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要一辈子折磨你
A+ A-

  叶天程看着两个人的动静,觉得不对劲,便一边跟踪言溪,一边打电话给傅果子。

  傅果子家在江城有一家国际知名的奢侈品公司,而她就是公司在江城区的代理人。

  傅果子揉揉脖子,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如果不是她把事情都交给下面的人代理,还真没有时间管任嫣的事了。

  傅果子撩了撩短发,十分干练。

  叶天程率先抢话问道:“任嫣现在在哪儿?”

  “怎么了?她已经去机场了。”

  叶天程心里一急,说道:“言溪那混蛋也去机场了,明明在外有了女人,还要紧紧抓着任嫣不放!”挂掉了电话,他跟踪言溪的那条路,就是通往机场的路。

  傅果子吓得差点把手上的文件散在地上,慌张拿起电话,拨给了任嫣。

  “快,快从机场回来,他要去抓你了,言溪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踪了你,你快躲躲吧!反正不在机场在哪里都好!”

  任嫣正提着行李箱满头大汗,在人堆里排队进行登机检查,右手拿着手机接听电话,周围人太多,乱糟糟一团,声音嘈杂的厉害,好不容易她才听清了傅果子话。

  “还是上飞机吧!”任嫣皱了皱眉头,心中不知道是兴奋是难过,五味杂陈,但更多的,是酸楚。

  任嫣快速通过检查口,拉着行李箱,手上的汗液浸湿了行李箱的把手。

  “抱歉,这位小姐,行李箱我们需要检查一下,请您在一边等等。”女人说道。

  任嫣急切的退在一旁,盯着行李箱不敢看周围,她害怕看见言溪,她爱言溪,却格外害怕他,现在更是不敢见到他,见了,便又是一场孽缘。

  “您的出国签证给我们看一下。”女人又说道。

  任嫣伸手擦汗,没有多想就把出国签证递了出去。

  那女人拿了签证后看了几眼,迅速收手,交给了身后的人。

  “你们……”任嫣忍着昨晚身体云雨后淤青酸胀的疼痛,表情难堪,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

  那女人让了一个位置,一个面目严肃凶煞的男子跟在言溪身后。

  言溪手中拿着出国签证,在任嫣面前晃了几下,笑容得意轻蔑,深深刺痛了任嫣的心。

  “怎么?意外吗?你要出国的消息也让我这个老公很意外。”言溪冷冷说着,表情淡漠讽刺的可怕:“没有我的命令你哪儿都不许去。”

  “离婚协议书已经给你了,你签不签,同不同意那都是你的事。”任嫣看了言溪一眼,心里的绵绵心疼格外深刻。

  “只要我没点头,这个婚就没离,忘了我说的话?我要一辈子折磨你,怎么会让你跑掉?”言溪看着任嫣,低下头压着声音说着,眼中露出一抹深深的厌弃,嘴角却扬着微笑。

  这个女人,不知羞耻,心肠狠毒,更是一个伪装高手,这样的一个女人,跑掉了岂不是可惜?再也见不到这样一个奇葩的女人了。

  “被人当众羞辱的滋味怎么样?”言溪抓着任嫣的脸蛋,任嫣整张脸扭曲得看不出她的真实模样,言溪冷笑两声,抓起了她的手:“还有更难受的,你要跑,就要付出代价。”

  言溪带着任嫣去了贵宾区,就连机场,都有言溪的人。

  果然,只要言溪一声令下,任嫣就一定会乖乖的跟在言溪身后,等待他的审判和羞辱。

  坐在沙发上,言溪盯着女人,眼里充满了轻视,看着任嫣用手中的玻璃杯喝水。

  “你的出国签证我替你保管,就算是死你也得死在我的手上。”言溪狠狠抓着任嫣的手腕,把她的手勒得青紫。

  “疼……疼……”任嫣呢喃道。

  言溪就是喜欢看这个女人痛苦,她越是痛苦,他就越是开心。

  “疼啊……你放手!”任嫣用力甩开言溪,顺手把放在一边的水杯打翻,水滴飞溅得到处都是。

  言溪愣了片刻。

  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大声地对他说话,还甩开了他的手?

  她竟敢?

  她哪里来这么大的勇气?

  “我们离婚吧!”

  她还是她,只不过是想离婚了。

  言溪听她说要离婚,怒不可遏,青筋暴起,咆哮命令道:“想离婚?身子痒了吧?今天晚上床上等我,等我让你爽了你就老实了!”

  每次都是这样,言溪每次都是这样,等到任嫣受不了他折磨的时候,他就换一种折磨她的方式,非要把她征服起来才会安心,才会舒坦。

  她每次都被打击得极为痛苦,却无论如何也放不开爱言溪这件事,这是她坚守了太久太久的事,是她最舍不得放弃的事。

  可,真的好无奈,也真的好痛好痛啊!

  言溪的专属贵宾区外一阵吵闹的声音响起,叶天程的声音从外面肆无忌惮地传进来,没过一会,叶天程竟然带了几个人闯了进来。

  “言溪你这个混蛋!上次没有把你骂醒,这次一定要把你骂得狗血淋头!”叶天程一脸的义愤填膺:“任嫣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还去外面找女人,既然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不起她,我可不管她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和你离婚,我会照顾她一辈子!”

  言溪看着从叶天程嘴里喷出来的吐沫星子,心里倒是平静的很。

  呵呵,这叶天程竟然能看得上他不要的糟糠之妻?以前倒真是高看了他。

  言溪冷漠无所谓的表情,让任嫣心里的伤痛又一次针扎般袭来,过往种种在她脑海里回现,更是疼得她撕心裂肺。

  任嫣一下冲到了叶天程的怀里,把在场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叶天程轻轻用手绕成一个圈环抱着任嫣,细细安慰下来不肯放手。

  言溪愣了半响,不可置信地说道:“好啊你们。”终于拽开任嫣,提起拳头便往叶天程的脸上砸去,一拳一拳痛打在叶天程的脸上,突如其来铁锤般的袭击打得叶天程毫无还手之力。

  “我的女人你也能碰?找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