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胆子很肥
A+ A-

  元清焰眼波流转,清灵娇媚,浅浅一笑几乎笼络了在场每个男人的目光。

即便是谢鸿宇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跟自己心爱之人如此相似的女人,有一股说不出的诱人魅力,远比从前的元清焰更加令人着迷。

“好啊。”元清焰轻轻巧巧的应下了。

姜雪满眼兴奋,却语气婉转:“沈小姐,他们玩这个很厉害的,而且又是赌这个……万一你输了,多难看?”

她心里其实在怂恿着:最好能让这个女人输的衣服都没了,好好丢人!

元清焰笑眯眯:“没想到姜小姐这么关心我,你的好意我领了。不过,这场游戏我玩定了。”

说着,她轻轻俯下身靠近了那个男人:“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人喉结动了动:“宋澄。”

“宋先生,输了的人脱衣服,不过你是男人,我对你光屁股的样子可不感兴趣。”元清焰的话成功让包厢里的人哄堂大笑。

宋澄一阵尴尬:“那你说你想赌什么?”

“我要是输了嘛,那就脱一件衣服;你要是输了的话,就把你名下最值钱的产业折现给我,怎么样?敢不敢?”

这个大胆的赌注让宋澄兴奋起来:“有意思,这么有意思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好,我赌了!”宋澄叫出声。

元清焰双眼噙着笑,不动声色的看对方先出。

玩骰子,不过是比大小,最简单也最直接的玩法。

第一把,宋澄掷出了三个骰子十六个点,他得意的看着元清焰:“该你了,美女。”

元清焰不慌不忙拿过,轻轻晃了晃往下一抛,鲜红的十五个点。

“你输了。”宋澄笑得更大声了。

姜雪也不住的快活:“这可怎么好?沈小姐,你要脱衣服了。”

元清焰满不在乎的脱掉大衣,露出里面玲珑有致的身段:“继续。”

宋澄高兴:“够爽气!不过我提醒你,你可没几件衣服可以脱了。”

元清焰继续笑着,也不搭腔更不生气。

接下来的三把,元清焰小手一掷就是满点十八,让一开始得意万分的宋澄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这怎么可能?!”宋澄叫起来,“这骰子有问题!”

“宋先生,第一回你可是赢了的,怎么自己赢的时候不说有问题呢?难不成,你是输不起吗?”元清焰纤细的手指洁白如玉,“反正都是游戏,既然宋先生输不起,那咱们就不玩了。你就当输给我一次就好,我就要你名下最值钱的产业折现。”

宋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狡黠的笑意,这才明白自己碰上了高手。

“你、你……”他喘着气。

姜雪也惊讶的看着元清焰,心里再一次打消了对她身份的怀疑。

就是嘛,堂堂元家千金怎么会玩这样的东西?

包厢里顿时鸦雀无声,只有元清焰轻轻的笑声,仿佛是三月里最清美动人的花瓣,带着露水的干净清冽,既是绝色娇艳又是纯洁无瑕。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唐泊远那张冷得象冰的脸出现在外面。

“唐少!”宋澄和谢鸿宇率先反应过来。

元清焰一阵头大,刚想低头装死,唐泊远可不给她这个机会。

他长腿一迈走到她面前,直接将元清焰从位置上拽进怀里。

“我……”

“别说话,不然我不保证自己会不会现在就办了你。”唐泊远隐隐压低的声音透着危险。

元清焰心头一跳,忙保持沉默。

男人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将她从头到脚裹了起来,强势的将元清焰带离了包厢。

包厢里一片人仰马翻,宋澄的脸都快哭出来了:“哥们,我刚才是跟唐少的女人玩游戏,还赢了她一次,对不对?”

周围人很同情,只有姜雪恨得牙痒痒。

等众人褪去,姜雪捡起元清焰丢下的那件大衣,恨恨的摔在地上用脚踩了好多遍。

沈星楼,下一次就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躲过了!

被唐泊远塞进车里的元清焰有些搞不清状态,两人就这么一直安静的回到唐家庄园,她被唐少直接抗进了房间。

一路被帮佣管家行注目礼,元清焰只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红了。

“放我下来!!”

她被摔进了床上,唐泊远像匹野兽倾身压了过来,直接扣住她的下巴:“你长胆子了啊,居然敢跟别的男人玩脱衣服的游戏。”

“谁玩脱衣服的游戏了,我明明赢了!是你害我丢了一大笔的钱!”元清焰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不是刚才唐泊远闯入,她说什么都会让那个宋澄把这笔钱付清再走。

现在的元清焰身无分文,她可不想每次都朝唐泊远伸手。

“做我唐泊远的女人,你很缺钱?”唐泊远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元清焰倔强的很:“谁是你女人。”

突然,气氛骤然凝固,唐泊远不开口了。

元清焰纳闷的抬眼看去,只见男人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裙子那条连衣裙的前襟绽开几颗扣子。

“啊!流氓!”元清焰自己爬进了被子里,将浑身上下裹了起来。

唐泊远突然很想笑,他故意板起脸:“不准再有下次。”

元清焰涨红了脸,真不知是该一口应下还是嘴硬到底。

“还有,这是我的副卡。”唐泊远丢下一张卡,“等我晚上回来再收拾你。”

元清焰抖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想起昨天晚上的吻,顿时更加抬不起脸了。这个不要脸的王八蛋,以前传闻里可没听说唐少是个色魔呀!

“还有,晚上还做那个汤。”

唐少说完这句话,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汤?什么汤?

啊,昨天晚上的鱼汤啊。

元清焰突然心头涌起一阵难言的喜悦原来,他喜欢。

重新换了衣服站在厨房里,元清焰努力回想着昨天晚上唐泊远吃菜的习惯,将他喜欢的菜多放了不少。

正做着,她有些鄙视自己了,一张副卡而已就值得自己这么讨好那个男人了?

晚餐,桌上照旧是昨天晚上一样的鱼汤,唐泊远满意的很:“帮我盛汤。”

正吃着,门铃响了。

管家匆匆从外面走进来:“少爷,是寒家的小少爷来了。”

唐泊远眉间一紧:“关门!”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