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她是鬼吗?
A+ A-

  任嫣喘着粗气,羞耻的闭上了眼。

  是啊,每次都是这样,她对他的身体没有半点抵抗力,不管在何时何地,他再粗暴地对她,她还是无法拒绝,本能的接纳。

  “不准闭眼,张开,看看你淫荡的样子!说,还敢不敢出去找男人,说。”言溪突然停住。

  他想让身下的女人像以前一样对他成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死憋着,不回他的话,不叫出声,只是难耐的闷哼。

  已经被他撩的全身颤抖,酥酥麻麻的任嫣最终还是屈服了,难耐的呻吟出声,头左右摇晃着,声音越来越大,“嗯,啊,言溪我爱你,我只爱你,啊。”

  男人推开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

  身体被透支的任嫣,拼着最后一口所睁眼看了下男人,只看到一个模糊的挺拔背影,他好像出去了。

  惨然一笑,闭上眼就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了。

  昱日,言溪穿着高定西服,季上领带准备去上班,在经过主卧时顿下脚步,思考了几秒还是推开了房门。

  眼前的景象让他有点愣住了,任嫣居然还维持着昨天那个姿势爬在床上,长发挡住了她的脸。

  为什么有一种呼吸都没有了的感觉?原本想上前看个究竟的人,神色一暗。不对,肯定又在耍花样,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心软,不能上当。

  “别装死,还有管好你自己,别再给我捅娄子,等我晚上回来,我不希望看见,不想看见的事情发生。”警告完就没有再看一眼床上的人,“砰”一下用力甩上门,他不知道的是,就算这么大声,床上的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乌云压顶,闷热的让人快要窒息。莫名的言溪有点烦躁,傍晚时候,破天荒的在任嫣在家的情况下准时回家了。

  匆匆忙忙的闯了几个红灯,不到半小时言溪就回到了别墅,把车开到车库停好出来时,正好看见帮佣从厨房出来。

  “言先生回来了,饭菜马上就好了,你先坐一会儿。”帮佣说完这样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那欲言又止的。

  换好拖鞋,言溪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道:“嗯,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话说这个佣人在这个家做的挺长了,所以对雇主夫妻二人水深火热的关系,还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纠结要不要说。

  既然男主人问起,他也就不用犹豫了,神情担忧的说:“是这样的,太太昨天不是回来了吗?可是她一整天没下楼吃饭,要搁平时她都会亲自下厨,会不会是不舒服,我本想上去看看的,可是没有你的吩咐,我也不敢上去。”

  确实有这回事,因为怕任嫣又做出更多恶毒的事,来害蒋欣儿,所以他严令家里的帮佣,不准和任嫣有过多接触,特别是他不在家时,他们连说话都不允许,如若发现谁没有按他说的做,后果不堪设想。

  迫于他的淫威,这些下人堪称忠诚,任嫣独自在家时,没人敢管她的死活,她就像古代被帝皇打入冷宫失宠妃子。不,连失宠都不够格,因为她从未被宠过,想到这佣人苍老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

  早上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不过当时更愿意相信她说装的,不过听佣人说的,难道真出什么事了?不可能,她就像打不死的蟑螂,论他怎么折磨,都会站起来再贴近他。

  心里这么想着,言溪还是上楼去了,推开卧室的门,他的心一秒的停滞。

  怎么还是早上那个姿势?

  几步跨过去,言溪用力的摇晃她的身体,“你给我起来,告诉你别装死了,还想骗我。”

  昏迷不醒的任嫣被翻过了身,额头上的包青黑的吓人,脸上没有正常人的血色,她死了吗?

  不知为何,言溪竟然有些恐慌,手轻颤着探了探她的鼻息。

  死女人,竟然敢吓他。

  不过得知她没死,心里还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不能让她轻易的死去,这么恶毒不要脸的女人,应该被折磨而死,为她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掏出手机划开屏幕,给私人医生拨了电话,“过来一趟,那个女人好像一直在昏迷。”冷漠的音调让人觉像在说,那头猪再养几天吧,暂时先别杀。

  医生还是听懂了他的话,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医生赶到时,言溪大发仁慈的,让佣人给任嫣穿好了睡衣。没有他的命令,佣人不敢逗留,做好自己的事就下楼去了。

  做了简单的检查后,医生建议道:“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身体太虚弱了,年轻人还是节制点好,”顿了顿,医生皱着眉头说:“最好还是去一趟医院,她好像病的很重,所以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吧。”

  “死不了就行了,像她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得病,我自有分寸,你就别管那么多了。”都说祸害遗千年,后面这句话言溪在心里腹诽。

  医生剩下的话烂在了肚子里,给任嫣打了一针,拿起笔开了药方,就匆匆离去。该说的他都说了,其他的是家务事,外人心有余而力不足,唉,就看她的命了。

  此时,卧室里安静的像个地狱,天黑的很快,才六点就黑透了,窗外刮起了大风,把窗帘吹的大弧度摇摆,像个吃人的恶魔。

  言溪来到床边,盯着床上的人,心里有一丝异样。

  好像真的瘦了很多,脸怎么这么尖?她是鬼吗?一点人的血色都没有?

  其实他忘了,不知道还是什么时候,他认真看过她一眼,或许他从未正视过,这个被称为妻子的女人。

  除了为另一个女人出气,报复她,他从未给过一点关心,哪里还能注意到她是病,还是瘦。

  “言溪放我走,我好痛,好累。”死人般躺在床上,一天一夜没有翻身的女人,此时突然支离破碎的呢喃着。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