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A+ A-

鲜血濡湿萧菲半边脸。

锋利的剑刃几乎划入她的颧骨,长长的伤口从鬓边几乎拉到下巴。

慕容泽握剑的手背隆起一道道青筋,愤怒的气息从他口中喷出。

萧菲就这样无力的趴在地上,冷声说着:“苦肉计是你爱妃的拿手好戏,而你,是她这出戏最好的配角。”

她没做过的事,绝不会承认,但她也不屑替自己辩白了。

慕容泽居高临下的逼视着她:“事到如今还诋毁月儿?试问哪个女人会拿自己的容貌开玩笑?萧菲,诋毁也要找个好理由!”

萧菲不卑不亢:“呵,诋毁她?慕容泽啊,你这双眼睛,若是起不了作用的话,不如挖了它!”

“你再说一句,朕就割了你的舌头!”冰冷的剑身在她脸颊摩挲。

慕容泽不耐烦的喝令贴身太监李公公:“把这个女人带下去审问。”

没等侍卫动手,荷香跪行到慕容泽面前:“是奴婢干的,跟小姐没关系!”

荷香被带进慎刑司,判了死刑。

萧菲来到明光殿,看着高高在上的慕容泽,头一次放软了语气,“慕容泽,不要再折磨我了,给我一个痛快的死法,放了那些无辜的人。”

慕容泽抛开批奏折的御笔,捏起她的下巴略一端详,皱眉一笑:“萧菲,对于现在的你而言,连死都是奢望!”

“那你折磨我便好了,放过荷香。”

慕容泽却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他挑眉:“你跟月儿还真是有五分相似,现在都面部有伤,就更像了。”

萧菲破天荒的迎合道:“谢陛下夸奖。”

“月儿身子不便,朕就勉为其难,由你这个赝品陪陪好了。”

慕容泽抄起她膝弯,抱了起来,抛到龙床上。

萧菲摔的脊背生疼,未及反应,身体已被慕容泽疾风骤雨般席卷。

“赝品”两个字才她脑海中浮动,她无力反抗。

暮色瑰丽,空气中弥漫着腥甜的气味。

慕容泽披上宽大的袍子,萧菲从床沿跌下来,她看着他,问道:“是否可以放过荷香了?”

慕容泽抿唇轻笑:“朕好像没有说过放她,死囚可不能随便放。”

萧菲在一片嘲笑中,被拖出明光殿。

鹅卵石小径咯的人疼到骨子里,她摔倒好几次才爬起来,腰痛的直不起身。

沧澜宫的婢女们远远的对她指指点点,嘻嘻窃笑。

突然一只保养的异常娇柔的手朝她伸过来,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娇滴滴的声音:“妹妹实在想见荷香的话,姐姐可以帮你呀。”

萧菲抬眼就看见姬胧月蒙着面纱的脸,眼中笑意盈盈。

“虽然我不一定能救她,但让你们主仆见上一面还是不成问题的。”姬胧月居高临下的看着萧菲。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