:“都别乱动,别开枪!”

昊宗早就盘算好了。他选择劫匪老大下手是有道理的。一是他站在门边,正好方便下手。二是,当初这帮劫匪朝警察喊“抢银行已经是死罪了”,就断定这个劫匪身上的背包里装的就是抢劫银行的钱款。那么,这个劫匪就是老大。

现在他劫持了老大。如果强迫其余三个投降,这不可能,他们三个劫匪顶多会把昊宗连同老大一起杀掉。劫匪老大果然是干尽坏事的恶人,到了这个地步,也并不惊慌。相反却冷静的问道:“你想怎么样?要钱,这里有的是,你随便拿去!”

昊宗冷笑一声:“少废话!不想死的话,把这些人质全都放了!我留下来当人质!”

其他三个劫匪立即喊道:“老大,不能放啊。这是我们跟警察谈判的筹码!”

劫匪老大白了白眼,身体却不敢动,说道:“看见了吧。就算我答应,我的兄弟们也不答应。”

“哦?”昊宗轻轻的用手转了转汤勺,劫匪老大立即感到从耳朵深处传来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直达心脏。昊宗冷笑着说:“那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大脑边缘,插着一根汤勺。如果再往前轻轻一捅,那这死状简直是比枪毙还要惨。劫匪老大的脸上已经有冷汗流下来了。昊宗接着说了一句话,彻底摧毁了劫匪老大的心理防线。

“放了人质,可能会死。不放人质,现在就死!”说着,又转了转那根蠢蠢欲动的汤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