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心脏病发
A+ A-

当陶凌瑶夫妇上个厕所上了一个多小时回来时,郝正思早已经恢复成没事人样,陪着两人聊了会儿天便出言告辞。

可是,她再一次体会了陶凌瑶的厉害,她话都来不及说完就被强制留下来过了夜。没一会儿,原本已经到了顾家别墅门口的顾修齐也黑着脸跟在陶凌瑶身后向着客厅走来。看到连顾修齐也逃不掉,郝正思的心理才平衡了些。

郝正思在他们看见自己之前,找了个理由告别顾宜年,一溜烟逃回了给她准备的客房。即便是留下来过夜,她也不打算和顾修齐面对面。

因为刻意躲避,郝正思早早就睡下了,再也没有走出房间。正因为如此,她不知道就在她一墙之隔的楼下,爆发了顾家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冲突。

约莫十二点多,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的郝正思被窗外由远及近的鸣笛声吵醒。忙起身向窗外望去,一辆雪白的救护车在顾家院子里停下,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用担架抬着一个人从大厅匆匆出来,而他们身后跟着的竟是顾宜年与顾修齐。

郝正思一惊,即便只是匆匆一瞥,她还是看清了担架上躺着的人身上那艳丽的红色连衣裙,而今晚陶凌瑶穿的正是一件火红连衣裙。

几乎没有思考,她连外套都来不及穿上就匆匆打开方门冲了出去。明明晚上陶凌瑶还是精神抖擞,怎么这一会儿就出了事?

气喘吁吁赶到院子,空旷的院子里却只站着处于阴影之中的顾修齐,救护车早已经没了踪影,看样子顾宜年也跟着救护车离开了。

“伯母怎么了?”郝正思担心陶凌瑶的情况,因此没有注意到此刻气氛安静得近乎诡异。

站在阴影中的人听到她的声音,缓缓转过头来。因为黑暗的关系,郝正思看不清他的表情,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凝滞得几乎令人窒息的压抑。

“这回你高兴了?”男人开口,声音意外低沉沙哑,却是让人听不出其中的情绪。

郝正思更是不明所以了:“你说什么啊?”

她现在很担心陶凌瑶的情况,哪里高兴了!

“雅筠失踪了,母亲却不让我去找她,更是阻止警方办案。她以死相逼,逼着我娶你才允许人去找雅筠。现在,母亲因为我的忤逆心脏病突发,生死未卜,父亲更因此迁怒我,不允许我再靠近母亲。”

顾修齐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过分怪异:“为了嫁进顾家将我逼成这样,你很好。”

郝正思闻言才明白过来,她根本想不到陶凌瑶为这么过激。还有,白雅筠为什么会失踪?陶凌瑶的病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太多的事情凑在一起,她一时之间无法理清,只能下意识地解释:“我没有。”

“你没有,呵呵!”顾修齐冷冷一笑,自阴影中走出来。

郝正思这才看到对方的表情之狰狞,简直就像是一头嗜血的怪兽在向她缓缓逼近。她不得已被逼得节节后退,直到后背抵在了大门门槛之上,退无可退。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