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和他是同学
A+ A-

来这里一眨眼就是一个月,沈时佳住的也还好,虽然顾佩函偶尔会特别刁难人一下,但顾佩浩和吴妈都还好。

“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一个你很想去的地方。”像往常一样,在公司忙了一天回来的顾佩函,在经过客厅时,突然不冷不热的丢了一句话。

沈时佳正在擦着客厅的装饰,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完全傻了眼,赶紧抬头在房间扫了一眼,发现房间除了她就只有顾佩函了,想再问,顾佩函已经坐好,眼睛注视前方,完全就像是刚才沈时佳出了幻觉一样。

“你刚才说什么?”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沈时佳不得不再问了一次。

“明天陪我出一个宴会。”顾佩函再次回了一句,很果断,没有半句废话。

“啊?”沈时佳一脸的懵逼,还要再问,顾佩函已经站起来上了楼了。

第二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沈时佳就被顾佩函带上了车。

虽然沈时佳很不乐意,但是人家说了,今天工作可以免了,而且人家不只是专为她准备了礼物,还给她格外加一万的小费,一万块,也就是说她明天就可以辞去这份工作了,沈时佳当然是很乐意,虽然是有点莫名其妙,但经过她仔细分析,以顾佩函的条件,应该不会做人贩子,再说了,她也不是那么容易卖的,所以估计出不了什么大事,考虑再三,沈时佳最后还是答应了。

当车一路开出去停下时,穿了一身品牌礼物的沈时佳一抬头,“锦皇酒店”几个大字映入了她的眼帘。

这酒店可是宁城有名的星级酒店,沈时佳以前从没来过这里,不知道顾佩函带她来这里干嘛。

“你带我到这里干嘛?”沈时佳扭头看着顾佩函,低声的问道。

“进去了,就知道了。”沈时佳没等司机下车帮忙拉车门,自己已经下来,过来为沈时佳拉开了车门。

“跟我来。”顾佩函什么也没说,就这样一甩头,往里面走了去。看他弄的神神秘秘的样子,沈时佳站着犹豫了。

“过来呀,怎么,害怕了?”顾佩函没有听到她跟上的脚步声,才转过身看着她叫道。这挑衅的语气,似乎沈时佳不跟上都不行,偏偏沈时佳又是那种不服气的人,对于别人的挑衅,她从来都是不受控制的会去挑战。去就去,沈时佳就不信还有东西吃人了。

进了里面,沈时佳才惊呆了,这酒店里今天好像是在帮人包办什么酒席,里面全是一些商业大亨。

“顾少爷。”

不少的人看到顾佩函,都会赔着笑脸上前和他打招呼,倒是跟在后面的沈时佳成了空气一样。

“欢迎各位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参加小女薛莉,和女婿王咏杰的订婚宴会……”

听到酒店音响里响起声音,沈时佳惊呆了,原来这是薛莉和王咏杰的订婚宴,这顾佩函想要闹哪样?难道是知道了她的事,想带她来这里侮辱她吗?

“难道之前看我的笑话还没看够吗?”一想到这种可能,沈时佳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冷冷看着顾佩函问道。

“顾少爷,你的女朋友吗?”

正在沈时佳和顾佩函对峙时,有个人从他们后面探过头,带着那种讨好的笑容,和顾佩函打起了招呼。

“罗总真是好眼力。”顾佩函手往沈时佳腰间一放,微微用力将她揽到了怀里,笑着回了一句。

沈时佳一惊,浑身猛的僵了一下,这顾佩函一向是有洁癖的,今天犯什么神经了,正要挣扎,却刚好看到了薛莉和王咏杰走了过来。

“佳佳,谢谢你来参加我的订婚宴哟。”王咏杰在看到沈时佳时,明显惊讶了好一会儿,才和腰肢一扭一扭薛莉向他们这边走过来。

“当然,同学订婚,岂能不来看看呢。”楚沈时佳走到她对面,一脸认真的道。

“你就是佳佳,我常听小杰提起你,果然是真人比传言更美。”跟在王咏杰旁边的薛莉,假意上前对沈时佳夸赞道。

但沈时佳说话却不怎么好听了,对薛莉一笑道:“多好,都没薛莉小姐好,有个有钱的爸爸,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哪怕是……别人的男盆友。”

沈时佳说这话时,眼睛故意的瞟了王咏杰一眼,让他尴尬的赶紧低下了头。

“真是太谢谢呢,我还以为你会心情不好,不会来的呢。”为了缓解尴尬,薛莉装的挺大方的,笑着将话题转移了。

“老同学订婚,我心情怎么会不好呢,何况这种好日子,我怎么能不来沾点贵气,没准以后我就好运一路飙升,奖学金也够让人出国留学也可能呀。”沈时佳一脸笑意,边回着薛莉的话时,眼睛还不经意的看了看在她旁边的王咏杰。

“莉莉,那边还有宾客,要不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王咏杰看到沈时佳,似乎有点尴尬,便拉了拉薛莉,想要避开。

“去吧,去吧,都是贵人,人就是要多结交有钱人,这样才能随意买买买,不过有钱任性是可以,但千万别乱买东西,买到别人用过的就不好了。”

沈时佳在薛莉正要说话时,突然对她摆了摆手,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句。

这可是订婚宴,满堂的宾客,都被沈时佳这句话弄的弄名其妙,而薛莉自己心知肚明,更是被这句话弄的涨红了脸。

“佳佳,对了,我先前有一件事忘了和你说了,能不能借一步说话?”王咏杰看到薛莉被沈时佳一番话,弄的很尴尬,脸色变得极不对,而沈时佳却还一脸的笑意,就找了一个借口,想要将沈时佳带到一边警告几句。

但他伸手去拉沈时佳时,却被顾佩函将沈时佳拉住了,而且同时还冰冷的看向了他。

“哦,我和他是同学,没关系的。”沈时佳就想听王咏杰想说什么,变对顾佩函笑了笑解释了一句。顾佩函这才放开手,让沈时佳跟王咏杰走。

“沈时佳,你究竟想要干嘛?”王咏杰刚一背开那些宾客,就愤怒的对楚梦怡质问了起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