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A+ A-

法场周围挤满了人,萧菲被推倒在行刑台上。

监斩官和刽子手都在不耐烦的等着午时三刻。

暗中关注着场上动静的慕容泽却在人群中搜寻着可疑人物。

大内精英卫队身着便衣,混在四面八方的各色人物中。

只要烈王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全面出击,让他插翅难飞。

上次让他逃了,慕容泽就如鲠在喉,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

萧菲紧张的扫视四周,眸中满是担忧,心中暗道:“大师兄,你可千万别自投罗网,如今师门覆灭,王府也被查封,你寡不敌众,慕容泽做好了圈套等你。”

日光炫目,暗流汹涌。

一乘小轿出现在慕容泽的黄罗盖伞旁,婢女撩开轿帘,里面走出一个娉婷娇媚的女子。

慕容泽忙揽过那女子,责问道:“月儿,你身子虚弱,怎的到这种地方来了?”

姬胧月蹙起纤秀的双眉,哽咽道:“皇上,不管怎么说,菲儿都是臣妾的亲妹妹,臣妾……理应来送她最后一程。”

她接过婢女递过的食盒,伤心的说:“这是臣妾亲手做的马蹄糕,菲儿最爱吃的。”

说着,姬胧月拿着食盒就要靠近萧菲,却被慕容泽一把揽进怀中,“月儿,她现在是死囚,什么丧心病狂的的事都能做出来,朕不许你以身犯险。”

“皇上,我与菲儿姐妹情深,她定然不会伤我分毫。”姬胧月脱离慕容泽的怀抱,一双凤眸之中满是坚决之色。

慕容泽摇头,比她更加坚决,“绝对不行,月儿,万一那贱人对你做了什么,万一你有个闪失,朕可该如何是好?”

萧菲嘴角掠过凄惨的笑,想当初,她每次披荆斩棘上战场,慕容泽也会这么跟她说:“万一你有个闪失,朕可该如何是好?”

现在,却把她当做瘟疫一样躲着。

慕容泽的决心经不住姬胧月楚楚可怜的泪滴。

他带了一帮侍卫,亲自护着姬胧月的安全,看着她喂萧菲吃断头饭。

“菲儿,你多吃点,姐姐会想你的。”姬胧月将马蹄糕递到萧菲嘴边,眼眸垂泪。

萧菲没有张嘴,也没有看她,这个假惺惺的女人,她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贱人!贵妃给你送行,是你的福气,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慕容泽狠戾的一脚无情的踢向萧菲的心口。

一口血从萧菲口中喷出,啐在姬胧月脸上。

姬胧月眸中闪过一丝阴狠,但随即被委屈替代:“菲儿,你……”

萧菲看着她,轻笑道:“姬胧月,你知不知道自己装模作样的样子很恶心?”

话音落下,姬胧月脸色一变,扑到慕容泽怀里,哭的梨花带雨。

“皇上,菲儿……菲儿竟如此误会我。”

慕容泽稍加抚慰,上前揪起萧菲的衣领,眼中喷出滔天怒火,恨不得将她活活烧死:“贱人!朕不活剐了你都难消心头之气!”

“斩立决”三个字呼之欲出,一支冷箭嗖的打断他的话。

冷箭直逼姬胧月咽喉。

慕容泽毫不犹豫,顺手将萧菲抛了过去,挡在姬胧月身前。

冒着森森寒光的尖锐箭头“嗤”的蹿进萧菲的胸腔。

晕倒前的瞬间,她仿佛看见烈王矫捷的身影从不远处的城墙闪过。

箭矢流星般飞来,人群大乱。

慕容泽急急吼道:“活捉烈王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萧菲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

外殿传来慕容泽的暴喝:“连一个逆贼都抓不到,朕养你们何用?来人啊,全部拖出去斩了!”

求饶声此起彼伏。

“还有你,倘若贵妃有个三长两短,朕诛你九族!”慕容泽声色俱厉。

太医吓得烂泥似的瘫坐在地。

经过这场风波,萧菲被前来相救的慕容烈误伤,而姬胧月,则因受了惊吓每况愈下。

她的身体本不像现在这样柔弱,但半年前她和五百士兵被围困桃花谷,守护着流落在外的传国玉玺,突如其来的火灾吞噬了士兵们鲜活的生命。

她虽死里逃生,却落下一身病痛。

如今没抓到慕容烈,拿不到药引子,姬胧月浑身疼的死去活来一般。

慕容泽急疯了。

此次追捕慕容烈失手的御林军全部推到午门斩首。

一群太医头都磕出了血,忽见慕容泽双目赤红的从姬胧月房里出来,众人知道,就算把头磕破也没用了。

冯太医战战兢兢地往前爬了几步,颤声道:“回陛下,虽说烈王手里的雪灵芝能够帮娘娘拔除骨子里的火毒,但现在情况危急,说不定萧菲的血也可做药引。”

慕容泽沉重的心情仿佛豁然开朗,暗淡的眸子迸发出欣喜的晶光:“你把话说清楚!”

冯太医道:“萧菲和烈王同是长玉山烟雨门的弟子,据微臣所知,他们为了增强功力,偶尔会采食雪灵芝,所以……”

慕容泽嘴角释放出绝处逢生的狂喜:“为何不早说?”

“微臣方才嗅到萧菲的血腥味儿,不经意辨别出里面含有雪灵芝的气息。”冯太医垂首道。

慕容泽如风而至,来到萧菲所在的偏殿,将她从床上拎起:“月儿替你求情,让你在这里养伤,不枉她对你这么好,现在是你回报她的时候了!”

“你欠她的,太多了!”

他像一头找到美食的猎豹,贪婪的盯着手里的小白兔。

萧菲胸口疼的要命,她看着他,低喃道:“慕容泽,你当真想要我的命?”

慕容泽嗤笑一声,满目鄙夷,“萧菲,你求朕啊,只要你求朕,朕就放过你。”

萧菲涣散的目光骤然凌厉:“我不怕死,但让我为救姬胧月而死,我不甘心!”

忽然,萧菲抬起血渍斑驳的手,抚上慕容泽冷峻的侧脸,喃喃道:“阿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给我个痛快的死法吧。”

慕容泽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了一下,心一点点的下沉。

“阿泽,还记得往日我们一同放风筝吗?那风筝飞着飞着断了线,落下悬崖,你傻乎乎的去捡,摔得头破血流,却笑着对我说,菲儿不要下来,你若伤了,我的心会痛的受不了。”

“我伏在悬崖上看着你,泪眼婆娑。”

“还有那次,我弄坏了你父皇的宝贝,你却说是你不小心打碎的,被你父皇一顿好罚。”

慕容泽柔和的目光突然闪过一丝阴鸷,一字一句道:“拖出去,放血!”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