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
A+ A-

萧菲没有拒绝,任由她带人将自己送进牢房。

她知道姬胧月这么做肯定有其它目的,但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还需要怕什么吗?

牢房里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荷香被困在枷锁里,她的脸红的仿佛熟透的樱桃,歪在肮脏的墙壁上打盹儿。

“荷香。”

看着眼前的女孩,萧菲心中满满的愧疚。

悠悠转醒的荷香,却是看着萧菲嘿嘿一笑,嘴里说着一些稀奇古怪的话。

“我说的都是实话呀,姐姐为了见烈王,才打消寻死的念头……姐姐还以为我是烈王派来的细作呢,我哪有那个胆子呀?”

“我只是知道姐姐喜欢烈王,为了让姐姐振作起来,才撒这个谎,姐姐千万不要怪我呀,我都是为了姐姐好。”

萧菲看着疯癫的荷香,脸色一变,脚步不禁往后退去,“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一道清冷的声线突然划破滞闷的氛围:“当真是胡言乱语吗?”

簇簇火光后,慕容泽挺拔的身影仿佛凭空出现,一步步走过来。

萧菲动弹不得。

他的身后,摇曳着姬胧月的倩影,虽然蒙着红色的面纱,萧菲仍能看出她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的笑。

霍然,萧菲全都明白了。

“原来是贵妃又想唱戏了。”萧菲看向姬胧月。

姬胧月闻言,小嘴微微一撅,抬眸看着慕容泽,泪水在眼眶打转,看着慕容泽心疼不已。

一脚踹向萧菲,怒吼道:“寡廉鲜耻的东西,若非月儿心思缜密,看出荷香有意隐瞒什么,给她吃了迷魂药,朕还不知道你跟烈王早就勾搭上了!”

他目眦欲裂的发出冷笑,“怪不得每次都能让他逃了,原来是宫里有内应,你藏的还真够严实!”

萧菲重重的叹了一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荷香稍微恢复意识,自责的撞墙而死。

那溅满地的鲜血染红萧菲的瞳仁,她四肢冷硬,曲动一下骨节都痛的撕心裂肺。

听着慕容泽咄咄逼人的质问:“说,那个家伙现在躲在哪儿?”

萧菲迟钝的动动眼珠,将计就计:“在太后宫里。”

孙太后虽不是烈王的生母,烈王却是在太后德昌宫里长大的,就不信慕容泽这个亲儿子,还能翻了德昌宫不成!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