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勇敢面对
A+ A-

  任嫣瘫软在浴室地板上,还喘着气。

  等她缓过来,洗干净出来,言溪已经不在卧室里,这段时间他都是这样,嫌她脏,嫌她恶心,不想和她睡在一张床上。

  拖着疲惫,残破的躯壳,任嫣无力的倒在双人床上,明明累的要死,脑子却很清醒,让人毫无睡意。

  言溪此时正在客房抽闷烟,他很烦,以前他这样折磨完任嫣,都是身心舒畅,心情大好,为他的欣儿报心头之恨,是他最快乐的事。可是现在他不但没有快感,还越来越控制不住怒火。

  用这种方式折磨任嫣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他只要见到她就想折磨她,有时候他也不知道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任嫣,被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吵酲,听了一会,发现是言溪匆忙离去。看来他的心肝小情人,又闹自杀了,相同的戏码再次上演。

  不过这次她猜错了,蒋欣儿这次没有并没有闹自杀,大半夜火急火燎的把人叫过去,是因为,她突发奇想的要乐观面对自己的病情了。

  “真的吗?欣儿,你真的决定要出去走走,你不害怕了吗?”言溪又高兴,又担忧,“可是去马尔代夫那么远,要坐飞机,我担心你会恐惧。”

  蒋欣儿嘟着红唇,嗲着声音说:“只要有言哥哥陪着我,就不怕,我愿意冒这个险。”

  他的欣儿真是太坚强了,他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见他蹙着眉,蒋欣儿担忧的说:“可是任嫣会不会不高兴,她一定会很生气吧,言哥哥,我不想让你难做,我一个人又不敢去,看来这个办法注定是没法实现的。”

  “胡说,不管多远,我都会陪你去,不要担心那个女人再出来害你,她没机会这么做。”言溪怜爱的抚着她的头。

  其实任嫣的行踪,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为了能得到言溪,为了将来的荣华富贵,她的母亲蒋玉琼也是做足了功夫。

  蒋欣儿笑的一脸天真,像个孩子般的说:“真的吗?太好了,言哥哥,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看把你高兴的,现在是大半夜,怎么出门,等天亮了再出发,你先睡觉。”言溪拉住想要出门的美人儿,牵着她的手回房间。

  安抚好心上人,言溪给宁华打电话,用催命连环扣,把他从床上挖起来,让他迅速在天亮之前,办好一切出国手续。

  “喂,要不要这样,大半夜的人都没上班,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宁华顶着鸡窝头哀嚎。

  “少废话,这点事都办不好,你也就不用跟我混了。”言溪威胁道。

  那还得了,要是被宁老爷子抓回去,管理家业,那他岂不是要累死,“行,行,你等着,我立马开火箭给你去办。”

  言溪冷哼一声,“别贫,那么多废话,还不如留着力气去办事。”

  以他们的身份,办这点事还是容易的,宁华那家伙就是想偷懒,不过言溪也是使唤惯了他,不然让助理去也一样的。

  隔天早上七点左右,宁华就顶着两个熊猫眼,来到蒋欣儿住处,一开门言溪就问:“都办好了?”

  晃了晃手里的东西,宁华没好气的说:“都在这呢,言总交代的事,肯定得百分百完成,再说有本少爷出马,还有办不好的事吗?”

  这家伙还在记仇,就昨天让他回宁家去这事,真幼稚,不过他们什么关系?言溪了解他,所以才把他吃的死死的。

  “嗯,我会请假半个月月,这段时间公司的事,都交给你了。”言溪说的和吃饭一样简单。

  这家伙是想累死他吧?宁华敢怒不敢言,苦着脸回道:“知道了,不过如果有紧急情况,能必须马上赶回来。”

  言溪不禁蹙眉,公司最近有个新项目,刚和客户签约不久,业务有点棘手,到时只希望不要出叉子。

  思索了片刻,他还是自我安慰的说:“不会有事的,没什么事你就去公司吧。”

  被下逐客令,宁华一口气堵在喉咙处。

  “这不是宁少爷吗?快进来吃点早餐吧,都做好了。”蒋玉琼从厨房出来,眼尖的发现宁华站在门外。

  又是一个可以抱的大肥腿啊,看在蒋玉琼眼里他就是钱,虽然没言溪如今的身价高,那在江城也是有头有脸,商场上很吃的开的。

  “他不饿。”对蒋玉琼的自作主张,言溪很不高兴,顿时声音冷了下来。

  蒋玉琼很尴尬,却还是硬扯出笑容。

  “那我就吃了再走。”宁华不管言溪刀子般的眼神,侧着身子从他旁边挤进去。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留他吃个早餐会死?

  趁着吃早餐的空档,言溪回了一趟家,他需要收拾点东西。

  昨天被摁着吃地上的饭菜,让任嫣很觉得被污辱,连人的尊严都没了,所以今天她很早就起来吃早餐。

  刚吃完一个包子,就看见言溪从外面回来,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就急匆匆上楼了。

  没一会儿就提着一个行李箱下来,这是要出远门吗?

  “言溪你要去哪?”任嫣走过去拉住他拿着行李箱的手。

  “不关你的事,把手拿开,我赶时间。”言溪很讨厌她的碰触,甩着胳膊想让她松开。

  要是以前,或许她就听话的松开了,可是现在她不一样了,虽然之前想着要逃走,可是回来了,她怕自己突然死掉,言溪却不在身边。

  绝对不能让他走。

  二人胶着着,谁也不放手,用力的拉锯战后,行李箱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也掉了出来。

  任嫣先一步抢过地上的小本本,是护照,他和蒋欣儿的,原来是要带着心上人去马尔代夫,真浪漫,曾经她求了那么多次,他都不愿意带她去。

  她居然以为自己放下了,没想到还是会嫉妒,会恨。

  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护照,言溪嘲讽的说:“看够了?别再打什么坏主意,更别想趁我不再逃出去。”

  “言溪不要去,留下来好吗?我不跑,就待在家里,你也不要去马尔代夫好吗?”任嫣拉住他的手,卑微的求他。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19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