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场孽缘
A+ A-

  “是……是这个号码……”蒋欣儿指了指手机上最近联系人里的一串号码,手抖得厉害,满脸担忧:“言溪哥哥,你不要去找任大小姐,也许都是因为我,她才会去找个温暖的依靠。”

  言溪脸色越发铁青,双拳紧握:“你知道她在哪里对不对?!快告诉我!”

  蒋欣儿眼底露出一抹阴骘,嘴角不禁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得逞阴笑。

  “她……欣儿不能说。”蒋欣儿抬起头来,又是低眉顺眼的模样。

  蒋玉琼从厨房出来,看了看蒋欣儿这个阵势,立马反应过来,上来“劝解”道:“言溪啊,有些话我是不敢在你面前说的,你不要再逼欣儿了,她是不会说出口的,就让我来当这个坏人,我来说,唉!”

  蒋玉琼眉眼愁态毕露,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为了保护女儿英勇无畏的母亲。

  言溪得知了任嫣的地址后,上车启动引擎,油门一踩到底,飞快的打动方向盘,甩尾而去,在川流的车流中,言溪的车一路呼啸着冲向华西医院——任嫣当前所在的位置。

  华西医院是一家私人慈善医院,平常能来这家医院消费的人是少而又少,平常几乎没什么人。

  任嫣躺在病床上,端起碗勺,一口口嘬着鸡汤,她真的,好久没有被这么温柔以待了,叶天程照顾了她几天,经常送鸡汤给她喝。

  为了让她虚弱的身体能够得到休息,叶天程非帮任嫣联系好了这家医院,闺蜜傅果子也在一旁撺掇,任嫣才同意。

  但是,任嫣却让医生帮忙隐藏了自己已经得了癌症的事实。

  已经是深夜,任嫣让叶天程离开了。

  真安静啊!可是任嫣心里,总有那么一片空空的地方,她想言溪了,想那个把自己折磨的快要死了的男人。

  每每想到这里,任嫣就难受的不行,扯出一丝苦笑,她自己,为何要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言溪找到这家医院,不由分说便闯了进来,江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大人物光临华西医院,谁敢拦他?

  言溪找到2046,“砰”一声踹开门,任嫣还来不及惊慌,脸上一阵辣辣的疼彻底打醒了她。

  “言溪……”任嫣捂着脸轻啜道。

  言溪不由分说,一把狠狠攥起任嫣的头发,逼问道:“你和哪个男人在一起,你老公满足不了你吗?嗯?”

  任嫣低下头去,却又被言溪顺着头发抓提起来。

  这几年,她哪一次的委屈被澄清过,不过都是因为爱他,一个人默默的吞下所有不甘和委屈。

  “疼……言溪……”任嫣看着言溪,突然感觉这个人,好陌生。

  突然接触到任嫣瞳孔中的一丝冰冷,一丝淡然,言溪火热愤怒的目光就那么恍惚了一下,随即而来的是更加汹涌而出的火山喷发!

  言溪一把毫不怜惜地拉下任嫣的衣服眸光中闪过一丝恨意。

  “额……”任嫣发出惊呼。

  言溪一把搂过任嫣纤细的腰肢,看着女人痛苦的表情,愈加兴奋起来。

  “说,是你老公厉害还是别的男人厉害!”

  任嫣动弹不得,呼吸逐渐加快,喃喃道:“你说什么?”

  言溪对她的恨意简直达到了顶点!这个女人,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

  任嫣意识模糊不清,嘴巴张开,大口大口的呼吸。

  但她终究,还是没有说一句自我凌辱的话。

  最后,任嫣笑了,笑的很真,很真,她终于释怀了,她真的累了,累到连爱一个人的力气,都消失殆尽。

  下巴被抬起,任嫣对着言溪的目光有些冷淡,她还是很爱言溪,却不敢再表现了,只能尽力收敛掩藏在心里。

  她爱言溪,可是放纵这份爱,对谁都不好。

  事后,言溪警告道:“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我不允许你出去败坏我的名声,你想寻找温暖,门儿都没有,至于叶天程,我一定会让他身败名裂!”

  任嫣苦笑了一下,说道:“言溪……我们,还是离婚吧!明天,我在尚亦咖啡馆等你。”

  言溪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这个女人是什么态度?竟敢跟他这么说话?

  他倒要看看,任嫣能做什么。

  只要他不同意离婚,她就耍不了什么把戏。

  第二日。

  任嫣没有来,闺蜜傅果子老早在咖啡馆坐着。

  傅果子表情木然,丢出两份文件。

  言溪挑眉,接过,尔后直言不讳地问傅果子:“那女人又想玩什么花样?和叶天程串通一气,这次,有了奸夫就要离婚?”

  接着,言溪嘴角流露出憎恨,说道:“垃圾!”

  “呵!垃圾?”傅果子突然抬头,回以他一个更加冷而讽刺的笑:“言总还好意思说别人是垃圾?看来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她笑着,却为任嫣感到不值。

  这样的一个男人,有什么好爱的?

  言溪看了看那两份文件:“股权转让协议?”

  “嗯。”傅果子不走心地回答:“废话不多说,签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