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干什么呢
A+ A-

“要不……”顾佩浩看着沈时佳,低头想了一下,又才抬头道:“拿着我的卡吧,不过是要去取一下。”

“什么意思?”沈时佳抬头看着顾佩浩,这种可怜人的眼神看着她,还要把他的卡给她,当她要饭也不能这么大方吧,就不怕她将他卡给掏空了。

“就是想帮你一下,你可以有了再还给我的。”顾佩浩看着沈时佳一笑,特别的补充道。

“不用了,我能自己想办法的。”沈时佳摇了摇头,她是需要钱,但她也不会要饭,这就是为什么,她对顾佩函不给那个什么小费不在意的原因,因为这并不是她劳动所得。

“那下去吃饭吧。”顾佩浩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又抬头找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和沈时佳回了一句。

“嗯。”沈时佳也就笑着点了点头。

要离开了,这里的人除了吴妈对她最好外,其他人也就一般吧,或许顾佩浩还客气一点,顾佩函比较严肃,每天绷着一张脸,看着有点让人讨厌,但还不是很过分的,最让人讨厌的就是邹嘉丽了,不过她在家里的时间很少,一天都在外面浪,所以沈时佳貌似也没怎么和她有过太大的冲突。

平时邹嘉丽回来,一般会说几句尖酸刻薄的话,但她都会无视,除此外,似乎也好。

“开饭了。”

沈时佳跟着顾佩浩下楼时,刚好听到邹嘉丽高兴的叫声,从厨房传出来的,而且似乎还是边叫着,在边跑着,估计手里应该捧着冬东西吧。

“先把蛋糕放上,蜡烛点起来,唱完生日歌,再吃。”有个女生提议道。

“那是必须的。”邹嘉丽还是那么开心,那时候沈时佳已经到了门口,看到了餐厅中的情况。

那些人还在忙着,桌上已经摆满了菜了,餐厅四角放了高大几个花篮,餐桌中间也放了一盆花,周围全是菜,这么大的餐桌,都放满了,但他们似乎还不满意,还在不停摆放着,啤酒,红酒,还有白酒,各种的饮品。

一个四层的蛋糕放在正中间,虽然今天人不少,但沈时佳知道他们并不是拿它吃的,一会儿多半会来一个蛋糕仗,弄的所有人都一身蛋糕。

“吴妈呢?”在蜡烛点起了后,邹嘉丽终于发现少了人,才赶紧对旁边那些人问道。

但人家都是客人,哪会知道她家里的什么事呢,所以回应的只有一片的摇头。

“我哥呢?”邹嘉丽还真够有趣的,问完保姆,问哥哥,都忘了这是她家里了,哪有主人不知道自己家里的人,反而问客人的,再说了,沈时佳记得听说今天是顾佩函的生日,这主角还没来,他们竟然什么东西都布置好了,尤其是蛋糕的蜡烛都提前买好了,这算那回事,会不会一会儿他们吃完了,还找不到她哥去了哪里。

“我不是你哥吗?”顾佩浩一手撑着门,看着邹嘉丽,带着一脸魅惑的笑容,对邹嘉丽问道。

“是,你是二哥,但我是问的我们的哥,去把我们哥叫来。”邹嘉丽走过来,拉着顾佩浩,对他发号施令道。

这顾佩浩还挺迁就邹嘉丽的,让她一吩咐,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真去叫了。

“你,去把吴妈请来。”在顾佩浩离开后,邹嘉丽又转过头,看着沈时佳趾高气扬的对她命令道。

沈时佳很看不惯她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不过在这里一天,也得忍受一天,另外,只是叫吴妈也没什么,所以沈时佳也没说什么,便转身往外走了。

“对了,以后对人态度好点,别太看不起人了,没准哪天,就有一个被你看不起的人,爬到了你头顶。”沈时佳转身走了两步,突然退回去,对着邹嘉丽静静的说道。

“你……?”邹嘉丽正和她的那些同学玩的开心着,听到沈时佳突然这么一番话,倒是整个人懵逼了,茫然的看着沈时佳,没有反应过来。

“她说什么?”有个男的过来,手搭在邹嘉丽肩上,对沈时佳一努嘴,问道。

看他那个鬼样子,摆明就是借着关心邹嘉丽,而来吃她的豆腐的,沈时佳瞟了一眼,冷笑了一声,没理睬他们,转身出了门。

吴妈很固执,让沈时佳说了好一会儿,她也不愿意跟着下来,直到沈时佳说她不下去,邹嘉丽可能要怪罪与她,吴妈才肯答应下来。

“吴妈快过来。”邹嘉丽对吴妈很热情,看到她一下来,便赶紧过来将她扶过去坐下了,一点也没有当她是一个家政老妈妈。

也就是这一点,沈时佳还看好她,毕竟是这种对老人的尊敬,要不是公共场合,为了引人注目外,好多富人也做不来。

但邹嘉丽不一样,她平时对吴妈也挺好的,不管做什么,她都不会忘了吴妈,每次出去浪玩回来,都会记得给吴妈带一样礼物,小到一块糖,大到衣帽鞋袜,总会给吴妈买一些。

“大家赶紧将灯关了,我哥来了。”邹嘉丽一直站在门口,突然转过头就对里面的人叫道。

听到邹嘉丽的叫声,她那些同学各自行动,将餐厅所有灯全部关了,一瞬间就只剩蛋糕上面的蜡烛了,这时两个男孩子,手里迅速拿了一个大盒子,一下将蛋糕盖住,让蜡烛的光也照不出来了。

“干什么呢,黑漆漆的?”顾佩函的声音果然在门口响了起来,不过并没有多友善。

“开灯。”邹嘉丽大声叫道。

房间的灯又一瞬间都打开了,蛋糕上的盒子也让人拿了下来,那些人同时唱起了生日歌。

貌似挺不错,也挺平常的一幕,但沈时佳还是呆了,因为生日对她来说就是一段记忆,曾经她也有过生日礼物,不过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了,自从她父母去世后,她就再也没了生日。

“你干嘛?”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对沈时佳冷喝道,将她从思绪中惊醒,才发现自己眼睛似乎湿润了。

“这是我哥的生日,关你什么事,你哭什么,神经病?”邹嘉丽,冷冷看着她,对她一顿的痛骂,场面变得尴尬了起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