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郝法医
A+ A-

电话那边是一个急促的男声,伴随着哗啦啦的下雨声。

郝正思一边手脚俐落地换衣服一边回道:“好,我马上过去。”

从换好衣服到开车赶到现场不过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看到她这么快到达现场的小警察很诧异。倒是其中一起合作过的几个年长警察见怪不怪,郝法医的责任心向来毋庸置疑。

“郝法医,你过来啦,在这边。”一个前额微秃的中年警察上前,指引着郝正思走进一个半封闭的小院子。

郝正思撑着雨伞,挤过几个围观的居民走了进去。这个院子很老旧,水泥地板坑坑洼洼,很多地方甚至都露出了黄泥,因为雨天的缘故,满地泥泞。

不过,这对于出惯各种现场的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事,眉头都不皱地穿着细跟的米色皮质裸靴就走了过去。院子中央躺着一个半裸的男人,脸朝天仰躺在水泥地上,血迹混合着泥巴雨水流了一地。

“是从十五楼掉到一楼院子的,一楼住户回家了才发现报的警。”中年警察解释。

郝正思点点头,将雨伞收起,顺手解下身上披着的挡风风衣挂在一边的椅子上。风衣里面是一次性白大褂,将口罩和手套戴上,她便在男尸身边蹲了下来。

“大家都觉得是跳楼自杀,我们还在他房子里找到了遗书呢!”刚刚的小警察看着郝正思的动作,有些好奇地在一边打量。

郝正思没有说话,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男人身上的伤口,当看到他前额的淤青时目光一凝,忽地从随身医疗箱里拿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和电锯。

原本凑在一边的小警察见着这两样东西一愣,连表情都僵住了:“郝法医,你要做什么?”

郝正思面色不变,只是淡淡提醒道:“站开些,血迹会溅出来。”

小警察闻言,一边艰难地吞咽口水一边后退了一大步。

郝正思这才动作熟练地用手术刀将死者的头皮流畅地划开,分别在额前和后脑勺切割下两片,然后凑到眼前细细打量对比。

“……”小警察已经说不出话了,双眼瞪大如斗牛,只感觉连呼吸都无法顺畅。

如果不是怕丢脸被人笑,他现在就想跑开。

郝正思根本无暇顾及他的表情,对比完毕收起头皮之后,她拿起了电锯……

“嘶嘶嘶……”

头骨被切割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大量的血液飞溅,不一会儿,白色的脑髓伴随着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

“呕!”小警察再也忍受不住,跑到一边呕吐了起来:“郝法医,你就不觉得恶心吗?”

郝正思眉头都没皱一下,收起电锯,用戴着手套的手扒开死者脑袋,一边检查一边回道:“你就把它想象成豆腐脑就好。”

“……”面如死灰的小警察表示再也不会吃豆腐脑了!

约莫十来分钟郝正思就站起身开始收拾东西,刚刚那位中年警察马上凑了上来:“郝法医,尸检结果怎么样?”

“全身不同程度的机械性损伤,后脑勺部分骨折,脑浆迸裂,但是这些都是死后的伤。”郝正思将口罩取下,口气平稳。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