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A+ A-

她被一大盆冷水泼醒,冯太医说:“死人的血不能用,必须在鲜活的状态下取的血,效果才最好。”

慕容泽冷冷的说:“那就不惜任何手段,让她苏醒,让她习惯取血这件事。”

萧菲一次又一次的晕厥,一次又一次的醒来,恐惧和痛苦折磨着她。

她想死,真没那么容易。

她被安排住进沧澜宫,二十四名宫女轮番看守,四名专用太医,保证她的身体在每次放血时都处于最好的状态。

那些宫女知道她只是一件治疗贵妃娘娘的工具,对她的态度也别提什么恭敬尊重。

萧菲一心求死,坚决不喝药膳,那些宫女就扳住她的脖子,掰开她的嘴,粗鲁的灌。

她呛的面红耳赤,趴在床沿咳嗽半天,红着眼睛低吼道:“月贵妃不能没有我,皇上不能没有月贵妃,也就是说,皇上需要我,你们这般对我,是想死么?”

一年纪稍长的宫女不屑道:“正是因为不想死,所以才这般对你啊,皇上发了话,只要能将药膳喂进你肚中,就算是用匕首撬开你的牙关都没关系。”

萧菲虚脱的躺了下去,她早就该想到了,慕容泽在意的只是她死没死,而不是她活的怎么样。

她死了,姬胧月好不容易找到的药引子就断了。

她苦笑,这便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她想到很多年前的那场战争,那时候慕容泽还没登基,只是个不受宠的三皇子,他们并肩作战。

萧菲被敌军俘虏,敌军恐吓她:“招出慕容泽的下落,否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承受着各种酷刑,且没有一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绝望,她知道,有个人在千方百计的救她。

现在,那个人也是处心积虑的让她活着,只是动机和那时不一样了。

当时的慕容泽,是为了萧菲而救萧菲,而现在的慕容泽,却是为了姬胧月而救萧菲。

晚上,萧菲仍把自己埋在被窝里。

门外,那些宫女又在算计怎么才能撬开她的嘴。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有说有笑,仿佛在商谈着一件特别有趣的事。

忽然有人轻轻地拉拉她的被子,烛火映入她的眼,照亮她满面泪水。

“姐姐,我叫荷香。”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宫女,干净的像一张白纸,她实在看不过去其他宫女们那样凌辱萧菲。

“皇上没有给你封号,奴婢可以叫你姐姐吗?”荷香微笑。

“嗯。”萧菲自嘲的点点头。

荷香放下灯台,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道:“每天喝药膳,谁都受不了,无怪姐姐抗拒,还是正经的膳食味道好,姐姐快喝。”

萧菲见她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呆呆的说:“不,无论是药膳或者是别的饭菜,都别拿给我,我,并不想活着。”

“饿死会很难受的。”

“那也比耻辱的活着强。”

“可你必须活着,既然不能选择生死,为何不活的舒服些?”

萧菲怔住,望向漆黑的窗外。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