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他杀
A+ A-

中年警察却是眼一眯,着急道:“这话怎么说?”

“生前伤,可在皮肤下形成皮下出血,伤口内有血块凝成,但是死者后脑勺的伤口出血量很少,且不凝结,呈流动性。”郝正思耐心地解释。

“那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因为遗书和周边居民的口供,警察一开始都推断死者是自杀,没想到看似简单的自杀案件竟然会有逆转。

郝正思纤细修长的手指对着死者的前额一指:“那才是致死的原因。生前遭受重物击打,局部发红,肿胀,并且出现炎症分泌现象,轻微骨折,骨折周边软组织有出血现象。”

“竟然是他杀,那会是谁做的?”刚刚吐得一塌糊涂的小警察凑了过来,却是一眼也不敢看向地上,但是当看到郝正思那张平静的娇美脸庞时,他目光转得更快。

相比之下,他宁愿看死者。

郝正思神情不变,只是语气淡漠:“这不是我的职责,检查出来的我都说了,我回实验室会进一步检查,如果有新发现会给你们打电话。”

“谢谢郝法医,幸亏有你,我们办案才会一直这么顺利!”中年警察赶紧道谢,顺便给了刚刚乱说话的下属一个警告的眼神。

小警察很委屈,但是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很白痴。

郝正思没有理会两个人的眉眼互动,只是将白大褂脱下来,收拾干净身子之后便转了身,打算去阳台那里拿走风衣回实验室。谁知道,才走了两步,一个小男孩忽然从阳台里面跑了出来,一下子撞到了她腿上。

“姐姐,我的球球!”抬头看到撞到的是一个漂亮姐姐,小男孩马上露出了讨喜的笑容,双手更是紧紧抱住她的大腿。

郝正思看着面前的小不点有些头疼,她向来不善于应付小孩子,看到了都是能躲则躲。正在犹豫着怎么脱身,一个老年妇女却忽然从阳台里面跟着跑了出来,一把将小男孩抱过去。

“你个小兔崽子,才一会儿没看着你就乱跑,抱什么抱,晦气!”说着,不断地拍打着小男孩身上,好像要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拍掉。

被死死拽住的小男孩很委屈:“我只是抱抱漂亮姐姐,我要姐姐拿球球!”

“什么漂亮姐姐!”老妇女看了一眼郝正思,随后嫌恶地转开眼,生怕多看一眼脏了眼睛,拖住小男孩便往房间里面拉:“给我回来,再乱跑小心我揍你!”

小男孩哭哭啼啼地被带走了,郝正思只是冷眼看着,面上无甚表情。待到两人离开,这才四下寻找自己刚才挂在椅子上的风衣。

谁知,才一会儿功夫她的风衣便掉在了地上,混杂了泥水,早已经污秽不堪。郝正思可以肯定,刚才她是规整地挂在椅子上,不可能掉下来,而本应该放在那里的椅子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郝正思沉默了一会儿,不在意一般地上前将脏掉的衣服捡起来,拿出餐巾纸细细擦拭上面的泥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