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没什么大不了的
A+ A-

“吴妈……”沈时佳尝试叫住她,能不能找个什么借口跟她一起离开的,但吴妈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她瞬间就躲进房间的速度,沈时佳真没觉得她老,甚至感觉可能好多年轻人也未必能像她。

不过没办法,她都已经躲起来了,再看看旁边紧盯着她的顾佩浩,沈时佳也找不到借口离开,呆呆看着顾佩浩,尴尬的笑着。

“那个,我先去给你们准备东西。”看到顾佩浩一直看着她,沈时佳实在有点不自在了,才找了一个借口,想要跑掉,可是刚转身却一下撞到了一堵肉墙上。

“哥。”顾佩浩在后面叫着,沈时佳却还摸着被撞的疼了的鼻子,往上看去,才发现是顾佩函。

“那个,我不小心的。”沈时佳解释道。

因为顾佩函此刻正死死盯着她,像是要用眼睛讲她杀了一样,她真只是不小心而已,再说刚才已经被顾佩浩那种怪怪的眼神看的很不自在了,现在再被顾佩函一看,真的全身都不是滋味。

所以找借口丢了一句话,也没管顾佩函怎么看,迅速从她旁边跑掉了。

只是等沈时佳到了餐厅才发现,今天这里根本就没她任何事,邹嘉丽带来的那些人都挺勤快的,饭菜没准备好,餐厅已经被他们早布置好了。

看着桌上的蜡烛,沈时佳有点蒙了,这里今天有人过生日吗,还是谁要来一个多人的烛光晚餐?

“别乱碰,碰坏了你赔不起。”

沈时佳看到桌上有一个礼盒,想看一下是什么时,没想到手还没伸过去,就被一声冷喝给制止了。

这吼声是邹嘉丽发出的,这丫头自从知道沈时佳是顾佩函捡来的,并不是他女朋友后,开始对她各种看不顺眼,尤其是在这里做保姆,顾佩浩还每天把邹嘉丽的衣服拿给她穿时,就更加厌烦她了。

“出去,出去,这里没你的事了,爱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邹嘉丽在她缩回手后,还伸手牵着她的衣服,将她往外推着,同时嫌弃的话不停的抛出。

“不就一破盒子吗,什么了不起的。”沈时佳走到门口时,嘴里不屑的嘀咕了一句。

她平时倒是很少买什么饰品之类的,但是这盒子她还是认识,是一个礼品盒,里面应该就是手镯或是项链之类的吧。

不过沈时佳这句话,却让邹嘉丽听到了,立马就不高兴了,愤怒的一把讲她从门口又拽进了餐厅,冷冷的道:“你刚才说什么了?”

“我说……”沈时佳一时没想到好的话回她,所以少许等了一下,这邹嘉丽立马就趁这个空档,又吵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这是纯金镶钻的链子,送给我哥的生日礼物,几百万,你敢说没什么了不起的,告诉你,把你卖了还买不了一个扣子。”

邹嘉丽一手抓着沈时佳的衣领,一手食指戳着沈时佳的额头,大声的吼着对沈时佳叫着,口沫星子都飞在了沈时佳脸上,话说的也是要多恶毒都有。

“丽丽,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呀,她要识货,还会在这里给你擦地洗碗吗?”

“就是,为一个这样的低级人动气,你也不嫌累,不怕扫兴的。”

在邹嘉丽闹的不可开交时,她的那些同学终于出来了,不过说话的语气却一样不中听,但在他们一番劝说下,邹嘉丽总算是松开了沈时佳。

沈时佳紧握着拳头,要不是为了这点工资,她给他几个一拳打到墙里面,让人用挖机才能将他们扣出来的,但现在只能忍忍了。

憋了一肚子的气,沈时佳也没心情留在这里了,愤愤的出了门,离开了餐厅。

“佳佳,餐厅打扫好了?”

这顾佩浩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不会察言观色,看见沈时佳脸色阴沉的恨不能杀人,他竟然还过来讲她拦住了。

“餐厅有人弄好了。”压着满腔怒火,沈时佳淡淡回了一句,也没有抬头看会顾佩浩什么表情。

“家里打扫,清理是你的责任。”坐在沙发上的顾佩函更加过分,竟然还这样补了一句。

沈时佳咬牙切齿,真想过去一拳打爆了他们头,但是这样工资真就没了,咬着牙低着头,努力将愤怒压抑下去,然后才抬头,尽量扯出一幕看着真实的笑容道:“是,知道了,顾老板。”

“佳佳,你这什么态度,我哥……”顾佩浩看沈时佳这语气,听着味道怪怪的,还要替顾佩函教训几句,不过沈时佳的忍耐底线也就此被打破。

“够了,有钱了不起了是吗,不就一个破工作吗,弄的别人像是要饭的,我是欠了你家多少万了,还是什么的,需要一个个都像是斗地主一样对我吗?”

沈时佳被顾家几兄妹彻底惹怒了,原本还尽量忍着的,至少之前她一直都是装出的老实乖巧的样子,对他们的要求是百依百顺,但没想到他们竟然得寸进尺,越来越过分了,尤其是邹嘉丽,说话越来越难听,她要不是处于资金短缺,她会这么委曲求全吗,但是他们也不至于这么过分吧。

但是沈时佳的一番脾气还是凑效的,起码顾佩浩是惊呆了,顾佩函虽然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从他半天没有出声音来看,可以看得出他还是惊讶了的。

“这么不情愿,那你走就是。”好半天,顾佩函才站起来,不冷不热的抛下了一句话,往餐厅方向走去了。

“走就走,什么大不了的,你给我把工资开了,明天我就走。”沈时佳被顾佩函那句话激怒,本来就不想在这里,只要他给工资,让她马上走,也没什么的。

“多少?”顾佩函听到她那句话,立马就转过了身,静静看着沈时佳问道。

“什么?”沈时佳一时没反应过来,疑惑的看着顾佩函反问道。

“工资。”顾佩函静静的解释道。

“我算算。”沈时佳想了想。“做家政一个月之前你弟说了给我五千,外加陪你出席宴席的,说好一万,加起来一万五。”

沈时佳一笔笔的算着,说完后,才抬头看着顾佩函,静等着他的答复。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